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舉債也要分紅 中公教育的迷惑操作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1:58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舉債也要分紅 中公教育的迷惑操作

  來源:英才雜誌

  作者| 陶冶

  對於國內來說,公務系統的“鐵飯碗”一直是大部分家長心目中孩子最好的歸宿,近10年以來,公考錄取門檻始終較高,2016年作爲公考錄取通過率最高的一年,報錄比也達到了33 : 1,競爭激烈的年份如2019年,報錄比竟然可以高達95 : 1。

  報考熱度居高不下也就意味着培訓市場有着數不盡的機會有待發掘,專門面向公考培訓的中公教育(002607)2018年借殼亞夏汽車成功完成上市操作,依託國內公考龐大的市場,公司市值從當年的300餘億至今已漲近7倍,最高時曾達2200億上下。

  但在2020年,面對疫情的無差別打擊,線下教育行業受到重創,隨着半年報的出爐,中公教育淨利潤轉虧成了討論焦點,但考慮到疫情影響及收入確認方法,中公教育的半年報中淨利潤的虧損並不是關鍵問題所在,高估值、舉債分紅才是隱藏在報表之後的謎團。

  中公教育走下坡路了嗎

  報名人數同比增長,線上教育收入翻倍,但淨利潤卻轉虧,這不由使人懷疑公司的經營是否出了問題。

  從市場角度來說,公務考試及培訓的市場並不完全是疫情之下的受害者,疫情也爲中公教育帶來了些許的利好。

  首先,考慮到今年疫情下的就業形勢,國家相繼推出“六穩六保”政策,事業單位、國企央企等相繼進行擴招以保障充足的就業,按照政策要求,各單位需在往年基礎上擴招20%左右,這是爲公考培訓帶來的直接的“彈藥儲備”。

  結合中公教育自身財報數據來看也可以印證此番結論,2020年上半年中公教育培訓人數累計245萬餘人,同比增長達到37%左右,由此可見市場本身並沒有因疫情而萎縮。

  其次,在線教育的同步發展也爲疫情中的中公教育帶來了不菲的收益,上半年面授培訓收入實現16億元,同比降低49%左右,而線上培訓同比增長達162%,實現營收11億元,對衝掉了部分疫情的消極因素。

  報表層面來看,中公教育上半年實現營收28.08 億元,同比降低22% ,歸母淨利潤 -2.33 億元,相較去年同期的4.93 億元差距較大。

  報名人數同比增長,線上教育收入翻倍,但淨利潤卻轉虧,這不由使人懷疑公司的經營是否出了問題,但實際上中公教育的問題並不出在淨利潤之上。

  考慮到聯考的延期以及“對賭班”模式下收入延後確認的會計準則要求,中公上半年的收入並沒有減少而只是遞延了,其財報中合同負債達73億元(含預收賬款轉入部分),而去年年末預收賬款餘額只有26億元左右。

  再參考經營現金流來看,上半年經營現金流淨額41億元,同比2019年的43億元也只是微降,並不足以證明公司經營出現重大問題。

  如果除去衆說紛紜的淨利潤疑點,投資人可能更加咬定了中公的優質身份,但實際上中公的問題遠多於此。

  借錢分紅

  半年來新增短期借款10億餘元,不由讓人有一種借錢也要分紅的感覺。

  高額的分紅是中公近年來亮麗的標籤,公司近三年來現金股利從未中斷且配發比例較高,但與此同時高額的分紅也基本吃空了公司的資本積累。

  當然,公司盈利分紅也是本分,而且分紅對於投資人來說也總是喜聞樂見,但對公司來說,高額的分紅會將會透支公司發展的資本儲備。換言之,股東收益和公司發展實質上是一對矛盾,他們處在天平的兩端維持着此消彼長的微妙狀態,而中公的疑點之一也就在於此。

  公司層面,從2018年5月至2020年5月中公教育累計分紅四次,基本掏空了公司的資本積累。但從上半年財報來看,負債提高了近1倍,剔除掉來源於收入的合同負債部分總負債也有近30%的增幅,半年來新增短期借款10億餘元,不由讓人有一種借錢也要分紅的感覺。

  股東層面,除去中信等機構投資者外,魯忠芳(實控人)、李永新、王振東三人合計持股45億股左右,佔總股比達75%以上,但三人所持股份中可流通股佔比卻不足10%,大部分持股是在2021年-2022年解禁的限售股。

  同時,根據公開信息查詢,三位股東所持股份均在近2年內有多次質押發生,其中數量最大的一筆是實控人魯忠芳質押於華泰證券的4億股,佔到其所持股權的15%。

  分紅和轉讓是股東獲利退出的唯二手段,考慮到高度集中的持股比例和限售期因素,中公頻繁的分紅真相好像就稍有眉目了。

  雖然並不能以股東缺錢與否來對公司的好壞做出判斷,但頻繁的質押勢必影響投資者的信心。

  考慮到行業並不存在爆發式增長的市場基礎,中公教育目前116倍有餘的靜態市盈率相比同行業平均60倍的市盈率仍然有些過高。公司最近的限售股解禁時間在2021年2月,中公100餘倍的市盈率如果持續保持,屆時可能會有較大的拋售壓力。

  半年報中另一個引人注目的項目是21億元的交易性金融資產,過往“炒股”的上市企業並不算少,其中不乏做得較好的公司,例如溫氏股份(300498),其在過去數年中通過股權投資、二級市場買賣等方式獲益匪淺。但2018年市場行情的整體下滑也令溫氏股份吃盡苦頭,列入交易性金融資產的投資均不足以形成控制和重大影響,中公的“炒股”動作暫且不論是否源於碰到了市場天花板導致現金無處可花,僅僅是隱含的市場風險就足以引起投資者的重視。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