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数据中心业务:联想新增长点?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9月14日 06:27   北京新浪网

  数据中心业务:联想新增长点?

  来源:财经国家周刊

  如何在下个季度扩大营收并实现盈利,是摆在联想数据中心业务集团面前的首要问题。

  文/《财经国家周刊》记者 李瑶

  重组一年之后,独立运作的联想数据中心业务集团(下称“DCG”)交上了新财年的第一份答卷:

  2018/2019财年第一财季营收达到16.29美元,同比增长67.8%,盈利增长11%,约占集团总收入14%,贡献明显。

  手机业务失利后,联想一直在寻找PC以外的新增长点,尤其自从2017年5月联想集团宣布将中国业务分拆为电脑及智能设备集团(PCSD)和数据中心业务集团(DCG)后,外界就一直关注,吸纳了IBM 服务器业务后的联想企业级数据中心业务,能带来怎样的熵变。

  对目前的成果,联想集团一位内部人士表示,他们自己是相当满意的。在今年7月的联想新财年誓师大会上,联想集团董事长兼CEO杨元庆再次肯定了DCG作为联想转型第二波战略(移动+数据中心)重要组成部分的全局意义,并特地点赞了DCG中国区总裁童夫尧团队过去一年的表现,称其“实现了让我们惊喜的业务大反转”。

  按照联想的转型思路,DCG的起势,是加快推着联想集团从此前较为低迷的发展状态中走出来的新轮子。但DCG能担起这个重任吗?

  “做对了一些事情”

  对于过去一年营收增长的发展状况,童夫尧用“做对了一些事情”来解释个中缘由。

  他认为,与PC业务分拆开,为联想DCG整个团队的更加聚焦创造了前提条件。“我们的员工能够做自己所擅长的事,包括知识学习、资源投入、产品研发、市场推广等,能够更加聚焦在我们所确定的商用企业级大客户身上。”童夫尧说。

  他告诉记者,联想DCG开始从传统的数据中心硬件供应商逐渐转向数据中心解决方案供应商,并在服务传统大客户之外,提高服务器自主研发能力,为大型数据中心的客户提供定制服务。

  一位知情人士向《财经国家周刊》记者透露,为了控制住竞争成本,联想DCG去年放弃了一部分低价竞争的行业和客户。并且,为了吸引业界专家、优秀人才加盟,联想开出了颇为可观的薪酬。

  早在2017年联想中国区进行重大结构调整时,童夫尧是从负责联想中国区业务转为专门负责联想DCG中国区业务的,而彼时的DCG中国区业务,是被杨元庆“盖章”过的“困难户”。当时曾有媒体委婉地问童夫尧如何看待这种变化,童夫尧回应说“这并不是什么落差”,还立下目标称,到2020年DCG中国区要实现利润最大化。

  一年过去,根据公开数据,联想DCG新一财季增长创历史新高,中国区增长超过75%,利润也有了明显提升。最新消息显示,在2018世界超算大会上,联想凭借117套入围的成绩,成为HPC Top500榜单中全球最大的HPC解决方案供应商。

  这些成绩让再次出来面对媒体的童夫尧看上去有了些自信。“过去一年,我们在方案型销售、服务、云、大数据、超算、超融合架构等领域的增长是超过100%,甚至200%、300%的增长。”

  他甚至在考虑给杨元庆交出的下一份答卷。“你看中国未来的增长,如果抛开数据中心而看整个企业级业务或者ToB业务,我认为这是非常广阔的天地。”

  难以避开的问题

  但实际上,摆在联想DCG和童夫尧面前的,仍有一个难以避开的挑战:为抢占市场份额而不得不加入的价格战。

  Gartner最新报告预测,2018年全球IT支出预计将达3.7万亿美元,较2017年增长4.5%;中国在2018年对技术产品和服务的总支出会增长6.7%,超过2.6万亿美元。

  巨大的市场吸引着各个IT服务企业前来挖掘市场,不可避免地引发了激烈竞争:

  一方面,惠普、戴尔、思科等老牌厂商奋力守住自己的市场排名的同时,通过调控设备价格等方式拓展份额;

  另一方面,很多跨国企业盯上了在全球占据较大份额的中国市场,纷纷与中国企业合作,让后者成为其中国业务的“门面”,也为价格战的出现增添了不少紧张氛围。比如亚马逊AWS与光环新网的合作,让不少中国IT企业感到压力倍增。

  此外,为了分享市场的增量蛋糕,有许多新面孔参与进这个竞争。“有很多互联网企业,它们原本是做to C市场的,但现在也开始进入企业级市场。”上述知情人士说。

  他透露,过去几年为应对业务的飞速增长,以百度、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等为首的互联网企业纷纷投入巨资建设后台数据中心。于是,不少传统IT厂商都争先恐后,性价比之战,或者更直接说“价格战”,成了行业内公认的获得大订单的重要手段。

  但更釜底抽薪的威胁可能还是来自ODM厂商(原始设计制造商)。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如今许多ODM厂商已建立起自己的庞大业务环境,并计划以自身规模为立足点从供应链中争取到自己想要的成本与价值点,疯狂蚕食服务供应商客户,使得市场竞争变得无序。

  而从宏观经济形势看,过去一年人民币汇率不断变化,数据行业企业的成本也不断上涨,市场竞争将变得更为激烈。这意味着,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包括联想DCG在内的IT厂商都很难从价格战,尤其是硬件产品的价格战怪圈中走出,这对迫切需要利润的联想DCG是个不小的伤害。

  信心与现实的博弈

  对于很难绕开的价格竞争,童夫尧称联想并不担心。“对未来我们依然充满信心,在现有的竞争细分市场里面,我们依然能够找到很多需求。”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他曾表示,DCG中国区不是单纯的服务器、存储等产品部门,而是一个涵盖了数据中心、云计算、金融服务、制造业务、咨询服务、创投等全方位的生态体系。

  在他看来,DCG的超算能力是一种底气的证明,超融合架构、云服务等领域的客户不断产生的新需求,也是DCG不断优化服务的及时性、专业性的持续动力。“未来物联网以及它引发的工业互联网带来的革命性变化,会产生一个不可忽略的、非常广阔的蓝海。”

  当然,用一年的时间,从“困难户”变为快速崛起的状态,DCG的变化值得肯定,但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DCG要想帮着长期被低迷业绩笼罩的联想集团实现惊喜大反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一方面,DCG当下热情正高的超算等高科技业务投入巨大且回报周期长,付出与收获的衡量,是个复杂的问题。

  另一方面,转型解决方案供应商后,虽然定制化服务等远比之前标准化产品及附带服务的利润想象空间大,但一定范围内非标方案也很难避开性价比的角逐。

  要知道,仰仗未来自主可控、物联网与工业互联网大势的,除了一众老牌外资IT企业,还有浪潮、华为等本土强敌。

  前述业内人士认为,对于刚刚恢复元气的DCG而言,当下可能还不是可以松口气的时候,不被价格战拖累,把自己推销给更多客户,在下个季度扩大营收并实现盈利,是摆在面前的首要问题。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