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泰君安:華爾街資深人士如何看美國股災?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3月25日 17:26   北京新浪網

  總量海外周:華爾街資深人士如何看美國股災

  原創 國君宏觀 

  【主持】花長春 全球首席經濟學家

  【專家】Kevin Chen/陳凱豐 美國匯盛金融公司首席經濟學家,宏觀對衝策略的合夥人和首席投資經理

  【主講】

  李少君    國君總量團隊負責人、全球策略首席

  花長春    全球首席經濟學家

  高瑞東    首席宏觀分析師

  覃漢       首席固收分析師

  會 議    

  1、陳凱豐博士的觀點簡述

  花長春:今天我們主要聊一聊目前美國的形勢,包括疫情、經濟、政策和市場。我們有幸的請到了陳博士跟我們一起去進行交流。展望下一階段,美國的金融危機是不是已經過去了,或者說大家擔憂的高峯期是不是已經過去了?

  陳凱豐博士:在紐約的餐廳、酒店等都全都關門了,甚至包括公園等等都關門了,所以目前形勢還是非常緊張的。那麼我也分享一下目前的一個我對股市或者宏觀的一些看法。

  病毒的衝擊導致了很多企業停擺、餐廳關閉,航空公司等的業務量大幅度下降,對經濟的影響是負面影響非常大,這個也觸發了美國還有全球的股市暴跌。美國股指暴跌百分之三十幾,特別是有幾個行業,像能源、包括航空公司等等的,它跌幅可能是60~70%,這樣跌幅是非常慘痛的,基本上是超過了08年,超過了1929年,也超過1987年下跌的速度。隱含波動率的數據連續4周在60和80之間,甚至到85,這個是有史以來最高的波動率。而實現的波動率上幾周到達三位數145%從來沒有聽說過股市的這麼高的波動性。這個導致了大量的華爾街基金損失非常慘重,比如一些量化基金。

  這次除了股票市場以外,債券市場也是巨幅的下跌。債券的這種下跌在歷史上可能非常罕見,2008年都沒有那麼長。而2008年許多債券包括國債都是漲的。所以債券市場或者說華爾街早餐會有一個說法,就是說這次股市的大危機,和以前最大的不同是以前有效的避險工具,這次都不再有效了。首先是黃金,若股市大跌出現問題,黃金會上漲,黃金是一個避險工具。然後是日元,在金融市場波動的時候,日元一般會升值,但這次日元也是暴跌。接着國債,美國國債在最近幾次股市暴跌的時候,經常和股市同跌同漲,也失去了避險功能。這幾個傳統法寶現在都失靈了,對整個市場打擊是非常大的,也就是說出現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這種恐慌情緒。

  當然美國整個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應對現在也是不斷的加碼,包括聯儲也不斷地出臺了多項貨幣政策。我們初步估算的話,聯儲整體刺激規模可能是4萬億美元。然後財政方面,這兩天應該通過新的一個法案,包括給一些受到嚴重打擊的,比如說航空公司等等的做債務擔保,這樣給中小企業提供貸款等財務資助。財政政策上面現在看起來它刺激規模補貼的應該是1.5~2萬億美元規模。所以刺激政策的力度也是非常大。咱們看到金融市場巨幅的震盪,可以說是有兩個不同的因素,正面和負面因素不斷對市場進行影響。所以現在市場也是波動性非常大,加上年又是美國大選,這又是個非常大的風險。

  最後也還有就涉及到全球油價,現在油價是2000年的水平,這對於市場信心打擊也是非常大的。整個能源行業現在都出現現金流的問題。但當然長期來說我個人還是比較樂觀的。原因是像原油價格的暴跌,實際上是一種減稅。對中國、印度經濟是利好,對美國經濟美國消費也是件好事情。美國一些地區的零售油價降低了50%,這個也實際上是一種經濟刺激。

  2、陳凱豐博士和國泰君安總量團隊首席的交流

  花長春:我有幾個問題。第一,華爾街的投資者對當前的疫情的恐慌是否已過去?第二,怎麼看待最近投資者對政策出臺後的情緒變化?第三,這次疫情最壞的結果會是什麼樣的?

