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景乃权:争夺黄金定价权 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势在必行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8月13日 19:29   北京新浪网

  作者:景乃权,浙江大学经济学院副教授,浙江大学(WLKIFRC)中国黄金投资研究所所长;陈华,刘超,刘晓舟,吕佳钰,浙江大学金融系研究生

  新浪财经讯 8月14日,近期,由于全球贸易形势紧张、地缘政治动荡、经济不确定性加剧,各国央行纷纷增持黄金。据世界黄金协会最新发布的报告表示,截止7月,全球央行的黄金净购买量同比增长73%,达到247.3吨,同时德国、俄罗斯等13个国家央行要求从美国和英国运回存储的黄金。随着全球秩序动荡、美元信用不断降低,诸多国家加入“去美元化”阵营,减少美元资产提高黄金储备。

  当今世界,美国利用黄金定价权霸权操控黄金价格,维护强势美元、攫取全球利益的勾当早已被各国看穿,这也让我们意识到黄金定价权的重要性。作为一种极具信用的资产,黄金一直是国家金融安全的最后守门员,很多国家也都试图拥有或掌控黄金的定价话语权。作为世界上最大黄金生产国、消费国和加工国,我国在国际黄金定价上却缺乏话语权,因此争夺未来黄金定价权、助力人民币国际化势在必行。

  争夺黄金定价权的必要性

  黄金是全球金融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与国家政治、经济高度相关,是重要的战略储备资源和维系国际货币体系的根本。正如马克思所说:“黄金天然不是货币,但货币天然是黄金。”信用货币和黄金最大的不同区别是,信用货币的价值是人为赋予的,而黄金的货币价值则是本身所固有的。纸币是以国家信用背书的法定货币,任何的纸币都难逃贬值的命运,我们也都看到过卢布、津巴布韦元等货币贬值为废纸。黄金则在对冲风险、抵御通胀、保值增值上发挥着独特作用,这也是美国为什么把黄金作为其主要的储备货币。

  然而,国际黄金市场长期存在着“西方定价、东方交易”的现象。黄金期货和现货价格由美国和英国等少数发达国家所主导,而黄金需求却在不断由北美、欧洲向中国、印度和东南亚转移。黄金定价权的缺失使得中国黄金交易价格无法真实反映和调节国内黄金供求状况,使交易者面临很大的风险敞口。

  我国具备发展黄金定价权的条件

  1.我国经济发展和货币地位为取得黄金定价权奠定了基础。一国的经济实力决定了本国货币的地位,从而决定在黄金市场的话语权。从历史上看,英国作为19世纪初的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很早的就拿到了黄金定价权,而美国在二战后超越英国,成为唯一超级大国,美元也成为世界上最主要的储备货币,在布雷顿森林体系里美元与黄金挂钩,黄金以美元计价,即使现在两者早已脱钩,美国依旧掌握着黄金的定价权。现如今,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国民经济持续中高速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人民币也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了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越来越多的国家将人民币纳入外汇储备,这些都为争取黄金定价权奠定了基础。

  2.中国黄金市场发展迅速。2002年上海黄金交易所正式开业,代表我国黄金市场走向全面开放之路;2008年黄金期货正式在上海期货交易所挂牌交易,我国黄金市场基本建立起较完善的市场体系;2016年上金所推出的“上海金”定价交易机制是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进程中又一重要的里程碑。这十几年来,中国黄金市场从小到大、从弱到强,实现了跨越式发展,我国的黄金生产量和消费量连续多年保持世界第一,上金所也成为全球最大的场内黄金市场,2018年黄金成交6.75万吨,同比增长24.35%,再创历史新高,黄金交易量居全球交易所市场第二位,国际地位进一步提升,有效提升我国黄金市场的定价影响力。

  发展黄金定价权存在的问题: 

  1.起步晚,市场体系不健全。2002年,上金所成立标志着中国黄金市场的正式开放。但相较于国际黄金市场,我国黄金市场起步晚,发展时间短,黄金市场不够成熟:一是制度法规不够完善,我国暂时还没有出台一部专门针对黄金市场的法律法规;二是我国黄金市场的金融衍生产品种类太少,缺乏创新性;三是我国的黄金市场主要为国内市场,国际化程度较低。这些导致我国黄金市场流动性不高,从而影响国际投资者的投资热情,限制了我国黄金市场的发展。

