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除了藏2億現金 國家監察還點出了賴小民案的一個關鍵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1月14日 02:49   北京新浪網

  除了屋藏兩個多億現金,《國家監察》還點出了賴小民案的一個關鍵……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賀詩

  1月13日晚,央視五集電視專題片《國家監察》播出第二集,除了詳細披露賴小民案諸多“觸目驚心,讓人瞠目結舌”的細節,亦點出了賴小民案成爲“典型案例”的關鍵原因。

  專題片稱,防範化解重大風險,是決勝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三大攻堅戰的重要任務,防範化解金融風險是其中的重點。但近年來查處的國有金融行業的腐敗案件反映出,腐敗問題是導致金融風險的重要原因之一,對這個領域黨員幹部的監督亟需加強。

  而賴小民案正是被視爲腐敗問題導致金融風險的典型案例。

  兩個多億現金藏屋內,“一分錢都沒有花”

  2012年9月,賴小民出任中國華融資產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稱“華融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2018年4月17日,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佈消息:賴小民個人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接受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2019年2月,天津檢察機關依法對賴小民涉嫌受賄、貪污、重婚案提起公訴。

  在專題片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幹部監督室副主任陳清浦總結了賴小民案的特點,“我們也曾經辦過多件金融領域的案件,但是都不像賴小民事後查清的違紀違法的這種數額、危害程度、犯罪情節、犯罪手段,都是觸目驚心,讓人瞠目結舌。”

  在案件調查過程中,專案組在北京某小區發現了賴小民藏匿贓款的一處房屋,裏面有多個保險櫃,存放的現金超過兩億元。

  爲逃避調查,賴小民要求行賄人用現金交付,收錢後他自己開車來這處房子,親手放到保險櫃裏,路上還會特意多繞幾圈,以防有人跟蹤。他和一些關係密切的知情人之間,說到這處房子都是用暗語,管它叫做“超市”。

  “拿了就往那兒一放,就像經常會去超市嘛,把這個名字叫超市”,已身陷囹圄的賴小民在接受採訪時明顯表達了悔意,“一分錢都沒有花,都放在那裏了,最後組織上都收了。所以要這麼多錢有什麼用呢?最後又不敢花又不敢用,還提心吊膽的。”

  值得一提的是,這個細節與2017年熱播反腐劇《人民的名義》中的一處劇情非常相似。在該劇中,貪官趙德漢也在家中被搜出超過2億元的現金,他悔恨地說:“我一分錢都沒花,不敢啊。”

  實際上,“超市”裏藏的鉅額現金,只是賴小民違法所得的一部分。除了現金,他還收受大量房產、名車、名錶、黃金、字畫。他的違法所得最終數額還需經司法機關最終認定。毫無疑問,這將是一個令人震驚的數字。

  賴小民違法所得金額巨大,除了本人的貪慾,也反映出金融行業腐敗不同於其它行業的一些特點。

  陳清浦指出,金融領域的特點是資金密集、資源密集,“實業領域一個項目也就是兩三個億,金融領域一個融資就達幾十億,賴小民也知道自己的‘價格’,知道他能給人帶來多大的好處。”

  賴小民本人也坦承,在金融行業幹久了,錢彷彿變成了一個數字,找人要房要車,成了一件相當自然的事情,“天天跟錢打交道,接觸的老闆動不動上百億,給你點錢對他來說小菜一碟,自己也覺得很正常,非常麻木了。”

  爲賴小民個人升官,華融公司成金融風險製造者

  華融公司是一家經國務院批准,由財政部控股的國有非銀行金融機構,主業是經營處置國有銀行的不良資產。但賴小民激進經營、急速擴張,開設幾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發展成爲擁有銀行、證券、信託、投資、期貨、金融服務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團,嚴重偏離主業,甚至違背國家政策,參與一些明令禁止國有金融機構涉足的項目。

  華融國際(華融公司下屬子公司)原總經理白天輝坦言,要想繼續升官,賴小民需要業績的支持,“他不會考慮長期的風險,只要第一時間把規模做出來,實現短期利潤,至於這個項目三五年後出現風險,他不會管。因此我們只能去投一些相對高風險的項目,比如說房地產、股票等。”

  賴小民在追求政績的同時,也瘋狂謀取個人利益。在他的直接干預下,華融公司向與賴小民存在利益輸送關係的私營企業提供了大量資金。這些項目是賴小民自上而下指定合作的,審批程序倒置,下屬知道這是董事長的意思,對這些項目的評估把關、風險防控也流於形式。

  白天輝說,“有很多項目都是賴小民直接交代的,爲了完成領導交代的任務,把一些從市場角度考察的很多因素,要麼是忽略了,要麼是給美化了。”

  在專題片中,中央紀委國家監委機關工作人員曹春霞提到,面對監管機構的提醒,賴小民不以爲然,甚至斥責監管人員不專業,影響了企業的發展,“金融領域本身專業性比較強,隱蔽性比較強,所以很多事情看似合規。但層層剝離開來,都存在巨大的風險。”

  本是不良資產處置者的華融公司,在賴小民的引導下,漸漸異化成了金融風險製造者。出現問題之後,賴小民並未回歸正途,反而利用所謂的專業經驗,用飲鴆止渴的方式加以掩蓋。

  “賴小民說了,如果出了風險,我華融就是幹不良資產的,我能解決”,白天輝說,賴小民所謂的解決,不是靠技術和運營,而是靠拿更多的錢再去填更大的窟窿,形成惡性循環。

  從管理層到食堂大廚,都有賴小民的老鄉

  黨委書記是黨風廉政建設的第一責任人,如果不領導紀檢監察工作,反而帶頭違紀違法,必然導致作風和腐敗問題多發。

  賴小民自己就說,“黨委書記、董事長、法人都是我一個人挑,紀委書記在自己領導的黨委下面管,哪有多少權威?紀委書記是我的黨委委員、我的部下,說實話他很難監督我。”

  華融國際原董事長汪平華直言,在華融公司沒人敢和賴小民對着幹,“基本上都是老賴說啥就是做啥,我們個人的官帽子,每年拿多少績效,能獲取多大資金支持,都是老賴一支筆說了算。你要是頂他兩次、三次,估計你工作崗位就調整了,這有活生生的例子。”

  賴小民用手中的人事權,排擠異己、任人唯親,將國有企業當作自己的私人領地。他是江西瑞金人,華融集團從管理層到食堂大廚,很多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老鄉圈的人。

  賴小民的用人導向,也使得反對的聲音大多沉默,投其所好的人大行其道。華融公司的政治生態嚴重惡化。

  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第三監督檢查室副主任李中華分析說,賴小民本人從內心就排斥黨的領導,把華融公司變成了他的“家天下”,“內部、外部的監督全部失效,導致了賴小民案的結果,這是近年來金融領域裏面影響極其惡劣、教訓極其慘痛的這麼一個案件。”

  賴小民案揭示了華融公司黨的領導、黨的建設弱化、淡化、虛化、邊緣化,紀檢部門難以履職、監督嚴重缺失的狀況。這種現象在其他金融企業也不同程度地存在。

  新一輪派駐機構改革向15家中管金融企業直接派駐紀檢監察組,正是針對發現的監督薄弱環節對症施策。過去幾年裏,15家金融企業移送司法的案件總共只有10起,而派駐改革不到一年,已經移送近20起。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