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心機boy馬斯克自產電池 欲仿蘋果打造產業鏈閉環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2月13日 18:16   北京新浪網

  早有預謀!心機boy馬斯克自產電池 ,欲仿蘋果打造產業鏈閉環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每經記者 李星    每經編輯 段思瑤

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星 攝圖片來源:每經記者 李星 攝

  與松下分道揚鑣後,特斯拉在中國市場“搭上”了寧德時代,現在它又要自己生產電池了。

  2月12日,據外媒報道,特斯拉正在美國弗裏蒙特建造一條電池生產線試點,並自行設計了電池生產設備。這意味着,特斯拉將首次生產電池。《每日經濟新聞》記者第一時間向特斯拉中國相關負責人求證,對方並沒有對自建生產線一說進行否認。

  自己生產電池,寧德時代心裏怎麼想?有網友爲寧德時代鳴不平:“太不地道了”,“利空寧德時代啊”。對此,寧德時代僅向記者表示:“不予置評。”

  前有松下,後有寧德時代,伴隨着特斯拉國產化提速,產能增加,其對電池的需求量越來越大。此次特斯拉自產電池是早有“預謀”,還是臨時起意?

  老謀深算

  特斯拉自建生產線生產電池,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在過去幾個月中,一直有傳聞稱,特斯拉正在開發用於自家品牌電動汽車的電池芯。

  過去一年,特斯拉除忙於上海超級工廠的建設、投產及Model 3交付等工作外,還接連收購了兩家動力電池相關企業。如,2019年5月,特斯拉以換股的方式完成了對電池公司Maxwell的收購,價值約爲2.35億美元,佔Maxwell 79%的控股權。公開資料顯示,Maxwell是最著名的超級電容製造商,且公司還在討論一種用於電池的乾電極技術。根據Maxwell的報告,這項技術有望提高鋰離子電池的性能。

  隨後,在特斯拉的加拿大聯邦遊說註冊官方文件上,Hiber System出現在了特斯拉的子公司名單上。據瞭解,Hibar Systems是特斯拉“祕密”收購的加拿大的一家電池製造和工程公司。

  據媒體報道,特斯拉此前還跟加拿大鋰離子電池先驅者Jeff Dahn達成了一項電池研究協議,由此成立了“NSERC/特斯拉加拿大工業研究”集團,並在新斯科舍省哈利法克斯附近開設了一個新的研究實驗室。

  除此之外,特斯拉最新發布的一份招聘信息也顯示,特斯拉電池製造與電池工程小組正在招攬人才。早在去年6月的特斯拉年度股東大會上,特斯拉創始人埃隆·馬斯克(Elon Musk)就表達了“擴大電池生產規模、降低單位電池成本”的想法。

  種種跡象表明,特斯拉自主生產電池並不是臨時起意,而是早有“預謀”。

  馬斯克的顧慮

  此前,特斯拉的合作伙伴是松下,雙方聯合在其位於內華達州的特斯拉超級工廠內生產電池芯,主要應用於Model 3車型上。

  據瞭解,在與松下合作生產電池的過程中,特斯拉參與過電池芯的設計。“特斯拉自主生產電池,是對其打造全產業鏈模式的一次很好的嘗試,爲解決電池供應及後期盈利問題提供保障。”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祕書長崔東樹表示。

  特斯拉2019年第四季度財報顯示,2019年特斯拉總交付量爲36.7萬輛,其中Model 3的交付量超過30萬輛,佔全部交付量的80%以上。2020年,特斯拉汽車交付量將超過50萬輛,比2019年增長了三分之一。

  隨着Modle 3銷量的持續增長,2019年上半年曾傳出松下電池供應不足的問題。彼時,松下首席執行官Kazuhiro Tsuga也對外坦言,松下明年(2020年)生產的電池可能不足以滿足特斯拉的發展需求。

  不僅如此,馬斯克曾因特斯拉位於內華達州的超級工廠一直難以提高產量,指責松下的生產效率不佳,限制了Model 3的生產。

  爲了解決電池供應問題,特斯拉先後與韓國LG化學、寧德時代就電池供應達成合作關係,不過規模均相對較小,主要電池供應商仍是松下。

  不過,從2月3日寧德時代(300750,SZ)發佈的公告來看,公司擬與特斯拉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簽訂協議。協議約定,寧德時代將向特斯拉供應鋰離子動力電池產品。這也意味着,未來特斯拉旗下國產的Model 3和Model Y車型將很有可能搭載國產電池。

  國內新能源車企面臨更大壓力?

  在特斯拉2019年第四季度業績報告收益電話會議上,馬斯克對外表示,特斯拉將專注於提高電池產能,降低電池生產成本。“如果不改進電池,最終只能將銷量從一個部分轉到另一個部分,實際上是沒有生產更多的電動汽車。”

  有觀點認爲,特斯拉自主生產電池成本下降後,或將再次下調車價,對國內新能源汽車品牌造車帶來更大壓力。對此,崔東樹認爲,目前,特斯拉自產電池還處於起步階段,距離實現電池成本下降還有一段時間,短期內對國內新能源汽車品牌不會造成太大影響。

  事實上,去年年底,特斯拉就對國產Model 3售價進行了大幅下調,補貼前售價從35.58萬元降至32.38萬元,補貼後售價不到30萬元。“隨着特斯拉國產進程的加快及零部件本土化率的增長以及電池自主生產,未來特斯拉國產車型的價格下探空間還很大。”崔東樹認爲。

  特斯拉國產車價格的下調,一方面刺激着傳統豪華車和合資品牌車企的神經,另一方面讓瞄準高端新能源汽車市場的車企們壓力增大。“特斯拉是一個非常強勁的競爭對手,尤其對那些主打高端以上的新能源產品的企業來說壓力更大。”北汽新能源黨委副書記、總經理馬仿列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有分析認爲,特斯拉國產化提速,或將加速滲透並帶動國內相關產業鏈發展。目前,國產Model 3零部件本地化率爲30%,預計今年年中將達70%,年底實現100%。隨着上海工廠的投產,將有力拉動國內新能源車產業鏈的發展。

  值得注意的是,據媒體報道,2月12日,特斯拉宣佈自願召回1.5萬輛Model X,原因是動力轉向輔助有潛在問題,Model X可能存在轉向困難導致事故。美東時間2月13日,特斯拉(TSLA)盤前下挫,跌幅一度擴大至4%。但截至收盤,特斯拉股價扭轉頹勢,漲幅爲4.78%,報收804美元。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