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荐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崩盘已经倒计时 MarketWatch
2013年03月01日 03:15
转寄给朋友
列印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亚兰兹(Brett Arends)援引专家意见指出,就基本面而言,目前牛市其实已经到了升级而衰,甚至随时可能崩盘的地步,市场继续保持强势的唯一原因就是美国和欧洲央行持续投放大量货币,而这显然是不能持久的。

  以下即亚兰兹的评论文章全文:

  各位可曾体会过1979年名片《异形》结尾时西格妮-韦弗(Sigourney Weaver)扮演的蕾普利的心境?在怪物杀害了她所有的伙伴之后,她决定爆炸自己的飞船来杀死对方。在启动了飞船的自毁装置之后,她冲向逃生舱,却发现怪物挡住了自己的去路。

  接下来的几分钟,就是让人心惊肉跳的追赶大戏。在蕾普利在飞船中的狭长走廊奔跑的同时,飞船电脑的声音响起,对余下的时间进行倒计时,直至一切淹没在令人目眩的大爆炸当中。

  事实上,近期的股市就可以给我们这样的感受。股市涨得越高,啦啦队就越起劲,大众也就越跟着兴高采烈——不必说,那些真正知道认真思考的人也就越感到恐惧(当然华尔街不在此列)。在这样的时分,我们没法不觉得自己就像琼斯,就像飞船上的猫一样,只能不安地在笼子当中窜来窜去。

  我不愿意一再强调,可事实就是如此,股价只是对企业未来权益的申领凭证。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一支股票的价格涨得越高,买进这支股票的交易就越不划算。听起来这似乎是废话,但是很多人偏偏就不明白这个道理。我们人类该有自卫的天性和本能,我们和旅鼠的最大差别就在于,后者总是喜欢在高处扎堆儿。

  这样的情形是否再度发生了呢?

  上周,我收到了一封来自西摩尔(Jeff Seymour)的电子邮件,后者曾经是一位工程师,现在的职务是资产经理人。

  在过去七年当中,他一直在研究股市崩盘行情背后的数学原理。他的研究结论是,如果你能够找对指标,你就有很大的成算去预测行情。至少,你也可以因此获得一点领先优势。

  于是,他决心去找找,在1999年至2000年的大崩盘前夜,到底哪些指标发出了警告呢?而2006年至2007年,又有谁出来报警呢?

  西摩尔的结论是,有九个指标值得去关注。只有九个。

  这些指标从芝加哥选择权交易所的波动率指数(VIX)到经济周期研究所的每周领先指标指数(WLI),再到内线人士在公开市场上卖出的自己企业股票数量,不一而足。

  他将所有这些指标混合在了一起,组成了一个叫做Greedometer的综合指标,来度量在任何一个特定的时间节点,市场的自满和得意的情绪达到了怎样的危险程度。

  指标在2000年9月上旬发出了警报。如果你遵从其指导,立即退市,你就可以避开崩盘,保住自己一半的投资。

  随后,指标2007年5月发出了警报,如果你遵从了,又可以避开崩盘。

  还有,指标2011年4月发出了警报,随后市场就下跌了20%。

  好吧,实话是,Greedometer现在就发出警报了。而且,还是不小的警报——指数的最高读数是8000,而上周就涨到了7900。

  波动率指数在下跌,内线人士在卖出,投资顾问高度乐观,保证金债务正在逼近2007年的史上最高点……而经济却步履艰难。

  西摩尔指出,整体而言,现在的人们比起2007年股市峰值的时候甚至更加乐观,更加贪婪,更加志得意满。“股市总是死于安乐。”他评论道,“我们现在看到的就是这样的预兆。”

  任何单独的指标都可能会让人产生错觉。可是,当九个指标合而为一,就很难产生偏差了。他介绍说,1999年至今,这个综合指标给出的警报没有一个放空,而且该警告的时候也没有错过一次。

  (值得一提的是,Greedometer还不仅仅是一个单向的指标。在2002年至2003年,以及2008年至2009年,指标还曾发出过买进信号,而这些信号的正确性也被后来的行情证明了。)

  当然,从1999年到2013年,时间还是短暂的,数据还是有限的。我上学时学的专业不是工程,而是历史,我是会重视长期的。

  可是,Greedometer最近的警告绝对不是孤立的。我注意到,在眼下的牛市当中,已经出现了许多值得我们担心的情况。近期,小型股票涨到了历史最高点。最顽固的散户也开始入市了。我每次在市场上搜索,都很难找到合适的价值型股票投资。这确实太难了,因为大家都在涨。

  与此同时,我所接触到的专家当中,所有预测到过去两次崩盘的人现在都是忧心忡忡,而牛派又再一次将他们的担心当成了耳旁风。这些冷静的担心者包括波士顿债券巨头GMO的专家们,Research Affiliates的阿诺特(Rob Arnott),以及Hussman Funds的赫斯曼(John Hussman),后者甚至称,当前的投资环境堪称史上最差之一。

  是的,这些专家的立场转向悲观已经有一阵子了。市场现在之所以如此兴隆,唯一的原因就是美国联储主席伯南克和欧洲央行行长的垃圾都在竭尽全力向世界经济体系倾泻着大量货币。

  上周,联储备忘录发布,显示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对于超级宽松的货币政策其实也有其忧虑。一些成员担心,这些白来的货币可能会导致金融资产出现泡沫,这样的做法危险系数太高。

  唉,和《异形》的情节不一样,没有人为我们倒计时,我们不知道一切会在何时终结,甚至也不知道会如何终结。可是,我们的确听到了警报声。(子衿)

其它市场趋势新闻
IBM辉煌西行 MarketWatch
如果苹果分股的话 MarketWatch
寻找欧元的实质强势 MarketWatch
美国消费者人格分裂 MarketWatch
德拉吉不是万灵药 MarketW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