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荐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美股评论:惠普是企业错误集大成者 北京新浪网
2011年08月22日 06:08
转寄给朋友
列印

  导读:MarketWatch专栏作家里弗斯(Jeff Reeves)撰文指出,惠普走到今天这糟糕的地步绝非偶然,因为他们实际上堪称是目前美国企业错误的集大成者——愚蠢,缺乏创新,过度膨胀,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导。

  以下即里弗斯的评论文章全文:

  对于市场而言,周四的交易日可谓是丑陋的一天。不过有那么短暂的一瞬,惠普的股价却戏剧性地逆流而上,这主要是因为有媒体称他们正在考虑做一笔100亿美元的大交易,收购软件公司Autonomy,一时间,各种报道包围着该公司,形成了一个漩涡。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较开盘点位下跌大约400点的时候,惠普的股价却上涨了大约6%。

  当然,上涨的潮水很快就退去了,当天惠普(HPQ)最终是宣告低收,和市场上几乎所有其他的股票一样。一些投资者兴高采烈了那么一小时,最终却发现自己的所谓利润不过只是一些数字的幻觉。

  其实,惠普股票周四的表现是带有相当典型性的——在公司发展的混乱脚步中,任何希望的光彩都无一例外是短命的。大规模的收购交易,宣布正在重新思考自己行业定位的声明,在整个企业界都受到经济不景气折磨时高调地任意使用自己囤积的现金……

  惠普可谓是目前美国企业错误的集大成者——愚蠢,缺乏创新,过度膨胀,没有真正意义上的领导。

  愚蠢

  惠普2010年收购Palm时,很多人都觉得该公司已经发疯了。当时,惠普对自己的目的毫不隐讳,相反倒是采用了最典型的吹嘘手法,大事张扬这规模可观的交易。不信,就看看惠普官方网站当时是怎么说的吧:

  “Palm创新的操作系统提供了理想的平台,可以帮助扩展惠普的移动策略,为多种移动连接设备创造独特的惠普体验。”说这话的是个人系统部门执行副总裁布拉德利(Todd Bradley)。

  言犹在耳。周四,惠普却说他们要放弃在移动市场上获利的努力了,要亲手扼杀基于webOS的平板电脑和移动电话业务了——当初他们寄厚望于Palm,显得如此荒唐。

  只有惠普这样过度膨胀的企业才会在衰退期间去做这种12亿美元的交易,然后在短短十六个月之后就彻底放弃。

  顺带说一句,在2月间,惠普还大嚷大叫,说要让自己的产品和iPad正面竞争,现在却只能黯然食言了。

  缺乏创新

  12亿美元收购Palm已经是个悲剧,而更加悲剧的是,这还只是惠普管理层疯狂烧钱悲剧的一幕而已——他们的钱太多,不假思索将其花掉的冲动太强烈。

  2009年11月,这家科技巨头花27亿美元收购了路由器及数字安全公司3com。随即,2010年9月,惠普又和戴尔(DELL)展开了竞价大战,争夺数据存储及云计算公司3Par——惠普“战胜”了戴尔,他们的出价是23亿5000万美元,合每股33美元,较之戴尔开出的18美元足足高出83%。

  现在,我们又听说他们打算收购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了,这次的出价是100亿美元。

  本质上说来,惠普现在等于已经承认Palm交易是一场灾难。不过,哪怕我们就给惠普最大的信任,相信其他的交易都是物有所值,我们也不能不说,惠普是将自己未来的利润建立在其他公司的成就之上,建立在他们从集成收购对象的效率至上了。

  如果你是一位生活在食物链顶端的首席执行官或者其他高管,这倒没什么。不过,如果你是属于那2008年136亿美元收购Electronic Data Systems之后被裁撤的2万5000人之一,或者是属于2010年裁撤的9000员工之一,或者是属于未来若干年中由于吃进了太多公司而必然会发生的集成中将被裁撤的员工之一,你的想法恐怕就不一样了。

  惠普其实完全可以通过创新和至关重要的思索来获得成长,至少他们也可以用更大的力度来做好自己的传统业务,获得更多的客户,更多的生意。只是,要做到这些,他们必须有真正的领导者,有真正的企业精神。

