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起底百步亭集團:疫中失足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5:16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起底百步亭集團:疫中失足

  來源:進深News

  百步亭集團董事局主席茅永紅 

  樂居財經 嚴明會 發自武漢

  “天上九頭鳥,地上湖北佬”。湖北商人精明強幹、銳意進取,骨子裏透着一股不服輸的韌勁,彷彿是與生俱來的特質。

  茅永紅就是楚商的典型,他是改革先鋒,曾作爲改革開放40年的知名民營企業家代表;也是社區之王,他一手打造的百步亭社區,被譽爲鬧市中的桃花源,市場經濟中的烏托邦,享譽大江南北。

  “亭”者,民所安定也。正是懷着讓百姓安居樂業的情懷,茅永紅創建了百步亭集團。這是一家總部設在武漢,以社區地產業爲主的民營企業集團。

  社區之王百步亭

  百步亭旗下最知名的地產項目莫過於規模龐大的武漢百步亭社區,佔地5平方公里,坐擁居民18萬人,以大著稱,據說每個武漢人都會有在其中居住的朋友。

  崇尚鄰里互助、文明友好的百步亭,曾多番得到中央領導盛讚,被譽爲國內社區之最,是名副其實的一方安居樂土。

  然而,就是這樣一個獲得無數榮譽的優質社區,年初疫情肇始,百步亭一度成爲衆矢之的。

  因在疫情蔓延初期照舊舉辦萬家宴,而在武漢疫情至暗時刻,曾組織萬家宴的管委會卻黯然“停擺”,百步亭由此備受輿論指責。

  締造百步亭模式的茅永紅,既是地產開發商百步亭集團的董事局主席,也是百步亭社區的黨委書記,也因此惹來不少爭議。

  66歲的茅永紅是土生土長的武漢人。三十多年前,公務員出身的茅永紅決意丟掉鐵飯碗,投入到了改革開放的時代大潮中。

  他先是瞄準了進口汽車維修行業的機遇,冒着全家人睡窩棚的風險,拿着家中老屋拆遷的2萬補償款決意辦一家中外合資汽修公司。

  在當時開放尚不充分的的社會環境下,茅永紅衝破重重關卡,終於拿到最後批文,成立了江夏進口汽車維修中心,這也是當時中南五省第一家合資進口汽車維修中心。

  幾年時間內,茅永紅快速賺到2000多萬元。他的這段經歷也就是後來廣爲人知的“179個公章”的故事。

  90年代,茅永紅前往海南淘金,成爲海南省經濟建設總公司總經理。1993、1994年,他旗下的三家公司均被吊銷營業執照,這是工商局對違法企業做出的一種行政處罰。1995年,茅永紅回到家鄉武漢。

  海南樓市淘金讓茅永紅嚐到甜頭,回武漢後茅永紅後再度投身房地產,如今的百步亭社區正由此而來。

  據悉,茅永紅當時的考量是百步亭遠離市中心的位置、便宜的地價更適合建成普通老百姓買得起的房子。

  不過,今天熱鬧繁盛的百步亭放在二十多年前是不可想象的,那時的百步亭還是一塊上千畝的荒地,被稱作“白布篷”,今天百步亭的名字就是諧音而來。

  用茅永紅自己的話形容當年的百步亭就是,“遍地都是臭水溝、爛泥塘和垃圾堆,不僅亂,還很偏遠,水電路都不通,叫‘黑泥湖’真的是名副其實,可以說是當時武漢待開發的地方中最爛的”。

  官商一體茅永紅

  在茅永紅的自我講述中,他是受時任湖北省長邀請回到武漢,離開海南時行政級別已經達到正廳級。

  從廳級官員到地產商人,茅永紅實現了身份的轉變。武漢開全國之先河,爲他打造“建設、管理、服務”三者結合的社區提供了政策支持。

  過去20多年裏,茅永紅一直是百步亭社區的黨委書記,也是全國首個擔任社區黨委書記的民營企業家,集政商雙重身份於一體,是服務者也是管理方。

  除百步亭外,茅永紅資本涉獵領域甚廣,包括鉀肥、鹽業、血液製品、墓園、股權投資基金等多個行業。血製品公司上海萊士背後“科瑞系”亦有百步亭身影,百步亭持股科瑞天誠投資6.25%股份。

  2013年,百步亭還曾參與宏達股份定增項目,據彼時披露數據顯,2012年百步亭集團資產規模約70億元,當年淨利潤爲3億元。目前,百步亭集團持有宏達股份4.43%。

  此外,茅永紅還是中國頂級富豪俱樂部之一,金鼎俱樂部的股東,俱樂部會員係數爲各行各業大亨,如陳峯、史玉柱等。

  2014年,百步亭作爲發起者之一,參與創立了中國最大民營投資集團中國民生投資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民投”)。

  中民投59家股東名單中不乏巨人網絡、泛海控股等明星企業。彼時,茅永紅以發起者身份出任中民投監事會主席,江湖地位之高可見一斑。

  2019年,中民投遭遇債務危機,茅永紅臨危受命,出任中民投應急管理委員會主席。今年疫情期間,儘管百步亭因萬家宴事件被推至輿論風口,可茅永紅卻始終未就百步亭之事出面發聲。

  相反,在今年2月11日中民投內部公開信中,茅永紅卻罕見發聲,稱”受疫情影響,自己現在來不了上海,但對中民投的工作,一刻也沒有停頓懈怠過“。此外,信中茅永紅亦呼籲恢復經營生產、全力推進自救發展。

  疫後復甦以來,無論在百步亭還是中民投,茅永紅已大改此前頗爲高調的個人宣傳風格。除個別重要內部會議外,茅永紅鮮少出現在公開場合。

  他肩扛的百步亭,在萬家宴事件後何時恢復往日盛譽?負重前行的中民投能否走出債務困局?這些都是茅永紅需要面對的待解命題。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