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一夜间让一个国家轰然倒塌 美国最厉害的武器盯上谁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0日 20:34   北京新浪网

  头条 | 一夜之间让一个国家轰然倒塌!美国最厉害的武器又盯上了谁?

  瞭望智库

美国副总统彭斯10月4日晚在当地智库发表讲话,对中国内外政策进行种种指责,引来各方关注。 

这样的无端指责并不是孤例。 

有观察认为,自今年年初以来,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上升了5%以上。美元持续升值将吸引大量美元从海外回流美国,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面临巨大金融风险。 

可笑的是,尽管事实如此明显,美国却经常指责别国操纵汇率,连其盟国也不能幸免。 

究竟是谁在积极主动、彻头彻尾地寻求一己之利?

  1

  既不搞孤立主义也不搞国际主义

  既不退出也不衰落

  去年1月31日,美国总统川普称,“纵观这几年的日本,就是在搞货币贬值”,批评安倍政府在引导日元贬值。

  美国虽未直指印度为汇率操纵国,但是,今年4月美财政部发布的关于主要贸易合作国家外汇政策的报告中却显示,印度被加入到了美国财政部的汇率观察名单之中,将进行额外审查。

  今年7月20日,川普又抱怨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以缓解经贸摩擦的影响。

  他还将这一指控范围延伸至欧盟。欧盟等经济体维持宽松货币政策,导致欧元等货币贬值而美元升值。

  这也不是华盛顿第一次将目标瞄准欧洲央行了。

  2017年年初,川普的贸易顾问彼得·纳瓦罗曾表示,德国是在刻意“低估”欧元。当时,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马上回应说:“我们没有操纵货币。”

  可是,究竟谁在操纵汇率?谁将汇率玩得淋漓尽致?谁又是最大的汇率操纵国呢?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日前发表题为《川普的美国不在乎》的文章(作者罗伯特·卡根是该学会高级研究员,曾任里根政府官员)指出:“美国作为一个流氓无赖超级大国,既不搞孤立主义也不搞国际主义,既不退出也不衰落,而是积极主动,强势有力,彻头彻尾地寻求一己之利。”

  而且,历史也早就告诉了我们答案。

  自1973年实行浮动汇率以来,美国利用汇率导致很多国家和地区发生债务和金融危机。

  2

  开始将汇率作为武器

  盟国日本被持续敲打

  最典型的实例是美国毫不留情地打击其盟国日本。

  自1965年起,日本对美国贸易出现顺差。

  1968年,日本跃居世界第二经济大国,随之日美贸易摩擦加剧。从纺织品扩大到钢铁、家电和汽车,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急剧扩大。

  从1980年到1984年,日本对美国出口占日本总出口的比重升至35.2%。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开始将汇率做为缓解贸易不平衡的武器。

  1985年9月,美国、日本、联邦德国、法国和英国达成“广场协议”,日元兑美元汇率被迫大幅度升值。

  与1984年度相比,1986年度日元升值50%以上,1988年度升幅高达90%。

  但日元升值并没有导致日本对美国贸易顺差明显减少,美国又打出一套组合拳对日本施压:

1988年美国出台新的贸易法,启用“超级301”条款。

 要求日本解决美国产品的市场准入问题,开放农产品、高技术产品、服务业等市场。

 迫使日本进行体制性改革。1989年日美开始“日美结构协议”谈判,就经济政策、体制及企业行为等进行磋商,促使日本在流通体制、商业惯例等方面进行开放性改革。

  在日元升值过程中,日本群众和企业得到越来越多的美元。但是,日本政府没有引导群众和企业把这些美元投入深化经济体制改革、加快产业结构调整和提高企业竞争力,发展好实体经济,而是掀起了全球出击、购买美国商品的狂潮。

  日本企业对美国累计直接投资从1985年的87亿美元增至1991年的1480亿美元(美国对日本累计直接投资仅170亿美元),占日本对外累计直接投资的50%以上,美国不动产的10%被日本占有。

  日本石原慎太郎、小川和久和渡部异一合著,于1990年出版的《日本就是敢说“不”》宣称:“日本时代已经开始”,“日本必须认识到要在波澜壮阔的历史潮流中乘风破浪,创造下一代文明。”一些日本人甚至宣称:“美国正在成为日本的48个县”。

  但是,日本并购的是哥伦比亚影片公司、洛克菲勒中心等传统产业和企业。美国始终严防外资并购其关键高技术产业和核心大企业。来自日本的投资为美国产业调整和升级提供了大量资金。

  到20世纪90年代初,日本泡沫经济破灭,有专家估计,1945年第二次世界结束后日本从美国获取的经济利益几乎又如数归还美国。

  美国仍不满足,继续敲打日本。

  1993年,根据“日美间新伙伴框架”,日美两国政府达成“关于金融服务的措施”,规定日本金融机构对美国开放。

  与此相呼应,美国媒体大肆宣传日本是比苏联更可怕的经济侵略者。

  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在1993年至2000年任职期间对外政策目标之一是阻止日本赶超美国。克林顿交给《日本第一》一书作者哈佛大学教授傅高义一个任务,让其继续研究如何不让日本成为世界第一。

  美国前国务卿詹姆斯·贝克表示,决不能让日本成为冷战后的赢家。

  从20世纪90年代初起日本经济经历“失去的20年”,主要是日本政策失误造成的。但是,美国狠狠“敲打”日本也起了重要作用。

  3

  经济制裁引汇率波动

  伊、土、俄遭遇近在眼前

  自从川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也非常喜欢用经济手段“敲打”别国。

  彭博新闻社网站日前发表题为《美国以制造金融动荡为乐且不担心风险蔓延》的文章介绍,美国总统川普喜欢通过经济制裁手段得到他想要的结果,他乐见其他国家的金融市场出现动荡,而且不担心外国金融风险可能会蔓延至美国

