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山东的中等收入陷阱和巨大的价值观鸿沟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2月11日 18:02   北京新浪网

  山东的中等收入陷阱和巨大的价值观鸿沟

  愚老头

  一、山东的中等收入陷阱

  春节见闻里面有些东西会年复一年的出现,比如三四线城市留不住人才,北方的官本位,全民考公务员等。本人老家在山东中部某地级市下面的小县城,经常听到的吐槽有:

  A、山东人可真能考,本科里还不多,研究生里面一片一片的;

  B、山东最好的工作是公务员、事业单位和老师,只有这些工作在山东才好找对象,公务员考试录取比例,动不动就是夸张的1比100,很多山东人,在本地考不上,都跑外地河北、江苏去考了;

  C、本地没有什么新工业,都是传统的造纸化工之类的,人才留不住。

  虽然是针对山东的吐槽,但这可能是全国三四线城市面临的共同问题,为什么本地留不住人才,真的只是跟当地的产业有关系么,山东包括东北人一直被全国诟病官本位,真的只是跟文化传统有关系么?

  在我看来,单纯用儒家文化官本位以及当地产业受限解释,并不那么充分。

  我个人的理解是,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这其实是典型的中等收入陷阱的表现

  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提出了“中等收入陷阱”的概念,基本涵义是指: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地跻身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往往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人力成本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这个矛盾点通常出现在人均GDP 1万美元左右,“中等收入陷阱”发生的原因主要就是低端制造业转型失败,低端制造改高端制造,是完全靠高科技解决,而高科技不是几十年能追赶的。这是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组给的解释。

  所谓的中等收入陷阱,一般是指国家的,但其实在国内区域之间,一样可以用。西方学者经常提到,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文明,或者说,中国是一个伪装成国家的世界。

  2017年山东人均GDP达到了7.26万元,也就是在1万美元这个门槛上。跨越中等收入门槛的核心就是完成低端制造业向高端制造业的升级,面对收入陷阱,有些地方冲过去了,但是有些地方,就陷在了这里。各个省市中,北京、上海、江苏、浙江、广东已经冲过去了,而山东和东北的吉林、辽宁,则陷在里面。

  这些上不去的省市,产业结构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传统制造业包打天下,新经济基本没有。东北的资源型行业,山东的钢铁大化工传统制造业,新经济?互联网软件基本没有。反之,北京的互联网,长三角上海江苏浙江的外向型经济以及芯片淘宝,广深的高端制造业,都有了可以长远增长的新经济龙头行业,山东,东北有什么呢?什么都没有。

  传统制造业能够提供的收入有限,相对来说,公务员事业单位老师提供的职位性价比更高。传统制造业周期性比较强,行业处于高潮期时工人受益有限,但周期低点时却面临着裁员下岗的风险,虽然比务农好,但也存在着上限不高下限蛮低的问题。而这些吃财政饭的职位虽然上限不高,但下限却有着充分的保证,所以,才受到山东和东北地区人民的追捧。不是东北和山东崇尚官本位,热爱吃财政饭的工作,而是产业升级不上去高薪职位不够,大家不得不去考公务员。

  为什么山东东北会首先出现这种对公家单位的热爱?因为这些地区产业发展早,很早就到了中等收入门槛,但却一直迈不过去。人均GDP排名靠后的地区广西、贵州、云南、甘肃这些地区,产业发展还早,连中等收入的门槛都没摸到,自然也不会出现这种问题。

  如何才能迈过中等收入陷阱?鲁迅说过,“在未有天才之前,须有培养天才的土壤。”对于大省来说,关键是形成新经济升级的土壤,有主动和被动两种方法,主动的一种就是中心抽血形成地区中心,地区中心形成之后人才自动聚集,新产业形成。现在的重庆、西安、成都、武汉、郑州都是这么做的,这是一条非常合理的途径,其中成都表现的最好,已经成为西部最宜居和最有创造力的城市,将来成为西部核心增长极顺理成章。其他几个城市,GDP未来稳步增长是没有问题的。而其他地区,如果不人为形成自己的中心,产业升级的路径就会彻底被堵死。被动的方法就是等,当北上广深完成产业升级之后,自然就会将一些相对落后的产业继续转移到北上广深之外的地区,这些地区也会分一杯羹,只不过等待时间可能会很长。

