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时尚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货币欢迎试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曾经的投资之神孙正义,如何拯救投资组合?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0月13日 05:34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作者 : Rick

  十一黄金周,国内普天同庆。

  而在一海之隔的扶桑之地,却有位前首富正在捶胸顿足、后悔不已。

  曾经因为挖掘马云和阿里被业内称做孙大圣的孙正义,看着不到一个月内迅速缩水的基金估值,估计连掐死WeWork创始人诺伊曼的心都有了。

  此前孙正义经常说,他为软银制定了一个30年的计划,投资愿景已经延伸到了300年以后的未来。

  如果不是在WeWork上投入巨大、与其牵扯过深,本来早已功成名就的孙正义建立的愿景基金第二期早就得到市场追捧。

  但最新的融资报告显示,主要的投资机构尚未就愿景基金二号和软银签约。

  甚至因为陷入这个烂泥塘,已经导致软银公司股价大跌。与今年4月份相比,软银当前股价下跌近31%。

  因此,日前在接受一家日本媒体采访时,孙正义表示对自己的投资成绩和记录感到“羞愧和紧张”。

  孙正义的WeWork泥潭

  曾几何时,WeWork还是孙正义引以为傲的独角兽。

  2019年2月,在投入20亿美金并把WeWork推高到470亿估值的时候,孙正义信心满满表示,自己又捕获了一只独角兽。

  但从WeWork的招股书被公布那一天起,他的噩梦就开始了。

  在十多位高管申请离职、上市时间再三延期后,孙正义实在受不了创始人诺伊曼的渣男属性,炒了他的鱿鱼。

  问题依然出在盈利能力上。

  WeWork的商业模式较为单纯,它先以长期租赁的形式租下办公场所,再进行空间内部软硬件更新,随后面向中小企业向外分租。

  前期的资本投入是一定的,本来按照预期,随着入住用户和市场占有率的增加,在未来某一个时间节点将迎来翻盘式的大额收益。

  可目前来看,前期在租赁成本、翻新成本、收购成本等上面过多的投入,已把WeWork牢牢锁住。

  尤其是2018年,为了吸引孙正义的关注,在诺伊曼的指挥下,WeWork上演了一场狂飙突进的拓展行动。但是,这都建立在花大价钱租赁场地再以低价出租的基础上。

  甚至,创始人还传闻在中间中饱私囊。

  这就变成了所谓的越开展业务越亏钱。这让WeWork那个美好的前景就像“水中月”、“镜中花”。

  孙正义也对WeWork渐渐失去了耐心。

  最新消息,WeWork刚刚宣布,将撤回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IPO招股书,原因是公司将推迟上市计划。

  WeWork的估值由年初470亿美元的高点一路下跌至120亿美元左右,《福布斯》甚至认为WeWork目前只值28亿美元。

  扶不上墙的WeWork让孙正义很受伤。

  愿景基金的“毒角兽”

  而其实这不是孙正义在共享经济上摔得第一跤。

  2009年起家的Uber,在WeWork之前,曾是孙正义的“心头好”。

  有意思的是,孙正义在两个项目上的经历是一模一样,让人觉得非常可笑。

  与WeWork一样,Uber一度经历“疯狂”生长,曾成为全球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和全球最大的出行平台。

  随着布局逐渐扩大,2014年7月,Uber正式宣布进入中国市场。但有讽刺意味的是,这个扩张最终以滴滴合并Uber中国告终。

  这也似乎也预示了Uber一路高歌的昂扬态势开始走低。

  但孙正义一直看好Uber。他建立的愿景基金,第一期就曾对共享出行平台Uber先后投资了77亿美元。

  2019年5月10日,Uber以45美元的发行价登陆纽交所上市。而在上市前,为了占据优势,孙正义还对Uber还追加投资了10亿美元。

  本以为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谁想,却是泡沫破灭的开始。

  Uber的商业模式很清晰,从每一笔订单中收取佣金。它还开创了一种新的运营模式,司机不必是专职人员,只要有车,有时间,都可以为Uber开车赚外快。

  但Uber 一直在亏钱。

  Uber上市前的IPO招股书显示,其年亏损金额从2014年的6亿美元扩大至2018年的 30亿美元。

  尽管亏损比率呈下降之势,但因为快速扩张和低价策略,Uber还是为能扭转赚不了钱的事实。

  因此,即使发行价已定在招股区间底部,Uber 依然没逃过破发,开盘报 42 美元,较发行价下跌约 6.667%,收盘于 41.57 美元,较发行价暴跌 7.62%,市值缩水至不到 700 亿美元,遭遇“开门黑”。

  此后,Uber股价一路走低。

  9月,Uber股价一度跌至30.67美元,连投资者也开始质疑它未来还是否能实现盈利。

  即使孙正义不停的替Uber鼓吹,到处演讲,但日渐趋于理性的资本市场,正在对不能盈利只靠“吹”的项目进行自然干预。

  不光是WeWork和Uber,另一家孙正义投资的明星公司Slack目前股价也较今年6月的高位下跌40%,并且低于IPO价格25%。

  根据券商Daiwa的数据,软银愿景基金持有Slack 7.3%的股权,这样的股价下跌就意味着孙正义投资后获得的几十亿美元收益化为乌有。

  而这些从独角兽变成“毒角兽”的创新公司,现在成了孙正义和一手组建的愿景基金心口的“痛”。

  屁股决定脑袋

  “Uber、WeWork几乎一文不值。”甲骨文创始人拉里·埃里森近日在一个活动中这样表示。在他看来,这两家公司“一无所有,没有技术,更没有忠实用户”。

  对于孙正义来说,现在这些投资还有别的问题。

  孙正义投资这些“毒角兽”企业,用的是自己组建的愿景基金。

  跟据外媒报道,愿景基金第一期发行金额是1048亿美元。在拿到石油大佬们的金钱后,第一期的基金迅速被投资人抢购一空。

  一年多以来,孙正义用愿景基金投入了超过80个所谓的互联网“独角兽”企业,在创投圈可谓是风光无限。

  当下,愿景基金给一些看好的高科技公司“天价估值”,挤走其他风险投资基金。而且为了能一步到位,孙正义往往一次性往这些企业中投入大量资金,并且获得最少20%的大额股权和高额投票权。

