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荐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GDP被中国超过 日本将大幅削减对华援助
2011年03月04日 04:11
转寄给朋友
列印

  欧阳亮

  据日本媒体报道,日本外相前原诚司昨日指示外务省修改对中国的政府开发援助(ODA)政策,方向是大幅削减ODA金额。

  报道称,这是日本对中国GDP(国内生产总值)超越自己的对应措施之一。该报道引用日本政府相关人士的话说:“对华ODA与ODA援助发展中国家的目的已不相符。”同时,该报道还认为,这一措施与去年9月中日钓鱼岛渔船冲撞事件后日本对华舆论趋向强硬有关。

  对于日本媒体的这一报道,全国政协十一届四次会议发言人赵启正在回答日本记者的提问时表示:“日本说要适当减少ODA不是今年才说的,说了许多年了,虽然我没看到你们外相新的发言,但对我来说并没有意外的感觉。”

  日本对华ODA始于1979年,包括对华日元贷款、无偿资金援助、技术援助三个部分,其中,对华日元贷款占全部ODA金额的90%以上。由于对华日元贷款在2007年已经停止,因此,此次前原所要削减的,其实是指无偿资金援助和技术援助。在2009年,这两项资金分别为13亿日元和33亿日元。

  积极评价:日本援助的意义

  1979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大平正芳在访华时宣布了总额为3309亿日元的第一批对华日元贷款援助(1979年~1983年);第二批日元贷款于1984年~1989年实施,日方承诺金额为4700亿日元,后因日元大幅升值,又追加700亿日元用于中国的“进出口商品基地开发计划”,总额上升为5400亿日元;第三批、第四批日元贷款的金额分别为8100亿日元、9700亿日元。从2001年以后,日本对华日元贷款开始减少,当年削减25%,为1613.66亿日元,2002年再次削减为1212.14亿日元。2007年,日本最终停止了对华日元贷款。

  “对于日本对华ODA,应该给予积极评价。”外交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教授周永生向《第一财经日报》表示,在改革开放之初,中国资金缺乏,日本提供的长期低息贷款,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中国的资金之渴,中国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借助日元贷款得以上马,中国的现代化建设速度因而得以加快。

  复旦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陈建安也积极评价日本对华ODA:“日元贷款分散在很多不同的项目之中,因此中国民众不一定知道,但这些贷款给中国的经济建设带来了有益的帮助。”

  周永生认为,最初几批日元贷款援建的项目,比如中日友好医院、北京地铁还有京秦电气化铁路,在中国民众中的知名度还是很高的,但后来中国经济发展越来越好,大型项目越来越多,虽然中国媒体加大了宣传力度,使用日元贷款的项目的知名度还是有所降低。

  几起几落:国民感情的纠葛

  因为日元贷款在中国的知名度不太高,日本媒体对中国政府曾一度有所责难,认为中国故意不宣传日本对华ODA,因而不停地以政治干扰ODA。2004年,日本政府、国会多次表示要停止ODA,可在胡锦涛主席与时任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会晤后,日本政府马上改口说不会马上停止。

  2006年3月,日本政府又宣布冻结2005财年的对华日元贷款。当年5月,中日外长实现会晤,日本小泉内阁对中日关系的期待上升,又于6月宣布解冻。日本方面的不断反复,使ODA成为中日关系及两国国民感情的一个阶段性的象征。

  “ODA本来是推动中日友好的一件好事,但由于这样的波动,反而把两国国民感情往负面的方向推动了。”陈建安表示,日本方面认为日本首相访华时,中国较少就此表示感谢,在媒体上也没有大肆宣传,因此这钱花得不值,主张削减或停止ODA的声音一直都有。而对于日本的计较与不断反复,中国民众也颇有怨言。

  周永生认为,中国对ODA做了不少宣传,日本打ODA牌,其实是一种泛政治化的炒作。

  日本政府内对于削减对华ODA,也有不同意见。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外务省即有官员认为:“(ODA)是对华外交的必要工具。正要以明年邦交正常化40周年为契机改善关系,为什么要向中国发送错误的信息呢?”

其它国际经济新闻
香港金管局总裁陈德霖:欧美或提早加息 第一财经日报
美国联邦政府两周内暂免关门 中国新闻网
美联储主席伯南克:美今年复苏速度有望超去年 大洋网-广州日报
俄罗斯今年前两个月石油产量上升出口下降 新华网
哈国家银行购入45亿美元防控坚戈升值 新华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