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高善文:寬信貸、低通脹、弱增長和強改革利於資本市場發展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6月29日 03:47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高善文:疫情以來結構性抑制因素凸顯,寬信貸、低通脹、弱增長和強改革利於資本市場發展

  來源:財聯社

  記者 覃澤俊

  6月29日,安信證券中期策略會如期舉辦,公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的觀點成爲關注焦點。

  在這場題爲《變局之中開新局》的中期策略會上,安信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高善文進行了主題演講。高善文認爲,疫情以來,經濟活動已經完成了微型反彈的右側,結構性的抑制因素逐步凸顯,中小企業和中低收入羣體將面臨更大的困境。此外,高善文指出,國際關係的惡化有可能使全球經濟長期的增長趨勢出現惡化。

  宏觀經濟層面,高善文預計,寬信貸、低通脹、弱增長和強改革等4個特徵利於資本市場繼續發展。

  疫情後經濟恢復接近尾聲

  全球經濟疫情後出現的快速、微型的經濟恢復反彈應該已經完成了右側。6月以來,經濟恢復的動量已經出現明顯降低。

  在商品的交易領域,感染風險是大多相似的,控制疫情的成本是相似的。疫情對經濟活動最顯著的影響是所有的交易活動增加了感染的風險。爲了控制風險,疫情爲所有活動都增加了交易費用,甚至取消交易。

  交易標的金額小的如服裝等,容易受到疫情影響;而標的金額大的房、車交易受到疫情的影響則較小。從而以交易標的的金額爲觀察點,單筆交易標的大的商品恢復較容易,單筆交易標的小的商品恢復更緩慢。

  疫情期被取消或推遲的交易,一部分無法恢復,對於一些可選消費和高標的消費可能會回補。

  疫情期間,政府部門對服務行業的控制比商品領域的控制要強。數據來看,疫情期間餐飲收入降低20%、民航收入降低50%、酒店收入降低25%,以上的交易活動佔GDP份額約5%。石油及製品的消費佔GDP比重約15%,但恢復很慢。比其他可選消費恢復比較,石油及製品的消費恢復減少13%,可說明人們普遍和大量減少了出行。

  疫情有可能長期、系統性的降低航空、酒店的需求,但對餐飲的抑制程度更弱。而商務社交和航空的需求的線上化會永久打擊這些板塊。

  實體經濟端,是否會出現破壞性重建?高善文指出,由於結構性變化帶來水泥,磚塊的產能過剩,導致行業面臨去產能的風險。

  中小企業和中低收入羣體面臨困境

  儘管經濟在疫情後時代普遍經歷了較強的恢復,但是在行業和企業之間非常不平衡。中小企業的恢復,經歷了更大的困難,大企業則相對好。行業相對比較來看,商品零售和投資領域經歷了比較徹底的恢復,一部分服務業恢復的難度,比如餐飲、文化娛樂,航空,旅遊,酒店等等相對更困難,高收入羣體相對受到的影響比較小,但是中低收入羣體,再就業,收入等方面,看起來面臨着更大的壓力。

  舉例來看,自主、合資和豪華三檔車中,豪華車的銷售額恢復顯著更強,明顯超過疫情前的水平。中低端車型的銷售水平,顯著低於高端車。一定程度上意味着收入增速的放緩,在疫情影響逐漸減弱的情況下,高端消費和中低端消費出現分化。低端收入的增速低於疫情前的狀況。疫情前增速爲5%,疫情後增速爲3%,且未能很好恢復。

  汽車消費一定程度上揭示了中低收入羣體在疫情期間受到了額外更大的打擊,疫情影響後穩定收入的基準下降,對社會公平也造成一定壓力。

  疫情後時代的恢復過程之中,儘管大企業的零售已經回到了超過疫情前的水平。但中小企業的零售仍然非常弱,接近2位數的負增長,恢復趨勢顯著弱於大企業。

  中小企業恢復緩慢的原因不是所在門類和政府限制,最可能的原因是中小零售企業在疫情期間受到了更大的打擊,他們的風險承受能力更差,已經因爲各種原因永久退出了市場。其他在業的中小企業也在復工復產方面更不順利。

  長期增長趨勢出現惡化

  疫情有可能催化了本就醞釀的長期趨勢的變化。疫情擴大了各國政府的地緣政治和國際關係的裂縫,並沒有得到彌補,反而是加劇,這對全球化有負面影響。

  製造業投資增速可能長期低於4%,對疫情後的影響,可能製造業投資增速在2%。另外,民間投資水平要恢復到5%更難。經濟的微型反彈結束後,結構性的抑制因素在顯現。線上化加劇去從產能;中小企業面臨生存危機;疫情放大了國際關係裂縫,將改變長期數據的趨勢。

  中國的情況相對樂觀。總體上看,中國政府在這一輪的這個經濟波動過程之中,在財政刺激上總體保持克制的立場,一部分的原因可能是受到前期貨幣政策的影響,另一方面,也反映決策能力的進步。

  在貨幣政策層面上,貨幣政策放鬆可謂見好就收。在疫情非常嚴重的時期,總體上保持了非常寬鬆的流動性,A股市場自身的動盪的幅度相對全球其他市場是較小,在中國的經濟金融體系沒有經歷明顯的現金恐慌,沒有經歷明顯的流動性的擠壓。

  但是隨着經濟的快速恢復,良好的貨幣政策立場迅速進行了調整,貨幣政策的放鬆,見好就收,財政刺激,總體上保持了很剋制的立場。另外,在經濟面臨諸多困難的條件下,中國的結構改革始終在穩步推進,今年以來,以落實第一階段貿易協議爲抓手,在很多重要領域改革都邁出了非常大的步伐,而且保持定力,久久爲功。

  沿着這個方向,相信在長期之內一定會取得非常重要和積極的成效,儘管在短期之內很難指望改革對經濟,對市場、經濟活動有立竿見影的影響,但是在長期之內,改革對改善經濟的基本面,提高經濟的可維持增長,都具有持久的正面影響。

  宏觀環境利於資本市場發展

  對當前的宏觀環境和資本市場做一個概括,高善文用12個字來概括。

  第一個特徵是“寬信貸”。儘管貨幣政策在前期是見好就收,但信貸、社融的供應相對經濟的需求更大,整體信貸環境更寬鬆,資本市場流動性相對充裕。

  第二個特徵是“低通脹”。全球的低增長導致國內在增長上面臨諸多壓力,2019年的通脹儘管一度有上升的壓力,但是通脹水平在走低,通貨緊縮的可能性仍然很小。

  第三個特徵是“弱增長”,經濟刺激政策在基礎設施領域具有很強的影響,儘管房地產在強恢復,但是可維持的增長率相對疫情前相比並不更高,在後疫情時代的整個的增長率相對疫情之前相比被系統性地降低了。

  第四個是“強改革”。在大家都沒有充分重視的同時,國內改革的力度非常大,而且改革的範圍也非常大。在寬信貸,低通脹,弱增長和強改革的背景下,資本市場相對而言應該是面臨着這個比較有利的環境,甚至可以說資本市場存在着一定範圍和一定程度的泡沫化的傾向和泡沫化的風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