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荐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100美元油价 暂时或长期
2011年03月06日 19:17
转寄给朋友
列印

  导读:上周,原油价格两年半之后再度冲上三位数。MarketWatch专栏作家赛芬(Myra P. Saefong)撰文指出,由于变数太多,100美元油价只是昙花一现的可能性与成为常态的可能性是同时存在的,未来怎样非常微妙,难以断言。

  以下即赛芬的评论文章全文:

  其实,早在中东与北非的政治动荡局面开始之前,一些市场资深观察家就预计到了原油价格今年将达到每桶100美元的水平,而现在,油价已经达到了三位数, 预期价格显然只能变得更加可怕。

  归根结底,与过去相比,当前我们需要担心的种种可能性要可怕很多,而与此同时,诸如全球供应和产出,以及各种经济和政治不稳定因素等等,又让变数大大增加,远超以往。

  换言之,人们有很多的理由相信100美元的水平可能会成为油价新的常态,也有同样的理由相信事情不会发展到那样。

  Osborne Partners Capital Management常务董事麦克尼科斯(Justin McNichols)认为,“油价能够在100美元以上停留多长的时间,本质上是取决于地缘政治动荡是否会持续扩张”,以及沙特阿拉伯是否拥有像他们所宣称的那样的富余产能。

  油价上一次达到三位数,是在2008年。当时,尽管油价达到了150美元,但沙特“还是不愿意,或者是没有能力”大规模增加供应。

  麦克尼科斯的看法是,这一次“如果沙特能够成功地增加产量,抵消利比亚可能造成的任何缺口,全球产量就不会成为问题”。

  Alpine Mutual Funds的资深联合投资组合经理人戴维斯(Stephen Davis)就相信,石油输出国家组织成员看上去还有足够的空余产能,完全能够解决利比亚,以及其他潜在国家可能造成的缺口。

  “现在,全球石油库存和战略储备的水平是如此之高,我认为不会有谁将迅速遇到石油短缺的问题。”他表示,“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原有价格就不会大幅走高。”

  此外还有许多其他因素需要考虑,因此油价的上涨现在还很难有彻底的定论。

  圣约翰大学法律教授、石油问题专家萨比诺(Anthony Sabino)指出:“毫无疑问,市场已经感到紧张了,承受着巨大的上涨压力,但是与此同时,也有一些有调节能力的强大因素,比如外交斡旋,比如由更加稳定的欧佩克成员国,或者非欧佩克成员国的国家来增加产量,以及大衰退的延续等。”

  他表示,“一旦油价失控,就会引发一系列相关的反应,比如对储备的再度强调,非石油替代能源的兴起,产量的增加,以及在远离中东问题地区的地方更多地进行勘探等。”

  要预测原油市场的走势,总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而当前的种种变数只能让它变得更加困难。

  KBC Energy Ec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佩里(Matt Parry)表示:“未来一两个月当中,在石油市场上,预测将注定要变成一种更加微妙的艺术。”

  政治因素

  上周三,原油价格上涨,最终收于102美元以上,为近两年半时间当中所仅见,不必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包括利比亚在内的一些关键性的石油生产国的政治动荡有关。

  “中东动荡对实际的生产和运输的影响已经被市场察觉到了,哪怕这影响还相对较小。”奥斯汀Prestige Economics总裁申克尔(Jason Schenker)表示,他们估计西德州轻质原油平均价格今年将在98美元左右。

  在利比亚,当地人起来抗议,号召驱逐长期统治者卡扎菲,根据一些专家估计,该国的石油输出已经因此减半。

  在正常情况之下,利比亚的石油产量大约是每天160万桶。

  目前,石油市场如此紧张,是因为这是个“大到足够让所有人注意的数字”,Agora Financial执行编辑梅耶尔(Chris Mayer)指出,利比亚的产量相当于全球空余产能的大约三分之一。

