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展望2020:世界經濟復甦之路問號重重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30日 05:30   中國新聞網

(財經天下)展望2020:世界經濟復甦之路問號重重

中新社北京12月30日電 題:展望2020:世界經濟復甦之路問號重重

中新社記者 王恩博

  2019年,世界經濟增長趨緩,變數增多;2020年,它能否頂住逆風,實現復甦?中國社科院30日在北京發佈《2020年世界經濟形勢分析與預測》報告顯示,這條道路上仍然問號重重。

 

 

資料圖:2019夏季達沃斯論壇會場外達沃斯logo。中新社記者 于海洋 攝

美國經濟走勢如何?

  據美國商務部公佈的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美國實際GDP按年率計算分別增長3.1%、2%、2.1%。總體來看,今年美國政府3%的增長目標或難以達到。

  談及個中原因,中國社科院這份報告指出,世界經濟下行和貿易摩擦引起的外需下降,正導致美國總需求受到衝擊。另外,美國製造業亦表現出衰退跡象。美國製造業新增訂單數月度同比增長率在2018年8月達到8.5%的近期高點後快速下降,2019年5月開始負增長,至當年9月僅爲-3.2%。

  但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姚枝仲也表示,美國經濟企穩仍有一定支撐。例如,勞動市場較好,失業率處於歷史低位;美聯儲連續三次加息後仍有一定加息空間,貨幣政策作用可能有助於防止美國經濟進一步下滑。

國際貿易能否回暖?

  近兩年全球範圍內貿易關係持續惡化,拖累整體經濟增長。但近期多個國際組織均預測稱,明年世界貿易形勢將有所好轉。

  社科院研究團隊認爲,該判斷首先源於宏觀經濟形勢或出現改善。根據世貿組織、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和世界銀行的預測,2020年世界經濟增速有望與2019年持平或略有上升。這是支撐2020年全球貿易增速高於2019年的週期性或需求因素。

  此外,結構性因素也是影響貿易增長的重要因素。報告指出,如果全球貿易摩擦在2020年有所緩解,預計明年貿易收入彈性將相比2019年改善。此外,基期因素作爲結構性因素之一也不可忽視。鑑於2019年貿易增速較低,使2019年貿易量(額)成爲較小基數,這有利於2020年貿易增速提升。

利率下限侷限幾何?

  本輪全球經濟下行的一大特點是主要發達經濟體已處於或接近利率下限。2019年來,包括美國、歐盟在內的全球超過30個國家或地區先後宣佈降息。

  報告指出,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以來出現的量化寬鬆、收益率曲線控制等非常規貨幣政策工具,本來是爲了在利率下限環境下繼續刺激經濟復甦。然而,由於相關國家對這些工具的長期使用,其發揮作用的空間已顯著縮小,經濟刺激效果存在較大侷限性。

  儘管低利率和負利率可以降低政府債務負擔,提高財政刺激經濟能力,但報告認爲,發達經濟體政府債務水平均較高,普遍面臨降低債務水平壓力,且歐盟內部和美、日等國議會對擴大財政支出仍有較強約束,發達經濟體財政刺激侷限性仍然較大。

債務壓力怎麼應對?

  近年來全球債務危機壓力日益增加。報告援引IMF數據稱,處於高債務壓力風險或面臨債務壓力風險的低收入發展中國家數量已從2013年的13個增加到2019年的32個。

  報告指出,私人債務比重迅速上升是全球債務發展的新特點。對發展中國家而言,私人債務佔比提高,債權結構非官方、非銀行系統化,債務非生產性投資化,以及由上述新變化帶來的新情況——債務指標與發達經濟體相比雖然相對較低,但債務危機風險迅速上升——成爲其重要特徵。

  報告稱,發展中國家當前債務發展趨勢不利於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目標實現。但同時,各方面也在尋求應對良策。如中國在“一帶一路”倡議下向發展中國家提供的生產性投資,就可通過推動當地經濟發展,進而緩解發展中國家的長期債務壓力。(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