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破6.8關口 人民幣後勁還有多足?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5日 03:26   21世紀經濟報道

  飆漲超4000點!在岸、離岸人民幣雙雙破6.8關口!人民幣後勁還有多足?

  導讀:9月15日上午,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升破6.8元,再創本輪升值新高,回到去年5月上旬水平。

  本輪升值中,人民幣匯率過關斬將,升值勢能明顯強於此前幾輪。

  從5月末低位算起,截至9月15日上午創下的新高,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漲超4000點。

  9月15日上午,在岸、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雙雙升破6.8元!

  午後盤中升破6.78關口,創下去年5月以來的新高。

  與此同時,人民幣對美元今日中間價報6.8222,較昨日升值139個基點,達2019年5月13日以來新高。

  人民幣的持續走強促使離岸與在岸人民幣雙雙破6.80關口。

  離岸人民幣對美元匯率

  自今年4月以來,人民幣走勢開始趨強,走強趨勢在6月後愈發明顯。8月31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在離岸和在岸市場漲幅進一步擴大,曾一度接連升破6.85關口。

  美元指數再走弱

  9月上旬,美元指數持續上漲,人民幣保持震盪。但在近日,美元指數再度走弱,人民幣也突破前高。

  近5個月美元指數走勢

  覆盤本輪升值,大致始於5月末。彼時,美元指數走弱,成爲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的直接推手。升值背後,還有着人民幣多空力量的轉換,隨着中國疫情防控和經濟復甦領先,看多人民幣的力量逐漸佔據上風。此外,由於美聯儲“大放水”導致的美債收益率走低,也進一步推升了中美利差,人民幣資產也吸引了更多外資涌入。

  人民幣後勁如何?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在這種持續強勁的走勢下,人民幣後勁還有多足?

  對此,興業研究首席匯率分析師郭嘉沂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從當下基本面來看,人民幣仍有升值空間。

  “在宏觀層面,人民幣走強受美元指數下行、國內貨幣政策邊際收緊以及中美經貿關係(第一階段協議)平穩運行而走強”,郭嘉沂說:

  “微觀層面上,人民幣資產吸引力仍保持高位(特別是債市),年中分紅購匯高峯已過,中資美元債市場回暖促使發行量超過到期量。而上述基本面未發生變化,人民幣仍有上升空間。”

  但經濟學人智庫(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宏觀經濟分析師吳天俊看來,此番人民幣本輪升值基本已經到頭。

  吳天俊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解釋說:

  “由於中國疫情恢復得不錯而產生的國別風險偏好已經被充分定價,綜合最新的中國經濟數據來看,經濟基本都是在符合預期內進一步復甦,往後也不會有更進一步的超預期反彈。”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張雪情在此前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表示,前期利空因素聚集帶來的效應促使人民幣走強,但除此之外,美元指數走弱也是推動人民幣走強的一個被動因素。

  自4月初以來,美元指數呈穩步下滑態勢,目前已下跌逾6%。在此期間,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在低於0.7%的水平上小幅波動,並未有明顯偏離。

  美元指數進入反彈期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圖片來源 / 圖蟲創意

  在8月27(美國中部時間)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在傑克遜霍爾(Jackson Hole)年會中提出將採取“靈活形式的平均通脹目標制”後,市場對美元通脹預期增強。

  9月15日,美元指數開盤價93.0666,較昨日繼續下跌0.3058%。截至9月15日17點02分,美元指數進一步下滑至92.9193。

  郭嘉沂表示,美元指數下跌主要與美聯儲超大規模寬鬆政策下,市場風險偏好自3月起持續修復、美元流動性逐漸從美國向外圍市場溢出有關。

  在張雪情看來,雖然美元指數目前處於相對低位,但其不會持續走弱,也不會崩盤。

  張雪情表示:

  “現在美元指數確實在低位徘徊,

  但市場所說的美元走弱是相對於上半年來看的,而92,93是美元指數的正常水平。美元再走弱,也不太可能跌到75或70。

  此外,美元仍是全球第一大避險貨幣,在疫情和全球經濟走勢仍不明朗的情況下,一旦有較大風險出現,居民和企業會出於防禦目的增持美元。”

  那麼美元作爲全球最大避險貨幣的能力是否會有效抵消其下行趨勢?

  郭嘉沂認爲,美元指數走勢呈現一定微笑曲線規律。即在美國基本面顯著優於外圍時,美聯儲先於其它經濟體收緊貨幣政策,資金回流美國,此時指數走強。此外,若全球經濟大衰退、金融市場劇烈動盪(類似今年3月),此時美元因其避險屬性而走強。當美聯儲保持寬鬆政策,而美國基本面未明顯優於外圍市場時,美元指數則走弱。

  “目前美國處於第三種情況,由此美元趨勢走弱”, 郭嘉沂說,“但未來在疫苗大規模投入使用情況,死亡率進一步下降,美國經濟加速復甦的情況下,美聯儲收緊貨幣政策,屆時美元將重新走強。”

  聯邦公開市場委員會將於當地時間週三召開會議,或將討論是否會向市場注入更多的流動性、進一步擴大資產購買計劃等量化寬鬆措施。

  對於美聯儲的後續措施,在吳天俊看來,美聯儲方面暫時沒有太大的動力去擴大資產購買。

  “雖然美股近來有所下跌,但下跌幅度較小,因此不存在流動性問題”他說,“美元指數已經觸底,目前進入反彈期。未來隨着美國大選臨近美元指數可能會受衝擊,但整體上美元指數是向上趨勢。”

