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國聯證券、國金證券雙雙承認併購 業內:四類主體將受益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20日 03:58   北京新浪網

  國聯證券、國金證券雙雙承認併購,業內:四類主體將受益,最大阻力或來自國金中小股東!

  來源:每經牛眼 

  原創 每經記者 

  今日,國聯證券和國金證券雙雙發佈公告稱,國聯證券擬受讓長沙涌金持有的國金證券約7.82%股份,同時向國金證券全體股東發行A股股票的方式換股吸收合併國金證券,本次合併預計構成重大資產重組,股票停牌。

  聯儲證券投行條線負責人尹中餘表示,國聯證券收購國金證券一事,如能順利推進。總的來說,是註冊制推進、“殼”價值縮水背景下,一次真正市場化的好的併購案例。其意義要大於此前申萬宏源。同時,在他看來,若是收購順利推進,國聯證券股東、無錫市政府、國金證券第一大股東以及國聯證券的管理層都將受益。

  國聯證券將“蛇吞象”式併購國金證券

  9月20日,國聯證券和國金證券先後發佈公告表示,國聯證券擬受讓長沙涌金持有的國金證券約7.82%股份。

  以國聯證券公告爲例,國聯證券稱,公司於2020年9月18日與長沙涌金(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長沙涌金)簽訂了《國聯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長沙涌金(集團)有限公司關於國金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之股份轉讓意向性協議》(以下簡稱《股份轉讓意向協議》),擬受讓長沙涌金持有的國金證券約7.82%的股份。

  同時,國聯證券與國金證券正在籌劃由國聯證券向國金證券全體股東發行A股股票的方式換股吸收合併國金證券。雙方於2020年9月18日簽署關於本次合併的《國聯證券股份有限公司與國金證券股份有限公司之吸收合併意向性協議》。本次合併預計構成《上市公司重大資產重組管理辦法》規定的重大資產重組。

  另外,國聯證券表示,本次合併仍處於籌劃階段,合併雙方尚未簽署正式的吸收合併協議,具體合併方案仍在協商論證中。同時,此次簽署的《股份轉讓意向協議》僅爲意向性協議,本次收購最終以雙方簽署的正式股份轉讓協議爲準。本次收購尚需經雙方履行內部審批程序,並經監管機構批准/同意,存在不確定性。

  也正是由於存在不確定性,公司A股股票自2020年9月21日起停牌,預計停牌時間不超過10個交易日。

  國聯證券2020年中報顯示,公司控股股東爲無錫市國資委下屬全資子公司無錫市國聯發展(集團)有限公司,無錫市國資委爲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另外,國金證券2020年中報顯示,長沙涌金(集團)有限公司與涌金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存在關聯關係,屬於一致行動人,二者分別持有國金證券股份比例爲18.09%和9.34%。

  國聯證券股東收益顯著增加

  今年以來,關於券業併購的傳聞不斷,先是中信證券與中信建投,再到第一創業和首創證券,現在又到國聯證券與國金證券。不過,與前兩對紛紛闢謠不同的是,今日國聯證券和國金證券均公告承認。

  “最近市場傳言的券商合併比較多,有大型公司之間的,也有中小型券商之間的,在面對券商市場良好發展機遇以及市場競爭,對於中小券商而言市場合並以外延的方式做大做強具有積極意義。”金融研究員袁吉偉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表示。

  聯儲證券投行條線負責人尹中餘表示,國聯證券收購國金證券一事,如能順利推進。總的來說,是註冊制推進、“殼”價值縮水背景下,一次真正市場化的好的併購案例。其意義要大於此前申萬宏源。

  尹中餘分析稱,此次“A收A”如能進行,有幾大受益者:首先是國聯證券的大股東。國聯剛上市不久,估值較高,動態市盈率約80倍,市淨率4倍多。而國金證券的動態市盈率約20倍,市淨率2倍多,收購之後,國聯證券股東收益顯著增加。

  第二大受益者是無錫市政府,增加當地稅收,相當於超大規模“招商引資”。

  第三大受益者是國金證券第一大股東,以此被收購的方式退出,有效避免了大股東退出引起的市場震盪和波動。

  第四大受益人是國聯證券的管理層。目前國聯的管理層有明顯的“中信基因”,雖然國聯已是“A+H”,但其整體體量畢竟有限。如能通過收購手段,聯合國金證券投行和財富管理業務等優勢業務,這種新的體量和“1+1>2”的業務整合,加之管理層的操盤經驗,值得市場各方的期待。

  收購最大阻力或來自國金中小股東

  東方證券研究報告稱,整體來看,券商間併購旨在實現擴大版圖,提升實力,做大做強的目標。

  首先是擴大地區版圖方面,不斷提升業務規模與市佔率,其代表就是中信證券收購萬通、金通、廣州證券;其次是快速補強短板,加強業務聯動,提升綜合實力,以中金公司收購中投證券爲代表;另外,強強聯合,快速提升行業地位方面,則以申銀萬國收購宏源證券爲代表,這類合併方式將成爲我國券業未來的主要併購方式,但面臨較大整合風險。

  中泰證券首席經濟學家李迅雷前期也表示,目前國內券商之間的強強聯合不太可行,即很難達到1+1大於2的效果。即便是某些“出事”的大券商被另一家大券商合併,從日後看,也不見得能做大,甚至有可能出現1+1小於1的現象。比較可行的或許是強弱聯合的模式,即以強帶弱,實現資源、平臺和人才之間的互補。

  而此次國聯證券收購國金證券則是比較顯著的強弱聯合模式。不過,是國聯證券弱於國金證券。今年上半年國聯證券營收8.22億元,總資產369.32億元,國金證券營收28.96億元,總資產653.58億元。

  “當然合併的效果取決於很多因素,包括併購雙方本身的互補性、併購後的資源整合、併購後的新發展戰略等等,國內券商之前的併購案例也有不太成功的,需要借鑑。但是,在行業大發展時期,尤其是對外開放加快,適當的兼併收購是必要的提升市場競爭力的路徑。”袁吉偉進一步說道。

  對於此次國聯證券收購國金證券,在尹中餘看來,也並非沒有“阻力”。“我認爲,最大的阻力可能來自於國金證券的中小股東。如收購順利進行,可能說明已經給到國金證券中小股東一個合適的換股溢價,或者給一個比較自由、可兌現現金選擇權。”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