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俄飞船发射遇险航天员生还,专家详解载人航天逃生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10月11日 18:25   北京新浪网

  来源:科技日报

  一艘俄罗斯载人飞船11日发射失败,所幸飞船上的两名航天员成功逃生并平安着陆,已被救援人员找到。

  据报道,北京时间11日16时40分,载有俄国航天员阿列克谢·奥夫奇宁和美国航天员尼克·黑格的联盟MS-10飞船,在拜科努尔发射场由联盟-FG运载火箭发射升空。起飞约119秒后,火箭第一级分离,位于火箭顶端的整流罩被抛下,但火箭第二级的发动机突然关闭,飞船载人舱舱与火箭紧急分离,并抛出降落伞着陆。两名航天员状态良好,已被送往医院做进一步检查。

  航天专家庞之浩向科技日报记者表示,这是一次成功的“无塔逃逸”案例。这样的事件在人类航天史上很罕见,极为危险。

  航天是一项“高危”活动,尤其在火箭发射阶段风险极大。庞之浩介绍,实施载人飞船发射任务过程中,航天员在不同阶段主要有几种逃生方式。

  首先是在火箭发射前。庞之浩说,发射塔架上设有紧急滑道,如同一个软管,从塔架上直通地面。如果火箭或飞船出现紧急故障,而航天员已经爬上塔架,可以通过滑道迅速回到地面。我国从前苏联学来该技术,所有航天员都要经受这项训练。

  如果航天员已经坐进飞船,想迅速离开就不那么容易了。在发射阶段,飞船受到的最大威胁来自火箭,如果其在发射台起火爆炸、起飞后姿态失控,都会危及航天员生命。细心人可能会注意,发射载人飞船时,火箭顶端有个像天线一样的装置,它就是航天员的另一个“生命通道”——逃逸塔。

  我国的逃逸塔由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四院研制,塔高8米,上面装有逃逸发动机,下端连接航天员座椅。它的工作时间从火箭发射前30分钟至起飞后120秒之间,高度覆盖地面至40公里范围。无论火箭是在塔架上还是升空后出现故障,它可以迅速带着飞船与火箭分离,帮助航天员脱险。

神舟飞船逃逸塔(资料图)神舟飞船逃逸塔(资料图)

  1961年,美国水星3号飞船载着假人模型升空,起飞43.3秒时,火箭因滚动和俯仰程序故障偏离轨道。故障检测系统发出指令,逃逸系统带着飞船座舱成功逃离并返回。 1983年9月27日前苏联发射联盟T10A载人飞船时,火箭在发射台上爆炸。爆炸前,传感器检测到推进剂管路中有个阀门失灵,地面人员果断发出救生指令,逃逸系统将飞船牵引到4公里外降落。几乎在同时,发射台炸成一片火海,但航天员季托夫和斯特列卡洛夫得以死里逃生。

  按照我国长征二号F火箭的飞行时序,逃逸塔需在火箭起飞120秒后分离,接下来将由整流罩“接班”,继续保障航天员安全,直至飞行212.5秒后整流罩脱离。庞之浩说,如果火箭在飞行高度40公里至110公里之间出现故障,整流罩上的高空分离发动机将开始工作,帮助航天员返回。

  由逃逸塔和整流罩组成的这套逃逸系统固然重要,却也不能太“敏感”,如果稍有风吹草动就“逃跑”,不仅会给航天员增添额外风险,也将导致任务无功而返。为此我国于2002年在神舟三号飞船上开展了相关试验验证,以确保这套系统在紧急时能迅速响应,而不该逃时也不会“抢跑”。

  当火箭抛掉整流罩后,航天员就得靠飞船脱险了。此次联盟MS-10飞船正是如此。庞之浩说,这是人类第二次遭遇这种情况。

俄罗斯航天员阿列克谢·奥夫奇宁与美国宇航员尼克·黑格俄罗斯航天员阿列克谢·奥夫奇宁与美国宇航员尼克·黑格

  1975年4月5日,前苏联发射联盟18A飞船准备与礼炮号空间站对接。火箭飞到144公里高度时,制导系统发生故障导致其偏离轨道并带着飞船开始翻滚。地面紧急操作火箭关机,并使飞船返回舱与火箭分离。飞船按照返回程序,载着航天员降落到离发射场1600公里外西伯利亚西部山区,如果不是降落伞挂在树上,很可能会滚下悬崖。这是人类首次高空救生成功。

  此次联盟MS-10飞船事件再添成功案例,却让航天界受惊不小。据报道,俄罗斯正在组建委员会调查事故原因,并宣布暂停所有载人航天飞行。这对于目前值守在空间站的航天员来说无疑是坏消息,可想而知,他们暂时回不了家了,将不得不加班好一阵子。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