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甘薇向賈躍亭索賠40億 法律界人士:可能很難拿到40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06:03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甘薇向賈躍亭索賠40億!股民太難了:既要關心上市公司經營,還得操心老闆的愛情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王硯丹  

  今日打開網頁,百度搜索推薦第一名竟然是:“甘薇向賈躍亭索賠40億”!

  作爲財經媒體的記者,本來只想當個“吃瓜羣衆”,奈何這條消息的熱度連續一天都不退,覺得真有必要寫寫了。因爲在A股市場,近年來上市公司高管離婚案並非少見,涉及到上億甚至幾十億財產分割的也不在少數。

  投資者不但要擔心踩着這樣那樣的“地雷”,還得祈禱所投資的公司老闆和老闆娘感情和和美美;遇到單身的老闆,則希望他(她)找個靠譜的老婆(老公)。

  老賈一邊離婚一邊申請個人破產

  據《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瞭解,賈躍亭和甘薇相差12歲,兩人有一對雙胞胎女兒和一個兒子,原本在世人眼中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設”的一對。稀奇的是,兩人鬧個離婚,“吃瓜羣衆”竟無人相信是因爲感情破裂,而是“因爲愛情”。

  2019年10月11日,甘薇向四川省成都市錦江區人民法院提出離婚訴訟請求,並向賈躍亭索賠40億元。當年10月13日(美國當地時間),賈躍亭在美國遞交了基於美國破產法第11章的破產申請,希望進行個人破產重組。

  去年12月18日,賈躍亭的破產重組案舉行了第一次正式的法庭聽證會。但U.S. Trustee(美國受託人,司法部負責監督破產案件、執行民事破產法的聯邦官員)曾在去年12月17日的意見書中指出,賈躍亭在申請個人破產保護前後,存在持續性地進行“不誠實的操作”,無法被繼續信任,建議法院指派獨立監管人。

  根據有關報道,賈躍亭負債32億美元,資產僅14.17億美元,嚴重資不抵債,有超過100多位債主;減去已凍結待處置國內資產以及可轉股的擔保債務,債務淨額約爲20億美元。其中,基於我國《婚姻法》和所簽署的債務文件,甘薇作爲共同債務人,涉及債權16筆,金額約10.37億美元。目前賈躍亭和甘薇早已被列爲失信執行人。

  但即使表面上資不抵債,甘薇仍然過着闊太的生活。據稱,賈躍亭曾在2019年2月28日和2019年7月23日分別向甘薇支付了40萬美元和11萬美元,合計51萬美元,支付理由爲家庭用途。而甘薇提出的離婚訴訟中,要求三名子女每月的生活費爲37萬元;除此之外,還要求了高達5.71億美元(約合40億元)的天價索賠。

  甘薇並不喜歡別人關注她的離婚。在登上熱搜之後,她在微博回應“請大家多多關注疫情”。而在今年1月底,老賈也痛心疾首地說:“祖國人民深受疫情之苦,無力做貢獻心如刀絞”。

  可是這麼天大的金額,不想讓羣衆關注也太難了。何況大部分羣衆早已悶在家中多日不能出門,雖說老賈夫婦離婚是他們的家務事,但這也爲大家加了茶餘飯後的談資。另外,已經暫停上市的樂視網還有28萬股東,老賈的家務事還可能涉及到他們的切身利益,不關注不行啊!

  法律界人士:甘薇可能很難拿到主張的金額

  但是據記者瞭解,兩人真想順利離婚,恐怕過程會非常漫長;甘薇想要40億元索賠,那也可能非常艱難。

  上海某法院從事離婚案件調解的人士對記者指出,老賈和甘薇的離婚非常複雜,過程也可能非常漫長。首先,由於國內媒體引用外媒報道是英譯漢,因此“索賠”二字可能不恰當,應該是主張40億元的“權利”。國內《婚姻法》中,必須要舉證對方存在諸如家暴之類明顯過錯的,才能要求索賠。

  第二,老賈已經跑到美國去了,且現在在美國申請了個人破產重組。即使美國對老賈的個人破產重組裁決了,但在國內判決離婚的法院是否承認美國裁決也是未知數。甘薇主張的財產,所獲得的順序在債權人實現擔保物權之後,到時能否獲得她主張的金額尚是未知數。

  第三,老賈的債務中有一大部分是與甘薇共同簽訂的債務,還債順序是:樂視負債、爲樂視借款提供的個人或夫妻共同擔保、老賈和甘薇(看誰是股東)出資爲限的公司債務負擔、老賈和甘薇爲其他事項簽署的共同負債(如有),以上全部清償完畢後,才談得上離婚財產分割。

  而樂視除了老賈和甘薇,還可能有別的上下游公司入股做股東、或是帶持股的隱形股東,要進行甄別和財產價值計算特別複雜。從目前的信息來看,兩人之間的財產可能不夠償還負債。而且兩人之間真的要判決離婚,程序將會非常複雜,耗時極有可能非常漫長。

