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何小鵬馬斯克互懟:Sorry馬斯克 這事兒必須支持何小鵬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0日 21:37   北京新浪網

  Sorry馬斯克,這事兒關乎生命安全,必須支持何小鵬

  來源:智能車參考

  雷剛

相關閱讀:

“互懟”!何小鵬跟馬斯克“槓上了” 雙方積怨已久

新能源車企又開撕?何小鵬疑似回懟馬斯克:小心被打得找不着東!

  兩位車圈大佬,跨洋、隔空,跨平臺,懟起來了。

  一邊是馬斯克,特斯拉話事人,就着一條中國智能汽車廠商新發布評論,而且殺人誅心,暗指抄襲,很不客氣。

  另一邊,小鵬汽車董事長何小鵬也不點名回懟,並且放話要讓那個“西邊的人”被中國自動駕駛打得找不着東。

  沒錯,關於馬斯克和何小鵬、特斯拉和小鵬汽車,恩恩怨怨又更上一層樓。

  但這次,導火索是激光雷達

  就是馬斯克極端不屑、特斯拉堅決不用,還放話“傻X才用,依賴激光雷達的人都註定失敗”的激光雷達。

  小鵬宣佈率先搭載激光雷達

  就在剛剛開展的廣州車展現場,小鵬汽車這次依然有備而來。

  其董事長兼CEO何小鵬推出了新一代鵬翼版P7,兩個版本,售價36.69-40.99萬元,在車型競爭上進一步緊貼特斯拉產品線。

  但更重要的是,何小鵬透露,小鵬汽車下一代自動駕駛的軟硬件體系將進行大幅升級,並帶來包括控制域集成、算力量級、高精度定位、感知融合能力等多個方面的提升。

  而且官宣:小鵬汽車會在2021年——明年,率先在全球推出首款搭載激光雷達量產智能汽車。

  何小鵬還說,在現階段激光雷達可以有效提升車輛的高精度識別性能、覆蓋更多、更細節的使用場景並有效支持未來城市低速NGP功能的實現。

  雖然發佈全程都沒cue特斯拉,但大概瞭解馬斯克或特斯拉自動駕駛方案的盆友,在何小鵬這“全球首款”、“激光雷達”、“量產”的關鍵詞中,都能自然而然聯想到大洋彼岸剛確診新冠的馬斯克。

  伊隆·馬斯克,就是激光雷達的堅定反對者啊。

  而且由於特斯拉在新造車浪潮、智能汽車領域的地位,加之馬斯克在火箭等創新領域的連續成功……

  即便激光雷達這事兒讓自動駕駛技術圈diss不已,但汽車從業者、OEM廠商,都沒有過旗幟鮮明地批評。

  所以這一次,小鵬汽車的官宣,算是打響了車圈反對特斯拉自動駕駛方案的第一槍。

  馬斯克殺人誅心

  果然,都不用專門艾特馬斯克……在家養病的他馬上就有反應了。

  當ARK基金的分析師Tasha Keeney,把小鵬汽車這一新消息轉到推特……

△左一Tasha Keeney左一Tasha Keeney

  馬斯克當即就着評論開炮了。

  然而有意思的是,馬斯克並不是就事論事,評價激光雷達使用本身。

  他們(小鵬汽車)有我們舊版本的軟件系統,但缺特斯拉新一代推理處理器。

  啥意思?

  殺人誅心啊。

  結合上下文和之前兩方恩怨,這話裏可藏着更多話呢。

  第一層,之所以小鵬汽車用激光雷達而特斯拉不用,是特斯拉有更先進的推理技術方案。

  第二層,特斯拉之前舊版本的軟件系統,小鵬汽車那裏有——但那是舊版本了。

  或許有些事你還沒忘記。

  當時小鵬汽車高速發展,一度各種全球挖人找人,特斯拉不少華人工程師聞風而動,紛紛轉投小鵬汽車。

  再後來,特斯拉還把其中一名離職準備加入小鵬的前員工告上法庭,聲稱其偷竊知識產權轉投小鵬。

  然而至今也沒有明確下文,特斯拉也沒找到直接跟小鵬汽車相關的實證。

  倒是因爲是民事訴訟,始終糾纏不清。

  後來還是何小鵬忍不住,配合調查多次求結果無果後,開始懷疑特斯拉是以民事訴訟爲名,行打擊競爭對手之實。

  總之,雙方的恩恩怨怨,早已埋下。

  到了今年,特斯拉國產Model 3和小鵬汽車轎跑P7,更是在同一檔價位上直接競爭、對決。

  雙方開始更直接的利益肉搏戰。

  爲什麼“激光雷達”點燃新戰火?

