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价值型”投资者面临生存危机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6月05日 08:42   华尔街日报

  低估值股票失宠太久了,以致于一些自诩为“价值型“的投资者开始把视野放得更宽,但在经济周期已经进入末尾的的时候,这样做的代价可能很高。

  这类投资者中有许多都偏离了本杰明。格雷厄姆(Benjamin Graham)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等人推崇的价值投资理念——积极寻找被市场忽视的股票。像格雷厄姆和巴菲特这样的投资界传奇人物通常会把目光对准一家公司的内在价值,并与公司的现金流和衡量净值的市净率等指标进行对比。

  价值型股票传统上主要是指消费品、基础材料和大型制造商等股票。这类股票在美股九年的反弹行情中大多数时候都止步不前。追踪美股中1,000只最大的价值型股票的罗素指数在2018年下跌2.1%,连续第五年(也是过去11年中第10次)跑输另一个追踪成长型股票的罗素指数,后者上涨6.9%。

  一些批评者认为,在被动型投资策略和轻资产科技公司主导的市场中,用于判断股票价值的指标已经过时。这些趋势促使更多投资者买入快速增长的公司股票,如苹果(Apple Inc。, AAPL)和Netflix Inc。(NFLX),这些公司近年来推动大盘走高。其他投资者则转而研究动量交易、拥挤头寸、资金流和事件驱动型交易,这些策略通常与价值投资无关。

  奥本海默价值基金的投资组合经理Laton Spahr称:“最困难的事情之一是明确什么是价值投资。”他说:“现在很难准确界定价值投资,也很难让散户投资者再次遵循价值投资。”

  尽管多数分析师普遍认为美国正处于经济周期的末尾,但许多投资者表示不会吃回头草。这意味着股市将出现回调,而一旦传统价值型股票重获青睐,那些转变了策略的投资者将会错失良机。从历史上看,当大盘承受压力的时候,传统价值股往往会大放异彩。

  价值投资者比较有争议的一个改变可能是转向了成长型公司。例如,为买入亚马逊(Amazon.com Inc。)和Netflix股票辩护的价值投资者说,尽管这些公司收入已经大幅增长,但与大盘相比依然被低估。其他人则表示,买入这些公司是为了提高收益,让组合看上去更漂亮。

  Eaton Vance首席股市投资长Eddie Perkin称,FANG股票极受欢迎,忽略这些股票的价值型投资基金可能被别人落下。FANG股票包括Facebook Inc。、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Google)母公司Alphabet Inc。(GOOG)。

  他称:“FANG股票主导了基准股指的走势,若过去几年没有买入这些股票,损失会很大。所以不得不在投资组合中持有这些股票,以便追上其他成长型基金经理的表现。 ”

  Eaton Vance旗下成立80多年的大型价值股基金(Large-Cap Value Fund)既持有权重较大的摩根大通公司(JPMorgan Chase & Co。, JPM)等金融股,也持有Alphabet股票。

  即便是巴菲特这样的长期价值型投资者最终也不得不屈服于不断变化的价值格局,尽管他选择的时机不太理想。巴菲特名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 BRKA) 于2016年初首次买入了苹果股票(尽管按照某些标准衡量,苹果当时的估值已经不低),而且从那时起一直稳步增持该股。

  巴菲特和伯克希尔哈撒韦持有大约1,100亿美元现金,在投资方面灵活性很大。但巴菲特的“火眼金睛”并没有发现亚马逊,后者已经颠覆了零售业的秩序,而且大盘近期的很大一部分涨幅都是亚马逊贡献的。

  在2017年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大会上,巴菲特解释了他从没投资亚马逊的理由:“我太迟钝了,没有意识到会发生什么。”

  BlackRock Advantage大型价值股基金投资组合经理Richard Mathieson拒绝跟风炒作科技股,而是追踪基金流量和其他头寸来识别单边倾向过重的仓位和寻找可能被市场忽略的优质公司。这只基金投资了属于科技市场的半导体行业,这并非传统的价值投资领域,但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表示,随着芯片需求不断增长,半导体行业正变得越来越有吸引力。

  Mathieson称:“寻找低估值股票的传统价值投资已经过时很久了,我们对价值的看法发生了转变。”

  他管理的这只基金今年迄今跌0.7%,2017年投资回报率达15%,为四年来最佳的年度投资回报率。

  对奥本海默基金公司的Spahr来说,2008年金融危机是一个转折点,宽松的货币政策盛行抬高了资产价格,这不利于价值投资者。

  过去五年,在银行年度压力测试期间,奥本海默基金试图找出哪些银行能以更高的资本回报或更快的股息增长给市场带来惊喜。

  

  Spahr称:“我们不得不更策略一些,在交易上更频繁一些。市场现在对催化剂事件的感知更加敏锐了。”他管理的价值基金今年迄今跌0.9%,去年回报率为10%。

  奥本海默基金旗下的价值型基金持仓时间仍为三年左右,但为了提高或守住回报率,其投资团队会根据对这些银行的分析,在个股上加仓或减仓。他还称:“和10年前相比,我们投资组合中个股的交易量提高了20%。”

  他的基金还打破了价值股和成长股的界限,持有微软(Microsoft Co。, MSFT)和UnitedHealth Group Inc。 (UNH)股份,这两只股票在罗素指数中都被归为成长股。

  Spahr称:“当前依然活跃在市场上的价值投资者其实已经放弃价值投资的准则了。”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