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阿里“雪藏”三年的新制造工廠,究竟“新”在哪裏?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6日 07:00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阿里‘雪藏’三年的新制造工廠,究竟‘新’在哪裏?

  來源:極客公園

  從銷量預測到智慧生產,犀牛狂奔。

  白色的車間內,工業機械臂前後移動,將選擇好的布料放置在凹槽內;工廠上方,傳送帶載着一件件未完成的衣物選擇正在埋頭工作的製衣工人;另一邊,靛藍色的牛仔褲瞬間被激光灼燒出各種時尚的‘水洗’印記,同一流水線轉盤上的純棉 T 恤,每一件都能印上不同的圖案和文字。倉庫內,物流機器人穩穩地將一人高的貨物挪進挪出。

  機器比人累,屏幕比人多,這是杭州市內的犀牛智造工廠內一景。從工廠中生產出來的牛仔褲、T 恤等成衣,一天之內,就會出現在天貓淘寶的商家店鋪中。

  四年前的雲棲大會,馬雲首次提出‘新制造’的概念。它不是單純的製造業+IOT,而是通過數字技術對傳統制造業的深度重構,實現製造業的智能化、個性化和定製化。

  犀牛智造工廠內部生產線|阿里巴巴

  市場規模達 3 萬億的紡織服裝行業被選中。2018 年春天,首家新制造工廠在臨平破土動工,並且對阿里內外都嚴格保密。整個項目被命名爲犀牛智造。正如其犀牛吉祥物一樣,這個身軀龐大但卻動作敏捷的‘動物園’新寵,肩負的責任就是,將飄在空中的‘新制造’概念進行落地。

  9 月 16 日,犀牛工廠曝光,新制造交出第一份答卷。

  犀牛智造是一個全新的物種。它不是簡單地的產線升級,更不是用機器替代人工,而是利用數字技術建構了一個新的生態,前端連接阿里巴巴零售平臺上的 8 億消費者,後端連接原材料、生產車間、物流供應商和淘寶天貓上數以百萬計的中小商家。

  淘寶天貓前端洞察的消費需求和流行趨勢,可以 0 時差傳遞到生產端。而通過 IOT 改造之後的柔性生產線,能迅速作出反應,短期內製造出產品,並推到市場進行驗證。

  從這個意義上說,按需定製的時代真的來了。

  屏幕比人多,爲中小企業服務

  三年前,伍學剛領了阿里巴巴 CEO 兼董事長張勇(花名逍遙子)的‘軍令狀’,但是新制造無法走阿里雲‘雨露均沾’的方式,只能一個一個垂直行業慢慢吃透。在迪卡儂和優衣庫的從業經驗,讓伍學剛選擇了服裝行業作爲迅犀新制造的突破口。這個市場規模 3 萬億的行業,規模足夠大,痛點足夠重——庫存積壓,讓大量的品牌和企業生存維艱。

  和一般行業相比,看起來‘光鮮亮麗’的服裝業,其實本身是一個勞動密集型、且利潤很低的行業。像汽車、航空等傳統工業,都以採用新技術促進生產爲賣點。而對於服裝行業來說,除了一些超大品牌,微薄的利潤讓很多中小工廠面對數字化升級望而卻步。對於阿里來說,要想幫助這些中小企業,必須自己先做一個樣板出來——犀牛智造工廠就是這樣一個攻堅的成果。

  迅犀團隊發明的轉盤式吊掛系統|阿里巴

  既然是智慧工廠,首先,生產線需要‘智能’起來。文章開頭的描述,就是智慧工廠日常運作的場景。除了工業機械臂之外,迅犀團隊還自己研發了轉盤式吊掛系統,可以避開障礙持續將衣物送到合適的工人手中。

  值得單獨提及的是迅犀的神經網絡——IoT 系統。通過與阿里雲達成 IoT 合作,工廠成爲全行業 IoT 程度最高的一家企業,達 90% 左右,無處不在的 IoT 設備可即時採集生產過程中的數據,爲工業大腦提供源源不斷的數據養料,推動算法不斷優化。由於工廠全部實現數字化,基於物聯網的佈局,每塊面料都有自己的身份 ID,不用人找貨,可實現‘貨找人’,最大限度挖掘機器智能的能力。

  工人通過點擊屏幕即可完成生產流程|阿里巴巴

  而產線上的工人,也不再像傳統服裝生產線上埋頭織布的女工。在犀牛智造工廠中,每個工人的面前都有一個 iPad,很多操作在屏幕上就可以完成。這也是爲什麼迅犀被稱爲‘三多’工廠的原因之一——工程師多、iPad 多,年輕人多。

