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围剿特斯拉:众高管被中国企业猛挖 马斯克后院起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1月20日 15:42   北京新浪网

  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的同时,数十家中国公司跑到了特斯拉的美国后院挖人才,形成了对特斯拉的围剿,这种策略是镀金还是真的要打倒马斯克?

  来源 | 新智元(ID:AI_era),文中观点仅供参考

  挖空特斯拉,打倒马斯克?

  上周,特斯拉CEO马斯克在上海为中国工厂奠基,并会见中国高层,甚至有机会获得“中国绿卡”,一时风光无两。

  不过,在特斯拉硅谷大本营,数十家中国公司跑到了特斯拉的后院搜罗人才,既有蔚来、小鹏、拜腾这样的造车新势力,也有吉利、比亚迪这样的传统车企,还有SF Motors、Lucid Motors这样的中资背景企业。

  在这些资金雄厚的车企中,有些甚至还没有卖出一辆汽车,但都在忙着设厂开店、在公共道路上测试原型车,并在旧金山湾区设立豪华办公室。

  现在,谁能够成功招募到前特斯拉高管加盟,意味着这些企业就能中“头彩”,似乎公司就有强硬的话语权。

  挖空特斯拉,看来真不是一句玩笑话。

  中国车企“围剿”特斯拉,挖到高管就是头彩

  招聘特斯拉高管最多的企业当属贾跃亭创立的法拉第未来,这家公司距特斯拉位于弗里蒙特的工厂约200英里。

  据LinkedIn显示,超过70名法拉第未来员工的简历中都有在特斯拉的工作经历。法拉第未来经常自夸招募了杰夫·瑞舍尔(Jeff Risher)这样的“顶级人才”,瑞舍尔曾任特斯拉知识产权和诉讼部门负责人,现任法乐第未来产品、技术和知识产权战略副总裁。

  新智元初步统计了法乐第未来从特斯拉挖来的高管级人物,仅在法乐第未来任副总裁的就有六位:

  不过,从上表可以看出,在去年10月一波离职潮过后,很多人已经不在这家公司任职。

  其中,从法乐第未来离职的Tom Wessner并没有走远,去了中国造车新势力的拜腾汽车(Byton),任全球供应链高级副总裁,并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魏思涛。

  拜腾由腾讯等投资,去年融资5亿美元,除了从特斯拉(法乐第未来)挖来魏思涛外,该公司还从苹果挖来设计师Jeff Chung加入。目前,拜腾在加州圣克拉拉设有办事处,在洛杉矶新成立了AI实验室。

  小鹏汽车总部位于广州,去年融资超过9亿美元,出资方包括阿里巴巴、富士康和IDG,这家公司在谷歌总部附近设立了办公室,前特斯拉员工机器学习专家谷俊丽2014年11月加盟小鹏汽车,担任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

谷俊丽谷俊丽

  谷俊丽毕业于清华大学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曾在AMD中国研究院任高级研究员,2016年2月加入特斯拉,并作为特斯拉Autopilot机器学习技术核心人员,成功开发了Autopilot2.0产品。由于谷俊丽一个人完成了巨大工作量,连马斯克这个工作狂都评价她“impressive”。

  在旧金山湾区,拜腾、小鹏、蔚来汽车等造车新势力已经对特斯拉形成“围剿”。

有中国资本支持的电动车制造商在加州设立的办事处有中国资本支持的电动车制造商在加州设立的办事处

  去年10月,马斯克在推特上透露,特斯拉的员工数量已经超过4.5万人。越来越膨胀的员工数让给其他车厂带来挖人的好机会,彭博在一篇文章中评论:谁能够成功招募到前特斯拉高管加盟,意味着这些企业就能中“头彩”。

