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互聯網人 “三十而已”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8月01日 18:40   北京新浪網

  來源:燃財經

  燃財經(ID:rancaijing)原創

  作者 | 趙磊 梁麗爽 唐亞華 金璵璠

  蘇琦 孟亞娜 周繼鳳 黃麗梅

  編輯 | 趙磊

  電視劇《三十而已》的熱播貢獻了這個夏天一半以上的話題,這部劇描寫都市女性在30歲人生節點上面臨家庭、事業、愛情上的種種波折,以及她們的態度和選擇,引起廣泛的共鳴。

  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沒有哪個年齡比30歲更“動盪”。中國傳統中“三十而立”的觀念深入人心,在這個節點周圍,聚集了很多重要的人生時刻,結婚、買房、生子,每一個都讓剛剛獨立不久的年輕人面臨巨大的壓力,難以平衡工作和家庭的關係,他們必須有所選擇,也必然有所放棄。

  小城市的年輕人會早一步進入既定軌道,但在一線城市,尤其是擁抱變化的互聯網行業,頻繁的跳槽變動、漂在大城市的無助感、高強度工作導致的早衰等問題,給互聯網人的30歲蒙上一層不確定的陰影。

  互聯網職場女性似乎最爲不易,工作壓力太大,戀愛和結婚的意願低下,父母步步緊逼,每天把回老家工作和安排相親掛在嘴邊,即便結婚了也難以兼顧工作和家庭,該不該生孩子又是另一個兩難困境,就業市場又對30歲左右的女性充滿審視,如果再碰上個不靠譜的老公,生活簡直就是災難。

  本期小酒館,燃財經採訪了9位30歲左右的職場女性,她們有的剛買完房子,又在糾結生孩子的問題,有的難以平衡工作和家庭,只能默默承受更大壓力或忍痛做出選擇,有的不想被年齡束縛,寧願和父母鬧僵也要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還有人放下執念與自己和解,去過安穩日子。

  《三十而已》中,三位女性經過生活洗禮獲得成長,但現實生活中,這些問題很難得到解答,唯有放平心態,安然面對,走過了就會發現,30歲不是一個跨不過去的坎兒,甚至壓根兒就不是一個坎兒,“三十而立”本身也是個僞命題。

  爲了平衡工作和家庭,我選擇裸辭

  楊柳 | 29歲 諮詢公司法務經理

  我在一家國際諮詢公司做法務經理,公司對女性比較友好,上升空間還蠻大的。我們全球CEO是女性,大中華區的VP和CEO也都是女性,相比於大廠,我的30歲焦慮會少一些。

  但也是有前提的,她們真的是工作狂。我們大中華區CEO同時也兼任法務總監,幾乎每天有15個小時在工作,40多歲還是單身。副總也是在瘋狂工作,50歲也還是單身。我們的財務總監雖然結婚了,但她是丁克。行業裏這種現象是會普遍一些,也不是說故意要求這樣,一方面我們出差多,另一方面做諮詢顧問的以專業人才爲主,我們是用時間來創造金錢。

  不過我已經結婚了,要孩子也在下一個5年計劃中。對,我會給自己制定5年計劃,今年是本次5年計劃的第一年。我現在是法務經理,希望兩年內能帶領一個小團隊,5年內做到法務總監,自身職級大幅提升的同時,讓法務職位在公司中更加重要。

  我是2019年跳槽到這個公司的,主要是爲了平衡工作和家庭。我之前在一家精品所做律師,其中有一位跟了老闆8年的資深律師,她把所有工作推給我們這些年輕人,自己帶孩子去了。我記得當時我們被外派到外灘SOHO一個客戶的公司跟項目,每天工作到凌晨12點,下了樓還要排隊等網約車,回到家洗漱,最快也要凌晨1點才能睡覺。出差也很多,經常去北京和武漢的法院交材料,一天之內要搞定,但其實坐高鐵就要花掉10個小時。那段時間暴躁易怒,像個刺蝟一戳就炸,現在想想覺得那時老公好可憐,火都撒他身上了。

  換工作時我是裸辭,律所的工作是實習轉正,所以我是沒有找工作的經驗的,那時下載了所有招聘APP,每天就是篩職位、投簡歷,前兩週沒有回應還覺得沒啥,但第三週、第四周就開始慌了,有點崩潰,因爲我對自己預期還是挺高的,不過幸虧在疫情之前確定了工作,現在回想還覺得後怕。

