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債券市場頻頻違約 國務院金融委出手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2日 04:43   北京新浪網

  債券市場頻頻違約,國務院金融委出手了!

  來源: 國是直通車

  必須“零容忍”

  在過去近一個月裏,中國債券市場頗爲動盪。

  從10月底青海國投宣佈不行使“15青國投MTN002”贖回權,到11月永煤控股集團的超短期融資券實質性違約和華晨汽車集團爆出構成債務違約金額合計65億元,因違約主體多爲國企,市場風險厭惡情緒進一步蔓延,引發信用債大跌。

  今天官方發佈消息: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下稱“金融委”)第四十三次會議11月21日召開,研究規範債券市場發展、維護債券市場穩定工作。會議對債市現狀作出“診斷”,並拿出了最新“藥方”。

  多因素疊加致違約增加

  信用評級爲AAA級的國企永煤集團和華晨汽車接連出事,隨後雲南城投等多隻“網紅”信用債大跌,大批債券基金淨值也出現下跌。

  連鎖反應不止於此。據Wind數據顯示,從“2020永煤SCP003”違約發生的11月10日開始,直至16日,市場已有超過28只公開發行的債券取消或者推遲發行,規模達226億元,“近期債券市場波動較大”成了發債主體“躲避”市場的主因之一。

  債市怎麼了?金融委會議稱,近期違約個案有所增加,是週期性、體制性、行爲性因素相互疊加的結果。

  中國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新聞發言人孟瑋近期也表示,總體看,企業債券的風險防範情況較好,累計違約率處於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最低水平,違約處置率處於公司信用類債券的最高水平。針對個別苗頭性風險隱患,密切關注相關債券的付息兌付工作,督促制定化解方案,保護投資者合法權益。

  金融委認爲,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按照市場化、法治化、國際化原則,處理好促發展與防風險的關係,推動債券市場持續健康發展。

  在南開大學金融發展研究院院長田利輝看來,債券市場穩定的關鍵在於市場化和法治化。他指出,近期債市違約事件是供給側改革中的陣痛,市場化進程中的磨鍊。違約事件短期是對債市的打擊和擾動,但也是一種砥礪,不會帶來債市的全面崩盤,反而能夠警醒風險,促進債市長足發展。

  “我國經濟已經逐步進入恢復上行週期,市場對企業盈利預期明顯增強,故而近期債務違約僅是陣痛,而非‘癌變’。”田利輝說。

  壓實責任,秉持“零容忍”

  債市怎麼治?壓實各方責任勢在必行。

  金融委提出,金融監管部門和地方政府要從大局出發,按照全面依法治國要求,堅決維護法制權威,落實監管責任和屬地責任,督促各類市場主體嚴格履行主體責任,建立良好的地方金融生態和信用環境。

  同時,金融委強調秉持“零容忍”態度,維護市場公平和秩序。要依法嚴肅查處欺詐發行、虛假信息披露、惡意轉移資產、挪用發行資金等各類違法違規行爲,嚴厲處罰各種“逃廢債”行爲,保護投資人合法權益。

  天風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廖志明指出,懲戒惡意逃廢債制度需健全。個別企業轉移資產,有能力償還卻故意不償還,這種行爲應嚴厲打擊。需釐清正常違約與惡意逃廢債的界線,完善好信用制度,懲戒惡意逃廢債。

  “金融產品本質上是一紙契約,契約精神格外重要,契約的執行需要司法保障。”廖志明稱,地方國企若惡意逃廢債,則需約束好地方政府的手。既不助長殭屍企業繼續積累風險,促進存量風險的出清,但也需嚴厲懲戒惡意逃廢債,維護好欠債還錢的信用生態環境。

  田利輝表示,在債券市場基礎制度建設上,債市要致力於增強信息披露、提升違法違規成本、實現債券違約的市場化處置、改善提升投資者理念。債券市場監管關鍵在於信息公開,讓投資者能夠明晰個債的風險。

  金融委還對市場行業自律和部門協調合作提出要求。會議稱,發債企業及其股東、金融機構、中介機構等各類市場主體必須嚴守法律法規和市場規則,堅持職業操守,勤勉盡責,誠實守信,切實防範道德風險;健全風險預防、發現、預警、處置機制,加強風險隱患摸底排查,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牢牢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塗永紅指出,政府部門要加強政策協調,健全應急管理機制,採取措施穩定金融市場信心。11月份以來,央行實施了多輪逆回購,向市場注入流動性,發出了明確的政策信號,確保流動性充裕,防止債券市場利率過快上升,並切斷流動性緊縮向其他金融市場蔓延的鏈條。

  塗永紅直言:“地方政府要處理好與市場的邊界,要切實保護投資者利益,不能任意抽調發債企業優質資產,削弱企業的償債基礎,損害投資者權益。”

  國企民企一視同仁

  中國債券市場打破剛兌已不是新鮮事,但此前發生違約的主要是民營企業,而近期的信用違約事件多與國企相關,徹底打破了市場的“國企剛兌”信仰。

  “從違約變化的情況看,當前驚嚇市場的並不是規模的上升,而是違約結構的變化,違約正向國有企業蔓延。但是市場卻有選擇性地忽視了民企違約減少的變化。” 華東師範大學中國金融研究院學術專家、研究員胡月曉說。

  他稱,實際上,與2018年、2019年相比,2020年的整體信用違約狀況並沒有明顯惡化。只是由於中國市場上普遍存在着靠“信仰”投資的狀況,國企違約因其規模大,某些持倉較爲集中的機構受傷較爲嚴重。

  此次金融委會議特別提到,要深化債券市場改革,建立健全市場制度,完善市場結構,豐富產品服務。要深化國有企業改革,提升運行的質量和效率。

  田利輝對此表示,債券市場的穩定和健康發展必須要強調處置公平,不宜區分國企民企和大型小型,要做到一視同仁。

  廖志明指出,少部分國企依靠其隱含的政府信用,重資產規模而忽視經營效益,過度融資,經營卻每況愈下,成爲殭屍企業。個別國企違約爲市場敲響警鐘,並非國企就是低風險,要更加重視第一還款來源,重視企業經營質效。個別國企違約也將打破市場的國企信仰,利於國企與民企的公平競爭,利於金融資源更加有效地配置,提升經濟發展水平。

  “要避免地方產業國企債務違約現象的過快蔓延,甚至演變爲一場信用風暴。”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副所長張明稱,讓信用債市場的剛性兌付格局被打破,讓潛在信用風險更加充分地暴露出來,讓未來的信用評級更加準確地反映違約風險,這本身是正確的方向。然而,當前中國監管部門應該把握好度,既要讓風險逐漸釋放出來,又要避免風險的集體爆發與相互疊加,避免防範風險的行爲本身加劇風險。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