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逆週期因子淡出”重現 將帶來什麼?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28日 00:21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逆週期因子淡出”重現,將帶來什麼?

  10月27日晚,外匯交易中心公告顯示,近期部分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報價行陸續主動將報價模型中的“逆週期因子”淡出使用。

  外匯交易中心指出,今年以來,我國外匯市場運行平穩,國際收支趨於平衡,人民幣匯率以市場供求爲基礎雙向浮動、彈性增強。調整後的報價模型有利於提升報價行中間價報價的透明度、基準性和有效性,也是外匯市場自律機制中市場主體發揮作用的體現。

  “逆週期因子”淡出效應部分體現在今日人民幣匯率上。10月28日,銀行間外匯市場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實現了連續4個交易日下跌,報 6.7195元,較上一交易日下調206個基點。

  但需要注意的是,10月28日,在岸、離岸人民幣開盤報6.7137與6.7109,較昨日收盤價6.7055與6.7099並無大幅度波動。

  “逆週期因子淡出”,昨日重現

  對於“逆週期因子”的具體算法雖沒有被明確公示,但其的納入意味着央行將人民幣匯率的波動風險,維持在一個可控的範圍內。

  在2017年以前,決定人民幣匯率的因素爲昨日收盤價與一籃子貨幣的有效匯率指數,而後者是綜合20多個國家貨幣的匯率與人民幣匯率報價關係計算出。在2017年匯改後,將“逆週期因子”加入其中。至此,昨日收盤價、一籃子貨幣有效匯率與“逆週期因子”三者決定人民幣匯率。

  在“逆週期因子”被引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價模型中使用後,其使用就隨着人民幣匯率的升貶值預期調整過多次。

  2018年1月9日央行決定暫停“逆週期因子”發揮作用後,昨日又再提淡出使用,如何理解?

  中銀證券全球首席經濟學家管濤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採訪時表示,“逆週期因子”淡出意味着央行對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容忍度進一步提高,央行的政策是中性的,不具有偏向性。

  中國銀行研究院研究員王有鑫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逆週期調節因子逐漸淡出使用,符合市場形勢變化和政策預期導向。

  通常情況下,從宏觀背景看,逆週期調節因子的使用主要是爲了穩定匯率,避免在危機時出現匯率螺旋下行的順週期行爲和企業爭相購匯的羊羣效應。因此,其更多是在貶值階段使用,發揮穩定和逆週期調控的作用。

  王有鑫指出,自5月底以來,市場形勢逐漸好轉,人民幣開始進入升值階段,且走勢逐漸穩定,改變了之前雙向波動的態勢。5月末至今,人民幣升值幅度在7%上下,受此影響,企業結匯率增加,售匯率下降,外匯供求和跨境資本流動形勢改善,外匯市場風險大幅下降。在此背景下,逆週期調節因子逐漸淡出使用符合市場形勢變化,有利於人民幣匯率的穩定和有序波動。

  對於近期中間價的走跌,王有鑫認爲在意料之中,“考慮到人民幣持續單邊升值對出口部門存在一定負面影響,前期央行已通過將遠期售匯風險準備金率降至0和繼續推進金融開放的表態釋放了穩定匯率的信號和調控意圖。因此,此時部分報價行調整中間價報價機制也是順應市場形勢和監管意圖的表現,屬於意料之中的變化。”

  “對人民幣匯率波動的容忍度提高,顯示了中國進一步推動匯率市場化改革的決心和定力。”管濤稱,“因爲‘逆週期因子’是反向調節,現在它的淡出或歸零,再結合此前調整遠期售匯風險金降至零,都表明央行的政策是中性的,並不具有特定的偏向性。”

  “淡出”的後續作用將如何?

  在昨晚“逆週期因子淡出”被正式提及後,今日人民幣匯率中間價下調較爲明顯,較昨日下調206個基點。但在岸、離岸人民幣走勢平緩,受其影響較小。

  一位交易員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中間價此次明顯下調爲明顯的信號,暗示了央行對人民幣近期強勁走勢的關注。但下調中間價信號的效果有可能是侷限的,具體的實質性影響還有待觀察。

  上述交易員稱,目前已消化了“逆週期因子”淡出的影響。如今中國在經濟基本面與中外利差方面仍具明顯優勢,由此預計人民幣將繼續位於強勢階段。但受海外疫情、美國選舉前後情況等因素影響,或擾亂全球金融市場,由此可能會拉動美元指數反彈走強。

  王有鑫指出,考慮到上述潛在風險,以及監管機構不斷釋放的調控意圖,預計人民幣匯率的短期波動性將增大,將圍繞潛在趨勢水平上下波動。

  澳新銀行亞洲主管及外匯策略師Khoon Goh表示,10月28日人民幣匯率調整並沒有體現“逆週期因子”淡出的作用。在存款準備金率降至零幾個月後,2018年1月逆週期因子被暫停使用,但仍沒有阻止人民幣後續上漲。

  2018年1月9日,離岸人民幣兌美元一度下跌0.59%,跌破6.53關口;在岸人民幣兌美元收盤價報6.5207,較上一交易日下跌251點。不過到1月10日,雖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報6.5207,較上一個交易日大跌239個基點,但盤中境內市場人民幣即期匯率(CNY)開始觸底反彈,截至1月9日19時,CNY徘徊在6.5139,高於當天中間價。

  Khoon Goh同時指出,人民幣不存在貶值問題,此番操作並不是促使人民幣貶值,而是暫時使用“逆週期因子”這個工具。“經濟基本面仍有利於人民幣,包括極具吸引力的利差,這會讓人民幣保持偏強走勢。”

  北京時間10月28日,美元指數開盤報93.086,中美十年期國債今日利差達約242個基點。

  王有鑫表示,從字面意思看,淡出使用表明中間價定價機制從“前一日收盤價+一攬子貨幣匯率+逆週期調節因子”三因素模型向“前一日收盤價+一攬子貨幣匯率”的兩因素模型轉化的含義,與之前逆週期調節因子係數調整至中性但保留該項的含義略有不同。

  “這隱含着未來可能會盡量減少使用‘逆週期因子’,轉而更多地依靠市場定價的政策深意,比較接近811匯改的早期形式。不過,考慮到逆週期調節因子是重要的宏觀審慎調控工具,淡出使用並不代表就不會再次使用,未來形勢出現變化也有可能會重啓。”他補充說。

  在管濤看來,“逆週期因子”淡出是一個制度安排。匯率受很多因素影響,它淡出以後得以讓市場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基本面與消息面都是匯率的影響因素。

  “2018年初‘逆週期因子’第一次淡出,市場裏有很多聲音說人民幣此波升值到頭,但事實並非如此。”管濤說,“未來人民幣是升亦或是貶,從各個方面受到其他的因素影響,背後同時有升值與貶值因素。”

  管濤進一步指出,需要考慮這樣一種可能性,即目前促使人民幣升值的因素是否會利好兌現,未來是否會有新升值因素與貶值因素出現,以及是否會有未預料到與未被觀測到的貶值因素,這些都需要動態跟蹤。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