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溫泉是假的!海南一別墅區業主將開發商陵水御泉告上法庭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09月18日 19:02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深度丨溫泉是假的!海南一別墅區業主將開發商告上法庭

  來源:中國房地產報

  陵水清泉城別墅

  “溫泉虛假宣傳,白蟻防治說謊,這樣沒有誠信的開發商一定要付出代價。”有業主表示。在她們起訴清泉城開發商案件開庭後,已有更多業主加入到維權隊伍。

  中房報記者 陳標誌海南陵水報道

  “被告方提供的所謂溫泉供水完全是由四臺加熱泵‘炮製’的,爲此請被告今天務必正面向法庭回答此溫泉的真實出處?”

  從9月上旬開始,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法院分批開庭審理一別墅項目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案,涉訴業主多達30餘戶。業主狀告開發商的訴由包括“一墅一泉”虛假宣傳欺詐、房屋被白蟻啃噬等問題。

  9月7日下午,6名業主作爲原告狀告開發商陵水御泉公司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案,在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法院第二法庭開庭審理。開發商是否存在“溫泉虛假宣傳欺詐”,成爲多場庭審原被告雙方爭論最爲激烈的焦點。原告業主認爲,開發商對外宣傳“一墅一泉”,但業主自從入住後並沒有真正享受過溫泉,唯一一次供水也是自來水加熱後的“假溫泉”。對此,被告開發商回應稱,其僅有敷設溫泉管道義務,沒有確保引入溫泉到戶義務,試供水確實是二次加熱的真溫泉。

  此案沒有當庭宣判。

  ━━━━

  遭白蟻啃噬的別墅

  “如果沒有溫泉,我是不可能買他們別墅的。”9月7日上午,來自北京的張羚拖着一個大行李箱,早早趕到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法院第二法庭門前。

  儘管開庭時間臨時改到下午,但張羚仍不想離開。此前,張羚等30多名業主將開發商海南陵水御泉投資置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陵水御泉公司”)等告上了法院。

  去年11月的一天,張羚從北京帶着家人及朋友興沖沖地前往位於海南省陵水黎族自治縣清水灣一個名叫“清泉城高峯溫泉度假酒店”(即“陵水清泉城”)的樓盤。兩年前,她在這裏買下了一棟150平方米、帶小庭院和溫泉池的別墅。

  北方的天氣越來越冷,張羚想帶着家人在海南好好度個假。“家人和朋友都沒來過清泉城,一路上我還多次給他們看視頻和照片,大家對別墅的居住環境很滿意。”張羚告訴中國房地產報記者。

  但張羚等10餘人來到陵水清泉城別墅時,眼前的情景令他們大吃一驚:入戶大門稍微用力一推就搖搖欲墜,門框成蜂窩狀,揭開表層一看,裏面是成千上萬的白蟻。除此之外,廚房和衛生間傢俱也被白蟻蛀得千瘡百孔。

  “鍋碗瓢盆都帶來了,房子是這種情況還怎麼住?”張羚稱,雖然家人和朋友都安慰她,但仍讓她感到很沒面子,“白蟻將衛生間的瓷磚都啃空了。”

  張羚還以爲這是個別現象,經多方打聽,許多鄰居家也遭遇了白蟻啃噬。“這是我當時拍的視頻,成千上萬的白蟻觸目驚心。”張羚拿着手機向記者展示一段視頻。

  另據業主劉慶贏委託的一家驗房機構所做的“清泉城驗房報告”顯示,該小區樓面工程存在27項質量問題,牆面及天棚頂工程存在88項質量問題,門窗工程存在56項質量問題。此外,電器及燈具安裝工程、給排水及潔具廚具安裝工程、樓梯及防護欄安裝工程及空調與通風工程也存在多項質量問題。

  遭白蟻啃噬的別墅大門

  白蟻啃噬別墅門框及傢俱是業主狀告開發商的直接導火索,開發商當初對外宣稱的“一墅一泉”也成爲陵水清泉城業主最主要的訴由。

  業主林小明亦向記者表示,陵水清泉城項目有600多套別墅,產權爲40年,於2016年取得預售許可證,當時每套別墅在250萬元左右,購買人絕大部分是外地人。

  “以前也有業主就溫泉問題提出過異議,但由於絕大部分購房者都是外地人,彼此又不熟悉,常年也不在清泉城居住,所以事情就一直擱置了。”林小明稱,直到白蟻在清泉城大面積暴發,才引起業主高度重視。

  面對上述問題,清泉城業主通過組建業主微信羣進行聯絡,並對開發商進行聲討。

  “據不完全統計,有30多戶業主就溫泉等問題到法院起訴開發商。”林小明稱,包括他本人在內,這30多戶業主先後將陵水御泉公司訴至法院,請求院依法判令開發商因“一墅一泉”的虛假宣傳欺詐給業主造成的溫泉泡池維修改造成本及其他損失,並切實履行國家行業標準要求的15年白蟻防治質保期。

  ━━━━

  從“一墅一泉”到“無溫泉”

  9月7日下午,6名業主作爲原告狀告開發商陵水御泉公司商品房預售合同糾紛案,在陵水黎族自治縣人民法院第二法庭開庭審理。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旁聽了本案開庭審理。據瞭解,從今年9月上旬開始,陵水縣人民法院相繼開庭審理上述糾紛案。

  張羚等業主訴稱,2016年底,她在海南環島東線高速公路兩邊看到被告懸掛的清泉城高峯溫泉度假酒店項目 “帶裝修、溫泉”“一墅一泉”“約145平方米溫泉美墅”等各種廣告宣傳,十分心動,後在該項目售樓人員的極力推薦下,基於購買溫泉別墅的心理預期,最終於2016年12月30日與陵水御泉公司簽訂了“產權式酒店客房買賣合同”,購買了清泉城的別墅。

