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美股佣金对照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欧洲最大银行洗钱案始末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04月14日 02:21   北京新浪网

  这起牵涉2300亿美元的洗钱案是如何进入公众视野的?除了丹斯克银行这所百年大行,还有哪些银行被牵涉其中?随着事件的发酵,这又会对欧洲银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这场由丹麦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掀起的洗钱案风波,已是愈演愈烈。随着调查深入,不仅涉案金额如滚雪球般一飙再飙,诸多大型商业银行也被曝牵涉其中。

  截至目前,德意志银行作为该行的代理银行,已被美联储仔细审查是否充分监控来自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的可疑资金。另外,因可能与洗钱案相关,瑞典银行CEO Birgitte Bonnesen更是在3月28日被该行董事会解除职务……

  那么这一洗钱大案是如何进入公众视野的?它将一所百年大行拖入了怎样的境地?随着事件的发酵,这又会对欧洲银行业,甚至是全球银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从媒体曝光到律所的审计报告

  2017年,丹麦媒体《贝林报》(Berlingske)就率先揭发了丹斯克银行利用爱沙尼亚分行进行洗钱,涉及金额为39亿美元。

  随后该媒体又取得曾于2007年到2015年间在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开户的20家企业的银行对帐单,经过比对后发现,丹斯克银行洗钱的金额超过原本预估的两倍,实际金额或高达83亿美元。

  然而到了2018年,据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丹麦银行爱沙尼亚分行仅2013年的洗钱金额就高达300亿美元,当时有媒体讽刺称,爱沙尼亚2013年国内生产总值(GDP)为250亿美元,而丹麦银行爱沙尼亚分行当年的洗钱金额都超过了该国GDP水平。

  与此同时,丹麦律所 Bruun & Hjejle 也受托与丹斯克银行进行独立审计,2018年9月19日该律所公布一份内部审计报告显示,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在2007年至2015年期间,因监管人员严重失职,被利用从事非法交易。

  在被统计的1.5万名客户账户交易信息中,超过6200个账户参与了“可疑”交易,约2000亿欧元(约合2300亿美元)的资金通过该分行在这些非居民客户投资组合账号中流转,这些账户主要来自英国、俄罗斯、乌克兰、阿塞拜疆和英属维尔京群岛,期间丹斯克银行从中获利15亿丹麦克朗(约合2.3亿美元)。

(图片来源:丹麦律所 Bruun & Hjejle 审计报告)(图片来源:丹麦律所 Bruun & Hjejle 审计报告)

  此外,其中的一些钱还被怀疑被用于贿赂。Hermitage Capital创始人Bill Browder就表示,在爱沙尼亚分行流转的资金一部分可以追溯到对某些官员的行贿,以及豪华游艇、毛皮和钻石的买卖。

  由于丹麦银行拥有丹麦全国三分之一的存款,洗钱案对丹麦银行业的安全稳定甚至丹麦经济产生严重影响。欧盟竞争事务专员Margrethe Vestager就直言这是一起“千兆级别的丑闻”。

  丹麦反洗钱和反欺诈案件专家Jakob Dedenroth Bernhoft也表示,这桩洗钱案的涉案金额堪称“天文数字”:

“事情十分严重,这已是欧洲历史上最恶劣的洗钱案之一。对丹麦银行而言,更无异于一场灾难。”

  前雇员早已发现端倪

  有不少反洗钱专家认为,鉴于丹麦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的洗钱案金额如此巨大,银行管理层不可能对种种猫腻毫无察觉,而真实情况也的确如此。

  丹斯克银行早在2007年就通过丹麦的监管机构收到了来自俄罗斯央行的警告,后者称丹斯克银行的客户“参与了来源可疑的金融交易”,每月涉案数估摸有几十亿卢布。

  而2012年的夏天,也有人向丹麦丹斯克银行高层反映爱沙尼亚分行涉嫌洗钱。据《华尔街日报》报道,此人叫做Howard Wilkinson,当时只是爱沙尼亚分行市场部负责人。

  他在工作期间发现伦敦Lantana Trade LLP公司在向英国公司注册处提交的文件中号称自己净资产为零,但是却连续多日在爱沙尼亚分行有着每日高达一百多万美元的进出帐,大约五个月的时间里已转账4.8亿美元。

