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全球最大比特币交易所失窃倒闭 掌门人如何寻找真凶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5月01日 20:53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失窃倒闭,掌门人如何寻找真凶?

财富中文网

  他曾是全球最大的比特币交易所掌门人,后遭遇离奇失窃案倒闭。随着线索不断浮现,比特币价格水涨船高,马克·卡皮尔斯也在努力破案。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作者:Jen Wieczner

  Mt. Gox历史改变的那一刻来得悄无声息。当时,Mt. Gox还是全世界最大比特币交易所,首席执行官马克·卡皮尔斯在豪华复式公寓里独自一人,身边只有宠物虎斑猫,公寓窗外是东京全景。

  2014年3月7日晚上,Mt. Gox宣布价值4.73亿美元的85万个比特币失窃,占当时全世界比特币总数的7%,那一晚卡皮尔斯几乎无眠。Mt. Gox办公室前挤满了抗议者和摄像人员,比特币价格一泻千里,这位向来镇定的法国人把自己软禁在房间里,每日烤些喜欢的奶油糕点充饥,一边读着互联网各角落涌来的咒骂邮件,大部分都骂他偷了自己的钱。直到今日,Mt. Gox被黑还是比特币简短历史上最惨烈的灾难。 

  直到律师回家,卡皮尔斯才有时间回到电脑前,在屏幕上查看可怕的数字。公司崩溃后,他花了好几天系统地检查Mt. Gox的旧数字钱包,也就是用于访问比特币的字母数字秘钥存储的地方。他一个个找,找了十多个全是空的。但这次,区块链扫描软件运行六个小时候,悄然显示一个意想不到的数字:他发现存在云端的20万个比特币,显然已经遗忘三年,从来没动过。 

  马克·卡皮尔斯在东京新宿区。曾担任Mt. Gox首席执行官的卡皮尔斯之前把笔记本电脑忘在公园长凳上都不担心,但现在包不离手就怕被偷。图片来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接受《财富》几次采访时,卡皮尔斯第一次完整分享了Mt. Gox最后时刻发生的事,包括如何突然找到20万个比特币。

  遗忘的比特币失而复得成了Mt. Gox用户弥补损失的唯一机会。还有65万个比特币失窃,怎么丢的大家都清楚,是一些黑客干的。但卡皮尔斯还是在加密货币圈声名扫地。虽然新出现的证据显示他不用担罪,法律如何判决尚无定数。

  讽刺的是,现在卡皮尔斯认为找回20万个比特币并不算幸运。因为这些比特币引发了争议,他在想如果当初没找到会不会更好。“当时我觉得找到这些币对大家是好事,”32岁的卡皮尔斯说,虽然在日本生活了近九年,但说话仍带着浓重的法国口音。“现在却成了争议的主要原因。”

  对很多人来说,比特币失而复得这个迟来的好消息有些让人不敢相信,也让向来冷静,从程序员变为大亨的卡皮尔斯显得更加心虚。会不会他只是从小金库里吐出了一些,好让人们少找他麻烦?很快人们发现更多怀疑他的理由:泄露的交易记录中有一个明显是Mt. Gox内部账户,现在一般被称为“Willy bot”,该账户会故意虚增账户余额,然后用来买比特币。

  如果Mt. Gox缺比特币,Willy就会帮忙补上。有时也用另一种方式交易,即卖出借来的比特币套现。批评者推测,一旦失败,此举便是采用欺诈方式维持Mt. Gox经营。

  Willy bot可疑交易行为曝光后,2015年8月卡皮尔斯被捕,罪名为操纵电子数据。去年夏天他在法庭上承认他声称的“义务交换”,但不承认有违法行为。在监狱待了近一年后,目前卡皮尔斯在东京受审,罪名包括贪污和违反信任原则等,但都与比特币失窃无关。