  張羚稱,她在購房時就別墅附帶“溫泉”一事專門和開發商派駐現場簽約律師覈實:“萬一到時候沒有溫泉怎麼辦”?律師十分明確地答覆她:“清泉城項目開發商很有實力,不會有問題。如果有問題,開發商就不會宣傳‘一墅一泉’‘溫泉美墅’,萬一到時候沒有溫泉,客戶直接以虛假宣傳構成欺詐向開發商主張賠償。”

  這一專業解釋最終打消了張羚的疑慮。2018年5月1日,在得到開發商收房通知後,她到項目交付地辦理收房手續併入住。

  變成擺設的溫泉

  2018年12月14日,清泉城小區物業“海南鳳凰管家”通知業主,自當天開始每天下午17:00-22:00開放溫泉水,其供水後被業主識破是加熱泵“炮製”的熱水,而非真正溫泉。

  因業主多次向開發商反映溫泉供應問題,開發商最後不得不明確告知,“因溫泉供水手續問題,導致溫泉水無法供應小區使用”。

  今年5月7日,海南省自然資源和規劃廳就清泉城小區業主的信訪事項作出書面答覆,稱“陵水縣對高峯區域地熱(熱礦水)勘察成果還未經過專家評審和備案,該廳行政審批窗口也未收到過關於該區域開採項目申請”。

  這意味着,陵水縣目前尚未有溫泉商業化開發利用的計劃和安排,該縣也尚未有一家企業取得縣域溫泉資源開發的採礦權。張羚所在的清泉成小區也就自然沒有溫泉水供應。

  “我本來就是衝着溫泉來的,而且小區裏面也鋪設有溫泉管道,我們都覺得溫泉小區有溫泉是板上釘釘的事情,所以買房後又花費大筆資金對溫泉泡池進行了改造。”清泉城業主李晨告訴記者,爲了兌現“溫泉美墅”承諾,開發商交房時在每個院落都修建了一個所謂的“溫泉泡池”,但該“溫泉泡池”連基本的防水處理都嚴重不合格,更別說它的精緻美觀度了, “一墅一泉”溫泉池成了擺設。

  ━━━━

  庭審舌戰:誰在說謊?

  成爲擺設的溫泉

  被告陵水御泉公司在答辯狀中稱,該公司交付的房屋符合法律、法規規定及雙方所簽訂的合同約定的交付條件,且取得了涉案房屋的《工程竣工驗收備案表》,屬於合法合規建設的合格商品房。

  針對原告業主提出的溫泉供應問題,陵水御泉公司認爲之前陵水縣政府批覆了相關部門作出的高峯溫泉供水工程初步設計方案,清泉城小區正位於該方案供水範圍內,該公司根據政府部門的文件進行宣傳,不屬於虛假宣傳或欺詐。

  陵水御泉公司還認爲,開發商僅有敷設溫泉管道設施義務,沒有確保引入溫泉到戶義務,且高峯溫泉項目本就屬於政府工程,溫泉能否實際使用屬於政府部門控制的事項,不可歸責於陵水御泉公司,業主要求其賠償損失缺乏事實和法律依據。

  陵水御泉公司方面還表示,2018年12月14日起,該公司給原告供應的溫泉確實是來自附近村莊的溫泉,因爲距離較遠,所以小區增加了加熱泵;後來因爲附近村民阻攔,溫泉供應才被迫中斷。

  關於白蟻防治問題,陵水御泉公司稱,該公司2016年就與具有白蟻防治資質的相關企業簽訂了合同,委託相關企業對涉案商品房的基礎、主體結構及裝修工程進行白蟻防治。針對2020年突發的白蟻問題,該公司也積極作出反應,及時聯繫了白蟻防治企業進行消殺,所以,被告認爲已經全面履行了白蟻防治義務,不存在違約行爲。

  針對被告的上述說法,原告業主表示不予認可。“明明是業主發現開發商使用加熱裝置供應‘假溫泉’而叫停,卻說成是村民阻攔被迫中斷供水。”原告稱,他們從海南省自然資源和規劃廳獲取的材料證明顯示,陵水縣沒有一家企業取得縣域溫泉資源開發的採礦權,開發商稱“僅有敷設溫泉管道設施的義務,沒有確保引入溫泉到戶義務”,完全是“甩鍋”給政府的無賴做法。

  業主還稱,如果開發商在2018年12月14日起供應的“溫泉”來源附近的高土村,那麼顯然就屬於盜採國家礦產資源的違法犯罪行爲;如果不是,那就是普通自來水加熱的“假溫泉”。

  “事實上,高土村到清泉城僅3公里左右,管網埋在地下熱損在如此短距離內完全可以忽略不計,並不需要加熱泵二次加熱。”業主稱,事實上,他們在高土村溫泉泉眼附近查找,並沒有找到溫泉敷設管網及接口。

  對於別墅遭白蟻啃噬的說法,原告張羚等業主認爲,根據海南省相關法規規定,白蟻防治問題分爲兩個方面:一方面是防治問題,另一方面是消殺問題,根據陵水御泉公司提供的材料,其在開工前(2016年4月項目開工)並沒有對清泉城項目進行任何白蟻防治工作。其提供的證據顯示,白蟻防治開工時間爲2016年11月10日,竣工時間爲2017年5月30日。業主認爲開發商明顯是在說謊。

  “溫泉虛假宣傳,白蟻防治說謊,這樣沒有誠信的開發商一定要付出代價。”張羚告訴記者,在她們起訴清泉城開發商的案件開庭後,已經有更多業主加入到維權隊伍。

  (應要求本文業主均爲化名)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