  于是Wilkinson花费了1英镑,下载了这些文件,并在次日向丹斯克银行四名管理人员写了检举邮件。只可惜,这封邮件未得到重视。Wilkinson仅在两天后接到一则通知其高层已知晓此事,会尽快展开调查的电话。

(Howard Wilkinson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Howard Wilkinson 图片来源:华尔街日报)

  根据知情人士透露,在2014年第一次周,丹麦银行执行董事会举行了一次会议,会上虽然讨论了Wilkinson的举报电邮,但并引起太多关注。

  2014年3月,Wilkinson又查阅了丹斯克银行的另外12名客户公司递交给英国有关部门的文件。无一例外,这些客户平日过手的资金都以百万计,然而却报告自己仅有零星收入或资产。

  在此期间,Wilkinson又陆续发出了三封举报信。虽然,丹麦管理层后来也的确派遣内部审计团队展开调查。但审计人员也向其表示,历经两个月的调查所写出的报告草案因受到压力而无法见光。最终,Wilkinson选择从该行辞职。

  去年,Wilkinson接受了《华尔街日报》采访,他表示,其实最初在调查爱沙尼亚分行的一些交易时,并不清楚当中涉及的规模,但是他非常的震惊和失望,不过自己也已尽了绵薄之力:

“如果你想洗钱,只需要找一家声誉不错的银行,看看它有没有什么不起眼的分行,在这种分行办理业务,没有人会问你问题。”

  深陷泥沼的百年大行

  成立于1871年10月5日的丹斯克银行,总部位于丹麦首都哥本哈根,它不仅是丹麦最大的银行,也是北欧地区较大的零售银行,拥有500万零售业客户。

  自2008年以来,这家银行的股东投资回报飙升了5倍,而同期欧洲银行业的市值平均上涨不到20%。在2011年,丹斯克银行还位列财富世界500强榜单第454位。

  然而,随着爱沙尼亚分行洗钱案持续发酵,丹斯克银行股价在2018年暴跌近50%,市值蒸发逾150亿美元。而如今,其股价已跌至9.61美元。

  去年圣诞节前,丹麦警方表示,他们已拘留了10名前丹斯克员工,原因是他们涉嫌参与爱沙尼亚分行的洗钱丑闻。而该行董事长Karsten Dybvad也在年度股东大会上对股东表示,执行董事会已决定放弃2018年的奖金。

  与此同时,丹斯克银行还在接受美国、丹麦、爱沙尼亚、法国和英国等多国调查。

  丹麦商业部长Rasmus Jarlov和负责监督丹麦银行本土市场金融立法的负责人表示,丹麦银行可能面临高达40亿克朗(6.3亿美元)的罚款。这将是丹麦有史以来最高的罚款规模。不过他们也提到,6.3亿美元的罚金规模是基于一个假设,即丹麦银行从洗钱交易中的获利约15亿克朗(2.4亿美元)。

  而Bloomberg Intelligence则分析认为,丹麦银行的罚款可能超过10亿欧元(约合11.3亿美元)。

  此外,在去年9月,丹斯克银行CEO  Thomas Borgen也因爱沙尼亚分行涉嫌洗钱引咎辞职,不过他强调本人并未犯法。  

  Thomas Borgen在担任CEO之前负责该行国际业务,而爱沙尼亚分行正是重要的利润来源。Thomas Borgen在2010年的董事局会议上称,他“没有看到任何值得引起注意事情”。

  目前,丹麦银行已经承诺,将2007年至2015年间爱沙尼亚分行非居民客户的业务收入全部捐出,并在丹麦和爱沙尼亚建立一个反洗钱基金会,用以打击包括洗钱在内的国际金融犯罪。

  不过出于对反洗钱问题的疑虑,不少企业客户还是与丹麦银行“划清界限”,包括德意志银行、摩根大通在内的多家机构已经结束了与丹斯克银行在美元清算上的合作关系。

  另外,丹麦一家市值26亿美元的电子游戏初创企业优美缔软件技术公司也宣布不再与丹麦银行打交道:

“银行管理层应该确保行事遵守法律,要能经得起检验。你们这次捅了大娄子,我们作为客户必须考虑后果,调整航向”。

  而标准普尔此前还警告称,洗钱丑闻可能会影响丹麦AAA的信用评级。穆迪就已将丹麦银行的展望从“稳定”下调至“负面”,但表示没有理由认为丹麦的AAA评级会受到影响。

  多家大型银行被牵连

  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在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的洗钱丑闻中,有四家大行帮助丹斯克爱沙尼亚分行进行镜像交易,摩根大通、美国银行和德意志银行均代表爱沙尼亚非居民客户进行了美元转账,而花旗银行莫斯科分行则参与到资金转入/转出丹斯克银行爱沙尼亚分行。