  來源 / 視覺中國

  20歲時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光是實習就換過很多,什麼銀行產品經理助理、醫療器械整理歸納、特斯拉銷售助理、信託公司、遊戲公司......現在我更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我會自己去爭取,雖然過程很痛苦,但成果很明顯。

  週末雙休的時候,我就和老公一起出去走走,疫情之下去不了遠一點的城市,就去郊區,出遊是我們溝通的一種方式。上班就是家和公司兩點一線,不會談的很深入,出遊時放鬆的氛圍就很適合聊天,容易引起共鳴和對話,我週末是基本上不看手機的。 

  在我看來,30歲不應該是個坎兒。現在社會有時對女性要求比對男性高,女性也是這樣要求自己的。很多跟我同齡的女同事都看了《三十而已》,她們覺得顧佳太優秀了,會不自覺的想向她靠近,最近午休明顯好多同事帶上小揹包去健身房做瑜伽、做運動,我有時會一起去,不全是因爲這部劇,鍛鍊身體保持身材也很重要。

  拼工作還是生孩子,我還沒有答案

  爾立 | 30歲 媒體從業者

  我是媒體從業者,這份工作最大的焦慮就是年齡焦慮。我雖然很不屑別人說這一行是吃青春飯的,但每次熬一整晚寫稿子的時候,還是會想,這樣的強度年齡再長一點是不是真的扛得住。

  我是研究生畢業後才開始工作的,所以30歲了其實才工作了三年而已。初入職場時,我的同事甚至上級年齡都比我小,而我是個零經驗的大齡小白,實際年齡和工作經驗沒法成正比。這讓我一度懷疑我這個研究生到底讀得值不值。

  好在我堅持下來了,度過了最初的起步難。但30歲的快速逼近提醒我,自己沒有95後肆意揮霍、隨心所欲的資本了。

  我原本對30歲的規劃是穩定好工作,買房紮根,開始備孕。今年最大的欣慰是經過努力,我和老公在北京買了自己的房子,也算是對30歲的我們有了個交代。簽完購房合同的晚上,我們在回家路上特意在夜色中多走了一段,內心無比放鬆,覺得之前所有的辛苦都值得了,這應該是我們30歲最幸福的時刻。

  來源 / Pexels

  但作爲職場鄙視鏈底端的已婚未育成員,我又開始在工作和生孩子上陷入了焦慮。三年工作經歷其實剛好走到一個轉折點,努力衝一把讓工作更上一個臺階,還是在進入高齡產婦之前放慢節奏,生孩子,這對每一個職場女性都是難題。更何況由於家庭關係,我暫時還沒有找到幫我帶孩子的人。如果未來讓我做全職媽媽,我不能想象這是什麼樣災難性的結果。更何況未來還要面臨戶口問題、孩子上學問題。

  最近電視劇《三十而已》特別火,我被其中的“死放炮的”許幻山出軌氣得夠嗆。我一直以來的理念是堅持和另一半一起奮鬥,同甘共苦。但現實是,不少男的在小有所成後遇到劇中林有有這種高段位“綠茶”確實毫無抵抗力。這雖然是電視劇中的情節,我覺得發生在現實中也不意外。我老公莫名其妙受牽連被我攻擊“你們這些男的,不是出軌就是殺妻”,可能是最近的新聞都太負面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發現父母跟家庭的事都需要我來操心,肩上有了很重的責任感。我覺得三十歲最大的變化是,不像二十多歲那麼慌了,內心非常篤定,對可能的風險一開始就有預期,所有的事情都做最壞的打算,盡最大的努力。

  雖然目前在拼工作還是生孩子的問題上,我還沒有最優解,各種各樣的焦慮和壓力也一直會有,但不管怎樣,我都選擇堅定前行。

  對於女性來說

  很多變化與年齡無關,與孩子有關

  張楠 | 32歲互聯網保險顧問

  30歲這個年齡段對我來說沒有什麼特別的感覺。我是做保險顧問的,我們這個行業,只要你客戶越多,你的工作的底氣就越足,而且年齡不是問題,你甚至可以做一輩子。

  相反,我對下一年會有期待,不會說長一歲之後未來會比較焦慮。可能家庭的穩定也給了我很大的幫助。父母身體比較硬朗,我還有弟弟,很多事情都能幫得上忙。婚姻也比較穩定,家庭不會成爲我的牽絆。

