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螞蟻集團已公佈金控方案 互聯網、民營金控將迎“大考”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4日 04:06   北京新浪網

  螞蟻集團已公佈金控方案 ,互聯網、民營金控將迎“大考”

  來源: 金融1號院 

  藥糖

  近日,國務院正式發佈《關於實施金融控股公司准入管理的決定》(下稱《金控辦法》),隨後央行對外公佈《金融控股公司監督管理試行辦法》。也將對國有大型企業、地方金控集團、央企金控集團、民營金控集團以及互聯網公司等衆多企業機構帶來影響。

  截至目前,多家企業機構還尚未對外公佈金控方案。而作爲爲數不多公佈金控方案的企業,螞蟻集團格外受到關注。

  麻袋研究院高級研究員蘇筱芮對“金融1號院”表示,“此前徵求意見稿出臺一年多時間,各方意見被充分吸納,各機構方其實早有心理預期,由於新規的包容性,預計對螞蟻集團現有的業務模式及財務報表不會有實質影響。在IPO前迎來監管辦法的靴子落地,對螞蟻集團而言不是壞事。”

  正在衝刺IPO的螞蟻影響幾何?

  早前央行2018年金融穩定報中把金控公司分爲了5類:國有大型企業集團如中信集團;地方金控集團如天津泰達集團;央企金控集團如招商局金融集團;民營金控集團如復星國際;以及互聯網企業,如螞蟻集團。

  截至目前,鮮有企業機構還尚未對外公佈金控方案。而正在尋求“A+H”同步上市的螞蟻集團則在招股文件中披露了相關內容,頗受外界關注。

  具體來看,在8月25日公佈的招股文件中顯示,螞蟻集團披露擬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爲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並由浙江融信持有相關從事金融活動的牌照子公司的股權。也就是說,螞蟻集團擬將以全資子公司浙江融信爲主體申請設立金融控股公司並接受監管。資料顯示,螞蟻集團目前擁有第三方支付、小貸、保險、基金等牌照,並採用輕資產、平臺化、科技化的互聯網業務模式。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在《金控辦法》中第六條詳細規定了“非金融企業設立金融控股公司”的三種情形,並明確規定:企業集團整體被認定爲金融控股集團,金融資產佔集團並表總資產的比重應當持續達到或超過85%。

  中央財經大學中國互聯網經濟研究院副院長歐陽日輝教授對“金融1號院”表示,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金融風險與實體經濟要設立防火牆。金融控股監管的一個目標是對於實業和金融業務合在一起的集團公司,要求二者分開,以實現風險隔離;規定金融資產達到85%或以上的公司,才可以通過整體改造爲金控集團接受監管,是審慎合理的。

  那麼螞蟻集團的金融資產佔比是否超過85%呢?“金融1號院”從招股書中看到,螞蟻集團持有金融牌照的控股子公司直接提供了部分數字化的信貸、資產管理及保險等服務,並在2020年上半年,由此產生的收入僅佔其營業收入的7.04%。據此推斷其金融資產佔比或低於85%。

  歐陽日輝對“金融1號院”指出,“從招股書披露的相關情況來看,螞蟻是一家科技公司,並不滿足整體納入金控監管的要求,沒有必要整體改造爲金控集團。實際上,通過浙江融信接受金控監管是合規的,”

  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金融1號院”表示,大產業小金控的模式是目前國內產業金控的通行模式。將產業和金融業務分開,以實現風險隔離,有利於螞蟻、蘇寧等相關企業自身進行風險管理,同時也有利於金融業務合規。

  80家金融控股公司或迎“大考”

  回顧監管對金控集團發展的監管脈絡,自2002年,中信集團、光大集團和平安集團獲得國務院首批試點綜合金融控股集團的批准,成爲我國金融控股企業發展的開端。時至2018年,監管部門曾選擇招商局集團、上海國際集團、北京金控公司、螞蟻金服和蘇寧集團5家企業開展模擬監管試點,直至2020年《金控辦法》靴子落地。

  人民大學金融科技與互聯網安全研究中心主任楊東對“金融1號院”坦言,螞蟻集團和蘇寧控股等早在2年前已經成爲央行的金控公司的試點機構,已經積累了很多監管和合規經驗。正式出臺的《金控辦法》在覈心條款上與此前的徵求意見稿基本一致,由此分析,新規不會對這類公司的等相關業務模式產生大影響。

  蘇筱芮指出,《金控辦法》出臺對互聯網、民營金控確實迎來迎“大考”,影響最大的是對於實力薄弱、投機炒作的民營金控,後續建議依規設立金控公司,杜絕僥倖心理,對不符合要求的金融業務板塊及時轉讓或主動退出。

  根據《金控辦法》,金融控股公司是指依法設立,控股或實際控制兩個或兩個以上不同類型金融機構,自身僅開展股權投資管理、不直接從事商業性經營活動的有限責任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而有媒體報道據《中國金融監管報告(2019)》不完全統計,截至2018年12月末,我國已有約80家金融控股公司和“準”金融控股平臺。

  蘇筱芮進一步闡述觀點稱,過去有不少金控,尤其是民營金控實力薄弱,通過虛假注資、循環注資等手段充實門面,積聚了較大的底層風險,而金控管理從起始階段把控質量,對源頭防範化解重大金融風險具有積極意義;另外在引導價值投資方面也有較爲廣泛的意義,此前金控曾被淪爲資本炒作的工具。辦法對股東、實控人等作出相應規範,有利於引導價值投資、長期投資,有利於機構聚焦主業,明確金融爲實體經濟服務的基礎定位。

  歐陽日輝對“金融1號院”強調錶示,新規符合國際通行的監管理念,也適應當前我國金融市場創新發展的特點,具有較強的前瞻性。對螞蟻而言,納入“金控”監管實際上消除了許多監管上的不確定性,在金融科技領域打造一個政府監管和市場創新的雙贏局面,對其長遠發展是利好。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