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电商定制化进入深水区 拼多多预计三年订单破十亿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7月02日 09:51   21世纪经济报道

  原标题:电商“定制化产品”进入深水区 拼多多预计三年订单破十亿

  制造业如何揭掉“代工”的标签?随着新电商的深度介入,这些代工厂开始迈向品牌化的深水区。

  1块钱的玻璃杯真实存在吗?这些质疑在网络上如排山倒海。

  6月28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实地探访了位于安徽省凤阳县的德力日用玻璃股份有限公司,新的生产模式和链条正在这里发生根本的改变。

  “我们生产了500~1000套产品在拼多多上销售,做初步试错;同时根据从拼多多收到的评价,结合消费者需求的信息和数据调整产品。同等品质的商品,沃尔玛贴牌价是1美元,拼多多价格2块多。”德力高级副总裁程英岭向媒体透露,只有用高性价比,才能让消费者认识这个品牌。

  凤阳县是全国最大的玻璃生产县,但是,德力却一直处于产业链末端。制造业如何揭掉“代工”的标签?随着新电商的深度介入,这些代工厂开始迈向品牌化的深水区。

  目前,拼多多、聚划算等平台都制定了相应的扶持政策,以帮助这些传统企业,最直接地触达消费者。拼多多副总裁井然透露,在“新品牌计划”带动下,拼多多在今年已推出了1200余款代表行业极致的定制化产品,累计订单超过5700万件。他预计,随着计划的深入推进,平台在未来三年内,定制化产品的年订单量有望达到十亿级别。

  而对于制造企业来说,如何提高自身的设计研发能力,更加精准地找到自己的定位,才是品牌化道路上,需要突破的关健。

  玻璃“凤阳”造

  凤阳县是滁州的一个小县城,总体经济并不算发达。入夏后,崭新的公路上也少有车辆来往。德力股份是国内首家日用玻璃上市公司,在当地的生产基地内,每个工厂都配备了自动化生产线,还包含了工人居住区和多媒体音乐厅等多元化设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现场看到,检验生产线与包装生产线同时进行,检验生产线大致分为样品区与检验区。统一标准的玻璃杯底、杯身和杯盖,整整齐齐地陈列在样品区。而检验区不时传来的玻璃破裂声,是工人们在熟练地挑出生产瑕疵品,扔到不合格品框内。

  包装生产线上,全部由机器代工,工人只需及时补充包装的纸皮箱,机器就可以完成运输、装载、打包和叠放的工作。即使放眼亚洲,德力的规模也是最大,它拥有超过50条生产线。如果同时开工,一天可生产十几万只酒杯,出口的产品覆盖了全球70多个国家。

  但是,对于消费者来说,他们知道宜家、家乐福、沃尔玛、麦德龙等家喻户晓的品牌,却对德力闻所未闻。“在国内市场,部分国际品牌的日用玻璃制品遭到疯抢,实际上都是德力设计生产的。有的过一遍保税区,就成了进口产品。”程英岭无奈地诉说着眼下的困境。

  “崇洋”现象不仅出现在玻璃制品上,护肤品、奶粉、厨具等众多行业都避免不了国产品牌品牌认知度不足的问题。三禾、丝飘等一批制造企业,都难以建立高辨识度的品牌。一旦外贸订单出现波动或国内竞争加剧,便面临增长的困境。

  如何跨越这一鸿沟?德力将专供线下高端酒店的品牌“柯瑞”进行升级,推出了专供拼多多的全定制化产品旗舰店,程英岭乐观地制定了目标,希望年交易额达到8000万元。“很明显,在国内日用品玻璃行业中,超过50%的流通掌握在线下经销商手中,冗长的经销链路,产品没有价格优势,工厂对于消费者和市场的认知也很落后。”

  直营带来的正面效应也开始显现。4月24日,德力股份正式对外公布了2019年第一季度财报,公司净利润约为321万元,比上年同期增长119.96%。其营业收入约为1.83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8.91%。

  渠道的更迭

  尽管利润并不算高,但是扭亏为盈是一个好的信号。对于一家To B的企业来说,想要接触到最一线的用户,借力电商平台,是眼下最有效的捷径。

  为了与拼多多的工作时段同步,德力电商团队也从上午9点上班,调成了上午11点到晚上11点。变更的不仅是工作方式,还有渠道和生产。在拼多多“年货节”期间,德力红酒杯的单品日销量超过2万件,整体销量环比增幅超过50%。

  “我们短时间内,在下沉市场收获了一批新客群,形成了很高的品牌复购率。”程英岭表示,他迫切希望,将所有的中间环节缩减掉。

  与他有着相同想法的企业,在长三角区域并不在少数。以纸品品牌丝飘为例,2年多前,它还是一家挣扎在生存线上的代工厂。直到2016年注册成立拼多多旗舰店,最初的一个月,店铺每天只有一两百单的销量,为了抓住红利,丝飘团队决定以高性价比的“爆款”打开市场。

  “拼多多团队来考察我们的生产线,并给我们提出了很多建议,包括产品规格、包装设计,以及定价区间。”丝飘纸业董事长钮广兰透露,一个月之后,这款单品的订单量便突破了3万单。

  2018年,该品牌销售额突破2亿元,全年销售额较入驻拼多多之前增长超10倍。钮广兰预计,2019年销售规模将达3.5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5%。此前,高频消费品牌曾被认为是跨国公司和集团化企业的专属,而基于新电商模式架构的供需模型,这些代工厂跳过品牌方和冗长流通渠道,有望建立新的品牌。

  瞄准这一市场的不仅有拼多多,还有阿里巴巴旗下聚划算。今年3月,聚划算推出产业带升级计划后,一批中部商家也开始在618尝到甜头。天猫官方数据显示,来自宁波、深圳等产业带的电动牙刷,依靠百元档的高性价比产品,正在加速收割三至六线城市的年轻消费者。以新锐品牌福派为例,618开场两天就爆卖近4万单,销量超过去年6月整月,来自二线及以下城市的新用户占到九成。此外,京东、网易等巨头近几年也都热衷于该领域。

  对于这一现象,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春宇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国的制造能力和需求供给之间的错位长期存在,比如提起吹风机,消费者会想到戴森或是飞利浦,叫得响的国产品牌寥寥无几。消费者最需要的是品质过硬,同时价格适中的产品,而能提供这类产品的制造企业,却没有机会直接出现在消费者面前。

  在他看来,在现有的市场机制下,这个转型过程会相当漫长和困难。如果能有效击破这样的阻碍,无疑将创造巨大的社会和经济价值。目前看来,作为中国优势产业带,长三角有着可预见的提升空间。

  (编辑:张伟贤)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