  在這則馬斯克“殺人誅心”的推特回覆之下,圍繞激光雷達的討論再次被展開。

  我從未見過像一龍一樣討厭激光雷達的人。

  有網友回覆說,但認爲馬斯克拒絕激光雷達依然是成本價格方面的考量。

  馬斯克則回覆,並不是自己對激光雷達有偏見。

  在自己旗下,SpaceX開發並使用激光雷達,在龍飛船上使用。

  但對於自動駕駛,激光雷達的作用,只是徒增海量但無用的數據。

  激光雷達在自動駕駛中的作用,雷達等其他傳感器也能實現。

  而更早之前,在10月23日特斯拉Q3財報的分析師電話會上,馬斯克還再次重申:

  即便激光雷達免費也不用……這一目標不會改變。

  然而,馬斯克說是一回事,產品的實際效果卻又是另一回事。

  在自動駕駛多年探索中,現在形成激光雷達、相機等多冗餘方案,雖然不是金科玉律,但也並非沒有原因。

  最關鍵的就是,不用激光雷達的自動駕駛方案,確實有明顯缺陷。

  頻發各種不可思議事故的特斯拉AutoPilot,早已不是個例孤例。

  比如今年6月,發生在中國臺灣的事故:

  上午6點44,光線條件算不上極端,高速路上,特斯拉自動駕駛系統,“看不見”如此明顯的側翻大貨車……

  以110公里的時速撞了上去。

  還有中國深圳的車主,搭載的是特斯拉最先進的FSD自動駕駛方案——號稱可實現全自動駕駛能力,但對側向大貨車變道,毫無作爲。

  另一位加州華人車主就更不幸運,2018年3月,Model X車主“自動駕駛”狀態駛在101高速,後來離奇撞上水泥隔離帶,車毀人亡。

  ……

  如此事故,不勝枚舉。

  只是有些車主幸運,活了下來,還能維權或譴責特斯拉誇大其詞的自動駕駛宣傳。有些車主卻再也無法開口。

  真真成了馬斯克和特斯拉自動駕駛小白鼠。

  一直以來,特斯拉這套自動駕駛傳感器方案,就被認爲不夠冗餘、不過安全。

  但出於節省成本,馬斯克始終堅持不用激光雷達,堅稱視覺方案已經足夠。

  所以即便FSD在芯片上提升,但傳感器方案卻沒有變。

  依然堅持攝像頭(8個)+ 超聲波傳感器(12個)爲主。

  馬斯克也多次表示,FSD可以讓特斯拉車主能夠從家中開車去工作,在途中幾乎不需要駕駛員操作。

  目前,特斯拉也確實在自動駕駛能力上,提供了量產的體驗,比如自主泊車、主動召喚、環路和高速上的車道保持和定速,甚至還有自主變道等能力……很多特斯拉車主,也樂於秀出各種場景下的表現。

  只是那些出事的“小白鼠”,卻再也沒有機會發聲了。

  因爲AutoPilot和FSD代表的自動駕駛落地路線,本身就有根植於人性的悖論。

  自動駕駛分級中,共分5級,級別越高,人類參與駕駛的程度就越低。

  特斯拉的AutoPilot,雖然特斯拉長期以“自動駕駛”對外宣傳,但業界始終認爲處於L2-L3之間,屬於高級輔助駕駛。

  這種高級輔助駕駛可以幫助人類提升駕駛體驗,但依然需要人類在駕駛中處於主導地位。

  矛盾之處也正是如此。

  一方面,特斯拉自動駕駛可以代人在一些場景下駕駛,但另一方面又要求司機在緊急情況下接管汽車。

  這就要求一個長時間放鬆的人,必須還要時刻專注在車程中。

  換一個更多人有過的經驗,上課允許走神,但只要老師點名提問,就能馬上給出答案。

  很多特斯拉車主的血淚經歷說明,處於放鬆狀態的司機,會看視頻、會睡着,而且過度信任特斯拉視覺感知系統的能力。

  於是當“老師點名提問”來臨,他們往往措手不及。

  然而,開車上路,事關生命安全,代價有時是極其慘重的。

  by the way,這麼多次事故後,特斯拉沒有一次受到過針對其系統的追責。

  因爲特斯拉理由和邏輯總是“無懈可擊”:

  後臺數據顯示,車主並沒有及時接管汽車,事故之所以發生,是因爲車主使用不當。

  沒錯,使用不當

  即便最近在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介入,特斯拉宣佈召回存在懸掛隱患的近3萬輛進口Model S和Model X時,特斯拉遞交給美國國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的信件中,也是表示車主使用不當

  車輛無需進行召回,因爲車輛懸架並不存在缺陷,出現損壞並非質量問題,而是車主使用不當所造成的。

  所以一直以來,諸多真金白銀購買特斯拉的車主,遭遇售後問題時,也基本求告無門——降價之類的,在安全和時候面前還算輕的了。

  只是如今,事情也在發生一些變化。

  隨着中國智能汽車市場競爭加劇,更多國產玩家,正在加速以更大的誠意、更親民的價格、更完善的售後服務,以及更重要是的對於自動駕駛安全的理念,分食市場……

  這也客觀上逼迫特斯拉改變,在競爭和對比中,拿出更安全的方案和更好的誠意。

  所以,如果是這個角度來看,也不難理解爲啥馬斯克無法就事論事、就激光雷達論小鵬上馬激光雷達了吧。

  小鵬這個舉動,無疑於新開了一個燈塔。

  之前,汽車廠商們搞智能駕駛、自動駕駛,方案上都爲特斯拉馬首是瞻,大家都沒有激光雷達方案。

  現在,小鵬汽車開風氣之先,率先搭載激光雷達。用戶市場上就會人心思動,在往後每一次特斯拉自動駕駛事故後,來自方案選擇上的譴責,只會更洶涌。

  最後,雖然哪個方案更好更安全,現在還沒有數據對比。

  但開車上路,事關生命安全,小鵬現在邁出這一步,必須支持。

  在一個成熟安全有共識的方案出現前,有選擇有對比,是對用戶最沒壞處的選擇。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