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慶餘年》一再延期播出 新麗傳媒面臨業績對賭壓力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3日 08:01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新麗傳媒上半年淨利不足億元,離承諾7億還很遠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溫夢華 董興生 每經編輯 杜 毅

  粉絲們期待一年多的《慶餘年》終於開播了。不過,和今年衆多命運多舛、低調上線的古裝劇一樣,《慶餘年》“零預警”上線開播之前,也經歷了一再延期,最終未能在衛視播出,選擇了視頻網站首播。而趕在2019年結束之前上線,這也被業內人士認爲或許與新麗傳媒和閱文集團之間的業績對賭有關。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慶餘年》是繼暑期檔以來又一部偏向“大男主”的古裝劇集。相比前兩年火爆如今逐漸趨冷的“大女主戲”,古裝大男主劇趨勢明顯。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官宣過的古裝大男主劇超10部。歡瑞世紀、萬達影視傳媒、新麗傳媒、唐人影視、正午陽光等影視公司均紛紛入局古裝大男主劇市場。

  網友評價褒貶不一

  不同以往以廟堂之爭作爲焦點的古裝劇,《慶餘年》選擇了走偏喜劇幽默風格的路線。面對這樣的改變,不少粉絲前一秒還在歡呼,下一秒卻一臉問號:“畫風”和想象中有點不一樣?這樣的嘗試也意味着風險,畢竟不少觀衆將其對標《琅琊榜》。

  《慶餘年》改編自作家“貓膩”的同名小說,擁有廣泛的原著粉和超高人氣基礎。記者注意到,原著小說自2007年開始連載至今,持續保持在歷史類收藏榜前五位,在QQ閱讀、起點讀書雙平臺,讀者粉絲貢獻超10萬次打賞、340餘萬張推薦票。

  目前,《慶餘年》已更新11集。從播出的情況來看,豆瓣評分超4萬人給出了8分,其中打出4星以上的觀衆佔比超70%。

  不過,從給出的評價來看,網友們對《慶餘年》褒貶不一。有網友表示劇情太尷尬,沒能展現原著的精華;也有網友認爲服化道、造型太粗製濫造。“覺得劇情和演員表演都有些做作矯情。”一位觀衆告訴《每日經濟新聞》記者。

  拋開劇集本身的製作質量和評價,從今年暑期檔的《長安十二時辰》《陳情令》到當下的《鶴唳華亭》《慶餘年》,都有一個共同特點,即相比“大女主劇”,這些古裝劇集明顯更傾向於“大男主”。

  據記者不完全統計,2015年《琅琊榜》至今,4年間古裝市場知名“大男主、大製作”的劇集15部,其中,2017年4部,2018年5部。今年官宣過的古裝大男主劇已經達到了11部,“大男主”古裝劇集增長趨勢明顯。而三大視頻平臺在此前公佈的2020年片單中,也不乏《天下長安》《劍王朝》《將夜》《長安十二時辰》《曹操》等多部待播“大男主”劇集,幾乎佔據未來古裝劇的半壁江山。

  具體來看,“大男主”劇集的主要來源依舊是IP改編,不同的是,其在類型上更加偏向於歷史題材和玄幻類。其中,歷史題材的改編明顯更加成功,豆瓣評分基本維持在8分左右,而玄幻類的“大男主劇”,例如《武動乾坤》《鬥破蒼穹》等則處於及格線以下。

  播出方式方面,“大男主劇”基本上沿襲了古裝劇播出方式的變化。從最初的臺網聯播到如今主要播出平臺爲視頻網站,大多數古裝劇都經歷了從電視劇到網劇的轉變,相比2015年電視劇《琅琊榜》《軍師聯盟》,今年的《長安十二時辰》《慶餘年》《鶴唳華亭》等均爲網劇。

  新麗傳媒面臨業績對賭壓力

  《慶餘年》“零預警”上線開播之前,一波三折,一再延期播出。而之所以趕在2019年結束之前上線播出,或許與新麗傳媒和閱文集團之間的業績對賭有關。

  2017年9月17日,騰訊影業宣佈攜手新麗傳媒等6個合作方,共同開啓超級IP《慶餘年》的影視改編計劃。除了新麗傳媒和騰訊影業,參與《慶餘年》製作的還有天津深藍影視傳媒有限公司、閱文集團、華娛時代影業投資(北京)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廣播電視總檯等。

  2018年10月,新麗傳媒被閱文集團以155億元的價格收購,交易方式爲51億元現金和104億元股票,其中包括一個基於財務表現的獲利計酬機制,以激勵新麗傳媒管理團隊並使其與公司長期發展保持一致。收購交易採取“分期付款”方式。

  正是這一獲利計酬機制,讓新麗傳媒背上了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別不低於5億元、7億元、9億元淨利潤的對賭協議。

  賣身閱文集團後,新麗傳媒的業績並不亮眼。從2018年來看,新麗傳媒實現淨利潤3.24億元,比承諾的5億元少了1.76億,業績承諾的完成率不足65%。

  據閱文集團公告,新麗傳媒若無法完成對賭業績,閱文集團支付給新麗傳媒的收購對價會根據績效完成情況進行扣減調整。鑑於2018年新麗傳媒未完成業績對賭,閱文集團調減了約8.5億元的支付對價。也就是說,新麗傳媒管理層損失了8.5億元。

  到了2019年,據閱文集團公佈的半年報,新麗傳媒實現收入6.6億元,淨利潤僅0.95億元,離承諾的7億元淨利差距很大。因此,2019年下半年新麗傳媒面臨巨大的對賭壓力。

  另一方面,受限古令影響,新麗傳媒原本計劃播出的多部劇集難產。其中,2017年9月就已殺青的《狼殿下》至今未定檔。翻拍的《天龍八部》和《鹿鼎記》,也不確定能否順利播出。如此一來,《慶餘年》對新麗傳媒的重要性就不言而喻。

  面對《慶餘年》這一超級大IP,各大製作方同樣選擇“一雞多吃”。對閱文集團來說,劇版《慶餘年》是一次國內男頻IP改編的重要嘗試,也是閱文集團以內容爲牽引力進行全產業鏈佈局的有力實踐。

  據瞭解,閱文集團、新麗傳媒已與騰訊影業開啓IP聯動開發,旨在以小說爲基礎,進行影視改編的同時,輔以遊戲開發。騰訊影業介紹,劇集跟遊戲之間的形象、人物、設計互相打通,在電視劇改編的同時,遊戲的開發也將同步開始。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