  陳凱豐博士:第一,美國醫學界目前認爲這次疫情是能夠控制住的。傳染病在採取全面隔離措施後,大概是兩週左右應該就有效果了。此外,從醫學角度來說,免疫的疫苗研發都在緊密的推進。而現在美國在這方面管控力度還是很大的。

  第二,市場反應來說,對於做基本面的投資人,他們整體還是非常有信心的。所以基本面投資的投資者都是在最近把握機會逐漸買入。他們這些做基本面他們的風格都是很慢的,就是所謂抄底的非常慢的,在慢慢的買。但是量化的或者是做風險平價的投資者的損失就很慘重。由於資金槓桿、止損等原因,這些基金受到的打擊非常大,反應也非常激烈。有些基金已經清盤了。所以基本面和量化的反應是完全不同的。量化投資者佔交易量的比例達到90%,短期對市場影響較大。所以美聯儲的政策措施出臺以後,市場沒有迅速的反應,我覺得是因爲市場需要一定的時間來消化這些政策。

  第三,我覺得目前還是一個所謂的叫公共衛生的危機,公共衛生危機,通過把公共衛生的問題解決以後,應該社會就可以回到正軌。

  李少君:對於您剛才所談的經濟危機、金融危機觀點我非常認同,我主要有兩個問題,第一個,在過了拐點後,那麼新興市場和發達國家資產之間的相對關係。第二,是什麼時候這種資金的資本的流動的方向會發生一個比較大的變化,可以關注哪些信號?

  陳凱豐博士:首先美元最近的大漲,一個原因是涉及到避險資金的需求。但是我想強調趨勢的重要性。一旦事情發生以後,趨勢會自我加速。美元升值或者是全球美元緊缺是個長期趨勢,核心原因還是因爲美國現在不需要從中東買油了,所以美元緊缺我覺得是個長期問題。對於新興市場國家,我認爲現在也有一個比較重要的拐點或者趨勢。投資人認爲中國是一個特別的市場,中美兩個金融市場是最有機會市場。除此以外,其他的新興市場國家都受到了非常大的負面影響。因此投資者對於新興市場其實是非常謹慎的。而這個和之前我提到原油是有關係的。一方面,新興市場國家很難再看到很高的增長率,另一方面,匯率貶值的幅度是特別巨大。所以對於投資人來說,投資這些國家,它們的風險其實已經上升了。而至於信號,可以看美元流動性。在流動性那麼緊張情況下,去新市場投資資金肯定是要減少,甚至有些資金是回流美國,所以這個確實對於全球投資是一個比較大的挑戰。

  李少君:剛才您所講的美元的實際上是石油美元的一個短缺的問題,這裏面我再補充一個,如果是這個過程延續下去的話,您覺得特里芬難題這個問題會不會再次提上日程?

  陳凱豐博士:說的沒錯。石油美元短缺以後導致了美國貿易逆差減少的話,對全球美元短缺會是個結構性的問題。因此的話,美國在對比如說墨西哥、加拿大等等貿易逆差,有可能加大。另外聯儲也是做很多互換政策,和各國的央行提供美元、流動性、貨幣互換,這個我想都是在應對美元全球短缺的一個情況。

  覃漢:現在10年美債它利率的話已經是差不多創歷史新低了。我想提的一個問題是美國投資者對於10年美債的中長期看法是怎麼樣的?如果10年美債收益率從長期來看,0.8%、0.9的這樣一個絕對收益率水平,是不是還是有一定的配置價值的?   

  陳凱豐博士:美國國債10年期國債收益率確實比以前低了很多。對於收益率,我覺得除了考慮一個美國國內的投資人以外,還需要考慮到歐洲和日本的投資人。就像您說的歐洲、日本都是嚴重的負利率曲線的話,對這些地方的投資人,他們有結構性的需求,需要購買美國國債。因此美國國債收益率很難大幅的上漲。但是有沒有可能繼續下跌或到0,我覺得可能性比較低。主要的原因是美債的發行量會上升。短期的通貨膨脹我覺得是確實不存在,因爲在石油價格崩潰了以後,整個能源商品這條線的價格肯定是大跌。但中長期來說,發債量高的話,最終還是會有通貨膨脹的。所以我認爲收益率很難在大幅度的下降。

  實際上目前的收益率可能我認爲還會有所上升。一個是恐慌情緒緩解以後,有一些進入國家市場避險資金肯定要進入。另一個是住房貸款等長期的固定利率,它的標杆是10年期國債收益率。現在是10年國債收益率的下降,導致了美國的房貸利率的歷史新低。這樣的話一個會產生新的房貸的需求,此外,很多擁有房貸的人都會做再融資,這方面也會造成巨大的固定收益類產品的供應量。我覺得從供求角度來說,也會導致收益率有所上升。

  覃漢:今年美國也是大選年,有沒有可能川普會利用中美關係去轉移國內的主要矛盾?

  陳凱豐博士:整體的中美的關係不好,我覺得是個事實。美國民衆對中國的友好度,包括最近幾年的民調也是在不斷下降。美國政客需要博眼球,需要說一些出格的話,來獲得選票,這個也是沒辦法。整體我認爲就是說因爲今年貿易一階段也已經簽好了,所以再往後貿易上不會再有太大的變化。而且中國在美國的農產品的購買量也增加得很快。所以我覺得不需要過於在意川普的一些措辭。

  高瑞東:今天參議兩院的民主黨和共和黨雙方共同就一攬子的救助協議達成了某種程度上的一致共識。請問這一攬子協議對於美國的經濟,以及美國的市場可能會有多大的一個提振的作用?