  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下一个马斯克

  大家很容易记得“特斯拉-马斯克”这个关联词,但是很少人会想起马丁·艾伯哈德(Martin Eberhard)。

  艾伯哈德是马斯克的“前任”,是特斯拉的联合创始人之一,并在2003年到2007年之间担任CEO,之后被马斯克扫地出门。

Martin Eberhard在他的特斯拉跑车中Martin Eberhard在他的特斯拉跑车中

  2007年艾伯哈德被马斯克强行赶出特斯拉后,他其实撞了大运:被来自中国的亿万富翁看中了。

  艾伯哈德在2017年以不公开的价格将另一家创业公司InEVit卖给了重庆小康集团的美国全资子公司SF Motors,之后,他进入该公司董事会任职。

  因此当SF Motors发布第一款汽车时,部分人认为艾伯哈德复仇的机会来了,网上不少媒体都在写“特斯拉终结者”“特斯拉要小心了”这样的标题。

艾伯哈德说,“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下一个马斯克,中国的马斯克。”艾伯哈德说,“每个人都希望成为下一个马斯克,中国的马斯克。”

  尤其是“下周回国”的贾跃亭。

  法乐第未来不仅招募了大量特斯拉员工,还投资了另一家美国的创业公司Lucid Motors。

  Lucid Motors除了有乐视的资本外,还有北京的青云创投、北汽等资本注入。值得一提的是,Lucid Motors的现任CTO就是特斯拉前车辆工程副总裁Peter Rawlinson。目前,这家公司已经从特斯拉的厂区搬到了湾区对面更大的区域,并从沙特阿拉伯的公共投资基金筹集了10亿美元,是特斯拉非常强劲的对手。

  根据Pitchbook的数据,去年投向中国电动汽车制造商的风投资本几乎翻了一番,达到64亿美元,许多想要成为下一个特斯拉的企业纷纷与马斯克在当地竞争对手结盟。

  另外,腾讯早在2017年就投资特斯拉17.8亿美元,拿到5%的股权,粗略一算,集中在硅谷的造车新势力中,几乎都有中资背景

  有“西方范儿”就行,不在于有造车经验

  “如果你可以在中国卖出一辆带有足够西方范儿的汽车,同一辆车至少能多卖30%的钱。”艾伯哈德一语道破: “怎么才能有西方范儿?在硅谷开一家公司,再招一些西方人进来。”

  据彭博报道,根据LinkedIn上显示有特斯拉工作经历的员工数量:

  法乐第未来:70+

  蔚来汽车:100+

  彭博NEF中国研究主管Nannan Kou表示,大多数中国电动汽车企业都是技术公司,其优势不在于制造汽车的经验,而在于更了解中国消费者的行为方式。

  “他们的竞争优势更多是在中国,对这些企业来说,美国市场属于锦上添花。”

  不过,在未来几年,这个“主场优势”可能会受到打击。马斯克表示,特斯拉的上海工厂可以在年底前开始生产Model 3型车。另外,大众汽车也在建立新厂,与当地合作伙伴共同生产电动汽车,中国政府也开始削减长期以来用以支持消费者购买电动汽车的补贴。

  并且,“中国马斯克”们能不能在美国市场上把车卖出去也成了个问题。这些企业将面临监管、劳动力和供应链方面的多重挑战,更不用说持续的贸易战造成的紧张局势了。

  法乐第未来之前接受了恒大的投资,但后期恒大受到监管导致法乐第未来与恒大的纠纷不断,最终在去年十月出现了高管离职潮。

  此外,在硅谷设立办事处也好,招募前特斯拉员工也好,这些办法已经没有以前那么管用了。现在靠的是流行的型号、酷炫的功能、高效的生产能力和可靠的销售收入,这些才是关键。

  马斯克的反击

  当然,一米九的马斯克也不是一个轻易就能放到的汉子。

  且不说特斯拉在上海的工厂已经顺利开建,这座初期产能25万的超级工厂势必会带来巨大需求,连马斯克本人在工厂奠基仪式上也透露,现在特斯拉聘请的中国工程师最终可能成为首席执行官。

  因此彭博在文章中呼吁:中国的电动汽车制造商必须抵御外国汽车制造商在中国的任何相互挖角行为。

  不过,就目前而言,中国电动车初创企业还可以继续坚持引进特斯拉的人才、为自己镀金的策略,艾伯哈德表示,“中国的市场足够大,有足够的现金,可以下注赌一波的地方也足够多。”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