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经合组织展望2060 中国产出全球占比2030年达峰值

http://finance.sina.com   2018年07月12日 07:49   北京新浪网

  新浪财经讯 日内瓦时间7月12日(北京时间12日)消息,经合组织OECD今日发布2060年经济展望,分析称中国占全球经济产出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的27%,之后会出现下跌。到2060年,印度和中国在全球经济产出中将各占比在1/5到1/4之间。

  经合组织前身为1948年西欧十多个国家成立的欧洲经济合作组织。1960年底美国与加拿大加入后,在1961年正式成立,现有36个成员国。该组织在两年期经济展望以外另做这一中长期经济预测。这一长期预测包括46个国家,其中包括美英法德等在内的35个OECD成员,以及中国,印度,印尼,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和南非在内的9个非OCED成员的20国集团国家,另外还有哥伦比亚,哥斯达黎加和立陶宛。

  该报告称,从2019到2060年,全球经济增长趋势最大的特征就是增速持续下滑。2019年,全球实际GDP增长率为3.4%,在未来40年,GDP增长率将逐步下跌。这主要是因为金砖六国(巴西,俄罗斯,印度,印度尼西亚,中国和南非,简称金砖六国“BRIICS”)增长放缓。即使如此,金砖六国GDP增长率仍将远远高于OECD国家。

  这也意味着OECD国家在全球产出中的占比越来越少。OECD成员在2000年曾占全球72%的总产值,到2010年10年间就已经降至54%,预计到2060年会降至43%。对比而言,中国占全球经济产出将在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为27%,之后会出现下跌。当中国占全球经济产出下跌时,印度的比重将继续增加。到2060年,印度和中国在全球经济产出中将各占比在1/5到1/4之间。

  报告指出,新兴市场在世界经济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尤其是中国,印度和印尼。这种趋势拉动着世界经济重心从北美,欧洲,逐渐向亚洲转移。同时,金砖六国有充分的空间去提升政府治理和教育水平。到2060年,基本金砖六国都可以达到OECD平均水平,金砖六国的生活水平也将比现在的基准线高出三到五成。

  中国和印度已经贡献了大部分的全球经济扩扩张,眼下中国为全球实际GDP增长率贡献了1.4%,比整个OECD地区的贡献还大,这种领先性贡献将持续到2030年左右。到2035年左右,印度对全球经济增长率大的拉动会超过中国,成为对全球经济增长率贡献最大的单一国家。到2060年,中国和印度经济增速都已出现逐渐下滑,中印两国相加,对全球经济增长的贡献将和OECD地区持平。

  随着金砖六国增长放缓,全球实际人均GDP的增长率也在下滑。人均GDP与居民生活水平直接挂钩,其中最关键的就是劳动力在整个人口中所占的比例。在OECD地区,劳动力在人口中所占比例的减少导致人均GDP缩水了0.25%,欧元区则减少0.5%。这说明老龄化已经给欧元区和OECD地区居民生活质量带来负面影响。但随着劳工效率的提升,这些地区的整体生活水平还是有所提升。与欧元区相比,“人口红利”给金砖六国贡献了0.1%的GDP增幅。人口红利对GDP增长率的拉动在印度,印尼,南非体现的更为明显,可以高达0.3%。从中国的情况来看,2000到2007年,人口红利给中国GDP增长贡献了1%。

  从2030年到2060年,除了印度和南非,金砖六国其他国家也会越来越少受益于人口红利。

  人口红利减弱这一全球性趋势让提升劳动力效率成为决定一国经济发展前景的重要因素。由此,创新凸显重要性。目前,以色列,韩国,日本,瑞典和奥地利是OECD成员中对研发投入最高的五个国家,研发投入平均占GDP的3.6%。其他OECD国家会在2030年达到这一标准,并维持在这个比例。这一比例可以通过直接提升政府开支来实现,也可以通过刺激因素提升私人企业在研发方面的投资来实现。研发投入的增加将让所有OECD国家受益,到2060年,提升6%的生活水平质量,这种对于生活水平提升的拉动比例在目前研发投入少的国家将体现的更为明显。

  OECD在经济展望(The long view: Scenarios for the world economy to 2060)中解释说,不能因为短期经济预测准确性极低,就质疑长期经济预测的必要性。短期预测和长期预测的区别如同天气预报和气候预测。因为他们认为经济增长取决于多重因素,包括环境,人口老龄化,财政可持续性,以及日益上升的新兴经济体,和结构性改革。这些因素都让长期预测成为一种必须。考虑到上述诸多因素,经济短期内高频度的上下波动实际上可以被忽略,相反,需要更加关注那些缓慢变化的趋势。其次,这些场景设定不是为了给未来提供一个现实的预期,而是强调一些可能在中长期影响全球经济的因素,例如环境问题。(郝倩 发自瑞士日内瓦)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