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華晨集團宣佈重整遭證監會立案 業界提醒此華晨已非彼華晨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0日 12:49   北京新浪網

  原標題:華晨集團宣佈重整遭證監會立案 業界提醒此華晨已非彼華晨 

  來源:經濟觀察網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劉曉林 11月20日,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簡稱“華晨集團”)被判重整的消息傳來,華晨集團旗下香港上市公司(01114.HK)收盤大漲8.25%,報收7.48港元。

  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當日公佈的民事裁定書稱:申請人格致汽車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簡稱格致汽車)對被申請人華晨集團享有到期債權,且未獲清償。華晨集團對該債權明示不能清償,存在資不抵債的情形,因此,華晨集團具備企業破產法規定的破產原因。同時,華晨集團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不過,與資本市場的喜悅不同,劇情很快反轉。由於這一猝不及防的重整裁定,讓華晨一個月前的債券違約案陡生變數。面對債權人的質疑和聲討,證監會也迅速作出回應稱“今日對華晨集團採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監管措施,並決定對其涉嫌信息披露違法違規立案調查,對華晨集團有關債券涉及的中介機構進行同步覈查,嚴肅查處有關違法違規行爲”。

  2002年成立的華晨集團在過去18年中始終爭議纏身。今年8月初,隨着華晨多支債券遭到拋售、華晨中國股價暴跌、大量股權被凍結,華晨汽車1200多億的債務危機被曝光,危機在此後三個月快速發展,華晨不斷傳出通過賣股還債、私有化等方式緩解危機的操作和傳聞。最新的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華晨集團資產總計459.66億元,負債合計523.77億元。

  但此後由遼寧省銀行監管協會牽頭成立了債委會,華晨集團表示只是短期的流動性問題,同時對外高調宣佈華晨集團已進行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主營業務剝離,集團屬性改變。但最終,在汽車行業債務暴雷、破產不斷的背景下,華晨快速走到“破產重整”階段。但值得注意的是,經過過去幾個月的資產騰挪,此華晨已非彼華晨。

  壓垮華晨的最後一根稻草?

  1016.72萬元在華晨數百億的負債體系中並不顯眼,但卻扮演了壓垮華晨的最後一根稻草的角色。法院民事裁定書顯示的訴訟脈絡顯示:2020年10月16日,瀋陽市大東區人民法院作出民事判決書,判令華晨集團支付格致汽車模具款1016.72萬元及相應利息。

  宣判後,華晨集團隨即向格致汽車發出《告知函》,稱完全接受判決結果,但華晨“目前債務負擔沉重、經營持續虧損,目前已經資不抵債,無力償還貴司上述債務,敬請諒解。”

  2020年11月13日,格致汽車以華晨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具有重整價值爲由,向瀋陽市中級人民法院申請對華晨集團進行重整,並提交了相關證據。11月16日,華晨集團向法院提交了《關於對債權人申請本公司重整無異議的函》,稱對格致汽車的重整申請無異議。

  三天後,法院組織召開了聽證會,包括格致汽車、華晨集團、華晨集團的股東遼寧省人民政府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以及債權人中國光大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瀋陽分行、國家開發銀行遼寧省分行、國開證券股份有限公司、本溪本鋼鋼材銷售有限公司等各方主體參加了聽證會。

  法院裁定認爲,根據企業破產法的規定,格致汽車作爲債權人有權申請華晨汽車重整。同時認爲,華晨集團還具有挽救的價值和可能,具有重整的必要性和可行性。

  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9月的溝通會上,華晨集團高層曾表示,華晨集團短期確實有資金流動性問題,但政府各個部門都給予了支持,爲保護銀行的利益,由瀋陽市金融監管局、遼寧省銀行監管協會牽頭成立了債委會,讓銀行、債委會幫助華晨共克時艱。並稱華晨集團的債務不是金融負債,包括經營負債,集團資產負債率在70%左右,在行業是比較合適的。直至11月初,華晨方面仍對破產傳聞進行否認。是常規話術還是故布迷霧,華晨的打法讓外界疑問不斷加深。

  啓信寶數據顯示,作爲遼寧省重點國企,華晨汽車集團控股有限公司成立於2002年9月,兩大股東分別爲遼寧省國資委與遼寧省社會保障基金理事會,分別持股80%和20%。另一方面,作爲備受關注的港股中概股,以及德國寶馬汽車的合資對象,華晨在資本市場也頗受關注。據悉,雖然華晨宣佈重整,但寶馬方面回應稱雙方的合作,以及之前達成的寶馬增資擴股協議不受影響。不過,這也使得寶馬此前對華晨輸入各項支持仍難以救活華晨成爲輿論主導聲音。

  從11月13日以來,在破產傳聞衝擊下,除了11月18日微漲1.45%外,華晨中國股價連續幾日下跌,11月20日,重整消息傳出後,華晨中國呈現出利空出盡迎來股價回升的狀態。

  截至11月20日收盤,華晨中國總市值顯示爲377億港元,僅三年時間,距離其市值最高點已經跌去了56%。2017年8月,受寶馬新一代產品入市影響,華晨中國盤中一度漲至22.30港元,創歷史新高,收盤創下最新市值1070億港元。2018年初,在中國上市公司市值500強榜單上,華晨中國名列第122位。

  轉移資產質疑 華晨集團已“去精存粗”?

  華晨的重整看起來似乎是個“意外”。9月22日,華晨集團副總裁、新聞發言人齊凱在接受經濟觀察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作爲遼寧省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試點單位,過去一年中,整個華晨集團進行了管理架構的調整,管理層已從9級壓縮至3級。華晨集團總部從五六千人縮減至一百多人。

  按照正在推進的“國有資本投資公司改革”,華晨集團將把經營業務剝離出去,集團的職能向一家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轉型,即今後不管經營業務,只做股權投資管理。據介紹,2019年12月註冊成立的全資子公司華晨製造,已經實現對華晨旗下自主乘用車板塊的統一管理,目前是和華晨中國平行的另一家二級整車企業。就在採訪當日,華晨集團成立了另一家全資子公司遼寧鑫瑞。

  作爲該改革的一步,9月30日,華晨集團通過股權轉讓協議,將持有的華晨中國15.35億股無償轉讓給遼寧鑫瑞,華晨集團不再直接持有華晨中國股份,目前,華晨集團間接持有香港上市公司華晨中國30.43%股份。而從今年6月開始,相同的股權轉移手法被華晨多次使用。據悉,此次重整隻包括自主品牌板塊,包括華晨寶馬、華晨雷諾等在內的優質合資業務並不會波及。

  不得不提的是,齊凱在今年9月底接受採訪時給出的信息仍是華晨集團債務1200億,資產1700億,資產負債率70%左右。而不足兩個月,其資產和負債分別下降爲459.66億元和523.77億元,這意味着華晨集團的業務剝離已經推進頗深。

  從華晨混改的角度來看,此次債務危機導致的破產重整不排除是一次意料之內的“變數”。重整是否會給華晨集團引入新的戰略投資者,以及將對其旗下整車業務產生什麼影響,都將成爲此次重組的後續關注焦點。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