  “美國經濟週期正處於上行過程,有利於美元恢復。雖然美國名義利率目前還是比較低,但隨着通脹預期增強,名義利率也會隨着提高,對美元會有良好的支撐。“吳天俊說。

  本週二,美元相對一攬子貿易伙伴國貨幣的匯率下跌0.1%,因美元指數的構成方式,其下降意味着其“籃子”裏其他貨幣走強。

  佔美元指數構成比例57%的歐元近期愈發強勁。自今年夏季以來,歐元兌美元匯率已飆升至近1.20美元,爲兩年多來的最高水平。

  上週四,歐洲央行行長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發佈了歐央行的最新預測,並稱歐元走強引發人們預計未來幾年通脹率將低於“低於但接近2%”的目標,歐央行或將採取行動舒緩歐元的強勢。

  航空板塊受益於升值

  人民幣升值,有利於提高企業對進口商品的購買力,減輕外債負擔。

  航空公司一般擁有大量外債,飛機、發動機、航材設備也多爲進口。人民幣升值後,航空公司會獲得匯兌損益,運營成本也會降低。5月末以來,航空板塊總體上漲。

  9月15日上午,航空板塊表現頗爲亮眼,中國國航、華夏航空漲超6%,吉祥航空、南方航空等幾家航空公司股價都上漲。

  此外,國內造紙行業進口紙漿需求較大,人民幣升值有利於降低原材料成本。不過,考慮到產品也會部分出口,最終影響還是取決於單個企業進口原材料和出口產品的情況。

  南財快評:人民幣匯率或會進入6.5-6.6區間

  2020年9月15日,人民幣匯率升破6.8。如果從今年5月底人民幣匯率底部7.16算起,不到4個月的時間,人民幣匯率升值幅度達到4.7%。這一方面反映中國宏觀經濟整體向好的趨勢,另一方面,也反映了美元指數在趨於疲弱,同期美元指數貶值幅度達到5.4%。 

  匯率是兩國貨幣的比價,全球貨幣佔據主導地位是美元。儘管中國經濟率先走出疫情,但是相關產業並沒有出現生產率或者回報率的突然上升,人民幣並沒有太多內生升值的動能。人民幣匯率升值,很大程度上還是因爲美聯儲降低了全球利率中樞。與美國貨幣政策相比,當前中國貨幣政策處於相對穩健的態勢,10年期中美利差上升至2.47%的歷史高位。考慮到其他新興市場經濟體相對寬鬆的貨幣環境,如果中國持續實施相對穩健的貨幣政策,人民幣匯率的升值速度可能會比其他新興市場國家更快,引發實際有效匯率升值。 

  另一方面,在新冠疫情和原油價格暴跌的衝擊下,美聯儲重啓無上限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急劇擴張。截至9月15日,美聯儲資產負債表規模高達7萬億美元,相比3月中旬增加了2.6萬億美元。美聯儲量化寬鬆不僅會提振美國經濟,刺激需求,同時也向全球提供了更多流動性,降低了美國長端利率,這將會降低美元吸引力,而包括人民幣在內的其他新興市場貨幣將面臨升值壓力。 

  量化寬鬆政策存在兩類國際傳導渠道:第一是投資組合渠道,美聯儲的資產購買行爲直接影響資產價格,並且改變投資者的風險偏好,進而改變投資者的投資組合。第二是流動性渠道,通過資產購買可以有效修復市場功能,降低市場的流動性溢價。以上兩類渠道都會改變其他國家相對美元的匯率水平。美國量化寬鬆政策推動股權資本流入新興市場經濟體,在這個過程中,美元總體貶值,而新興市場經濟體貨幣則出現升值。不過,這兩類渠道要發揮作用,需要相對平穩的經濟形勢,傳導時間相對較長,從過去的經驗來看,從美聯儲實施量寬,到美元指數下跌,大致需要5個月時間。根據美國國會辦公室的預測數據,未來兩年內聯邦基金利率將維持在零利率水平,這預示美聯儲無限量的量寬操作至少會持續到2021年。 

  在美聯儲實施量化寬鬆政策的過程中,美國國債長端利率和美元指數都會承擔較大壓力,美元指數進入下行通道。

  值得注意的,這一次,美國通脹也會推動美元指數下行。最近幾個月,美元指數的走勢與美國的通貨膨脹出現了異常明顯的分化趨勢,二者呈現顯著負相關性。尤其是從4月份至今,在美國通脹觸底反彈的情況下,美元指數反而進一步下探,短期內也未見企穩趨勢。這是因爲,在疫情衝擊下,由於美國政府實施了強有力的紓困和刺激政策,很多失業率較高的行業工資不降反升。隨着美國經濟復甦,由於工資剛性,各行業工資維持較高增速,通脹會隨之上漲。與此同時,美聯儲宣佈採用“靈活形式的平均通脹目標制”,表示會容忍通脹上行至2%,在這種情況下,歐洲對通脹容忍度相對較低,兩相比較,美聯儲的寬鬆力度較大,因此美國通脹預期越強,美元指數壓力越大。 

  人民幣匯率已經進入波動性的升值通道,但升值的幅度會受到中美雙邊政治壓力的限制。參照過去一輪中美貿易衝突的經驗,我們採用人民幣匯率與美元指數走勢之差作爲評估中美關係影響程度的指標。上圖表明,中美衝突最摩擦的是2018年10月和2019年10月,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超過美元指數升值幅度接近6%。最緩和的時期是2019年4月底,當時大家普遍預期中美即將達成貿易協議,人民幣匯率相對美元指數有接近1%的升值。近期中美關係再度緊張,今年6月,人民幣匯率貶值幅度再度超過美元升值幅度約6%,此後逐步進入下行通道,9月15日降至5.8%。如果中美關係沒有進一步大幅惡化,人民幣匯率還會繼續升值,最高可能會進入6.5-6.6之間。(作者:肖立晟【中國社科院世經政所全球宏觀經濟室主任】)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