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接吻的时候脑袋为何基本都向右歪?吻来吻去还是个吻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1月11日 18:01   北京新浪网

  来源:利维坦公众号

  利维坦按:我只有一个问题,如果我是两手同利的人,接吻的时候难道左右都不歪么……

  我们人类的大脑实在是太过复杂,虽然现在知道左右脑区的功能差别,也了解了胼胝体的重要性,但显然左右半脑的谜团依旧很多,这在研究裂脑人的时候就有所体现。左右脑分离后,左右半脑会分别处理知觉、形成概念和对刺激产生反应,相当于有两个脑在一个身体运作,会造成一些有趣的难题。例如,当一个裂脑患者更衣时,他有时会一只手将裤子拉起,却另一只手将裤子往下脱。又或是,他用左手抓住他的太太准备打她,却用右手抓住自己的左手制止(简直就像Dr。 Strangelove)。但以上左右脑的冲突是罕见的,当冲突产生时,通常会有一半脑凌驾于另一半脑。

  文/Michael J。 Proulx、A.K.M。 Rezaul Karim、Alexandra A。 de Sousa

  译/$ecret

  校对/兔子的凌波微步

  原文/theconversation.com/why-most-of-us-lean-to-the-right-when-we-kiss-81347

  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ecret在利维坦发布

图源:Tenor图源:Tenor

  大脑是个一分为二的器官——左半边和右半边。大脑决定了很多功能,例如语言技能或者你用哪只手写的字,这些功能绝大多数都是由大脑的一边或另一边决定的。 

  通过简单的行为测试,我们现在已经可以知道,当我们感知世界、互相往来时,大脑是如何经常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具有针对性地实践这些功能。

  通过对人类如何感知不同导向的直线和角的图形的检测,我们发现,人们对按顺时针方向排列的事物有潜意识的感知倾向。

  (www.ncbi.nlm.nih.gov/pubmed/21228922)

  我们随后便意识到,这可能也与人类所拥有的许多身体本能有关,例如头朝哪边转。在阅览视觉心理物理学和视觉神经科学的近期研究后,我们发现了各种人类带有方向性倾向的感知和行为现象。

  (www.ncbi.nlm.nih.gov/pubmed/27350096)

Spinning Dancer是一个更普遍的旋转轮廓错觉。这个形象并不是客观地在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上“旋转”。这是一个简单地来回移动的二维图像。但是我们的大脑并没有演变为解释世界的二维表征,而是脑补实际的三维世界。所以我们的视觉处理假设我们正在看一个三维图像,并用线索来解释它。或者,没有足够的线索,它可能会随意决定一个最合适的——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而一旦选择了这个适合度,错觉就完成了:我们看到了一个3D旋转的图像。图源:维基共享资源  Spinning Dancer是一个更普遍的旋转轮廓错觉。这个形象并不是客观地在一个方向或另一个方向上“旋转”。这是一个简单地来回移动的二维图像。但是我们的大脑并没有演变为解释世界的二维表征,而是脑补实际的三维世界。所以我们的视觉处理假设我们正在看一个三维图像,并用线索来解释它。或者,没有足够的线索,它可能会随意决定一个最合适的——顺时针或逆时针旋转。而一旦选择了这个适合度,错觉就完成了:我们看到了一个3D旋转的图像。图源:维基共享资源

  在初生时就有很多这种转向行为。例如,婴儿最初就有头朝右的倾向(结果为了配合这个动作,他们左胳膊就会朝外伸展)。

  之前的一些研究发现,这种本能地朝右倾行为会延续至成年——当成年人与另一个人接吻时,他们的头会自动倾向右侧。但这种倾向的延续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还是用这种方式接吻,仅仅只是人们后天习得的?

  (www.nature.com/articles/421711a)

  在西方社会里,电视上和电影里人们在公共场合接吻是屡见不鲜的。但这些银幕之吻是反映了社会现象,还是预先影响了人们行为?在这个话题上对接吻的主要研究都来自“怪异”(W.E.I.R.D。)社会——西方的、受教育的、发达的、富裕的、民主的(Western, Educated, Industrialized, Rich and Democratic)社会进行的。

  孟加拉国(Bangladesh)似乎是个对此进行研究的有趣的“非怪异”国家。孟加拉是个保守穆斯林国家,公众场合接吻在那里是被禁止的,甚至会在电视和电影上设限。所以,尽管在“怪异”国所得到的相似的调研结果可以归因于社会习得或者社会文化因素, 但在孟加拉国,就不能那么简单地说是如此了。

  在我们的研究中,我们请了众多孟加拉国已婚夫妇在自己家里私下接吻。之后每一位伴侣都会独立地在分开的房间里对接吻的各个方面进行报告。

  吻来吻去还是个吻

图源:Gfycat图源:Gfycat

  调查结果表明,多于三分之二的接吻个体有头偏向右侧的倾向。当开始接吻“行动”时(男性主动接吻的可能性是女性的15倍),右利手倾向右侧,左利手倾向左侧。

  (www.nature.com/articles/s41598-017-04942-9)

(a)亲吻发起人左右倾斜头部的比例图;(b)被吻者左右倾斜头部的比例图。图源:nature(a)亲吻发起人左右倾斜头部的比例图;(b)被吻者左右倾斜头部的比例图。图源:nature

  被亲吻的人,无论是左撇子还是右撇子,都会通过迎合伴侣的倾斜方向而做出回应。 据我们研究中绝大多数亲吻接受者和亲吻发起者的报告所述,倾向另外一边会让他们觉得很奇怪。

  结果证明,即使我们所处之地的的社会观和习惯有所不同,人类都是相似的。在接吻中的倾向性行为很可能是天生的,并且是由大脑中不同半脑分开执行的功能所决定的,无论对右利手还是左利手来说都一样。这可能与位于左半脑掌控情绪和做决策的功能区域有关。

1950年代由神经生理学家罗杰·斯佩里(Roger Sperry)及其研究团队所做的裂脑实验:在实验中发现,在裂脑病人的左右边分别放不同的字卡,病人不能从口头说出由右眼看到左视野是什么,但可以以其他的非语言的表达方式表达。由左眼看到右视野的东西则可以正常说出该字词。这项研究发现大脑的左右半球负责不同的任务,大脑左半球主要负责分析和口语表达,右半球负责处理空间讯息还有音乐相关的资讯。图源:Physics  1950年代由神经生理学家罗杰·斯佩里(Roger Sperry)及其研究团队所做的裂脑实验:在实验中发现,在裂脑病人的左右边分别放不同的字卡,病人不能从口头说出由右眼看到左视野是什么,但可以以其他的非语言的表达方式表达。由左眼看到右视野的东西则可以正常说出该字词。这项研究发现大脑的左右半球负责不同的任务,大脑左半球主要负责分析和口语表达,右半球负责处理空间讯息还有音乐相关的资讯。图源:Physics

  两个半脑的激素水平(如睾丸素)和神经递质可能在分配不均(例如涉及到奖励行为时的多巴胺),并且在倾向性右转时增加分泌。

  如果你接吻时是朝左侧倾斜的话,你可能是少数人。但别担心——如果你亲吻的人也想被亲的话,他们也会向左倾的。

图源:Wattpad图源:Wattpad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DJIA25574.7305
+205.6000
NASDAQ7211.7771
+58.2054
S&P 5002767.5601
+19.3300

今日焦点新闻

新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