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步長製藥再涉行賄案:5年來第8起 銷售費用上半年超35億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0:4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步長製藥再涉行賄案,5年來第8起,銷售費用上半年超35億

  來源:公司進化論

  文| 記者 彭碩 李雲琦 編輯 | 嶽彩周

  記者注意到,近10年來,步長製藥的銷售費用經歷了一輪幾何級增長,由2011年的24.45億元躍增到2019年的80.81億元,增長了2.3倍。而在數字背後,九成以上的銷售費用被花在“市場、學術推廣費及諮詢費和其他費用”上,而行業人士稱,這部分費用多是商業賄賂的高發區。

  步長製藥再涉入一起“行賄”醫生事件。

  近日,有報道稱,陝西步長製藥有限公司旗下銷售人員蘇某,自2016年開始先後向陝西商水縣人民醫院主治醫師王海生行賄12.5萬元,行賄形式爲藥品回扣款。該事件因再次涉及“步長製藥行賄事件”而引發關注。

  記者查閱相關裁判文書網站獲悉,蘇某在向商水縣人民醫院配送藥品過程中發現,王海生在門診開藥主要是步長腦心通比較多,於是爲進一步讓王海生多開步長腦心通,蘇某多次以現金形式給王海生送過開藥回扣款。相關報道顯示,王海生在2016-2019年間,一共開具步長腦心通膠囊35962盒,每盒收回扣3.3元。

  9月1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向公司董祕辦求證上述事件真僞,並詢問後續對行賄員工蘇某及涉事部門的相關處理措施。對方回應稱,並沒有注意到相關報道,隨後該員工稱此事件爲“小道消息”。不過,當記者表示查閱裁判文書網站後已經證實蘇某的確有行賄事件後,對方表示,不便做出回應。

  貝殼財經記者梳理相關報道後發現,這已經是步長製藥自2015年來至少第8次被曝涉行賄案。此前,步長製藥曾先後因前任董事長趙步長行賄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時任局長鄭筱萸案件,以及後任董事長趙濤行賄美國相關人員付650萬美元爲其女兒被錄取斯坦福提供便利被媒體曝光而輿論大譁。

  這反映的是步長製藥“銷售先行”的模式。記者注意到,近10年來,步長製藥的銷售費用經歷了一輪幾何級增長,由2011年的24.45億元躍增到2019年的80.81億元,增長了2.3倍。而在數字背後,九成以上的銷售費用被花在“市場、學術推廣費及諮詢費和其他費用”上,而行業人士稱,這部分費用多是商業賄賂的高發區。

  2015年以來第8次被曝行賄

      公司回應:“小道消息”

  步長製藥是一家家族企業,最初由趙步長、趙濤父子聯合創辦。公開資料顯示,步長製藥創立於2001年,於2016年11月成功登陸上交所。公司主營業務爲中成藥的研發、生產及銷售,主要產品涉及心腦血管疾病中成藥領域,同時也覆蓋婦科用藥等其他領域。

  此事件前,步長製藥上一次被媒體集中關注同樣是因爲“行賄事件”。

  據新京報此前報道,2019年5月前後,步長製藥董事長趙濤向升學顧問威廉·辛格支付650萬美元,使其女兒Yusi Zhao於2017年被斯坦福大學錄取。此事被外媒曝光後,趙濤一家及步長製藥被推至輿論風口浪尖。

  隨後,媒體又相繼曝出步長製藥曾捲入過多起行賄事件。

  新京報記者查詢裁判文書網及梳理相關報道發現,從2015年到2018年,步長製藥至少七次捲入行賄受賄中。其中最大的一起當屬趙濤父親原步長製藥集團董事長趙步長曾向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時任局長鄭筱萸行賄事件。當時,鄭筱萸利用職務便利爲步長製藥申報的“腦心通膠囊”從地方標準升級爲國家標準提供幫助,趙濤父親原步長製藥集團董事長趙步長則向鄭筱萸行賄1萬美元,根據當時匯率,摺合人民幣8.277萬元。

  裁判文書網站則顯示,步長製藥有關行賄的5份判決書都因步長製藥在藥品推廣過程中帶金銷售,業務員向鄉衛生院領導和縣醫院醫生行賄,金額爲6萬-11萬不等。

  9月15日下午,新京報記者向公司董祕辦求證上述事件真僞,並詢問後續對行賄員工蘇某及涉事部門的相關處理措施。對方回應稱,並沒有注意到相關報道,隨後該員工稱此事件爲“小道消息”。不過,當記者表示查閱裁判文書網站後已經證實蘇某的確有行賄事件後,對方表示,不便做出回應。

  再涉行賄案背後:

