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98年的大三创业者垄断校园送餐 月营业额接近40万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3月27日 00:57   北京新浪网

  文| AI财经社 黎诗韵

  编|祝同

  鲍昆是淮阳工学院的大三学生,98年出生的他已经创办了一家公司,其产品“蜂想校园”是一款类似饿了么和美团的APP,集成学校食堂和周边商超餐饮店铺,送餐入寝的校园外卖系统。

  “蜂想校园”有app客户端、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线上平台,覆盖当地几所高校,日订单量近1000单,月营业额接近40万。它成功地引起了资本的关注,鲍昆透露,饿了么和美团都曾与他谈论收购事宜,也有风投垂询。

  鲍昆是数以万计的校园创业者中的一员。他有着超乎年龄的成熟,透露出学生身份之外的社会气息,他跟记者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是,“美女你好。”在梨视频中出镜的他面堂浑圆,跟微信头像上的瘦削照片判若两人,半年内迅速增长的体重显示了他的焦灼。

(鲍昆接受梨视频采访)(鲍昆接受梨视频采访)

  忙碌、人际关系转变、学业压力……鲍昆面临着校园创业者们的普遍压力,他们中有人突出重围,也有人中途折戟,鲍昆不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怎样,他只想“踏实做下去。”

  以下是和鲍昆的对话:

  关于工作

  AI财经社:你可以介绍一下自己的创业项目吗?

  鲍昆:我们签下学校旁的商超,还有人气食堂,也有自营,比如说饮料零食,饼干面包这些可以保存的东西,我们做的是一个对标饿了么和美团的校园递送平台,慢慢打造一个校园生活圈。优势在于,第一,我们的价格低很多。第二有卫生许可,学校食堂是经过多方面的检查,卫生消毒过的,肯定放心。第三有送餐速度,我们在学校里是15分钟送餐上床,这个在当地是秒杀,因为我们在每个学校都有自己的配送团队,二十来个快递员,全部都是学生,配送效率很高。你在宿舍里面花七八块钱就能点有荤有素的外卖,并且15分钟送到你宿舍。

  AI财经社:你们近来的订单量怎么样?

  鲍昆:我们订单量一天是900到1000单,客单价一般都会在10块到12块左右,都是同学自己,比如看室友点然后自己也点,食堂和老板也会帮我们推荐,用户量自然就增长起来了。饿了么、美团的负责人已经找过我,因为我已经影响了他们订单量,他们想直接买我的平台,但是我没同意,不想这么做。

  AI财经社:一年多来,你们的收益情况怎么样?

  鲍昆:收益比去年要稍微好转一点。去年营业额一百多万,因为学校跟外面不一样,寒暑假要放假,运营时间只有九个月,去年刚开始做很多东西不是很成熟,像货源采购被很多经销商、供货商坑,售货员培训方面不到位等,投入也比较大,建了好几个仓库,后期运营、宣传、渠道, APP微信公众号小程序等服务器费用成本比较高,都要提前垫资,所以谈不上盈利。今年已经在一个盈利的上升阶段,从2月底开始营业,这一个月应该是有30多万的流水,我自己帐面上大概有十几万吧。

  AI财经社:有报道说你的年营业额有300万,这是真的吗?

  鲍昆:那个有点夸大了,学校其实不支持商业性创业的。

  AI财经社:你是怎么想到要创业呢?

  鲍昆:刚进校的时候,前面半学期颓废了一段时间,打游戏什么的,后来觉得时间过得挺没有意思的,不想把钱浪费掉,想找点事情干干,就这么简单。然后干得有点起色了,同学比较给面子,慢慢口碑就起来了。

  AI财经社:你为什么会诞生做这个项目的想法呢?

  鲍昆:因为那时候出现一种现象:学校每次到周六周日休息的时候,一到饭点,食堂窗口饭菜做好之后,几乎很少有人过来吃饭,造成饭菜大量的浪费。然后相对应,每一栋宿舍楼底下,一群人等外卖,电动车进校园横冲直撞,对行人不安全。由于外卖对学校食堂造成了一定冲击,我做这个保护了食堂,也解决了电动车进校园这样一个行为,因此食堂愿意跟我合作。

  AI财经社:听说以前你也做过很多的兼职,能介绍一下以前的兼职经历吗?

