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他把ICO当“韭菜”收割 故身价暴涨20亿美元?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23日 00:16   北京新浪网

  本文来自艾问人物

  投中网(https://www.chinaventure.com.cn) 编者按:半年成长为全球三大场内交易所之一,币安凭什么?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最近确实比较火。

  就在他2月以20亿美元身家上榜福布斯全球数字货币富豪榜第三名以来,赵长鹏这个名字开始高频进入公众视线。在全球“币圈”,他作为唯一的一位华裔富豪成功抢占了区块链的风口。

  短短半年,他创立的数字货币交易平台——币安以每秒140万次的交易能力吸引到了600万用户,成为全球最大加密货币交易所。

  不过最近,赵长鹏接二连三遇到“麻烦”。先是3月8日遭黑客攻击,导致全球币价大跌、投资者恐慌;后是3月16日被所谓的一名“腾讯高级工程师”在微博上挑衅,称“可以在一个星期内攻破币安”。

  这位一夜暴富的新晋富豪,招谁惹谁了?显然,枪打出头鸟是必然的,这不奇怪!

  币安的快速崛起和赵长鹏的高调露面,正在印证一个新兴领域——数字货币交易市场时下正为人们所疯狂追逐、顶礼膜拜,乃至唤起人们对一夜暴富的渴望。谁早早进入,谁就能快速成为亿万富翁。

  这个风口的钱,真的这么好赚?

  不过,赵长鹏说了:“区块链技术和加密货币终将成为主流。”尽管目前这个领域面临监管以及各种“坑”,但并不影响他对未来的乐观判断。

  编程奇才如何抢占区块链风口?

  业界用“币圈一日,人间十年”形容行业发展之神速。在币安没有引发关注之前,几乎没有人知道赵长鹏是谁。

  在2018年福布斯发布榜单的那一期杂志封面上,赵长鹏身穿黑色卫衣,眼镜后面目光锐利,有人形容他的样子“介乎扎克伯格和乔布斯之间”。外表的不同寻常,来自于赵长鹏的成长背景。41岁的他,早年出生于江苏连云港,父母都是高知,父亲是中国科技大学教授,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赵长鹏全家移民至加拿大。

  据了解,少年时代的赵长鹏就比较独立,并承担家庭开支,还在麦当劳打过工。在加拿大读完大学以后,赵长鹏前往日本东京工作。而创办币安之前,他曾任OKCoin联合创始人及CTO、Blockchain.info 技术总监、彭博社技术总监等颇为光鲜的职务。也就是在这期间,赵长鹏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了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也在彭博社开发了期货交易软件。

  2005年,他回国,并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公司Fusion Systems。业务是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他真是一名编程奇才。

  但是,他对职业生涯变得有些“不耐烦”。2013年,赵长鹏从一位风险投资人那里获知一个神秘的武器,就是比特币。于是,研究、涉猎不同的加密货币项目,让赵长鹏对比特币十分有兴趣,也改变了他后来的职业经历。他洞察到了巨大的财富机会。

  2017年7月,他创立币安,为数字资产交易者提供服务,即让用户可以在这个平台上交易多种虚拟货币,并能将它们兑换成比特币或美元。近半年以来的事情,便是全球数字货币交易异常活跃,催生了一大批交易所上线。

  唯有币安,在几个月里发展如一日千里,注册用户飙升至600万,一举窜升至行业第一。业界惊呼:疯狂的币安!赵长鹏似乎也颇为得意。他说:“今天,没有任何去中心化的交易所能处理我们的交易量,也没有任何交易所像我们一样安全。”

  来自市场的响应更是给力:币安币的价格一度从10美分大涨至13美元,市值冲到13亿美元。但显然,他有些过度自信。

  半年成长为全球三大场内交易所之一,币安凭什么?