  意料之外的转折却让卡皮尔斯担心。Mt. Gox倒闭到2014年4月清算期间,比特币价格下跌了超过20%到483美元。两年半后比特币价格才回到之前高点,时间很长,所以很多Mt. Gox的受害者觉得丢的钱不太多,所以没有提起索赔。但去年初比特币终于突破之前高点。

  5月底比特币价格已接近2200美元,Mt. Gox剩下的202185个比特币价值已远超任何索赔金额。12月比特币价格达到2万美元时,Mt. Gox的资产(当时还包括比特币现金等衍生品)激增至44亿美元,达到当初Mt. Gox宣布损失的十倍。“宣布破产后,剩下的资产突然升值50倍,真是前所未有,”律师兼Mt. Gox债权人丹尼尔·凯尔曼说,他在东京忙这个案子已经一年。

  2014年马克·卡皮尔斯(右二)宣布Mt. Gox破产。图片来源:JIJI Press/AFP/Getty Images

  单独拘禁期间,卡皮尔斯研究了好几个月日本破产法,他知道法律中有个漏洞:根据破产法,大部分资产都要返还给Mt. Gox股东,而他持有88%份额。在当前价格下,这笔横财会让他变身亿万富翁。但同时也意味着没完没了的诉讼和人身威胁,这是宣布个人破产的卡皮尔斯极力避免的。他表示如果收到钱很愿意交出去,但由此产生估计高达60%的税将是灾难性的。

  “我从没想过留下这笔钱,”我们3月在东京见面时,卡皮尔斯说。“那样只会更麻烦。”

  我们在一家日本咖啡馆二楼,会议室逼仄闷热,卡皮尔斯说跟之前他的牢房比大不了多少。拘禁期间他不能使用电脑,只能用笔记本量牢房打发时间。(释放后,卡皮尔斯还发给朋友一张拘禁期间减掉70磅体重的图表。)这一日,东京终于感觉像春天,樱花四处绽放,但他一直窝在咖啡馆里,因为这里距离各种律师的办公室和破产管理人的办公室差不多,他经常出于对之前客户的“责任感”跟破产管理人会面。他说最近太忙,这天早上都没时间刮胡子。

  Mt. Gox名字来自卡牌游戏Magic: The Gathering Online eXchange首字母缩写,正是该游戏2011年启发创始人杰德·麦卡勒布搭建出网站原型。员工印象里,卡皮尔斯从不会因任何事慌乱。他总是坐在震动按摩椅上开会,喜欢用办公室买的3D打印机打印梳子。他回答问题时有句口头禅:“应该没问题。”

  但他最近多了一种跟执掌Mt. Gox期间显然不同的黑色幽默。他笑着说,即便现在想买比特币,估计也没有交易所肯卖给他,还有距离上次收到死亡威胁已经几个月了,“创下了新纪录”。不过回忆起2014年2月那些无眠之夜,发现Mt. Gox所有比特币不翼而飞时,他表情很严肃。“我觉得这是一辈子最惨的经历,”他说。但他并不确定当初能不能做得更好。“如果当时我有现在的知识,当然可能处理得更完善,”他口气老练,显然已说过多次。“根据当时我掌握的信息,还有当时的情况,我还是认为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至于当时卡皮尔斯究竟掌握哪些信息,还有何时知晓都更像个谜,还有到底是谁偷了那些比特币。比特币的公共记录,也就是区块链允许所有人查询交易记录,从而查看Mt. Gox的比特币去了哪些钱包。但多位专家证实,区块链分析揭露了一项令人不安的事实:2013年中 Mt. Gox的比特币就已失窃,但八个月后才公之于众。

  分析显示,宣布破产的时机恰逢Willy bot高速运转四处腾挪,有可能从中看出卡皮尔斯真实目的。“我感觉这是一种回应真相的方式,是的,所有的钱都没了,” Chainalysis首席执行官迈克尔·格罗纳杰表示。当时Mt. Gox破产管理人聘请Chainalysis调查比特币失窃真相。但这也是为何他相信卡皮尔斯从未计划带着20万个比特币潜逃。“我认为,如果他在破产之前找到这些币,就不会宣布破产,”格罗纳杰称。他表示,卡皮尔斯原本可以用这些币弥补自己的损失。