  鲍昆:我从初三暑假就开始做兼职,销售、送外卖,2016年初饿了么欠快递员工资,打官司没希望,所以我才找媒体曝光,还是我楼下的一个电视台记者帮忙报道的。这些都是干的苦力活,什么学经验都是骗人的。

  AI财经社:为什么你从那时候起就这么勤奋工作呢?

  鲍昆:也是一样,就是没事做,不想耽误时间。

(2018年3月4日的营业额)(2018年3月4日的营业额)

  关于日常

  AI财经社:能讲一下你一天的生活安排是怎么样的吗?

  鲍昆:我早上九、十点钟起床,比较晚,除非有特殊情况,比如有课的话会早起。上午我会空闲一点,因为上午同学都在上课,中午、晚上比较忙,因为要开始送外卖了,我主要就负责运营,货源采购,协调各方面。晚上,我睡得比较晚,最近一个月基本晚上凌晨三四点钟睡,以前是一点钟左右睡,这种作息持续了接近两年吧。

  AI财经社:你还记得自己最忙的时候是什么情形吗?

  鲍昆:早上的时候喝点水,基本到晚上都没有吃饭,印象最深的时候,一天就睡两个小时吧,那时候人真的很拼了,我都害怕熬夜会熬出什么癌症来。以前这是不敢想象的,以前该到几点就几点睡,现在的话已经习惯了,没到那个点睡都感觉不习惯。早上起不来,醒来一看手机有很多个未接电话,没办法,就赶紧每小时定一个闹钟,然后到点看下没接到的电话,赶紧给他回过去这样。

  AI财经社:你每天这么忙,怎么平衡工作和学习的关系呢?

  鲍昆:这个讲实话,我的目标是拿到毕业证就好了,因为我的学校不属于985、211,是一个二流的二本。老师对我期望不大,只要不闯祸就可以了。我一般会去上课,有时候旷课,都旷那种特别水的课,比如老师都不来的课。

  AI财经社:你上课的时候会处理一些公司上的事吗?会不会打扰到自己的专注?

  鲍昆:嗯有时候会,怎么说,我目前重心更倾向于其它方面,但其实我也操心得比较少,因为每一个环节都有专门的人对接,有具体流程,团队自己会自己做该做的事情。

  AI财经社:工作之外,你日常有什么娱乐活动或者爱好吗?

  鲍昆:我可以说吃夜宵吗?开始创业之后,基本上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把今天的事情理顺一遍,可能是压力比较大,所以会觉得要吃点什么。条件允许的话我会跑出去吃火锅,或者点外卖烧烤。每天晚上熬夜,加上吃夜宵,最近半年长胖很多,一百二三十斤涨到现在一百七八十斤,每天长个一两斤。吃了会发胖,不吃会发火,每天烦心事那么多,晚上肚子饿,你不能亏待肚子是吧?我这个时候已经不关心身材了,每天早上起来,刷牙洗脸就就开始忙,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会想明天一天,哪有时间想别的。

  AI财经社:你觉得自己赚到这么多钱后,个人消费有发生什么改变吗?

  鲍昆:游戏的话,基本上已经跟我没关系了,花的钱还是吃上面吧。以前我特别在乎价格,每天算消费多少钱,每个月控制在500块以内。那时候每天都在投钱,肯定比较着急的,都想到贷款。现在基本不会了,想吃就吃,生活费也翻倍了。

  AI财经社:创业之后,你觉得自己跟朋友的关系有没有发生一些变化?

  鲍昆:有变化。之前他们跟你聊天基本聊一些游戏方面,现在跟你打招呼基本不会跟你聊天,他们不敢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感觉我已经不是他们圈子里的人了吧,他们眼神比较敬畏那种。

  AI财经社:有钱之后,会有朋友找你借钱吗?