  陳凱豐博士:首先國會通過這個法案肯定是必然的,現在情況和2008年這個方面是有點像。2008年當時爲了救市,第1輪的財政資助的法案,國會也沒有通過,然後股市大跌,然後接着第2輪就通過了。如果通不過法案導致股市大跌,引起老百姓的不滿,國會也吃不消,因此國會通過是必然的。當然裏面是有很多討價還價的地方。比如1~2萬億美元的資助,那事到底直接給個人,還是給企業,是通過擔保形式,還是通過比如說注資的形式,等等,這裏面有很多的爭議。

  我覺得通過了以後,對經濟的刺激作用還是會非常明顯。特別美國的很多老百姓他是不存錢的,你直接給他一張2000美元支票的話,他馬上就把這筆錢能給花掉了,直接用於消費。所以我認爲財政刺激後面的效果應該是會非常明顯,而這個主要的效果可能是要到4月份4月中下旬才能出現。也就是疫情得到控制了以後,經濟恢復正常以後,會出現較大規模的消費。

  高瑞東:您認爲當前的刺激方案,是會扭轉美國逐步進入衰退的趨勢呢,還是隻延緩了進入衰退的時間?

  陳凱豐博士:現在美國整體的大的經濟週期已經接近尾聲了,我覺得包括世行,包括IMF都認爲這是必然的。但是的話目前我覺得發生的事情就是由於新冠導致短期的金融市場大跌,然後政府開始大規模的貨幣政策和財政的刺激。我認爲今年的全球經濟,包括美國經濟不會出大問題,但是我覺得問題確實可能會出現在明年。一個是美國大選結束了,這樣的話刺激的必要性減少;另外一個是它們副作用也會慢慢顯現出來。因此我覺得衰退很有可能就是會明年發生,反而是今年的疫情會刺激了經濟週期,導致經濟週期會被再延長大概一年左右。

  高瑞東:2020年伊始,中美達成了“第一階段”協議,但仍有大量關稅保留。您認爲,隨着疫情發酵,美方可能大規模調降對華加徵關稅嗎?疫情結束後,以及大選之前與之後,您認爲中美關係可能會從哪個方面發展? 

  陳凱豐博士:整體的貿易上面我覺得很難會有很大的變化。原因就是對中國貿易上的爭端是不是共和黨的問題,其實兩黨這方面是高度一致。我記得在參加一些活動的時候,民主黨的高官都跟大家說,他說你們不要以爲如果我們上臺,貿易上會有所緩和,民主黨想打貿易戰的力度、決心可能比共產黨共和黨更厲害。因爲共和黨傳統上是一個自由貿易理念的黨派。民主黨更加強調的是勞工保護、環境保護。所以在貿易上面我覺得不會有產生太大的變化。就說這個大的方向我覺得就說是不會變的。然後從具體上執行來說,今年當然美國有國內有現在很多這樣的呼聲,就是新冠疫情能否先把一些關稅先降低,避免影響老百姓的購買需求。這個確實有這說法。而且好像有一部分已經開始實施了,比如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確實在做這個事情,而且我覺得下一步倒是有可能會見到這方面的一些舉措,我覺得是有的會有一些微調。

  高瑞東:您認爲對於美國大選,川普總統與民主黨潛在的總統候選人,誰的優勢會更大一些?

  陳凱豐博士:對於美國總統任期,4年只是一個中考,考試不考太差,一般就能過關連任。新冠疫情應對共和黨應對確實很不利,包括各方面浪費了很多時間等等。民主黨現在的拜登是領先的,但他政治的新鮮度可能不一定能被人接受。所以的話到最後就說民主黨候選人是誰,我覺得現在是誰還說不清楚。我也聽說過不少的一些情況。我覺得大家一定要拭目以待。不能認爲肯定是拜登爲候選人,現在也不是那麼確定。

  3、陳凱豐博士和在線投資者的Q&A交流

  投資者1:外資行對美國第二季度的經濟預期很低,市場是否反應了這種預期?

  陳凱豐博士:的確很悲觀,但是三、四季度會明顯反彈,全年正增長。美國股市許多行業是比較健康的,酒店、餐飲、能源等可能恢復較慢。

  投資者2:疫情是否影響投資者的交易?

  陳凱豐博士:有“9·11”等經驗後,影響不大。

  投資者3:美國經濟三季度大幅度反彈的原因?

  陳凱豐:主要是需求的回補,不少大型的活動都推遲到3、4季度。

  投資者4:現在美國有討論復工的聲音,怎麼看?

  陳凱豐:的確這樣,有這樣的聲音,畢竟很多州的確診人數較少,全部暫停影響較大。後面還要觀察吧。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