  赵长鹏的运气,在于赶上了这几年比特币崛起的浪潮。

  自2013年赵长鹏接触到了比特币之后,编程出身的他不甘于做码农。他果断卖掉上海的房子,全部换成了比特币。而随着比特币一路猛涨,赵长鹏的热情也无比高涨。前几年他曾经加入过加密货币钱包Blockchain.info团队,在负责产品开发期间,他与知名比特币布道者罗杰·维尔(Roger Ver)和本·里弗斯(Ben Reeves)关系甚好。维尔曾对他说了一句话:“如果不与金融机构发生联系,那么(比特币)风险和监管复杂性都会更低。”

  受此启发,赵长鹏开始研究更为稳妥的方案:这就是“自行提供纯粹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而不涉及法定货币”。

  他说,他想做币币交易的交易平台已经很久了,从最初开始接触比特币就有想过。“因为比特币与其他数字资产交易的时候都是在区块链上的,范围是全球的。”他觉得这个生意很大。为了把握这个机会,赵长鹏决定搭建团队,创建一个自己的交易平台。

  神奇的是,恰逢去年国内ICO项目火爆、交易量大幅上升的时候,赵长鹏和他的团队仅花了两天时间,用一份20页白皮书就吸引到了1500万美元的投资。币安2017年7月14日正式上线;7月26日,币安币发行总量达2亿,流通量1亿;一个多月之后的8月28日,币安平台用户累计超过12万,如滚雪球一般迅速覆盖全球180多个国家,日活跃量6万。

  再后来,就是币安币一路疯涨,最高涨幅超120倍。也给他带来了巨额财富:身家20亿美元。赵长鹏和他的币安平台初战告捷!

  业界评价币安在政府禁止ICO前发代币融资,赶了时机之巧,崛起之快超乎想象。到目前为止,币安每天新增用户高达25万,97%为国外用户。这得益于2017年9月,中国监管部门正式将ICO定为非法融资之后,币安迅速转向海外,避开了“雷区”。

  面对政策监管,赵长鹏并不回避。他承认政策法规会有滞后性,但行业也要自律。“我们只能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个行业变得更好。”

  数字货币交易,未来能改变什么?

  技术出身的赵长鹏是典型的极客。一手拿三部手机,靠比特币发家,却声称“从来不炒币,没时间,也不太懂”。

  那么,币安到底从哪里赚钱呢?

  据《艾问人物》了解,币安的盈利途径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现手续费。目前币安平台上,可支持120种加密货币、100多种钱包和240个交易组合。赵长鹏说:“我们已经收到了超过5000种货币上市交易的申请。”但也有筛选目标,“(我们)只欢迎信用良好、用户基数大、流动性强的项目。”而仅有3%的项目被币安选中。

  交易平台的手续费惊人,也是目前不计其数的交易平台诞生的诱因。业内人士算了一笔账:以币安每笔交易费率0.1%,一天约400亿元人民币左右的交易额来计算,仅手续费就能轻松获得高达4000万元的利润。

  此外,各类上线币种要想在交易平台上线,还需要支付数量不菲的自身代币,这相当于平台推广费啊!而这些似乎躺着就能赚钱的做法,能走多远?

  在快速创富的数字货币世界里,赵长鹏和他的币安一路领跑,但也面临着重重考验。政策监管,未合法化,黑客攻击,也许仅仅是币安创富路上的必然“风险”。但未来,更重要的是让数字货币成为改变互联网世界乃至未来经济活动的变革力量。而不仅仅是一种投资手段。

  随着区块链大热,行业有没有泡沫?有!

  在数字货币交易的世界里,币安凭借有利战机、创始团队精干,以及令同行羡慕的商业模式,率先拔得头筹。赵长鹏说,“不是因为我们做得特别好,是因为这个行业很初期,竞争对手太弱。”

  当众多比特币淘金者还在到处“挖矿”,赵长鹏却已经悄悄搭建起了“挖矿”的平台,从中赚取服务费。

  但是目前,这个行业还处于杂草丛生的阶段,甚至从业者自身内功都还没有练好。尽管手握飙升的数字财富,但这还不是赵长鹏们兴奋的时候。“我们在每个地方都要做得比别人好一些,这也有难度,但我们尽力会去做到。”他说。希望更多的大平台进来,把整个市场做得更加规范。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点新闻

新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