  发生在伊朗、土耳其和俄罗斯的事情近在眼前,都是实证。

  先看伊朗。

  2015年7月,伊朗与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中国和德国达成伊核问题全面协议。

  根据协议,伊朗承诺限制其核计划,但享有和平利用核能的权利,国际社会将解除对伊朗的制裁。国际原子能机构相继12次发表调查报告证实伊朗完全遵守伊核协议。

  但2018年5月8日,川普先是不顾国际社会的一直反对,宣布美国退出伊核协议。

  不久之后的8月6日,白宫发表声明宣布,美国从次日重启对伊制裁。

  此次制裁涉及伊朗政府购买美元;黄金等贵金属交易;工业用石墨、钢、铝、煤炭和软件;与伊朗货币相关交易;与伊朗政府发行主权债务相关活动;伊朗汽车行业。

  美国还将从11月5日重启对伊朗剩余部分制裁,涉及伊朗港口运营商、能源、航运和造船行业,迫使伊朗石油出口降为零;外国金融机构与伊朗央行交易。

  声明称,自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后,美国已经对38个与伊朗相关的个人和实体实施过总计6批制裁。

  一名美国政府高级官员在电话吹风会上对媒体表示,美国重启对伊制裁旨在打击伊朗的地区影响力

  美国重启对伊制裁,导致伊朗货币里亚尔大幅贬值、物价急剧上涨,几百万伊朗人陷于贫困。

  再看土耳其。

  土耳其和美国都是北约成员国,美国在土耳其设有重要军事基础。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说,长期以来,土耳其给予美国巨大支持。

  这样的土耳其也未能幸免。由于土耳其拘留美国一名牧师,川普政府不择手段地打击土耳其货币及其经济。

  2018年年初以来,土耳其里拉兑美元贬值近40%。

  川普8月10日宣布对美国进口土耳其的钢铝产品分别加征50%和20%的关税,使原本已处于货币危机中的里拉对美元汇率进一步大跌。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8月12日表示,土耳其里拉的暴跌是与美国激烈的纠纷引发的,是针对土耳其的“政治阴谋”,美国的“目的是使土耳其在从金融到政治的所有领域投降”。埃尔多安甚至指责美国这是发动“未遂经济政变”。

  评级机构穆迪8月28日调低了20家土耳其金融机构的评级,称有迹象显示下行风险明显增加,土耳其经济环境的恶化程度超过预期。此前,穆迪已下调土耳其评级至Ba3,前景展现为负面。

  为应对美国制裁引发的市场动荡,土耳其央行从8月29日起,将银行间隔夜交易的借款额度较8月13日之前适用的上限增加一倍。

  还有俄罗斯。

  川普政府自2018年8月21日起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

  俄外交部副外长谢尔盖·里亚布科夫当天指出:“从2017年1月起,美国政府已对217名俄罗斯法人和自然人实施了制裁。”他说:“华盛顿不断以捏造借口对俄实施制裁成为一个令人反感的传统。和往常一样,他们毫无证据和根据,只是恶意诽谤。”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认为,针对俄罗斯的制裁是西方使用的一种不正当竞争手段

  俄外交部坚信,俄美关系被当作了美国国内政治斗争“讨论还价的筹码”。

  俄媒指出,这是美国向俄土打响了货币战争。

  美国一再对俄制裁,导致俄罗斯卢布汇率大幅波动。2018年8月13日,俄罗斯卢布对美元汇率两年多来第一次跌至68:1。俄罗斯工贸部8月22日发布通告称,俄政府制定了措施,以应对美国新一轮制裁的影响。

  4

  利用汇率有套路

  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即将发生?

  其实,美国利用汇率为武器是有明显轨迹的:

  美国经济下行或对外竞争处于不利地位时,迫使竞争方货币升值,美元贬值,结果对美国利大于弊

  美国经济上行之际,美国提高利率、美元升值,吸引大量美元回流美国,结果对美国还是利大于弊

  例如,在美联储一再宣布要加息的诱导下,2015年,仅从新兴经济体流出资金达到前所未有的7350亿美元,其中大部分美元回流美国。

  美联储从2015年12月16日起开始加息,达到0.25%-0.5%的水平。

  2016年12月15日再次加息,调至0.5%-0.75%的水平。

  2017年3月和6月加息两次,升至1%-1.25%的水平。

  今年9月26日,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宣布上调联邦基金利率25个基点,系本年的第三次加息。

  有专家估计2019年美联储还将有两次加息,美国联邦基金利率或将升至3.4%。

  美国提高利率、美元升值,将继续吸引大量美元回流美国。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日前发表题为《今年市场最大的意外是美元走强》的文章介绍,自2018年年初以来,美元对其他主要货币的汇率上升了5%以上。欧元是美元交易最频繁的货币,美元对欧元汇率上升幅度已超过6%。美元持续升值将吸引大量美元从海外回流美国,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仍面临巨大金融风险。

  与乔治·索罗斯共同创立量子基金的资深投资者吉姆·罗杰斯预测,他一生中(75年来)最严重的金融危机即将发生,而且可能比大多数人所认为的还要严重。

  诚如笔者此前曾撰文所说的,美元才是美国最厉害的武器。只要美元在世界货币体系中的地位不被动摇,美国不会放弃这么强大的武器,不会放弃汇率这么便利的手段,不会停止在国际金融市场搅动风云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