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優勝教育大量門店關停 預付費風險大維權難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0月26日 15:53   中國新聞網

  經濟調查

  優勝教育大量門店關停 預付費風險大維權難

  教育機構“爆雷”後的初期往往都會宣稱不會跑路,對聽慣了這一套說辭的家長來講,就像“狼來了”的故事一樣讓人很難相信。

  ----------------

  10月22日,記者看到位於北京市朝陽區光華路SOHO的優勝教育總部大門緊鎖,無人辦公。除了北京,天津、上海、瀋陽等地優勝教育部分校區也相續關停。學生無課可上,家長討費無門,老師已被欠薪數月……這與去年同期“爆雷”的韋博英語當時的情況如出一轍。

  教育機構“爆雷”後的初期往往都會宣稱不會跑路,對聽慣了這一套說辭的家長來講,就像“狼來了”的故事一樣讓人很難相信。這次不同的是,陳昊一直強調:“優勝教育沒跑,我們還沒倒下,我們一定要堅持到底。”一些看直播的家長表示,希望這次不“跑路”是真的,傷不起了。

“要錢就像一條漫漫長征路”

  學校關得太突然。10月17日晚,張欣(化名)看到優勝教育的一位老師發佈的各個校區退費時間表,才知道位於北京市朝陽區的優勝教育(勁鬆校區)關停了。

  “別叫我老師,我已經不是老師了。”隨後,張欣立即撥通了孩子主管老師的電話,請其幫忙查一下孩子的剩餘課時。班主任告訴她,自已己被強制辭退了,沒了查詢權限。

  據張欣回憶,2016年,孩子還在上小學時就在這裏補習,如今孩子都已經上高中了。張欣前後兩次一共充了4萬多元。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孩子一直在家上網課,沒時間上補習班。據她估計,賬戶裏還剩1萬元左右。

  10月22日下午,張欣請了假,帶上合同原件,騎車半小時到了光華路SOHO,大廈一層的警察就直接讓她到朝陽體育中心登記備案,並表示在那裏區教委和區市場監管局的人會告訴她下一步該怎麼做。

  輾轉來到朝陽體育中心,在這裏負責登記的工作人員分成了20來個組,幾乎每組前面都有來諮詢或者填寫資料的家長。張欣填完表格之後,工作人員讓她回去等消息。

  讓張欣十分疑惑的是,在登記過程中,一直沒有看到優勝教育的工作人員。根據那張退費事宜處理時間表的安排,西四校區的登記時間爲11月4日,在張欣看來,結果不會那麼快出來。“交錢的時候可痛快了,退錢可太難了,就像一條漫漫長征路。”

錢到底去哪了

  作爲老牌的K12教育機構,優勝教育爲何會走到今天這一步?

  10月25日,有人在短視頻平臺詢問陳昊:公司的主要成本在於教師工資和學校租金,按照其當前的收費標準,不僅可以覆蓋這兩項成本,還有可觀的利潤。在諸多家長的預付款無法退還的情況下,錢到底去哪裏了?

  在直播中,陳昊將主要原因歸咎於疫情。據他介紹,疫情期間,部分校區的收入只有原來的四分之一,卻對公司上千家門店近3萬名員工實行不裁員不降薪的策略,以至於公司生存非常困難。事實上,已有員工8個月沒領到過工資了。

  疫情不過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快速擴張、經營和決策出現失誤才是教育機構更大的問題所在。

  “不擴張是等死,擴張可能死得更快。”在廣州的培訓機構從業10年的黎響(化名)表示,在行業激烈競爭的情況下,對於一些企業來說擴張或許是一條出路。當某個校區業績不錯時,該教育機構就會考慮開設新校區,然而,新校區可能1個月就虧損20多萬元,老校區的業績不斷被壓縮,一些教育機構就這樣倒了。