  2014年Mt. Gox冻结比特币提取后,一位名叫科林·伯吉斯的用户从伦敦飞到东京。由此到Mt. Gox宣布破产的两个多星期里,他天天在交易所总部外举牌抗议,牌子上写着,“MTGOX,我们的钱去哪了?”很快有其他抗议者跟他一起,可见当时世界各地的Mt. Gox用户沮丧之情。

  金·尼尔森也很烦恼,但他不太喜欢直接抗议。尼尔森是个性格温和的瑞典软件工程师,留着山羊胡,声音低沉,他也在Mt. Gox持有比特币,之前其实没接触过区块链技术。但他最出名的是研究复杂的软件漏洞。业余时间里,他曾一下午打通超级玛丽2所有关卡。这也是他对待Mt. Gox问题的方式:“就像全世界最大的拼图,要是谁能解决,肯定让世人惊叹。”

  解决Mt. Gox一案的软件工程师金·尼尔森站在东京新宿站附近的街上。图片来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他跟Mt. Gox其他一些用户组建了区块链安全公司WizSec,专门查失窃案。虽然公司很快解散,尼尔森还是继续秘密追查,他自学区块链分析技术,不厌其烦地追踪Mt. Gox被偷的钱。虽然一开始尼尔森也查了失窃案中卡皮尔斯有没有参与,但很快发现卡皮尔斯跟他一样想查出真相。

  在卡皮尔斯最需要朋友的时候,WizSec团队来到他的公寓,还带了做苹果馅饼的配料。很快卡皮尔斯向尼尔森提供了Mt. Gox内部数据协助调查。“真希望是我偷的,这样我就能还回去,”当时卡皮尔斯告诉他们。

  接下来四年里,尼尔森估计有一年半花在调查入侵Mt. Gox的黑客。这些努力完全无偿,他在Mt. Gox只有12.7个比特币,是最小的债权人之一。J·莫里斯曾协助创立WizSec,但很快就离开了也没参与调查,在他看来,尼尔森的举动充分体现出比特币的优点——去中心化的系统,没有政府管控,全靠个人用户支持。“金非常谦虚,从来不吹牛,他都没想着发财,只是为了充满热情的项目付出多年努力,”莫里斯说。“这就是比特币的本质。”

  2016年初,尼尔森找到一个嫌疑人。他查询被盗资金时发现,Mt. Gox宣布失窃的65万个比特币中,有63万个直接进入同一人控制的电子钱包。此人在Mt. Gox也有账户,用户名叫WME。尼尔森偶然发现比特币在线论坛上一个旧帖子,有个用户名里带WME的人在论坛里发脾气,抱怨另一家加密货币交易所冻结了他的账户。“把清白的钱还给我!”帖子里写道。

  抱怨时,WME透露他持有一些比特币钱包。但最大的突破出现在该用户发布的一封律师信,信上清晰写着他的真实姓名。像通常找到大发现后一样,尼尔森立刻写信给纽约的美国国税局探员加里·阿尔福德,请他协助抓捕网络罪犯。

  7月炎热的一天,警察涌入希腊一个海滩边,抓走了跟家人度假的俄罗斯人。美国联邦检察官指控38岁的IT专家亚历山大·威尼克非法转移53万个Mt. Gox被盗比特币,主要通过名为WME的电子钱包和其他账户。检方还指控他协助经营BTC-e交易所,该交易所主要目的是非法洗钱。

  调查方称,成立BTC-e可能就是为了洗从Mt. Gox偷的钱。区块链分析显示击垮Mt. Gox的偷窃行为从2011年秋天就已开始,跟BTC-e成立时间差不多。Mt. Gox在线存储库——即所谓“热钱包”的秘钥遭窃并复制,泄露了交易所的存储地址。同为债权人,Chainalysis的格罗纳杰表示,接下来两年里,比特币进入交易所后十分之九皆被盗:“就是说井底有个洞,有人不断通过洞偷钱。”