  所谓镜像交易,指的是俄罗斯客户用卢布购买证券,随后以美元等外币抛售此前用卢布买入的证券,虽然镜像交易是合法的,但对调查洗钱的检察官是个危险信号。

  代表其他银行进行转账交易的银行通常被称为“通汇银行”,也叫“代理银行”。以往通汇银行几乎不会对转移支付的发起人和最终接收人有任何了解,他们通常信任客户银行能依法行事,客户满意度始终被放在首位。顽疾难改,2016年国际足联的腐败案调查中,包括花旗银行、汇丰银行、富国银行和巴克莱等通汇银行都牵涉其中,尽管他们都声称自己并不知晓转账支付是用于腐败。

  而2018年11月,也有举报人在对丹麦议会的证词中表示,丹斯克银行2340亿美元的洗钱丑闻中,约有1500亿美元可疑资金经由一家大型欧洲银行清算,不过并未提及银行名字。

  但当时有媒体称援引知情人士消息称,德国金融监管机构Bafin就在丹斯克银行披露爱沙尼亚分行涉嫌洗钱丑闻的两天后,对德银反洗钱不力提出谴责,并强制要求外部监管机构敦促监督其改善反洗钱程序。

  并且今年1月,美联储也在审查德银的美国业务,调查其如何处理来自丹斯克银行高达数十亿美元的可疑交易。虽然德意志银行急于撇清关系,然而可能并不足以打消美国监管机构的疑虑,特别是2017年5月德意志银行曾因反洗钱不力,项目存在缺陷遭美联储罚款4100万美元。

  另外,这场洗钱风波也将瑞典银行卷入其中。瑞典电视台SVT报道称,在2007年至2015年期间,有50家与丹麦丹斯克银行洗钱案有关的客户通过瑞典银行转移资金58亿美元。

  3月,SVT又后续报道称,通过瑞典银行转移的资金总额约为100亿美元。 不过瑞典银行对这一资金总数提出异议,称该数额包括的是该行与丹麦丹斯克银行在上述七年期间的所有交易,并非是可疑交易的全部。

  然而,瑞典银行CEO Birgitte Bonnesen还是在3月28日被该行董事会解除职务。

  瑞典银行的董事长Lars Idermark说:

过去几天的事态发展给银行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因此,董事会决定将Birgitte Bonnesen从她的职位上解雇。

  在Bonnesen被解职后,该行CFO Anders Karlsson将暂时履行CEO职责。

  政府欲加强监管,提高惩治力度

  近年来,越来越多国际大银行都相继曝出大规模洗钱的丑闻,法国巴黎银行、德国德意志银行、荷兰商业银行、澳大利亚澳洲联邦银行等等都难逃其中。

  对此,有不少业内人士表示,许多国家在针对洗钱犯罪的打击措施上力度不够,使得不少犯罪分子让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沦为了洗钱工具。

  在事发银行所在地爱沙尼亚,个人参与洗钱犯罪可能面临最高10年监禁,而企业参与洗钱犯罪只是面临最多1600万欧元罚款。这一惩罚力度明显太轻,无法有效防止企业卷入获利丰厚的洗钱活动。

  据欧洲媒体European Interest援引反腐败组织“透明国际”董事总经理Patricia Moreira称,欧盟银行体系需要得到更好的监管:

欧洲银行系统应该是一个防火墙,可以阻止来自俄罗斯和其他地方的腐败资金被吸纳进来。与之相反的是,我们一次又一次地看到腐败、洗钱、逃税或其他犯罪活动在这里是多么容易且安全,所需要的只是一家匿名的离岸公司和几家不择手段的银行。

如果没有更有效的银行监管,我们将会看到更多这样的丑闻,破坏整个欧盟银行体系。

  值得注意的是,在丹斯克银行洗钱案曝光后,丹麦国内要求加强立法、严惩金融犯罪的呼声也不断高涨。丹麦政府在去年已经起草一项新法案并提交议会。如果新法案生效,丹麦对洗钱犯罪的罚款额被提高7倍。

  来源:华尔街见闻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今日焦点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