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资本猛人阚治东的创投往事:只投差一步的企业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09日 19:11   北京新浪网

  来源:时代周报

  2017年,成立十年的东方汇富已经与各级政府及国内外机构设立了多只私募基金,涵盖天使、VC、PE、并购等多项业务范围,管理基金规模超过600亿元。

  作为早期参与者和拓荒者,阚治东见证了中国证券行业的历史,作为原申银证券总裁,与尉文渊(上交所第一任总经理)、管金生(曾任万国证券总裁)并称为上海滩证券业“三大猛人”。阚治东也是幸存者,尽管一路走来经历了不少波折,他总能顽强地站起来,始终活跃在一线。

  作为一名在北大荒插队近九年的知青,阚治东返城归沪后考进中国人民银行,进而在1987年赴日本研修金融。研修归来的阚治东开启了在证券业的风雨征程,其中既有创办申银证券、深创投、东方汇富的精彩华章,也曾历经“3·27国债事件”、“陆家嘴事件”与“南方证券破产事件”的三重洗礼。

  近日,阚治东接受了时代周报记者的专访。“如果没有改革开放,阚治东的身份或许只是农业能手。”阚治东对时代周报记者说。对于改革开放,他始终心存感激。

  风险投资第一人

  一次浮光掠影的会面,改变了阚治东的职业轨迹。在阚治东1997年离开申银万国证券之后,偶遇庄心一。庄心一在建设银行(港股00939)和深交所工作时便与阚治东熟识,当时刚从证监会调任深圳市主管金融的副市长。

  寒暄之后,庄心一问及阚治东离开申银万国之后的工作情况,并邀请他去深圳工作。原来,那一年证监会决定把创业板放在深交所,由此推动创业投资在国内发展。正是与庄心一的会面,阚治东的事业方向从银行、证券,被推向了私募股权行业。本来当时阚治东已经打算接受上海市的安排—去上海国有资产经营公司工作。

  1999年,阚治东在深圳创建了全国最大的创业投资公司—深圳市创新科技投资有限公司,后更名为深圳创新投资集团。阚治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深创投在全国众多的国有或国有控股的创业投资公司中脱颖而出,与深圳市当年那批老领导的思想解放和愿意接受新事物有很大关系。

  谈到公司的运作,时任深圳市市长李子彬给了阚治东四句话:“政府引导,市场化运作,按经济规模办事,向国际案例靠拢。”

  深创投以及其他众多创投机构,都将希望寄托在深圳创业板的按时推出上。然而,伴随着纳斯达克网络股泡沫的破碎,创业板迟迟未能推出,深交所与上交所也进入冬眠,这种情形一直持续到2005年。随后几年中,超过一半数量的在深圳注册的创投公司,或因偏离主业乱花钱,或因投资无法退出而关门大吉。

  深创投的情况却有所不同。阚治东主动遴选新股东参与,很快将深创投的注册资本由7亿元扩大到16亿元,扩大了公司的抗风险能力。另外一方面,没有让深创投账面上的资金闲置,2000年全年收入达1.2亿元,利润高达9158万元。此后两年,更是不断翻番。深创投安然渡过了中国创投业第一个寒冷的冬天。

  回顾这段经历,阚治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当时创投行业还不够成熟,懂风险投资的人很少。对于创投企业也有一些好处,企业获得投资很难,创投企业的选择面很宽。与如今一些热门项目相比,当时要拿到额度还很难,和现在不可同日而语。

  总结深圳创新投资公司成功之路,阚治东认为有两条经验最值得肯定:全国布局和资本扩张。彼时,在向深圳市主要领导汇报工作时,阚治东问李子彬:“我们的公司能否投资外省市的项目?”其潜台词是,当时很多地方政府主导的创业投资公司都有一条规定:只能投本省市的项目。李子彬不假思索地回答:“能赚钱的项目为什么不投?”