  此外,伊朗、伊拉克、科威特、阿曼、阿尔及利亚、埃及和突尼斯的抗议者们显然更增加了专家们对当地石油生产和运输问题的忧虑。

  虽然埃及并非一个重要产油国,但是正如梅耶尔所强调的,两大重要石油运输通道,苏伊士运河和苏伊士地中海管道都在埃及的土地上。

  苏伊士运河的原油运输量是每天180万桶,是“一个波斯湾石油去往西方市场的关键通道”,而苏伊士地中海输油管道每天的输送量也有110万桶。

  最大的问题之一还在于,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产国沙特阿拉伯无论在地理位置上还是在民族宗教上都和那些动荡地区非常接近。

  波士顿大学风险管理专家、金融学教授威廉姆斯(Mark Williams)指出:“中东地区最大的变数就在于,如果沙特不能够弥补所有的产量缺口怎么办,以及如果由于更广泛的动荡,产量不得不缩减怎么办。”

  咨询机构IHS的能源分析师亨特(Catherine Hunter)周二强调,根据国际能源署的估计,沙特的空余产量大约为每天350万桶,而利比亚的全部出口量也不过每天130万桶而已。

  “和过去类似的时候一样,沙特不仅仅被国际市场看作是一个有增产可能的卖家,更重要的是,他们总能够在紧张时期平缓市场的神经。”

  欧佩克动向

  欧佩克作为一个整体,在政策上将作何决定也是个巨大的问号。

  “近期的政治动荡已经让欧佩克发了一笔横财。”威廉姆斯指出,近期的油价大涨并没有能够让欧佩克召开紧急会议。

  “欧佩克是在玩平衡,一方面在成员间分配了这笔横财,但是又不愿意真正去冒让他们的客户,乃至于更大范围内的全球经济出状况的风险。”威廉姆斯表示,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欧佩克认为这是一个机会,可以确定100美元以上的常规价格水平,但是他们却忽略了全球经济因此陷入深度衰退的风险”。

  “至少,如果欧佩克坚持这种等待观望的策略,在预定的6月维也纳会议之前不召开任何紧急会议,原油市场的价格波动就将因此更加强烈,而欧佩克的利润也会因此增加。”

  好在,现在一段时间内还谈不到原油短缺的问题。

  Alpine Mutual Funds的戴维斯表示,他认为政治动荡最终并不会让原油供应出现大幅度下滑,而且即便出现,那也很可能会是短期的。

  原油差别

  另外一个折磨原油市场的重大问题则在于那些可能出来填补缺口的石油供应的类型和质量。

  “沙特虽然说他们将推动增产,填补任何的缺口,但是他们的油相对于利比亚确实要差劲不少。”梅耶尔解释道,“即便是他们的所谓王牌产品,相对而言仍然含硫较高,这就为精炼增加了难度。”

  布伦特原油的价格之所以要比纽约市场上的西德州轻质原油价格更高,一定程度上就与利比亚原油的品质有关,后者大多数都出口欧洲。

  换言之,正如Huntington Funds副总裁、投资组合经理人索伦蒂诺(Peter Sorrentino)所指出的,利比亚原油的损失,欧洲是首当其冲的受害者。

  他介绍道,利比亚的低硫油和其他的高硫油相比,能够产出更多的燃料,他们有一条石油管道通往意大利。

  与此同时,沙特出产的则是高硫油,三桶高硫油能够提炼出的燃料才与一桶低硫油相当。

  “欧洲的精炼商并没有准备好应对高硫油,因此后者或许将不得不运到美国或者其他地方精炼。层层加码,当然意味着成本的上升。”

  只是现在,更高的成本或许还不足以打压消费者的需求。

  KBC Energy Economics的佩里表示:“其实早在近期的地缘政治紧张之前,强大的全球需求就曾经带动油价达到过100美元的水平。”

  因此在他看来,需求面对更高的油价,将呈现出非常可观的弹性。

  他觉得,潜在的转折点可能是在120美元。

  “我们将保持高度谨慎。”佩里表示,“我觉得,只要政治变数存在,油价在未来一两个月停留在100美元之上是很正常的,同时更要密切关注阿尔及利亚和伊朗,因为那里的局势变化完全可能让油价一夜暴涨。”(子衿)

其它市场趋势新闻
每日看盘:煤炭板块向上突破 tradingmarkets
石油还不是复苏杀手 MarketWatch
市场的注意力缺乏症 MarketWatch
每日看盘:银行板块和铀的做空机会 tradingmarkets
苹果的双倍利好 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