  現在孩子都大一點了,我想着能夠在工作上多努力一點。父母很支持,說:“孩子就在家,我們幫着帶,你自己忙你的就好了。”

  我的性格特別中立,不會對人的要求太高,很多不是原則問題都覺得差不多就行。我畢業後就領證了,當時也沒有辦婚禮。本身想等到房子安置得不錯了再辦婚禮,結果發現自己懷孕了,之後又要了二胎。所以很多步都比同齡人要稍微早一些。

  儘管事後也會有一些後悔,比如對於婚姻的選擇,對於要孩子這件事,因爲其實我丈夫的家庭條件一般,但是又一想就是緣分。

  但是我對我工作的年限會有特別大的感覺。比如說畢業工作5年,畢業工作10年,這些年限對我來說都很重要。到了這些節點都會讓我想想,我下一個階段該做什麼了。我工作第5年的時候有些焦慮,感覺好像5年間也沒有特別大的成長,當時就在想要不要去考個證提升一下自己。現在工作第十年,這個就會想,我這十年間有什麼改變麼,有哪些成長和進步。能力方面能不能再提升,這些都是我需要去思考的。

  來源 / Pexels

  其實對於女性來說,很多變化和年齡沒啥關係,而是和孩子有關。我是有了孩子之後爲人處事突然變得更成熟起來。有了孩子之後,你其實就不是爲了自己活着了,你手中的很多事情,奮鬥的目標都是爲了孩子爲了整個家庭。有了孩子和家庭,很難做到從容,在你忙到四腳朝天的時候,生活時常會搞個正面偷襲。時常就是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前天因爲教育觀念和丈夫吵架,今天工作上忙到腳不沾地,一口水還沒來及喝家裏又打電話老人生病了,你還得跑回去去帶老人看病……

  我特別喜歡《乘風破浪的姐姐》裏面的藍盈盈,這個女孩會主動去做一些事情,主動去努力追逐。所以我給我覺得給年輕女生的建議是,也可以像藍盈盈一樣給自己列一些人生目標。因爲那個時候的你是沒有什麼牽絆的,可以把自己活得更精彩。

  不要管別人說什麼

  別人的道理對我們又不適用

  西西 | 30歲 互聯網公司設計

  我是一名設計師,說自己沒有年齡焦慮是假的。設計師這個行業最大的焦慮不在於自己,而是來自於自己的後輩,現在小孩兒還挺厲害的。

  還有一個表現是,我會盡量不去想自己的年齡這件事兒。但仔細一想,我身邊玩的好的,特別是一起經常看演出的朋友,年齡真的都還比我小,他們比我更不在意年齡,還常說自己有個“老靈魂”。

  比起我們這種無所謂的態度,長輩們常常會逼着我們正視年齡。他們會跟你說,你該結婚生孩子了,你工作該要穩定一點了。和朋友聚會時,大家幾乎會刻意地回避這些每個人都被催過的話題,這種小心翼翼維護着的“自由感”,會讓我覺得我生活在很多個平行世界裏。

  我的態度就是不要管別人說什麼,每個人都不一樣,別人說那麼多,其實對你來說大部分也不適用,所以沒什麼意義,當然了我說的話也別全信,我說的可能也是錯的。

  來源 / Pexels

  目前來看,年齡帶給我最大的壓力還是掙的錢不夠多,前兩天聽一個在阿里的朋友說,他們部門有一個人50多歲在阿里退休了,還實現了財富自由。我覺得挺神奇的,年齡的負面作用或許只是對那些還沒有實現自己目標的人,所以可能我只是還沒活到那個更大的歲數?我對自己有信心。

  另外,朋友們每次相見都會問我,最近感情上有什麼進展嗎?然後大家各自乾一杯,“沒有”。不是我不努力,感情的事,光我一個人努力也沒用啊。

  疫情期間我還是很沮喪的。今年,我周圍離開北京的朋友肉眼可見的多了起來,每個月幾乎都要送一個人離開。這些人還不是去別的城市工作,而是被迫回老家了。他們可能找了很久卻沒找到工作,可能面試已經過了,崗位又突然砍掉,不堪房租重負,只能離開。這令我非常崩潰。