  鲍昆:有,以前他们感觉你做生意的,跟你借一点是应该的,圈子里那些老赖啊都会过来跟我要,大概有七八个吧,金额不多,几百块到几百块。你想想看,我每天这么节省,他们游戏一下子花好几百块钱眼都不眨一下,我心都凉了,那个时候我还在百度上搜索如何拒绝别人借钱。后来时间长了就比较反感了,我拒绝得多,他们自己也知道了,就比较自觉了。他们会还钱,但一直推,明天后天……之前我会催着还钱,现在不会了,现在要么就不会借,要么就抱着借给他就收不回来的心态,基本上是借急不借重,的确有急事可以借,但是把父母生活费充游戏没钱了跟你要钱的,就不会借了。现在慢慢知道跟人打交道的人情世故了,如今跟别人说三句话,我就知道这个人要干嘛,已经学会了怎么跟别人相处,它已经不是我的困扰了

  关于未来

  AI财经社:赚到钱之后,你会不会紧张到经常去看自己账户里面的钱?

  鲍昆:到月底的时候会紧张。月底会给商家那边打营业结算款,我们合作大概有30家到40家,还有一堆没有签约的,这时候会担心余款够不够给供应商的钱,有时候我仓库里面压的货多了,可能就不够了。这样的话,就挪些钱晚几天给,没事,他们也理解,我也不是那种会跑路的人,

  AI财经社:在你的创业过程中,学校对你的创业有什么影响?

  鲍昆:我们学校不太支持商业性创业的,这个学校有某些潜规则,比如一些创业大赛,经常都是没有比赛之前获奖名单都已经出来了,乱七八糟的关系一大堆,全是各种官僚主义,所以其实我很反感你知道吧?而且我们创业的话,涉及到商业盈利就要被老师瓜分。我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在我之前有个案例的,之前有一个项目有十几项国家发明专利,后来全部被老师揪住了。

  AI财经社:在你的创业过程中,你感到什么时候是最开心的?

  鲍昆:给自己定目标,后来发现居然可以完成,甚至超过很多。那个时候觉得一个月营业额有10万都很遥远,现在感觉10万太低了。还有那时候竞争对手很激烈,整个人挺过来了,这是比较高兴的事情。

  AI财经社:目前,你觉得自己的创业面临着怎样的困境?

  鲍昆:我现在,第一,还没有毕业,在校生很多方面要受到学校牵制。第二,很多事情时间精力顾不上,学习工作冲突。第三,之前接触到一些投资,可能看到你还没有毕业,就不放心,规划不是很满意这样。我们想扩大规模的话第一就是资金跟不上,这个比较头疼。我估算过跟同龄人比较的话,我这个圈子里面的老大哥甚至拿到两亿C轮融资,人和人比还是有差距的,我这个成绩真的不怎么样。我们当地有一个风投找到过我,说投一百万给我试试看,但当时入股的比例没谈好,他要40%的股份,太高了我们就没同意,感觉以后就是给他打工了。然后是竞争吧,这边风口已经起来了,学校里面其他竞争对手每天都冒出来,不下十来个,照你模式学,然后扩张。我们当时在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活动文章,他们直接就把我们把名称改一下,价格调一下,连图片里面的水印都不知道改,整个文章复制过去,我真的是呵呵了。

  AI财经社:能否说,创业对你来讲意味着某种牺牲?

  鲍昆:对,我感觉现在就是拿我的青春都耗费在生意上,每天投入自己生命去做事,我父母在南京那边做电动车销售,做了将近十年了,他们对我没有多高期望,现在天天微信给我说注意身体之类的话,我都屏蔽掉了,虽然我知道他们其实心是好的,但他越这样说我可能心里越那个。我可能提前进入了社会化吧,看到后面的生活,等自己哪天老了干不动的时候,还能保证自己公司有流水,就感觉可以了。

  AI财经社:对于未来的创业路,你今后有怎样的打算呢?

  鲍昆:以后如果拿到融资的话,计划到第三方外省扩张,苏北属于三线四线城市,城市的竞争对手相对来说少一点,我的中长期目标就是主攻三四线城市,等稍微稳定了,有一定实力之后再去扩张城市。我现在还有一年左右就要毕业,我觉得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做,比较着急。我每天也在想,如果哪一天我带着这个团队平台倒下了,会以什么样的方式倒下?然后就每天猜想原因,但还是做好手头上的事吧,只能一步步来。

  (应受访者要求,鲍昆为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DJIA23533.1992
-424.6900
NASDAQ6992.6659
-174.0107
S&P 5002588.2600
-55.4300

今日焦点新闻

新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