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华尔街投行在中国面临新障碍:净资产要求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13日 06:52   华尔街日报

  中国已承诺开放其快速发展的证券市场,但华尔街投行面临一个新的障碍,他们对于在这个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做生意需要满足的巨额资产要求感到不确定。

  中国领导层承诺将把国内证券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上限从49%上调至51%,这在一定程度上是为了缓解同美国的贸易紧张关系。但问题是,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要求多数股权持有者的净资产至少达到人民币1,000亿元(约合156亿美元)。

  据香港行业组织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Asia Securities Industry and Financial Markets Association),上述门槛太高,只有少数几家目前在中国市场运营的外国证券公司能达到这一资产水平。

  据知情人士透露,要满足这一要求,这些公司将需要以其全球业务部门的名义申请,而不是规模较小的地区实体,这可能会让这些更大的业务部门面临在华业务出现损失或失误的风险。

  上述知情人士透露,目前持有在华证券公司少数股权的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 Inc。, GS)和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 MS)正在评估该资产要求所带来的潜在风险。这些知情人士称,日本的野村控股(Nomura Holdings Inc。, 8604.TO)和瑞士的瑞银集团(UBS Group)已经以其全球总部的名义申请在华设立持多数股权的合资企业。

  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已通过其位于香港的亚洲实体提交了申请。一个月后,证监会仍未正式受理该申请。

  据知情人士和行业组织称,总体而言,净资产要求实际上相当于设置了一道新的壁垒,限制外国公司参与迅速增长的中国市场。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中国业务副总裁Jacob Parker称,这个门槛属全球最高之列。Parker称,这会导致申请提交延迟。

  证监会新闻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国内公司也需满足净资产要求。行业组织和了解政府想法的人士称,通过将门槛设得较高,政府希望只有最合适的公司才能通过。

  亚洲证券业与金融市场协会股票部门负责人Lyndon Chao称,中国的发展方向是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他认为,监管机构的意图是把不达标的内资申请者挡在门外,而外资恰好赶在了这个当口,有点类似遭受池鱼之殃。

  这项资产要求加重了外资企业和西方政府的疑虑,在它们看来,中国政府总是先对外资敞开大门,然后再制定繁琐的规定或其他壁垒,令开放的承诺打折扣。

  川普政府批评中国,一定程度上和这些怨言有关。美国政府认为,造成美中3,750亿美元贸易逆差的部分原因,是中国用不公平的商业规则帮助本国公司发展。今年以来,美中两国互征关税,所涉产品价值达数百亿美元。白宫已经表示,将于6月15日后不久落实针对额外500亿美元中国进口产品加征关税的措施,中国已誓言以牙还牙。

  为缓解与美国的紧张关系,习近平和其他中国领导人及高层官员过去九个月讨论了放宽中国金融市场准入的问题。

  中国提出开放的领域包括券商、银行和信用评级服务。中国监管机构上周发布了规定草案,如果被采纳,外资最多持有中资银行20%股份的限制将被取消。

  全球信用评级机构仍在等待,此前中国承诺立即给予市场准入,这是美国总统川普(Donald Trump)和习近平一年前会晤后敲定的“100天”市场快速开放计划的一部分。到目前为止,三大评级机构标普全球(S&P Global Inc。, SPGI)、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 Inc。)和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 Inc。, FTH.XX)均未获得在中国运营的许可。

  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Parker,证券公司所有权方面的资产水平要求也高于国内保险和商业银行业。

  中国证监会的一名顾问称,政府希望外国证券公司利用名下的全球实体,同时也不希望太多外国证券公司进来。即便外国证券公司符合所有条件,该顾问也暗示美国证券公司或许将处于劣势,因为在贸易战仍在持续的情况下,在华设立外资控股证券公司的申请能否获批是一个结果难料的政治决定。

  

  即便外资控股证券公司获批,这些公司在中国的机会也可能有限。由散户主导的中国资本市场仍处于发展阶段,对于为机构投资者服务的华尔街银行来说业务增长空间较小。包括中国市场在内,全球投行业务的利润率都在下降。

  凭藉与中国国有企业之间的重要关系,中资证券公司在投行、销售和交易业务方面也已占据了重要地位。独立私募股权投资人、前上海美国商会(American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主席季恺文(Ker Gibbs)称,这种做法无异于亡羊补牢。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