  过度膨胀

  于是,在短短两年时间当中,他们烧了160亿美元,进行了四笔超级交易,收购对象从事的业务分别是消费电子产品、数据存储、网络和企业/搜索软件。

  当然,董事会可以为自己辩护,说惠普是在努力做到业务的多元化,这样他们就可以为客户提供多方面的协同服务,既获得规模经济的好处,又可以通过相关产品的集成来实现利润最大化。

  可是实际上,他们最好闭上嘴巴,来听听思科(CSCO)之类的企业怎么讲。比如思科首席执行官钱伯斯(John Chambers)就会这么说。

  “我们不妨假设,当你的增长速度接近20%的时候,你就能够负担得起将赌注同时押在多个领域的做法。”钱伯斯今年4月时说道,“当你的成长率来得较低,比如说只有前一种情况的一半,你就不能负担太多。因此,我们就会削减优先项目的数量,专注最重要的五个。”

  其实,优秀企业变得有点臃肿,焦点不够集中,绝不是什么少见的事情。即便华尔街的宠儿苹果(AAPL)也有过混乱的时代。这家现在的标志性科技公司1997年时已经到了悬崖边缘,他们找回了乔布斯(Steve Jobs)才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你可以在YouTube上找到1997年MacWorld的视频,乔布斯当时的声明非常简单,但却非常有先见之明:“苹果不会再像这样把触角伸向很多地方,但是在一些极为重要的领域内,我们的存在也将极为重要。”

  简而言之,乔布斯和舒尔茨(Howard Schultz)并没有发明什么新鲜的东西。他们只是抛开了那些不重要的东西,让企业的运转变得更加顺畅了。

  惠普并没有吸取经验。事实上,他们还在持续花着愈来愈多的钱,想要买到下一个大事件,却没有意识到自己完全是南辕北辙。

  缺乏领导

  或许,对于惠普而言,最糟糕的就在于,这家公司的管理层简直就是个怪人的庇护所,他们都有不同程度的妄想症,或者不如说就是发疯,这在近期以来一些重要的举措当中都可以清楚地看见。

  该公司2010年宣布了10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执行了超过40亿美元的规模。几周之前,他们宣布了再回购100亿美元的计划。不错,惠普截至今年春季还有120亿美元的现金……可是,本周他们宣布的交易就要花掉100亿美元,还有什么钱来回购?难道回购计划就是个公关行动,只为了鼓舞投资者的士气,或者在当初说要回购的时候,管理层真的不知道他们不久后就可能在收购交易中花掉100亿美元?

  周四发布盈利的时候,惠普调降了他们今年的营收预期,这无疑会损害股票的表现。不过,更加让人心慌意乱的,还是声明之外的余兴节目。在外间关于惠普正考虑拆分PC部门的传言四起的时候,他们自己令人吃惊地证实了,而且还投出重磅炸弹,宣布要放弃自己的webOS移动业务。

  这家公司到底是在怎样运作?

  伴随公司持续找不到自己前进的方向,问题也变得愈来愈大,愈来愈突出。2005年,菲奥莉娜(Carly Fiorina)被迫辞去公司首席执行官和董事长的职务,公司的说法是因为董事会成员“就如何执行惠普的策略存在歧见”。

  然后到了2010年,赫德(Mark Hurd)又在所谓性丑闻和不当开支行为的说法中去职。惠普的领导再度遭遇挫败。

  对于股东而言,最让他们沮丧的恐怕就是领导部分的真空了。在惠普真正得到成熟的管理之前,他们将一直是一家愚蠢的公司,做着莫名其妙的决定,而股价会如何表现,也就不必赘言了。(玉祥)

  本文为译者授权新浪财经独家使用,任何媒体未经授权均不得转载。若需授权必须经新浪财经与作者本人取得联系并获得书面认可。如果私自转载本文,译者保留一切追诉的权力,直至追究私自转载者的法律责任。

其它新闻
盘前:上周重挫之后美股期指大涨 北京新浪网
美股评论:微软不妨接手惠普PC 北京新浪网
7月芝加哥联储指数显示衰退风险下降 北京新浪网
美股评论:惠普成不了IBM 北京新浪网
欧股午盘创日内新高 市场期待联储行动 北京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