  想到這一點,我很珍惜自己現在的小幸福。雖然還買不起房子,但可以租自己喜歡的房子,不心疼錢。因爲我值得住得更好一點。

  世上本沒有一道坎叫三十歲

  說的人多了便也成了坎

  Ferne | 29歲 媒體從業者

  九一年生,堪堪三十。

  對三十歲的恐慌,尤其女性,大概是被最近這部“熱搜劇”《三十而已》點醒的。我追了幾集、問了幾個追這劇的同齡朋友,在心裏下了個粗暴的結論:這不就是一部討好已婚女性的“爽劇”嘛。編劇告訴女性,不該聽別人的評價,做自己想做的,過自己最光鮮亮麗的三十歲,但我作爲女性,看不出三個女主誰能代表獨立女性,不是感覺有被冒犯到,就是人設過於完美,無形拔高了人們對全職媽媽甚至是媽媽的期望標準。

  來源 / 電視劇《三十而已》官方微博

  我現在已婚,是一個1歲半小寶寶的媽媽。疫情期間和幾個老朋友“雲喝酒”,她們拍我彩虹屁,說我這些年內心變化不大,問我是怎麼做到的。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要承認、接受自己做不到“兼顧家庭和工作”。

  比如沒時間做飯就吃外賣,家務來不及做就請人做。比如我現階段的工作強度很難做到世俗標準裏的“兼顧家庭”,那就跟公婆承認,我需要你們。當然,當我婆婆把一些我看不到的場景講給我聽時——“你上班了,寶寶睡醒會到處找你”;“小區的人經常說,都沒見過寶寶媽”,還是會鼻子一酸,但會告訴自己,做到精力範圍內的最好就可以。

  更多的男性也無法兼顧事業和家庭,他們中多數人的解決方式可能是放棄家庭,專心搞事業。其實自己怎麼想最重要,對於非親密關係人的“提醒”,OS時刻儲備着一句“關你什麼事”,至於親密關係,那就要給他們“洗腦”,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

  前兩年,我也會想三十而立立的是什麼,眼看快到了,反而不在意了,一個俗語而已,未立也無妨。編劇筆下的角色、你身邊的朋友可能家庭或事業的節奏領先你,但誰的人生都有自己的時間表,別用年齡、用一個家庭角色要求自己或是綁架別人。世上本沒有一個坎叫三十歲,也沒有必須兼顧家庭和工作的職場媽媽。

  年齡只是個數字,沒必要看太重

  Luna | 29歲 互聯網行業

  都說互聯網都是青春飯,確實,年近30,拼體力拼不過二十出頭的職場新人,拼智慧又拼不過久經沙場的前輩們,感覺自己被卡在了中間,進退兩難。25歲的時候總想着要幹一番大事業,眼看着30歲就要到了,現在只求生活輕虐。

  作爲一個大齡未婚未育的女青年,其實壓力也不是很大。身邊的朋友,基本上都比我小。所以我也總感覺自己還小,不需要考慮那些“老阿姨”需要擔心的事情。但是今年開始,我的心態有了微妙的變化,突然發現一些老同學、老朋友已經成家立業了,孩子都會打醬油了,而我還在這兒搞事業,一想到這裏,就想落下幾滴獨立又堅強的淚水。

  我不覺得三十歲是個坎,年齡只是個數字,沒必要看太重。最大的感覺就是精力不像以前旺盛了,脾氣也緩和了很多。

  最近看了《三十而已》,感覺王曼妮這個角色很有代入感,這幾年,我身邊也有幾個這樣的朋友,覺得在北上廣沒有歸屬感,回老家結婚生子了,日子過得也挺好。我算是比較另類的,從來沒想過要給自己留退路,既來之則安之。雖然大城市的日常工作、生活節奏讓人焦慮,但也挺享受這種快節奏的生活。比起對未知生活的恐懼和不安定感,我更害怕被這個時代拋棄。

  凌晨四點的北京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我是個工作狂,忙起來“六親不認”,一心想着搞事業,所以到現在也沒有一段穩定的感情,但不知道爲什麼,事業暫時還沒什麼起色,這幾年關於工作的規劃,並沒有往我想象的那個方向發展,有時候會懷疑自己是不是走錯路了,時常會陷入迷茫。但我心態太好了,想得很開。

