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s
DJIA NASDAQ S&P 500
 
新浪推荐
ENTER SYMBOL(S)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中国可通过投资救援欧洲 第一财经日报
2012年02月13日 10:33
转寄给朋友
列印

  冯迪凡

  经中欧双方商定,第十四次中欧领导人会晤将于2月14日在北京举行,其间将集中讨论中欧如何在欧债形势下携手应对危机以及深化伙伴关系。

  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微博)》独家专访时,中国欧盟商会主席大卫(Davide Cucino)表示:“我觉得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在欧债问题上表态更加积极的原因在于,中国政府看到欧洲目前已经做了不少工作。”

  “如果中国目前在这个特定时刻决定冒一些风险来有所行动,可能是因为觉得目前在欧洲所执行的措施是具有信誉的。”大卫表示,从欧方企业而言,此次峰会上的优先任务肯定是关于市场准入问题的,特别是在某些领域里面中国应该可以更加开放,“特别是考虑到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在欧洲的相同产业领域中,中国投资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

  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难有突破

  第一财经日报:你觉得此次峰会中欧之间亟须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大卫:在过去一年中,中欧双方改善和加强了政经和贸易关系,现在举行峰会的原因是需要双方坐下来,总结以往成果,各方都认为在目前世界所面对的这个特定的时刻,双方需要坐下来思考应对未来6~12月的情景分析,虽然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但是我认为中欧双方都愿意寻找解决问题的方式。

  日报:讨论到这个特定的时刻,实际上在去年,中国曾经提出希望提前得到市场经济地位,你觉得此次在这方面可否有所进展?

  大卫:我觉得目前最重要的问题是欧债危机。

  在对欧债危机问题的讨论上,我想讨论的背景会建立在欧洲目前已经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工作之上。不少欧洲国家非常努力地在解决财政问题,在欧盟国家力求稳定其国内经济的这种情况下,中国或许能在这些财经领域有更多的参与。

  然而,我觉得这些都不应该同中国市场经济地位问题相挂钩。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是一个特定的问题,而且我们不要忘记的是,这件事情是必定会在2016年发生的,如果在2016年之前,中国在某些方面能够达到既定标准,例如像在金融业方面等,那中国也有可能提早得到市场经济地位的称号。

  所以我不觉得中国的这个市场经济地位问题和中国在欧债危机中的参与度应该被挂钩,我亦不认为在此次峰会上这两件事情会被挂钩起来。

  当然,我相信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推动符合中国利益,但是我们也要考虑到欧盟的立场,欧盟在原则上不反对给予中国市场经济地位,但是现在中国的市场开放性还不足以符合欧盟所提出的标准,所以我认为这是需要继续向前讨论的事情。

  不过,现在坦白而言,我不觉得在这个问题上,这次峰会能够有所突破。

  欧方关注市场准入问题

  日报:欧方想优先推动的议题是什么?

  大卫:我们的优先任务肯定是关于市场准入问题,特别是在某些领域里面,我们觉得中国可以更加开放。特别是考虑到在过去的几个月中,在欧洲的相同产业领域,中国投资没有受到任何的阻碍,这其中包括汽车、建筑和重工业领域,在这些欧洲能够令中国感受到市场开放的领域,中国也应该对此有同等的开放。而且这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情,目前在不少欧洲的产业领域中都有中国投资,而且我非常赞同这是件好事情,这让在财务上处于困境的企业可以更好的运营。

  日报:如果是两个主权国家之间,这个问题可以通过双边投资协定解决,例如不久之前中国同加拿大(的解决),但是中国和欧盟之间怎么达成双边投资协定呢?

  大卫:实际上我们在《欧盟白皮书》中,就非常支持中欧之间有双边贸易投资协定,而且关于这个双边贸易投资协定,中欧在不同的场合都在讨论。

  但是即便不存在这个双边投资协定,欧洲市场的开放性还是不言而喻的,例如在《政府采购协定》(GPA)方面,欧洲无论怎么衡量,都是世界上最开放的市场,在美国或者加拿大都看不到这么开放的市场。

  日报:但是在最近一轮的GPA商谈上,欧洲并不满足于中国的出价。

  大卫:这已经是政治层面的讨论,我们所知的是,中国的这次出价已经得到了更新,但还是没有达到欧盟的预期值,不过与此同时,我们也从欧盟一些官员处听到了一些积极的评论,认为此次是走在了正确的轨道之上。

  中国可多方式参与欧债救赎

  日报:.此前,在德国总理默克尔访华期间,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曾表示,中国也在考虑通过欧洲金融稳定基金(EFSF)和欧洲稳定机制(ESM)等渠道更多参与解决欧债问题,你对这个评价怎么看?

  大卫:第一,中国在这件事情中的参与可以有多种形式:例如可以在债务方面,通过ESM购买债券,这件事情在过去几周内可能一直在进一步探讨。我觉得温家宝总理比之前在此问题上表态更加积极的原因是中国政府看到欧洲目前已经做了不少工作。

  如果中国目前在这个特定时刻决定冒一些风险来有所行动,可能是因为觉得目前在欧洲所执行的措施是具有信誉的。

  另外一方面,中国的参与也可以通过投资或者双边贸易的方式,这种方式也更实在,而且尽管2011年欧债危机还存在,但是中国对欧洲投资总体数额还是相同的(相比于2010),中国对欧洲的投资水平是持续的,这是基于对欧洲市场表现的信任;而且目前欧洲的一些企业也相对容易被收购,但同时他们也保持非常高的水准。我是中国对欧投资的强烈支持者。

  日报:作为一个欧洲人,你怎么看欧盟的新财政契约?

  大卫:我非常赞成目前的财政契约,我非常后悔的是,为什么这些事情仅仅是因为欧债危机才执行,我觉得这些措施应该在20年前就执行。

其它新闻
午后:美股继续维持上涨格局 北京新浪网
详讯:希腊乐观情绪推高欧洲股市 北京新浪网
奥巴马向国会提交3.8万亿美元预算案 北京新浪网
切萨皮克能源拟出售资产筹资120亿美元 北京新浪网
美检方向大陪审团提交雅芳行贿案证据 北京新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