  三年時間,迅犀打造了一個從訂購備料、到設計、生產、倉儲爲一體的服裝業智能生產體系。但這只是天平的一端,更加重要的是另一端。

  什麼是真正的‘新制造’

  如果將智慧工廠內的各種工業機器人和 IoT 設備比喻成肌肉的話,那麼犀牛智造工廠更加重要的,其實是來自阿里巴巴零售體系沉澱的數據,因爲這個‘大腦’才能真正解決服裝行業的難題。

  此前,服裝行業的規律是以產定銷,夏天生產冬天的衣服,例如預計今年秋冬能賣出 2000 萬件羽絨服,就先生產出 70% 的量,等到秋冬季銷售良好的話,再追加訂單。但是一旦銷售出現問題,前期生產擠壓的庫存,便足以壓垮一個品牌。巨頭也不能例外,H&M 就曾被媒體爆出焚燒了 60 噸庫存。

  在瞬息萬變的商業世界,速度是決勝的關鍵因素之一。以快時尚起家的 Zara 公司,能夠在兩週時間內,完成從服裝設計到上架全球門店。一個‘快’字,讓 Zara 登頂全球服裝行業。

  犀牛智造工廠內部生產線|阿里巴巴

  通常,在設計確定的情況下,服裝行業是平均 1000 件起訂,15 天交付。通過 AIoT、雲計算改造過的犀牛工廠,反應速度比 Zara 更快,團隊將數據縮減到 100 件,7 天交付。簡言之,就是讓每個商家都能變成 zara,不用去創造或預測流行,只需要響應流行,一個熱詞誕生後,第二天淘寶上就買到這樣的 T 恤。

  與此同時,犀牛智造工廠的優勢在於阿里巴巴積澱二十年的零售體系。淘寶天貓沉澱了大量用戶,能夠準確預測消費趨勢的轉變,讓‘以銷定產’成爲可能。依託零售平臺的消費洞察,犀牛工廠具備預測‘爆款’的能力。

  對於服裝企業來說,智能預測+柔性生產,讓庫存降到最低,甚至是 0。

  對於直播網紅、設計師和初創品牌來說,供應鏈一直是短板。由於採購量小,他們通常只能選擇質量參差不一的小作坊,而迅犀則提供了合格的生產能力,讓他們能夠專心於營銷和創造。

  事實上,犀牛工廠的很多‘客戶’,就是淘寶天貓的中小商家和網紅店鋪。今年農曆新年前,犀牛智造就與一位網紅推出福氣衛衣,準備了幾十種吉祥圖案與 2 萬條吉利文案,消費者可以在淘寶店自行選擇,工廠接單後按需生產,真正實現 0 庫存。

  犀牛工廠的第一步是打造樣本,沉澱技術和解決方案,第二步是向中小企業輸出。中小企業通過新制造,可以低門檻地升級爲數字工廠,同時解決訂單來源問題。

  製造業數字化的賽道上,創業者和巨頭不在少數。但是,新制造的本質,既不是舊制造+IOT 的簡單升級,而是利用技術,將消費者與製造業真正連通起來,並且讓兩者之間,能夠高效協同。消費者的需求,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變成商品上架。

  牛智造工廠外部|阿里巴巴

  技術帶來新風口

  新世紀伊始,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世界市場開始向中國打開。僅用了十幾年時間,中國就已經成爲‘世界工廠’,Made in China 標誌成爲全球消費者最熟悉的 logo。

  二十年後的當下,全球格局和消費者需求都發生了很大變化。首先,全球化的退潮使得國內之前專注於外貿的企業受到影響,主打規模化的工廠不可避免地出現了產能過剩。另外,統一 logo 的流水線商品,已經不能滿足消費者對於個性化和定製化的需求。

  當需求側開始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時,供給側的升級不可避免。

  四十年前,服裝行業創業需要自己建工廠;二十年前,服裝行業創業需要自己找代工廠;而現在,犀牛智造讓創業者可以在一週之內將成衣上架,生產緊緊圍繞需求產生。

  犀牛智造的第二家工廠已經投產,更多的工廠也在計劃中。服裝業只是迅犀驗證自己想法的第一步,當新制造的思路跑通後,可以預見的是,將升級的不僅僅是服裝廠。

  從這個意義上說,犀牛智造生產的並不是 T 恤,而是技術、思想和新的商業模式——這才是新制造的應有之意。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