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被期待、被比较:苹果接班人库克的宿命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04日 10:42   北京新浪网

  原标题 库克:苹果接班人的宿命 

  来源 证券时报

  作者 程喻

  作为苹果的掌门人,库克总免不了被拿来与乔布斯比较,这是他的宿命。在这一点上,后任总比前任吃亏,尤其在前任已经不会再犯任何错误的情况下。

  新年伊始,苹果公司以大跌迎接2019年,库克执掌下的苹果再次遭到质疑。没有创新能力,除了花里胡哨的颜色和越来越细分的型号,苹果这几年没有什么进步……不知库克听到这些评论有何感想,毫无疑问这是他的短板。他曾说过:“有些人认为创新就是改变,我们从来不这么看,我认为让事情变得更好,就是创新。”但是很可惜,这样的回答不是普罗大众所期望的,市场在等待苹果推出全新的产品以证明他们源源不断的创新动力,然而期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实际上,近几年来,库克已经越来越少提及产品的创新升级,他在每届WWDC大会上重复的都是“下载量、开发商分成、销量猛增”这些数字,这是他的优势:更低成本、更高销量,一个营销型管理者最为闪光的部分,也是华尔街最看重的部分,否则苹果不会在2018年成为美国股市上第一家收盘价在1万亿元美元的公司。天才的出现是不可控的,而受过良好训练的管理者是有脉络可循的。况且,在受到乔布斯把一件事情做到极致的影响后,库克把成本管理也做到了极致:任职期间,库克大刀阔斧地将苹果主要供应链从原本100家缩减至24家,同时说服许多供应链搬迁至苹果产品生产工厂邻近地带,并且将苹果产品库存周期从原本1个月缩减至6天,其中更将Mac系列机种生产周期从4个月缩减为2个月。

  如果是其他500强公司,CEO能在成本控制、市场销量和股价上做出如此出色的成绩,将收获天价年薪和无数赞誉,但这是在苹果,一个曾经做到“改变世界”的公司,大家居然认为这还不够。很难得,在商业领域,理想主义占了现实主义上风。

  这和二世祖接手家族产业有相通之处:有的接班人一生都在寻找突破,但事实证明,大多数人都活在父辈的阴影之中,再创新高的难度太大。好比香港首富李嘉诚家族,小儿子李泽楷爱出风头,商业上也屡有建树,但很少人注意他已经52岁,最直接的称呼还是李嘉诚的儿子。这和时代赋予的机遇相关,个人成长环境和能力相关,科学已经证明,智商很难遗传,上一代人良好的商业嗅觉也很难复制给下一代,富不过三代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为了避免这一点,聪明的商人研究出家族信托、职业经理人、合伙人等种种制度,这些制度会在一定程度上保障财富传承,但并不能保障创新能力的传承。事实上,职业经理人也不是万能的,成为明星的企业如过江之鲫,能够传承的企业需要经历风雨,特别是在近20年全球经济高速增长环境下,很多企业为只要踏准了一次周期性的机会就能够迅速成长,然而下一次经济周期的发展规律和上一次可能并不相同,成功并未延续。

  如何寻找接班人?是企业不可逃避的终极命题,杰克·韦尔奇说,“花十年的功夫培养一个合格经理的时间不算长。”乔布斯检查出患有癌症时,才49岁,正值年富力强之际,不大可能会考虑这个问题,况且那个时候,他的所有精力都放在如何研发新一代的手机上。他用最后的7年时间,推出了iPhone和iPad,并在候选人中选择了库克,两者无论是职业轨迹、擅长领域,还是个性都大相径庭,他们是互补型的搭档。也许是乔布斯太优秀了,按照自己的路线去寻找,很难找到满意的“乔布斯2号”,看谁都存在瑕疵,反而在自己不太擅长的领域,充满了朦胧之美。他对库克充满了赞赏和肯定,乔布斯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说过,“销售人员领导科技公司是灾难性的,不同于技术人员,他们永远搞不清状况。”然而,正是这位一贯正确的乔布斯,坚定不移地把运营出身的库克推上前台。

  每家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官僚作风,对高管而言,驾驭这一官僚作风是工作中的重要作风。在这一方面,库克显然更为老练,午餐时,当年,乔布斯一般只和首席设计师吃饭,他还定期和华尔街的投资者们见面,但库克常常与员工随意坐在一起,这在乔布斯时代也是不可能出现。库克很早的时候就显示出这种特质,他不像了解乔布斯那样了解和痴迷于技术,但是却具有现代企业管理的经验。

  很多人都注意到苹果超前的设计理念和精致的产品,但是忽略了苹果强大的运营能力。1999年,苹果就朝着“零库存”的目标迈进,关闭了世界各地的工厂和仓库,库克曾经说过,库存产品“基本上就是魔鬼”。正常情况下,库存产品的价值会在一周内跌掉1%至2%,“你要像从事奶制品行业一样管理公司,如果奶制品过了保质期,问题就来了。”在库克的一手打造下,苹果打造出遍布全球的供应链,来自世界各地的零部件被送到苹果的各个工厂,经过组装之后再销往世界各地。如今的苹果,就像一台高度精密的仪器,而决定仪器运作效率和方向的就是库克。所以,在乔布斯时代,由工程师决定生产什么产品,再由产品管理部门和供应管理部门去将它生产出来,现在正好相反。

  库克时代,苹果更像一家现代化公司,粉丝或许会气愤,但是对于一家商业公司,寄予过多个人感情本来就不太理智,对于接班人,乔布斯最后的要求是:不要问乔布斯会怎么做,而要问怎么做对苹果最有利。库克显然遵照了这一要求,这也是前任CEO对于后任的理解和尊敬,所以,今天的苹果也是乔布斯选择的结果。而迟迟没来的创新,还有人在幻想,乔布斯临走之前已经做好了构想,但是因为理念和技术太过超前,还停留在实验室阶段,库克要做的,就是在实验成功之前确保稳定。

  这可能是美好的希望,希望苹果能够不断推陈出新,但幻想犹如云彩漂浮在半空中,如今库克也在物色候选人。不知道他是否还记得上一家就职的公司——IBM,这家公司有个经典的策略叫做“长板凳计划”,其意思是,管理者在上任的第一天就开始着手培养自己的接班者,每个重要管理岗位都由2个以上的替补人员,这样就永远不会出现青黄不接的局面,IBM是一家多次穿越周期的企业,这样的策略并不是一开始就有的,而是在时间长河中积累出的经验。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