  卡皮尔斯称,由于黑客每次只偷很小数目,而账目整体在增加,所以没留意。“比特币没有减少,”他表示。“只是增加的没那么多。”

  尼尔森认为,他能证明威尼克与另外10万个联邦政府没有提到的失窃比特币有关,不过他并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帮上政府调查,还是只帮着证明了政府的结论。威尼克反对从希腊引渡,美国起诉书中没有透露另外五名被告名字,美国国税局拒绝就“正在进行的”调查发表评论。但签署该起诉书的前联邦检察官凯瑟琳·霍恩表示,威尼克曾使用比特币,明显有犯罪行为:“一开始看起来无法解决,通过使用比特币就能追溯。”

  对卡皮尔斯来说,威尼克被捕证实了长期以来的猜测:2011年Mt. Gox遭受一系列拒绝服务等网络攻击时,俄罗斯比特币交易所管理者是背后主谋。卡皮尔斯说,“他这么做,Mt. Gox是受害方,所有债权人都是受害者,我自己也是受害者。”

  威尼克拒绝指控,目前尚未因从Mt. Gox盗窃受到指控。但从规模和持续时间来看,他跟帮着洗钱的盗贼们关系不一般:“我敢说起码他知道该把钱往哪里汇,”尼尔森表示。

  该案还带出比较讽刺的笑话:威尼克称失窃的比特币都是立刻出售,比Mt. Gox宣布被黑早很多,所以受害者实际损失的金额比起黑客赚到的金额高得多,据Chainalysis估算,黑客收入约为2000万美元。

  一旦比特币转为现金,区块链线索就断了。这意味着即便当局从嫌疑人手中没收比特币,也没法证明这些币来自Mt. Gox。住在亚利桑那州的债权人肖恩·海斯表示,索赔338个比特币会“改变生活”,他补充说,“如果能拿回来一些很高兴,但总会想剩下的那些在哪?”

  对伯吉斯来说,最关键在于他的抗议终于有了回应。“我们终于知道比特币去哪了,只是拿不回来,”他说,“在我看来,问题解决了。”

  近四年里,乔什·琼斯都认为之前在Mt. Gox的近44000个比特币能找回来。2017年中,比特币价格飞涨,Mt. Gox的资产比之前4.3亿美元索赔金额多出好几倍。去年秋天,Mt. Gox托管人,也代理安全气囊制造商高田公司的顶尖重组律师小林信明透露,根据日本破产法,债权人索赔金额不得超过2014年时的价值:即每个比特币483美元。“简直疯了,”琼斯表示,他的比特币主要是为Bitcoin Builder的客户代持,成立该公司后,在Mt. Gox最后几星期里主要做套利交易。“事情不能这么办。”

  琼斯在圣莫妮卡家中什么也做不了,但另一位主要债权人正努力确保比特币完全分配给Mt. Gox受害人。美国人理查德·福尔瑟姆曾在贝恩咨询日本分公司工作,后来在日本成立了首批私募股权公司,他聘请日本最大的律所制定了一项计划:要是Mt. Gox不再处于技术性破产状态呢?

  11月他们提交请求“民事恢复” Mt. Gox,目前在东京地区法院审理。一位外部审查员2月表示支持该建议。西村朝日合伙人慎福冈(音译)主要负责此案,他相信很快会获批,可能4月底就有消息。“我们相信法院对破产案件中的问题有充分理解,”福冈表示。

  当然,他提到的问题也包括大部分Mt. Gox资产应属于马克·卡皮尔斯。“如果最终结果是这样就搞笑了,”Kraken首席执行官杰西·鲍威尔说,Kraken是位于旧金山的比特币交易所,也曾被制定协助调查和分配Mt. Gox索赔案(他自己也是大债权人)。

