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页 | 新闻 | 滚动 | 大陆 | 台湾 | 美国 | 娱乐 | 体育 | 财经 | 图片 | 移民 | 杂志 | 书味 | 博客 | 微博 | 美食 | 论坛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广信破产的启示

http://finance.sina.com   2014年02月05日 15:39   金融时报

  中国有关方面在1月下旬出手阻止由中国最大银行——中国工商银行(ICBC)销售的一只投资产品违约,这一决定既让人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令人担忧。

  “担忧的是,只要发生一次违约,投资者就可能竞相离场,使整个影子银行业市场陷入一场由流动性推动的信贷危机,”摩根大通(JPMorgan)经济学家朱海滨在发给客户的一份简报中表示。“但是,一次管理得当的违约对中国的影子银行业可能是积极的一步。”

  朱海滨补充说,经济增长放缓使监管宽松的信托公司今年更有可能发生违约,这些机构推出的投资产品让中国的储户避开被人为压低的利率。“那将有助于恢复市场纪律,缓解道德风险问题,”他指出。

  如果当局的行动不力,这些投资产品将继续吸纳家庭的资金,中国的家家户户急于获得高于银行存款的回报率。这些资金进而将流入房地产开发等领域,而官方担心,房地产价格已经过高,超出普通百姓的承受水平。一方面可能发生违约、另一方面可能形成泡沫,这种局面对北京方面耿耿于怀的社会稳定构成威胁 ど话说回来,违约并不是没有先例的。

  1998年发生的一件事已经被多数人忘却,但它其实与中国目前的情况有相似之处:时任中国总理的朱镕基决定关闭广东国际信托投资公司(GITIC)。广信是那一代影子银行之中最为失控的代表,该机构向投资者募集资金,用于购买房地产以及其它任何感兴趣的资产。

  广信成为中国大型金融机构中首家正式破产的机构,触发因素是其无力向外国债权人偿还一笔1.2亿美元的贷款。广信破产之后,还有数以百计的其他信托公司崩溃。

  当会计集团毕马威(KPMG)最初被聘请做审计,以确定广信的负债规模时,发现了26亿美元资产和44亿美元负债。尽管如此,评级机构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此前仍给予该集团与中国财政部相仿的最高投资评级。据卡尔?沃特(Carl Walter)和侯伟(Fraser Howie) 2010年合著的介绍中国金融市场运转机制的《红色资本主义》(Red Capitalism)一书透露,朱镕基亲自决定聘请外国会计师事务所,因为他对中国审计机构提交的数据感到失望。

  在接下来四年的法庭诉讼过程中,债权人提交了56亿美元的索赔申请,包括来自外国债权人的47亿美元。最终的回收率仅为1美元收回12.5美分。“失败的规模让人惊愕,”两位作者补充说。“它使外界对北京方面充当中国最重要金融机构后盾的承诺(如果说不是能力的话)产生疑虑。”

  当年的中国只有1450亿美元外汇储备,还有几乎等量的外债,相比之下,现在中国拥有3.8万亿美元的庞大外汇储备 ど是,朱镕基当时明确表示,不出手纾困债权人的决定,反映了中国官方无意弥补债权人的损失,而不是无力这么做。

  “(中国)完全有能力偿还债务,”朱镕基当时说。“问题是这种债务是不是应该由政府来偿还。”

  现在,人们对当今这一代影子银行提出同样性质的问题。问题仍然是,当这些影子银行和信托公司的产品陷入困境时,政府应不应该补偿债权人和投资者。但这一次,问题大得多,牵涉的利益也大得多。而且这一次承怠损的将是中国公民,而不是外国债权人。

  “就目前而言,中国央行支撑着一切,”沃特在谈到当今的影子银行业时表示。他又说,“他们不得不杀掉几个,而且他们也已经准备好这么做。”此言源自中国成语“杀鸡儆猴”。

  无论中国做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对世界的影响都将比15年前大得多。全球金融危机过后,中国的信贷总量(包括银行和非银行机构)升至GDP的180%。但现在,中国正试图遏制扶摇直上的信贷增长。这意味着中国国内的资金成本和中国向全球借款人提供资金的成本将会上涨,加剧全球“钱荒”。

  桑晓霓(Henny Sender)是英国《金融时报》首席国际金融记者

  译者/何黎

Bookmark and Share
|
关闭
列印
转寄
去论坛发表评论
DJIA15440.23
-5.01
NASDAQ4011.55
-19.97
S&P 5001751.64
-3.56

今日焦点新闻

新浪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