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中國緣何連續4個月減持美債?一文讀懂美債拋售幕後故事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18日 03:03   21世紀經濟報道

  原標題:中國緣何連續4個月減持美債?一文讀懂美債拋售幕後故事

  隨着美國疫情捲土重來導致經濟復甦承壓,全球央行拋售美債的力度持續升溫。

  11月18日凌晨,美國財政部發布最新的國際資本流動數據顯示,9月份外國投資者持有的美國國債規模連續第二個月下滑,創下過去3個月以來最低值7.071萬億美元,其中,當月中國持有的美債規模較8月份環比減少63億美元,至2017年2月以來最低值1.062萬億美元。

  這意味着中國央行連續4個月拋售美債,累計拋售額約220億美元。

  在BK Asset Management宏觀經濟研究主管Boris Schlossberg看來,中國連續4個月拋售美債“無可厚非”。畢竟,當前美債收益率實在過低。比如9月份10年期美債收益率徘徊在0.67%-0.7%之間,無法滿足衆多央行持有到期策略的投資收益要求。

  Boris Schlossberg表示,“即便9月美元指數從年內低點91.75一度回升至94.74,仍然無法改變海外央行持續減倉美債的趨勢。”由於難以忍受美債極低收益率,另一大美債持有國——日本也在9月減持22億美債,將持債規模降至1.276萬億美元。

  Weeden & Co.首席全球策略師Michael Purves則透露,9月以來衆多海外央行持續減持美債的另一個驅動力,是當前美債市場空頭頭寸迭創記錄新高——即越來越多機構都在押注美聯儲QE購債力度放緩與通脹預期回升,正令美債價格趨於下跌。因此海外央行不得不考慮到美債價格波動風險,選擇減持避險。

  他還表示,當前驅動海外央行持續減持拋售美債的原因衆多,另一個不容忽視的因素,是越來越多國家正將大量外匯儲備投向促進本國經濟增長的重大基建項目或醫療項目(而不是持有美債),爲本國經濟復甦提供更大的支撐。

  成功規避10月美債下跌風險

  記者多方瞭解到,中國連續4個月減持美債,也在華爾街金融市場意料之中。

  “由於9月美國疫情捲土重來,加之美國財政刺激計劃遲遲未能落地導致經濟復甦承壓,大量海外資本都在拋售美元資產避險。”Boris Schlossberg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

  美國財政部公佈的最新數據也顯示,9月份外國投資者對長期證券、短期美國證券和銀行業務的淨流出額達到799億美元。其中,海外私人投資者淨流出爲403億美元,海外官方淨流出爲396億美元。得益於美股持續上漲,9月外國居民淨買入782億美元長期證券,成爲唯一的資本流入“亮點”。

  在Boris Schlossberg看來,儘管在名義收益率方面,美國國債依然高於德國國債、英國國債等西方國家主權類債券,但日益攀升的通脹預期與美元貶值趨勢,正成爲海外投資者持續調低美債持倉量的主要原因。

  被譽爲“新債王”的岡拉克則直言,在美國債務規模迭創歷史新高的情況下,如今美國還得承擔鉅額財政刺激計劃所帶來的債務募資壓力,正導致美元與美元資產價值持續下跌。

  一位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固定收益類資產配置主管透露,目前不少海外央行最擔心的,是美國債務規模正變得難以維繫——截至今年9月底的財政年度,美國財政赤字總額已突破3.1萬億美元,債務總規模則突破27.26萬億美元,遠遠超過去年美國GDP總量21.43萬億美元。

  “在這種情況下,海外央行加快減持美債步伐,正變得大勢所趨。”他表示,何況近期美聯儲QE購買美國國債的力度也較5-6月份明顯減弱,令市場擔心鉅額美國國債“無人接盤”而引發債券價格大跌。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連續4個月減持美債,的確起到不錯的風險防範效果。10月以來,10年期美債價格持續下跌導致收益率一度從0.7%上漲至0.97%,令中國央行規避了美債價格估值回落的“相應損失”。

  高盛分析師預測,隨着美國通脹預期回升,明年底10年期美債收益率有望觸及1.3%的高點。

  “這預示着未來一段時間海外央行仍將減持美債規模避險,因爲不是所有的美債頭寸都做了價格波動風險對衝操作。”Michael Purves指出。

  美債價格被高估?

  值得注意的是,在海外央行持續減倉美債的趨勢下,美債沽空潮正變得“一觸即發”。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發佈的最新數據顯示,當前沽空美債價格,押注美債收益率回升的美債空頭頭寸正迭創紀錄新高。究其原因,此前美國大舉出臺財政刺激計劃,以及美聯儲釋放鉅額的美元流動性,正令美國面臨更高的通脹預期,由此觸發衆多投資機構押注美債收益率曲線趨於陡峭。

  “目前持有類似觀點的投資機構衆多,除了大量對衝基金,還有不少海外央行與外匯儲備管理機構。”上述華爾街大型資管機構固定收益類資產配置主管告訴記者。這也驅動過去兩個月不少海外央行擇機加大美國20年、30年期超長期國債的配置力度,因爲在債券收益率曲線趨陡的情況下,持有這類債券到期所獲得的回報更高。

  記者多方瞭解到,這種調倉操作沒有妨礙衆多海外央行繼續減持美債規模的整體趨勢。因爲當前迫使越來越多海外央行拋售美債資產的另一個重要因素,是美債資產與美國經濟復甦基本面存在嚴重脫節。具體而言,美國持續升溫的通脹預期與債務規模急劇膨脹,與美債資產價格高企(收益率極低)形成巨大的反差。這導致海外央行基於風險規避的考量,不得不繼續減持估值偏高的美債資產。

  Michael Purves表示,“如今,海外私人投資者反而成爲美國吸收全球資本的最主要力量,海外央行等官方機構則相形見絀。”

  美國財政部最新數據顯示,在9月份外國居民淨買入的782億美元美國長期證券裏,私人外國投資者的淨購買額高達586億美元,外國官方機構淨購買額僅爲196億美元,這背後,是部分外國官方機構在繼續減持美債同時,轉而將資金投向美股博取更高的回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