  如果福冈的计划成功,日本将第一次出现因破产“撤销”的公司重新恢复。他表示:“这是非常特殊的情况。”传统的民事恢复案中,只要法院批准,通常要花6个月完成,也意味着乐观情况下,最快今年下半年债权人就可获赔,最理想是通过比特币方式。福冈表示还会考虑在恢复计划中提出进一步调查失窃比特币,希望能多找回一些。(他补充说,CoinLab一项7500万美元的诉讼曾拖延破产进程,可以通过拨出法定准备金避开)。

  这对托马斯·布拉齐耶尔之类债权人来说将是非常棒的结果,布拉齐耶尔在纽约对冲基金B.E. Capital Management担任董事总经理,他曾以八折价格买下当时价值100万美元的索赔权,估计不管结果怎样都能赚到钱。“当然,如果能顺利恢复就发大财了,能赚8倍,9倍甚至10倍。”布拉齐耶尔说。

  对蒙羞多年的Mt. Gox首席执行官来说,这也是解脱,他说这辈子再不碰加密货币:“现在我跟加密货币唯一的关系就是解决破产案,再没别的。”卡皮尔斯说。此外,他也对电子货币最初的承诺失去信心:“我相信,现在比特币已经完蛋了。”

  两年前的夏天卡皮尔斯从狱中获释后,每过几个月就要换个公寓,主要担心人身安全。遭拘禁的三个月里,他每天从早到晚接受审讯,拒绝承认日本警方指控的罪行,他还一度被指为神秘的比特币创始人中本聪。虽然他感觉指控力度不强,仍然有可能被定罪,至少第一次审判中有可能。日本的定罪率高达99%,也是少数允许检察官申请两次开释的国家。

  一两年后,他还是有可能回去坐牢。“出狱后,我感觉一切都像做梦,感觉不到周围的事物是否真实,”他一边吃奶油草莓蛋糕一边说,“直到现在我都不确定。”

  东京新宿区,卡皮尔斯站在Toho电影院楼顶。图片来源:Eric Rechsteiner for Fortune

  卡皮尔斯并未因就Mt. Gox破产情况说谎受审,关于这点即便最同情他的人也不愿原谅。“Mt. Gox的比特币没了之后,他还在从其他用户手里获得新币付给其他人,有点像庞氏骗局里的伯尼·麦道夫,”律师凯尔曼说。

  到目前为止,卡皮尔斯还没去过美国(审判期间也不得离开日本),只好充分发挥日语流利和熟悉日本正式商业习惯的优势。他表示,威尼克被捕后洗脱了自己的嫌疑,找工作也容易了许多。即便如此,Mt. Gox的污点还是摆脱不去。“没人愿意请他,”日本加密货币交易所Quoine首席执行官麦克·栢森表示。

  今年早些时候,马克·卡皮尔斯终于找到一份新工作:总部位于美国丹佛的VPN服务公司London Trust Media首席技术官。最近该公司业务拓展到加密货币相关企业。“战斗的关键时刻,我很愿意再给马克一次机会,” London Trust Media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安德鲁·李表示,他曾简短负责过Mt. Gox在美国的业务。

  即便Mt. Gox成功恢复,可能也不会持续很久。不过这也拦不住卡皮尔斯幻想各种办法找回失窃的65万个比特币。就算原始的币没法找回,也许Mt. Gox可以持续经营一段时间,用收入还清债权人的钱。卡皮尔斯还表示发现有交易所可能愿意向受害人捐出一部分利润。

  但Kraken的鲍威尔等人都表示,窟窿太大实在难以填补。此外,Mt. Gox重新开张又能交易什么呢?曾抗议Mt. Gox的伯吉斯补充说,“重开就像再造一艘名叫泰坦尼克的船。”

  对他来说,交易所彻底关闭意味着其他找不回来的比特币跟着大船沉入海底。

  (译者:Pessy)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DJIA24311.1895
-11.1500
NASDAQ7119.7989
+1.1215
S&P 5002669.9099
+2.9700

今日焦点新闻

新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