  WeWork第8轮融资时,软银进来;滴滴第11轮融资时,软银进来;Uber是在第12轮融资之后,软银才进去的;Flipkart进行J轮融资时,软银才进去……

  这种挑选后期再大手笔进入的投资方式,称作“孙正义模式”。

  可问题是1995年200万美金投给雅虎、1999年2000万美金投给阿里巴巴,孙正义都是在没有赛道的情况下就认准了车手。

  后来中国游戏赛道上的盛大、社交赛道上的人人网、视频赛道上的PPTV,最早在天使轮、最晚在C轮就拿到了孙正义的钱。

  而这些企业后面的表现,也逐渐让孙正义的眼光成为创投圈顶礼膜拜的对象。

  有媒体评论表示,恐怖的上帝视角,才是孙正义功成名就的基础。

  但孙正义变成现在这样盲目追求高估值的样子,其实跟组建愿景基金有关系。

  本来这个基金的出现,就被行业看作是软银集团和孙正义正在进行的重大业务转型。

  在孙正义的策划下,软银逐步放弃传统的实体业务,转型为一家纯粹的科技投资集团。为此,他变卖了美国电信运营商Sprint,另外还将在日本的软银公司涵盖的电信业务分拆上市。

  按照孙正义的设想,愿景基金投资的众多科技公司最终会组建成为一个战略大联盟,相互共享资源、相互提供协助、在各自领域做大实力。

  而他将成为这个“科技帝国”的领头人。

  可是,由于大多数投资人只看短期利益,为了不断推动基金发展,孙正义就不得不寻找那些所谓离上市“临门一脚”的企业,通过入资来达到推高整体估值,最终很快在上市后的股票市场变现。

  这样看似稳妥,但如果独角兽企业本身有问题,孙正义的愿景基金就可能会一败涂地。

  没想到,这样的问题逐渐变成现实。

  一年多以来,这些愿景基金投入的公司,真正能盈利的少之又少,绝大部分还处于亏本赚吆喝阶段。

  甚至很多企业的现金流惨目忍睹。

  这就让这些企业在资本市场的前景很暗淡,甚至有的企业还面临关门的风险。

  因此,华尔街几大券商此前纷纷下调了对软银愿景基金的估值。

  其中,CLSA这家券商认为愿景基金目前持有的资产价值约390亿美元,这比该基金在所有科技公司的650亿美元的投资总额要少了近一半。

  而这个估值在整个投资圈子几乎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此路不通

  其实如果梳理最近10年的投资,你会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

  孙正义早已离开了创投圈真正活跃的舞台。

  过去十年,软银在早期领域的投资布局甚至比不上半路出家的DST。

  美国自Facebook开始,Twitter、Square、Airbnb、Uber、WhatsApp、Snapchat……几乎所有估值或市值过百亿美金的超级独角兽,在C轮融资(甚至更晚)之前同样都没有出现过孙正义的身影。

  中国在2010年之后创立、估值最高的几家公司:美团、滴滴、小米、快手、拼多多,在C轮之前都没有软银的身影。

  一家靠早期投资确立江湖地位的硬核VC,居然在人类历史上最活跃的创业盛宴中缺席了、失踪了。

  这中间的原因很简单。

  在取得几次成功后,孙正义和软银迅速从一家锐意进取的创业投资公司,变成了一家追求稳健和收益规模的传统投资基金。

  尤其是在孙正义购买了日本电信的资产后,其表现更加明显。这也是为什么他可以打造愿景基金还有那些大金主愿意投资的原因。

  毕竟,对于投资人来说,以利用资金赚取利润为主的投资基金,当然比那些以扶持项目发展为目标的投资基金更有吸引力。

  而最近十年,受益于热钱的大规模流动,那些有故事的股票和企业得到追捧,这也为孙正义的追求收益的风险投资模式提供了良好的外部退出变现资金保证。

  甚至在很多软银的投资中还出现这样的怪现象。

  软银在投资后,如果发现这家公司问题太多,他们就会将其中几个指标用较短时间冲到高值,然后引入下一轮的投资基金,从而逐步的套现退出。

  至于这家公司以后是死是活,软银的团队就不会去考虑了。

  “其实很多项目如果按部就班发展没问题,就引入软银后他们要求加快推进速度,立马问题百出,最后项目成为资本方的炮灰”。有曾引入软银投资的项目创始人这样表示。

  当下日益冷静的资本市场也表明,讲故事已经没有了市场。

  好公司好项目应该是干出来的,而不是讲故事吹出来的。

  今天,美国投资机构和公开市场投资人更加看重盈利能力和盈利时间表,对于所谓的商业模式“故事”没有太多兴趣。

  实际上,今年新上市的科技公司普遍出现股价大跌,主要原因也是迟迟无法脱离亏损。

  因此,那些真正看重项目发展的投资基金,现在反而体现出来了价值。

  这也是孙正义现在的路走不通的原因。

  如果曾经的投资之神孙正义还不转变思路和操作模式,他也会跟已经沉沦的其他互联网公司一样,成为明日黄花。

  毕竟,资本没有感情。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