  三十而立是沒什麼希望了,甚至還有點一事無成,希望三十五歲之前,我能找到自己擅長的路吧。

  做決定更瞻前顧後了

  但還不想用年齡限制自己

  偏不姐姐 | 30歲 前互聯網公司品牌運營

  再過十來天,我正好30週歲。之前覺得30歲應該挺坦然的,有事業、有感情,會慢慢往自己預期的方向發展,然而事實並非如此。

  30歲的焦慮,一個是事業,一個是感情,然後就是世俗價值的有房有車。世俗總說三十而立,但現代社會真的難立。

  對我來說,現在最焦慮的是工作還沒起色,只有投入到工作中,才有安全感和底氣。

  我的前兩份工作是給某行業品牌做運營,前一份做到了部門負責人的位置,本來前景還是可期的,但因爲是美國品牌,沒有完全適應中國市場,公司摸索了幾年沒有取得成果,所以總部決定撤出中國市場,公司解散。面臨要換工作的時候,也爲職場對臨近三十的女性不太友好而焦慮過。幸運的是,因爲對行業比較熟悉,一個共事過的朋友邀請我加入他那邊做新項目,剛好無縫銜接,我對未來也還是充滿期待。

  不巧的是,二月受疫情影響,新項目沒法開展,項目組解散,公司開始大量裁員,我只好匆匆離職。當時主要是出於對生命健康安全的考慮,覺得再有前景的工作,都不如踏實待在家人身邊來得可靠,所以離職的時候還挺輕鬆,想着四月份再回上海換工作。

  剛離職回家的時候,自己會看書學習,生活心態還沒什麼變化。但三月後,家裏人開始給我各種滲透影響,覺得我快三十了,不應該再出去拼一個未知的前途,而是應該以解決個人問題爲主,他們的關注點都集中在結婚這件事上。

  受到家人影響,我也開始思考人生,加上覆工遙遙無期、上海生活成本太高,於是決定先撤回老家,試試看能不能適應老家的工作生活。四月回了一趟上海,和一衆朋友同學見完面後,就收拾東西打包回家了。

  六月自駕游去青海拍的公路照

  來源 / 受訪者提供

  五月開始,在老家也看了一些工作,但工作要求、薪資水平、工作環境等都不是我能接受的條件。老家是內陸西北城市,好的工作就是考公考編,我對這些都不感興趣。

  最近,我又有收到之前做的品牌在其他城市的工作邀請,便開始考慮返滬還是換個新城市開始。相對回上海換行業換崗位,高成本的生活和難以企及的房價,換一個新一線城市更實際。但我在上海讀書工作生活了十多年,朋友圈子都在那裏,要完全換一個陌生環境,也需要勇氣。

  感情方面,我的態度一直都是寧缺毋濫。我從小就比較獨立有自己的主意,沒給家人添過額外的負擔,唯獨至今未婚給他們帶來了壓力。今年開始,他們也給我安排相親,但我跟我媽聊過了,如果強求將就結婚,萬一婚姻不幸弄得生活雞飛狗跳,還不如一人獨樂,等待緣分。我會主動尋找合適的人,但不強求,一個人也可以過得很好。

  三十歲,最明顯的感覺是做決定更瞻前顧後了,沒有十八歲的勇往直前,但還是不想用年齡限制自己,任何時候都可以換一個新的開始,做新的嘗試。

  互聯網公司的工作節奏只適合年輕人

  Y小姐 | 31歲 門戶娛樂編輯

  講真,年齡上我沒有焦慮,因爲自己心態上還是20+。

  不過工作內容的確令人焦慮,年齡越大越發覺得娛樂編輯這份工作,無論是對社會還是對個人都沒有意義,甚至一些娛樂新聞讓我有牴觸感,甚至覺得噁心,比如一些飯圈拼音文化,zqsg之類的用語。

  現階段工作非常忙碌,需要面對各種臨時或者突發,以及一些不合理的加班要求,比如,已經是大小周了,休息周領導還是會安排工作讓人加班。

  20歲時能熬夜到凌晨四五點,現在十點半還不睡覺,心臟就難受,特別是週末值班17個小時,熬到晚上12點以後。有幾次心臟突突的難受,倒在沙發上睡着了。現在爲了活着,只能默默承受,畢竟互聯網圈的工作節奏只適合年輕人,我就是腦力跟得上,身體也熬不動、吃不消了,以後可能會換個行業。