  实践证明,当年的决定颇有远见,深圳创新投资公司正是由于面向全国拓展业务而获得很多投资者的支持,使投资资本得以放大,最终成为全国性的创业投资公司。

  阚治东在深创投工作的三年,亦曾让他获评“中国风险投资第一人”。

  只投差一步企业

  “阚治东只投差一步的企业,”这是早年某些媒体对他主导投资项目的评价。

  “差一步的企业,”是指企业相对成熟、距IPO上市只有一步之遥的企业。因此,也有人称“阚治东搞的是没有风险的风险投资”,还有人评价阚治东是“只追求企业效益,不注重社会效益”,当时还引发一场是是非非的议论。

  当时,阚治东对投资部门提出了自己的设想:把第一批投资项目筛选范围重点放在两类企业上,第一类是深圳市有关部门选定的第一批拟扶持上创业板的23家企业,第二类是全国各省市拟扶持上创业板的企业。阚治东的这一想法得到了同事们的支持。

  阚治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不投差一步企业,就没有现在的深创投。当时有几个限制条件,不仅需要让社会看到风险投资能挣钱,这个周期还不能太长。”

  在阚治东看来,筛选投资项目是一项工作量很大的工作。从政府有关部门筛选出的项目库中找项目,既可以节省工作量,又可以减少风险,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统一思路之后,阚治东给深圳创投的投资经理明确了主攻方向,这些投资经理也的确具有冲劲,他们四处出击,一下子投了几十个项目。于是,第二年,创新投就成为本土投资项目最多的创业投资机构。

  当时最成功的投资案例是潍柴动力(港股02338),2150万元的投资账面收益,相当于赚了个注册资本为16亿元的深创投。这些投资项目为深圳创新投资公司的股东们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效益。但在阚治东看来,社会效益更值得评估,今天的深圳已成为全国创业、创业投资最活跃的城市。

  “红苹果摘完摘青苹果,青苹果摘完开始种树。”阚治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每个行业的发展规律都是如此,后来深圳创新投资公司被称为中国最大的“官办VC”,其选择投资项目渠道更具有多样性,其投资也不单纯是投“差一步企业”。

  截至2018年6月底,深创投投资企业数量、投资企业上市数量均位居国内创投行业第一位:已投资项目889个,累计投资金额约376亿元,其中140家投资企业分别在全球16个资本市场上市。目前其注册资本42亿元,管理各类基金总规模约2896.33亿元。

  从体制内到体制外

  2002年,阚治东临危受命,出任濒临破产的南方证券的总裁,但最终无力回天。

  离开南方证券是阚治东事业的低谷。受制于年龄等多个方面因素的制约,他已不可能像1997年离开申银万国证券公司时有众多选项。可能在体制内待久了的原因,阚治东对于是否要离开体制,还是很犹豫。

  “体制内也有其自身的优点。”阚治东告诉时代周报记者,体制内的好处是有所依靠,深创投的成功便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创业团队成立的第一个公司是东方现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公司第一次筹备会议在上海召开,参会人员约20位,分别是来自深圳、上海和北京等地的民营企业家朋友,其中不少人曾表示,要拿出资金支持阚治东从事创业投资。

  虽然讨论热烈,阚治东暗示与会者就公司注册资金问题发表意见时,却始终没人开口。曾任上海证券交易所第一任总经理的尉文渊见此情况,就把阚治东叫出会场问:“老阚,你认为这一公司成立,最少需要多少资金?”

  尉文渊帮助解决了资金的问题,东方现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终于成立,股东实际上只有三方,公司注册地放在深圳,注册资金3000万元。

  东方现代创业投资管理公司成立初衷,是管理其他投资人的投资资金。当团队挑选出几个项目并上了东方现代投资决策会议上时,几位股东高度认可,大家一商量,认为既然项目这么好,还募什么资啊?干脆自己投吧!资本不够?股东同比例借款。

  于是,这个投资管理公司实际上并没有管理任何投资基金,而是作为投资主体进行投资。公司相继在新能源、生物制药等领域投了四五个项目,投资规模超过3000万元部分,全部由股东借款解决,投资管理公司变成了投资公司。

  投资管理公司干成了投资公司,继续投资势必要增资扩股。可在增资扩股上股东和管理层意见非常不一致,前面已投的有些项目经济效益已经呈现,特别是投的新能源项目,成长速度超过预期,如果公司增资扩股势必采用溢价方法,可溢价比例怎么确定?溢价少了,原有股东不可能接受,当时有位股东坦言:“老阚,即使有人同意溢价60倍进入,我也不会同意。”但真要溢价倍数这么高,当年没有几个投资者会接受。

  没法子,第一家投资管理公司只干了不到两年,就作为一个投资基金被封闭管理了,这也是此后阚治东再成立东方汇富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原因。

  2007年,东方汇富成立伊始,从事天使投资、VC、PE业务,管理基金总额约10亿元。

  2017年,成立十年的东方汇富已经与各级政府及国内外机构设立了多只私募基金,涵盖天使、VC、PE、并购等多项业务范围,管理基金规模超过600亿元。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