  上半年學術推廣等費用35億元

  記者注意到,“銷售先行”是整個醫藥行業普遍存在的問題。反映到步長製藥財報上,則是步長製藥多年來上畸高的銷售費用,而上述案件只是步長製藥多年來帶金銷售的冰山一角。

  貝殼財經記者發現,步長製藥的銷售費用率常年居高不下。2020上半年,步長製藥銷售費用高達36.84億元,對應着70.35億的營收,銷售費用率高達52.4%。

  另據wind數據顯示,步長製藥銷售費用連續數年快速增長。2011年,步長銷售費用爲24.45億元,至2019年,相關指標增加到80.81億元,增長了2.3倍。

  記者發現,步長製藥的銷售費用中,常年有九成以上是“市場、學術推廣費及諮詢費和其他費用”。以今年上半年爲例,步長製藥報告期內共產生34.9億元的上述費用,佔總體銷售費用的94.7%。

  步長製藥曾對此做出解釋,公司的市場及學術推廣費主要包括在全國各地開展的各類學術推廣會等活動產生的會議費、差旅費等。此外,公司在2016年、2017年年報中均提到,公司營銷模式的核心競爭優勢在於腦心同治論指導下的專業化學術推廣。

  然而,有分析指出,醫藥行業的市場及學術推廣費一直都是商業賄賂的高發區。對藥品來說,“天價推廣”意味着太多灰色利益鏈條的推想空間。

  恆大研究院任澤平、李建國發布的文章《揭開中國藥企銷售費用畸高之謎》,“2014年的一項調查顯示,目前我國藥企的銷售費用主要有六大流向:公關招標機構費用、公關醫院相關負責人費用、醫生回扣、醫藥代表提成、逃稅洗錢(過票)成本、統方費用。其中公關招標機構、公關醫院相關負責人和醫生回扣分別對應招標環節、醫院採購環節和處方銷售環節,利益進行三次重新分配,且醫生回扣佔比超過一半。”

  值得一提的是,上交所也曾在2018年5月就這部分費用向上市公司發出問詢函,要求公司說明該部分費用的用途和合理性作出回應。

  對此,公司在回覆函件中稱:“專業化學術推廣營銷模式是公司快速發展的重要動力,公司以精細化、規範化管理爲導向,持續建設專業化學術推廣團隊,通過其進行專業化學術推廣,提升公司品牌形象和產品的認知度,促進產品銷售。

  去年復星、恆瑞、步長製藥

         銷售費用名列前三

  據Wind統計,截至9月15日收盤,A股共有198家已上市制藥企業。記者統計這198家制藥企業銷售費用後發現,2019年,上述製藥企業銷售費用合計2037億元,較2018年的1832億元上漲了11.2%。

  復興醫藥、恆瑞醫藥、步長製藥、科倫藥業、華潤三九、白雲山,上述6家企業2019年銷售費用超過50億元。其中,復興醫藥排名銷售費用爲98.5億元,位列榜首,恆瑞醫藥85.2億元其次,步長製藥銷售費用位列第三。

  從銷售費用率來看,去年年報中,所有制藥企業中銷售費用率超過30%的企業有99家,超過50%的有29家。銷售費用率排名前列有國農科技、景峯醫藥、靈康藥業,費用率分別爲76.77%、67.45%和66.81%。步長製藥去年銷售費用率56.7%,排名第十四位。

  值得一提的是,步長製藥“斯坦福行賄門”事件曝光後次月,監管部門即着力整頓醫藥公司銷售亂象。2019年6月,財政部網站發佈《財政部開展2019年度醫藥行業會計信息質量檢查工作》,檢查重點圍繞醫藥企業的費用、成本和收入的真實性等。具體包括:購藥品數量、向醫療機構或醫務人員銷售返點現象;是否存在以諮詢費、會議費、住宿費、交通費等各類發票套取大額現金等現象。

  記者注意到,稽查名單共包含77家藥企,涉及27家A股上市公司。這27家公司分別是:復星醫藥、上海醫藥、恆瑞醫藥、步長製藥、華潤三九、智飛生物、同仁堂、天力士、華北製藥、天壇生物、吉藥控股、大慶華科、景峯醫藥、奧賽康、仙琚製藥、亞太藥業、國藥股份、江中製藥、辰欣藥業、安圖生物、菲利華、衛光生物、太安堂、北大醫藥、同濟堂、沃森生物、恆康醫療。

  截至發稿,記者尚未能從財政部網站等公開渠道看到稽查結果。另據Wind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A股製藥類上市公司的銷售費用發生明顯下滑,期內全部上市藥企銷售費用總和共計817億元,比去年同期的945億元下降了13.5%。今年上半年198家上市公司平均銷售費用率爲30.28%,去年同期爲29.93%,未有太大波動。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