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资管新规周年考通道业务每天萎缩上百亿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25日 10:41   21世纪经济报道

  资管新规周年考: 通道业务每天萎缩上百亿 公募普惠化隐藏新问题

  本报记者 李维 实习生 郑敏芳 北京报道

  资管新规一周年

  2010年后,中国资产管理行业进入大发展的时代,银行、信托、券商、基金、保险资产管理公司等悉数参与其中。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末资产管理行业总规模已达到百万亿元的级别。各机构虽然从事本质上一样的资管业务,但监管规则和标准不一致,同时监管套利活动频繁,刚性兑付普遍,加剧了风险的跨行业、跨市场传递。2018年4月27日,资管新规落地,资管行业迎来了统一的监管标准。一年后,资管行业出现哪些变化,又有哪些待解决的问题?

  4月27日,冲击百万亿资产管理市场格局的资管新规(《关于规范金融机构资产管理业务的指导意见》)岁满周年。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发现,在资管新规落地的一年内,代表通道业务的一对一产品正在迅速萎缩,而不少融资类业务和非标资产也在资管新规落地后不断遭遇分流。

  与此同时,在各类资管机构规则逐渐“大一统”的趋势下,公募机构此前独享的公募基金市场,也即将被银行理财子公司(下称理财子公司)和公募信托“瓜分”。由于银行、信托、公募等不同机构在市场中有着不同的体量,其在未来标准化资产的战场中如何演绎也备受关注。

  一方面,有不少业内人士认为,过去基于通道和非标业务的银行-信托-券商资管/基金子公司的链条,将会向“资产配置-投资管理-投资工具”的标准化链条转型。但另一方面,私募的崛起、非标制度的限额留口以及净资本制度的差异,是否会酿成新链条中的不平衡?

  通道萎缩

  遏制影子银行业务的资管新规发布后,资管机构的通道规模无疑受到了进一步压缩。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部分此前的存量通道业务在资管新规的压力下已停止了续作。

  “增量控制确实比较明显,因为嵌套限制和满足资管新规的要求,从去年开始能不续作的都停用券商和基(金)子公司通道了。”4月23日,北京一家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

  象征着通道业务的单一类资管产品的规模下降,无疑是上述趋势的数据例证。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下称中基协)数据显示,资管新规落地前的2018年一季度末,券商资管定向资管计划、基金公司及子公司一对一产品规模分别为14.07万亿元和9.84万亿元,合计为23.91万亿元。

  经过近一年的发酵,截至2019年2月底,券商、基金公司及子公司的存续的单一产品规模合计仅为19.19万亿元。这也意味着,这11个月内的334天里,单一类资管产品合计蒸发规模达4.72万亿元,平均每天蒸发141.32亿元。

  业内人士指出,由于证监会在2016年底对基金子公司提出净资本等要求,并留出18个月过渡期,而2018年6月15日刚好是过渡期的终点,因此导致部分基金子公司的规模进一步削减。

  “一方面去嵌套化的要求让很多银行等资金进入基金子公司的专户越来越难,”上述基金子公司负责人表示,“另一方面,基金子公司需增加净资本,但公募是轻资产行业,母公司鲜有资金实力雄厚的,这让基金子公司的通道规模受到很大的清理压力。”

  除券商、基金子公司外,同在银监体系内的单一资金信托也未能逃脱规模下滑的命运。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单一资金信托资产余额为9.84万亿元,较当年一季度末的11.66万亿元减少1.82万亿元,合每天消失74.59亿元。

  这也意味着,仅信托、券商资管和基金专户渠道的通道业务在资管新规落地后合计减少了6.54万亿元。

  “因为嵌套的原因,信托和券商、基金的规模减少可能会有重复计算的部分,但是全算下来每天减少上百亿应该是有的。”4月24日,北京一家中型券商非银金融分析师表示,“按照平均一个项目2亿元的金额计算,每天减少的通道项目可能就多达50个。”

  非标分流

  面对通道业务的压缩,不少存量非标项目在资管新规落地的一年内遭遇了“监管挤出”。

  “套利核查和资管新规下,不少非标贷款无法续作了。”一家城商行金融市场部人士坦言,“但很多非标贷款实质是流动资金贷款,企业还是有刚性的续贷要求,否则就意味着银行端的抽贷,企业需要从其他渠道续贷。”

  “一个思路是转成一般性贷款,但这又存在许多障碍。”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如果以转成常规信贷或其他方式回表,一来有可能行业、政策不符要求或者额度不够,二来会对风险资本形成更高的占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调查获悉,目前ABS转标、信用债、私募融资、集合类资管成为一些存量非标及企业融资需求的分流形态。

  以资产证券化为例,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Wind数据统计发现,2018年4月24日至2019年4月24日期间,信贷资产证券化(CLO)渠道的发行总额合计超过0.96万亿元,较上一年同期的0.69万亿元增长39.13%。

  “CLO的扩大让更多信贷资产出表,给非标的回表腾出额度,不少银行也有积极性做这件事。”上述城商行人士表示,“还有一些非标存量资产则转为标准化的ABS,进而降低了非标出清压力。”

  记者统计Wind数据发现,2018年4月24日至2019年4月24日期间,企业资产证券化(ABS)规模高达10.61万亿元,较上一年同期增长1.54万亿元,其中以信托收益权、商业房地产抵押贷款、委托贷款、应收账款为基础资产的项目规模合计达0.64万亿元。

  信用债亦被视为非标分流的渠道之一。Wind数据显示,截至今年4月24日,包括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PPN口径在内的信用债存量规模已达18.61万亿,较资管新规落地前夕增长1.68万亿元。

  “一些非标融资续贷时转为信用债融资,但一些企业的资质不够,所以也出现了有资管产品参与的结构化发行活动,相当于变相放宽了市场对于信用债的接受程度。”4月23日,华中一家券商债承人士坦言,“一些发行人也利用资管产品和同业回购变相融资。”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