  陳昊也指出,前兩年優勝教育由於發展太快,存在一些不規範的地方。前兩年約50%的校區進行了重新選址裝修。加上管理和決策存在一定失誤,導致很多校區資金鍊沒有以前健康。

  從2019年開始,一些加盟商由於經營不善,把校區留給總部經營。據陳昊介紹,這在以前被稱爲“甩鍋”,目前已有近80個加盟商“甩鍋”給總部。

  今年4-5月,優勝教育的資金鍊就已經斷裂了。隨着公司拖欠員工工資,隨之而來的是大批員工離職,老師罷工,家長開始要求退費,公司就更發不出工資,員工流失更爲嚴重,陷入了一個“惡性循環”。陳昊說,這是他創業到現在遭遇的第三次危機,也是最嚴重的一次。

“欠大家的一定要還”

  “接下來的每一天我都會努力和投資人溝通。”10月25日,陳昊表示,將盡可能降低家長和員工的損失,“我們欠大家的一定要還。”

  對於陳昊能否堅持不“跑路”,一些人表示願意相信他,但更多人表示質疑。尤其是今年以來,陳昊的諸多做法也讓家長們生疑。天眼查數據顯示,10月15日,優勝教育的法定代表人由陳昊變更爲唐芳瓊。另外,陳昊還註冊了多家新公司,一些家長懷疑這是在爲“跑路”做準備。據張欣瞭解,目前很多教師的工資都還未發,“對學費是否能夠要回來也沒抱多大的希望。”

  10月23日,陳昊再次回應:將公司法定代表人變更爲母親唐芳瓊,是因爲公司現在涉及一些訴訟,自己如果背上訴訟就無法貸款。而且,“我們沒有將資金轉入任何其他公司”。

  此外,對於一些家長來說,預付費的退費舉證工作也是個困難,比如,有些單據找不到了,有些沒有簽訂過相關協議,想拿到錢更是難上加難。

  10月22日,在辦理退費手續現場,工作人員問張欣是否與該機構簽訂過退費協議,張欣這才恍然大悟,“當時對這些並不瞭解,他們告訴我隨時可以退,但沒簽訂任何協議,這就是個‘漏點’,長教訓了。”

  吉林大學法學院博士研究生張卓曾在其文章中指出,受到法律法規不健全、監管機制存在漏洞、糾紛處理較難、消費者自我保護意識不足等因素影響,預付費消費侵權風險依然存在。

  張卓指出,爲解決這些問題,需要進一步健全法律法規、加大監管力度、構建誠信體系、增強消費維權意識,多條路徑齊頭並進、聯動保障。

  對於預付費資金的監管,相關部門也一直在發力。比如,相關部門已經對優勝教育可能存在風險提前發出了預警。

  8月6日,海淀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官方公衆號發佈的文章“關於謹慎選擇教育培訓機構的消費警示”指出,6月21日-7月20日,接到關於優勝教育的投訴155件,解決率爲14.92%。隨後的兩個月,優勝教育的投訴量一直位居警示榜第一,而解決率卻一度低到3.63%。

  然而,很多人並沒有看到官方發佈的消息,有人甚至在10月剛交了學費。對於預付費的持續監管和後續問題的處理還有一段路要走。

  10月22日,在登記備案的現場,朝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朝陽區教育委員會等單位的工作人員爲家長們答疑解惑。其中一名工作人員表示,這次登記是對朝陽區家長和學生的受損情況進行摸底,最主要的目標是“讓孩子們有學上”。等其他區域摸底完成後,將會約談法定代表人,商量如何處理。後續出了結果,將會通知學生和家長。

  平時,張欣很少通過預付費消費,但通過預付費購買課程往往優惠力度特別大,孩子學習是一個長期的過程,張欣就動心了。有了這次的經歷,張欣說,以後遇到預付費都會繞着走,“不會再貪小便宜,吃大虧。”

  中青報·中青網見習記者 趙麗梅 來源:中國青年報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