  上海明倫律師事務所王智斌律師也指出,如果是財產分割,那麼甘薇在訴訟中需要證明兩件事:一是雙方感情破裂;二是除去債務後,二人夫妻共同財產的淨額爲80億元。據此甘薇才可以進一步主張分割其中的一半,即40億元。關於財產的部分,甘薇不光要證明雙方的財產情況,也要對夫妻共同債務情況提出充分證據,舉證難度比較大。

  廣東環宇京茂律師事務所劉華浩律師則指出,從字面意思而言,如果甘薇要求40億元是真的主張賠償損失,她必須對侵害行爲、損失計算及侵害行爲與損失之間的因果關係等進行舉證證明,否則獲得法院支持的可能性不大;即使甘薇的損害賠償請求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也需要賈躍亭有足夠的支付能力,才能保證判決的順利執行。

  當然,法律界人士是從法律條款和實際操作出發,對老賈夫婦的離婚案進行專業分析,羣衆卻一直在“蛛絲馬跡”中尋找兩人離婚的真相。

  按照今年1月28日賈躍亭方面披露的一份有關個人債務破產重組聲明中提到,如果債權人接受破產重組協議,應在任何司法管轄權下放棄對甘薇的債務的追索,撤回對甘薇的任何訴訟或仲裁,並且向中國法院通知已經和甘薇達成和解,把甘薇從被執行名單中移除。

  所以有不少網友從這份聲明中讀出的意思是:老賈通過在美國進行的個人破產重組,自己一人承擔債務,摘清和甘薇的關係。難怪有網友高呼“又相信愛情了”。

  A股市場天價離婚時有發生

  但真的是愛情嗎?只有老賈和甘薇知道他們感情的現狀。然而無論如何,那麼多年的利益是真的。而老賈是保護甘薇也好,是爲將來東山再起留條後路也罷,深套樂視網中的28萬投資者恐怕很難再相信他。連曾經想救賈躍亭的孫宏斌在談及樂視時都說過:“已經不是壯士斷臂,是砍頭了,以後不要再提樂視,歸零了,沒了。”(孫宏斌曾經投入樂視165億資金血本無歸)。

  今年1月20日晚間,已經暫停上市的樂視網公佈了2019年度業績預告,預計全年淨利潤爲虧損112.81億元~112.86億元,上年同期虧損40.96億元,並且提示公司有終止上市風險。

  樂視網的成功失敗帶有強烈的賈躍亭的個人色彩。如果賈躍亭和甘薇能東山再起,本來就是一部長篇小說極好的題材,再拍成電影肯定有票房保障。而在A股上市公司,這樣戲劇化的場面卻並不少見。

  例如,2016年,崑崙萬維的董事長周亞輝和前妻李瓊離婚,付出的代價是將所持有的崑崙萬維2.07億股股份分割過戶至前妻李瓊名下,當時這部分股票市值價值75億元。儘管周亞輝沒有喪失對上市公司的控制權,但2016年全年,崑崙萬維下跌47.27%,遠超當年創業板指27.71%的下跌幅度。

  另外,沃爾核材第一大股東周和平早在2009年8月就與前妻邱麗敏辦理了離婚登記,但直到十年後的2019年才進行財產分割。周和平將其持有的1.57億股沃爾核材、深圳市沃爾達利科技企業(有限合夥)持有的2494萬股沃爾核材,過戶至前妻邱麗敏名下,合計1.82億股。分割後周和平可實際支配的表決權下降至15.06%,仍爲上市公司第一大股東;邱麗敏實際可支配的表決權增加至14.47%,爲公司第二大股東。但由於兩人表決權接近,且不存在一致行動人或表決權委託的安排,加之其他股東持股比例均低於5%,導致沃爾核材處於無控股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的狀態。

  還有徐翔和應瑩之間的離婚案。雖然徐翔和應瑩未參與相關持股的13家上市公司直接經營,但依然引發市場強烈關注。應瑩一句“蒼天在上,我要離婚”一時間刷爆全網。

  爲什麼對於投資者來說,公司的實際控制人、大股東等婚姻狀況的穩定有着重要的意義呢?不只是因爲他們的婚姻動盪可能存在控制權、表決權等諸多因素的變化,更關鍵是富豪離婚耗時耗力,實控人精力放在家務事上,難免可能疏忽對公司的經營管理,從而爲公司業績和市值帶來潛在的風險。

  婚姻是一種社會契約,但同時“清官難斷家務事”。如同老賈和甘薇之類的離婚,如果真是轉移視線,爲自身利益而損害債權人、投資人利益,相信羣衆的眼睛是雪亮的,也相信法律會做出適當的裁決。如果真因感情破裂而離婚,那在無損他人利益的前提下,外人也無權做任何干涉和指責。

  只是對A股投資者而言,無數的上市公司實控人離婚案提醒大家:股市有風險,入市需謹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