  2.黄金储备不足。虽然黄金储备量多并不意味着就掌握了黄金定价权,但较大规模的黄金储备一方面能够增强对黄金市场的调控力度,提升取得黄金定价权的信心,另一方面表现为一种增信手段,使一国货币在有充足黄金储备的情况下能够保持内在价值的稳定性,为货币的国际化提供有利条件,而我国的黄金储备则明显不足。截至2018年,除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外,中国央行的黄金储量位列全球第六,美国、德国、意大利、法国及俄罗斯持有量均高于中国。其中在黄金储备占外汇储备比例上,美国超过了70%,德国和意大利均超过60%。而中国黄金持有量占储备资产仅有2.3%,与中国规模庞大的外汇储备相比,黄金所占储备资产的比重较小。

 表1 2018年各国央行黄金储备排行(数据来源:世界黄金协会)

  3.中国黄金市场封闭。我国的黄金市场仍是一个较封闭的市场,从表2中可以看出,参与交易的市场主体主要为国内大型银行,国际会员参与交易少,市场交易与全球市场联系并不密切,难以真正参与到全球交易中去。同时,我国对黄金进出口进行管制,限制了黄金在国内与国际间的流动,造成的后果便是,我国黄金市场价格只能是伦敦、纽约市场的影子价格,无法将我国黄金市场的供求关系真实地传递到国际市场,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我国黄金市场作用的充分发挥。

  4.资本项下没有完全开放,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如今我国资本项下没有完全开放,人民币不能自由兑换,国际参与度较低,这就限制了黄金在国际市场上的自由流动,导致“上海金”的地方属性更强,国际属性较低,从资金流、结算、数据影响力等方面难以辐射到国际市场。

  对策  

  1.增加央行黄金储备。黄金对美元的贬值效用起着截然相反的抑制作用,能够最大限度的保障债权和财富不受损失。目前我国黄金储备占外汇储备的比例还很低,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因此为了保障债权实现和金融安全,中国应该动态、持续、有步骤地、低调地增加黄金储备在外汇结构中的比例,充分发挥黄金的锚作用。中国人民银行近来持续增持黄金储备,也凸显出中国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配置的步伐正在加快。

  2.鼓励“藏金于民”。除了增加官方的黄金储备外,同时增加非官方的黄金储备,即推行“藏金于民”的政策对个人和国家都有利。对普通民众而言,持有黄金可以规避通货膨胀带来的风险,同时通过黄金投资可以获取差价收益;而对于国家而言,央行持有过多的黄金储备成本较大,由个人来承担黄金储备可以减轻国家的经济负担。一旦我国发生恶性金融危机,国家可以向民众调动黄金来应付紧急情况。因此引导民众对黄金进行储备,通过民间藏金与国家黄金储备结合,有助于增强国家抵御风险和突发事件的能力。

  3.继续完善黄金交易市场,推动黄金市场国际化。中国黄金市场发展史就是一部不断向前与国际接轨的开放史。未来中国黄金市场应继续巩固市场结构、创新金融产品、扩大参与范围和加强市场基础设施建设,比如致力于实现现货市场与期货市场一体化,继续扩大可交易产品范围,加强与全球其他黄金交易所合作,培养养老基金和保险公司等大型长期资产持有机构投资黄金,完善黄金市场监管框架,适度放宽黄金进出口管制,为打造一个双向、跨境、开放的黄金流动市场做好准备。

  4.资本项下有序开放,推动人民币国际化。黄金市场国际化与人民币国际化相辅相成,协同发展。黄金市场国际化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引擎,人民币国家化则是黄金市场国家化的重要基石。只有人民币国际化,采取人民币计价结算的黄金价格才能将定价影响力从区域向全球辐射,有助于中国黄金市场的供求关系向国际市场传递,并增强中国黄金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中国要坚持货币政策独立性,有序地推进资本项下开放以提高人民币国际化程度,助力黄金市场国际化。

  5.发挥“一带一路”优势。放眼未来,中国黄金市场的发展潜能和空间仍然巨大,要利用好“一带一路”的战略机遇,“上海金”基准价在国际金融市场上的首次应用就是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黄金资源丰富,黄金贸易和投资需求旺盛,与国际化发展势头迅猛的中国黄金行业具有良好的合作基础。近期上海黄金交易所推出的“黄金之路”项目,推动了中国黄金加工制造企业与沿线国家黄金珠宝商进行产业对接,也是推进中国整体产业链向“一带一路”沿线地区延伸的一次积极尝试,为中国黄金市场国际化注入了动力。

  总结

  黄金是国家重要的储备资产,是纸币本位的物质保障和信用基础,在货币超发和通胀预期的背景下具有良好的投资保值价值和重要的战略储备价值。中国黄金市场应当抓住金融业开放和“一带一路”建设的良好契机,积极推动黄金市场国际化,争取全球黄金市场的更多定价权和话语权,为人民币国际化添砖加瓦。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