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网络失信治理力度逐年提升 “反炒信”成电商突破口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1日 13:54   21世纪经济报道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宝亮 北京报道

  导读:手机黑卡泛滥被视为网络诈骗的主要原因之一,政府对其打击逐年增加,但灰色、黑色产业很难在短期内斩草除根。

  2018年7月10日晚,工信部官方微信再次就“手机黑卡”发布声明,针对近日媒体广泛关注的手机黑卡问题,工信部网络安全管理局组织属地通信管理部门开展调查。

  调查显示,三五互联、中麦控股等个别移动通信转售试点企业(虚拟运营商)未能采取有效措施落实电话用户实名登记管理要求,同时,部分不法分子利用各种途径收集已经办理了入网实名登记手续的电话卡,通过路边摊贩或微信、淘宝等电商平台二次售卖。

  目前工信部已约谈两家违规虚拟运营商,同时对微信、淘宝等电商平台进行重点监管提示,并全面清理微信、QQ、淘宝、天猫等网络平台,加大对平台商铺违规销售电话卡及相关违法信息的监测处置力度。此外,三家基础电信企业也被要求加强技术监测和大数据分析,对异地批量开卡销售、诈骗高发区域异常售卖等行为加大监测预警和态势分析,对疑似诈骗号码及时通报公安机关。

  手机黑卡泛滥被视为网络诈骗的主要原因之一,随着移动互联网迅速普及,黑卡更是被用于在各大平台注册各种虚拟、垃圾账号,此类账号广泛用于发布虚假广告、骚扰用户,甚至包括色情、赌博、违禁商品、网络诈骗、刷单炒信等各类违法行为。

  因此从2013年以来,公安部、工信部多次联合推动电话实名制工程、部署打击黑卡专项行动。

  整顿互联网失信

  凭借数亿用户红利,野蛮生长的互联网市场一直保持着近30%的收入增速。2017年,国内规模以上互联网企业业务收入7101亿元,其中电子商务平台收入2312亿元、游戏业务收入1502亿元。但随着互联网向金融、交通、政务领域深入,信用体系的缺失成为行业发展最明显的制约因素。

  2014年6月,国务院印发《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要求加大电子商务、互联网应用和服务领域的信用建设。2015年,国务院又出台《关于运用大数据加强对市场主体服务和监管的若干意见》,要求完善网店交易信用评价制度,严厉打击电子商务领域违法失信行为,推进电子商务可信交易环境建设。随后,多部门对网站失信行为启动联合专项行动。

  2015年2月,网信办开展“婚恋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针对婚恋网站恶意泄露用户信息、纵容用户违规行为、传播色情低俗信息、组织诈骗、不正当竞争等问题进行查处,此次行动关停128家婚恋网站,20多家网站被责令停网整顿,且有295家婚恋网站签署诚信建设承诺书和责任状。

  其后,网信办又联合多部门启动“招聘网站”、“旅游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行动,对招聘行业的虚假信息、传销诈骗行为,旅游行业的虚假宣传、网络诈骗、泄露用户信息、未按约定退款等进行专项整治,专项行动期间共关停74家旅游网站。

  在多部门联动的失信专项整治带动下,各地方的质检、工商、环保、公安也不断打击辖区内的网络失信行为,并逐渐积累了网络失信行为分类、认定、惩戒经验。2017年之后,各省陆续出台网络失信行为的认定惩戒办法。

  2017年底,国家工商总局起草《网络交易违法失信惩戒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对违法失信惩戒的认定和实施程序进行了具体规定,在明确了严重违法失信行为和一般违法失信行为的认定标准和对应惩戒措施基础上,设置了各个环节的程序性规定。

  2015-2017年,网信办等部门约谈违法违规网站2200余家,关停违法失信网站13000多家,有关网站按照用户服务协议关闭违法违规账号近1000万个。

  进入2018年,微信、微博、百度、今日头条、快手等互联网巨头被陆续约谈、整改,携程等公司的捆绑销售、大数据杀熟行为也在曝光后被约谈。2018年5月,发改委、工信部等8部委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对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的通知》,要求各部门整合资源,由各省网信办、公安、交通、工商、质检、食品药监等十多个政府部门建立省级电子商务领域失信问题专项治理工作组,提高失信成本、加大专项治理的惩戒力度。

  “反炒信”成突破口

  在电商领域,“反炒信”成为专项治理最主要的突破点。2016年以来,阿里巴巴、百度、腾讯、京东等17家主要电商企业陆续加入国家“反炒信”联盟,,联盟正在推动成员之间进行企业信用信息共享、协同监测,对电商领域失信问题进行更有针对性的管控。

  用户评价几乎支撑着包括电子商务、外卖O2O、餐饮团购、社区推荐、网约车、视频、应用商店在内的整个互联网产业,构建在实名制基础上的评价体系自然也成为互联网信用体系的关键环节。

  2012年以来,我国陆续出台《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等规定不断推行网络实名制。虽然实名制的覆盖率逐渐提高,但由于数据泄露、执行不严格等问题,冒用他人信息恶意注册、虚假认证、伪造物流单号的灰色产业链始终存在。

  这一灰色产业链污染了互联网评价体系的数据源,破坏了互联网诚信体系的根基。因此,激烈竞争的电商企业能够在“反炒信”的立场上达成一致且不遗余力。

  2017年6月,杭州余杭法院宣判了全国刷单炒信第一案,刷单者被判处五年六个月有期徒刑及90万元罚款。其后,多个刷单平台,借用大量虚假身份套取金融、电商企业补贴的“羊毛党”群体,为批量注册提供工具的“接码平台”,以及泄露用户银行卡、手机号等身份信息的数据源头均遭到严厉打击。

  不过,在法律滞后、监管宽松的互联网环境中生长了十多年的灰色、黑色产业很难在短期内斩草除根。根据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数据,2018年1-5月,全国网络举报部门受理有效举报共计3101.3万件,同比2017年1-5月的1433.7万件增长了116%,网络空间的治理及互联网诚信体系建设依然艰巨。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