  山东最大的问题是各个地区之间差别不大,有点像欧洲的德国,但没有中心城市的问题就是产业升级需要的人才不断外流,升级过程被人为打断。要想解决这个问题的方法只有一个,那就是放弃济南为中心的鲁西南地区,将山东大学迁到青岛,为大学生留青岛提供住房,青岛变成另一个厦门。否则,任何政策都没戏,没有人才就没有产业升级,产业升级不需要农民工,需要的是大学生。

  二、农村农业的问题:下限很低,上限却不高

  早在2000年的时候,一个乡党委书记李昌平跟总理的信中这么总结:“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A股的农林牧渔企业一直都是著名的雷区,同样,人怕入错行,农业的问题,那就是下限很低,上限却不高,风险收益比非常低。这就造成了,农民勤劳却不能致富的逆向淘汰。

  我身边的几个亲戚的例子:

  A、远房的一个舅舅。务农,人很聪明,家传的木匠,无论什么东西一点就透,就是爱玩,干什么都没有长性,舅妈2018年秋因为有事外出打工,地里的玉米下雪了还没收。现在家无长物,比被抢了都干净,儿子上学都是自己贷款,结婚也只能贡献个祝福。

  B、堂姐夫。精明能干,闲时赶集卖干货,算是远近闻名的小生意人。奈何乡村生意本小利薄,种地收入也不多,现在过得捉襟见肘。

  C、姑妈家表哥。聪明,会修柴油机还有各种电器。但是修电器并不能糊口,还得务农。2018年土地流转承包了7亩地种辣椒,指望天冷之后辣椒价格上涨赚一把,结果天不遂人愿连收购的都没有,只能一大筐一大筐的扔路边,气的胃不好过年连酒都不喝了。

  这就是农业自身的问题,受天时影响,相对收益来说,风险过大。《史记·货殖列传》里面就说“六岁穰,六岁旱,十二岁一大饥。”,意思是每六年一丰收,每六年一大旱,每十二年就有一场大饥荒。

  这三个人,是典型的中国农民的代表。除了远房的舅舅,堂姐夫和表哥都是很勤劳的人,精明说不上,但都算是能人,热爱家庭,绝不逊色于美国的基本盘盎格鲁-撒克逊后裔。只是在农业这个投入高、风险大、收益低的行业里,你再厉害,也没用。

  无数的中国农民,因为不想背井离乡在外打工,就在这个行业死磕。虽然他们跟马云王健林这批人的文化素质差太多,但我相信,只要他们不是在农业这个行业死磕,让他们到了城市,去打工,去经商,这批人一定比现在过得好得多,相信我,这些农民的勤劳和智商,真心没得黑。

  三、一个国家,两个世界,价值观的巨大鸿沟

  感谢中央电视台的春晚,真的。中央电视台的春晚保留了最后的底线。

  全国收视率最高的春晚BTV的春晚,我却看到了封建世袭制的还魂。在全场找WXB的过程中,世袭制悄然借尸还魂,而对这些,无数人视而不见,体现了一个国家价值观的巨大鸿沟。

  这个春晚里面有两处非常尴尬的地方,一个是《我爱我家》剧组的重聚,另一个就是《娘道》上了春晚,还贡献了一个小品。

  《我爱我家》剧组的重聚没有问题,主打怀旧,毕竟这个剧反映的是典型的北京家庭生活,可是剧组演艺人员重聚的时候带上孩子是怎么回事?聚会结束大女主的儿子和儿媳上去唱首歌是怎么回事?

  虽然《娘道》被很多人吐槽,收视率很高这个事实却没法黑。但是剧组上春晚,老太太说了一句“只要他(导演)让我演去了,我就最幸福”,这赤裸裸的谄媚,是我有些小清新了么?

  “为什么我们《娘道》剧组来BTV过年呢,因为我们《娘道》剧组来BTV就像回家似的。”BTV是真的不看知乎么?我觉得很悲哀。

  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这个国家太大,人太多,北上广深的一批人已经与世界接轨,但在广大的四五线还有乡村,还有很多人活在封建社会。春节期间最火的词是“含咪率”,实际上咪蒙的粉丝和看《娘道》的人,都是一类人,都是把女人自身的性别当成了一种讨价还价筹码,失去的都是自己。咪蒙的粉丝要求男人为了女人的生育权提供足够的物质保障,看《娘道》的人认为女人就是要为少爷生儿子,本质上都一样,都没把自己当人,都没为自己活着,咪蒙的粉丝本质上是认同,对方只要有足够的筹码,是可以为所欲为的。经过多年的经济建设,对女权的认识水准终于又回到了民国。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