  來源 / Pexels

  其實我更多的壓力來自原生家庭。最崩潰的是前一陣子,我母親和她前夫(離婚了,仍然糾葛在一起的夕陽紅之戀)每天吵架,倆人輪番給我打電話訴苦,讓我出解決方案,她前夫轟炸我:“你說什麼辦,你是你媽的女兒,你不能不管”;我母親:“我要同歸於盡,你自己照顧好自己吧,我活不下去了”。

  我需要時刻面臨“如何解決他們關係”的難題,而我母親不是一個很樂觀的人,經常無理取鬧,但是血緣和責任擺在那裏,我沒辦法無視她,只能選擇承受,或者大哭一場,然後消耗掉這些負能量,又或是朋友親戚吐吐槽。

  好在我老公是一個特別積極正能量的人,大多數時候都能保持幽默,無論是工作,還是和我母親的關係上都很會開導我。

  剛結婚時我們也會吵架,但現在更能理解和了解對方,特別是想到我老公本來一個帥小夥,現在累得像個小老頭,我就更不會和他吵架了。我現在的狀態是,期待生寶寶,進入人生下一階段。

  努力對抗人生可能性的衰減

  即使我會失去很多

  Helen | 30歲 互聯網戰略分析師

  今年5月剛過了30歲的生日,與之前所有生日不一樣,沒有家人、朋友陪伴,也沒有鮮花、蛋糕和禮物,而是在四姑娘山的清冷夜空下,握着一個電熱寶瑟瑟發抖,但一杯紅酒下肚後,我的內心達到這幾年最輕鬆的一刻。

  人家都說“三十而立”,人生應該是已經有了明確的軌道,但我卻讓自己主動“脫軌”,將自己置於不確定性中。

  我之前在北京某互聯網大廠做戰略分析,這應該是世俗意義上“光鮮亮麗”的工作,但我在四線城鎮的家人親戚們並不知道我的生活細節,比如經常凌晨四點還在整理數據,因爲研報裏的一個小錯誤被老闆劈頭蓋臉地罵,要去緩解管理層對業務的焦慮,但最後都變成了自己的焦慮。

  對我來說,年齡焦慮的本質是人生可選項不斷減少,20歲的時候想做什麼都可以去做,但30歲的時候,當你有了一定的積累,其實放棄才是最難的,但放棄又是選擇另一種生活的前提,我越來越感覺到,生活變遷的成本越來越高。

  疫情期間我在家裏的時間比往年多了不少,去年和交往三年的男朋友分手後我爸媽就對我意見很大,覺得兩個人都相處那麼久了,我也到了該結婚的年紀,爲什麼因爲一點小事就分手,他們覺得,到了我這個年齡,除了出軌、家暴等原則性問題,其他矛盾都很正常,沒什麼是不能忍的。

  這讓我很沮喪,高一那年理科成績不好卻執意學理,大二從建築設計轉到金融,後來出國,爸媽都是完全支持我,讓我自己做選擇,但現在他們越來越希望我早點穩定下來,稍有變動就勸阻我,回到北京裸辭這件事更是讓我和他們的關係鬧得很僵。

  Helen雲南旅拍照片 來源 / 受訪者供圖

  這些年在大廠拼死拼活,我有一筆數額不錯的積蓄,雖然離財務自由尚遠,不能讓我就此退休,但夠我去追求一些能讓自己興奮的事情。我是一個地理愛好者,在四姑娘山,我拍下了自己第一個旅行Vlog,上傳到B站上有近一千的播放量,後來紮在西南地區兩個多月,拍下了無數絕美的風景。

  未來這段時間,我打算做個旅行博主,這是我很早時候的一個夢想,那會想做的是旅行作家,不過形式沒那麼重要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一天就想去做一些別的事情,希望爸媽能夠理解我,而大多數人追求的幸福家庭、有前途的工作,就隨緣吧。

  *題圖來源於電視劇《三十而已》官方微博。應受訪者要求,文中爾立、張楠、西西、Ferne、Luna、偏不姐姐、Y小姐、Helen爲化名。

  你覺得30歲是個坎兒嗎?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