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那些被華爲賣掉的公司 後來都怎麼樣了?

http://finance.sina.com   2020年11月21日 19:00   北京新浪網

  來源:中國經濟週刊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 呂江濤

  華爲在11月17日宣佈,整體出售榮耀手機業務資產,不再持有股權,也不再參與任何關於榮耀的經營管理和決策。

  華爲在官方網站上發佈聲明稱,“共有30餘家榮耀代理商、經銷商聯合發起了本次收購,這也是榮耀相關產業鏈發起的一場自救行爲。”

  如果把視野拉得足夠長,就可以發現,在華爲發展的歷史上,類似的選擇華爲已經做過不只一次,遠的包括剝離安聖電氣、華三,近的還有剝離華爲海洋。

  在一次次或主動或被動的剝離中,華爲保住了最核心的通訊業務,屢屢在危機中化險爲夷。而那些被剝離的業務部門,未來甚至可能會成就一條完整的產業鏈。

  網絡能源界的黃埔軍校,走出了總市值1800億元的10家A股公司

  網絡上有過這樣一個段子,北大:一半同學在與另一半同學辯論;人大:一半同學在當另一半同學的祕書;復旦:一半同學收購兼併另一半同學的資產;師大:一半同學在輔導另一半同學的小孩;華電—艾默生系:一半同學在PK另一半同學。

  對諸多名校的調侃大可一笑置之,但“華電—艾默生系”,確實因爲多年來其離職人員組建或加盟了國內衆多能源行業公司,並且成爲核心技術或管理團隊成員,被業內人士稱爲國內網絡能源界的黃埔軍校。

  華爲賣掉了“大寶貝兒”,收穫了過冬的“小棉襖”

  2001年10月份,中國當時最大一起市場併購案終於塵埃落定。華爲技術有限公司與美國艾默生集團共同宣佈,艾默生一次性出資7.5億美元,收購華爲技術有限公司旗下的深圳市安聖電氣有限公司(下稱“安聖電氣”),並承諾收購後將進一步加強安聖電氣對中國客戶的服務支持、技術支持和產品支持,承擔安聖電氣既有的債權債務。

  相關資料顯示,安聖電氣作爲當時華爲最大的子公司,僅2001年的市場銷售總額就達到26億元,擁有48項國家專利。對於這樣一家盈利能力超強、且保持快速增長、有着良好市場規模的企業,華爲爲何如此“狠心”將其賣掉呢?

  據當時媒體的報道,2000年前後,互聯網泡沫破裂,全球電信設備市場深受牽連。而華爲當時在國內不僅面臨外資巨頭的全面圍剿,而且在CDMA和小靈通上遭遇雙重失利。正是在此時,任正非發表了著名的《華爲的冬天》這篇文章。

  華爲認爲,當時必須轉讓和剝離所有與核心業務、主流設備不相干的產品線,把主要精力、資源從非核心業務抽出來放在自己核心領域,使華爲在網絡通信領域的競爭力日益顯現,特別是向數據通信、移動通信領域邁進。而安聖電氣是以電力電子及其相關控制技術爲基礎的,與華爲的核心發展方向不同,爲了安聖電氣的長遠發展,不如把它賣出去。

  而艾默生在併購聲明中則表示,花60多億元人民幣買下安聖電氣並不僅僅是看中其良好的贏利能力,更重要的是其在中國電信市場經過多年打拼積累下來的寶貴的技術實力、生產能力、銷售經驗及服務資源。

  誠然,安聖電氣的賣價並不便宜,7.5億美元的價格超過了其當時淨資產的400%,但艾默生也因此而收穫滿滿。在收購安聖電氣後,艾默生又將自身旗下能源系統業務,及另一子公司力博特的中國業務整合成一家新公司——艾默生網絡能源公司。憑藉華爲在電源領域過去十餘年的苦心經營,艾默生網絡能源迅速崛起,不僅成爲不間斷電源(UPS)等領域的霸主,也爲母公司持續創造良好的財務回報。2016年,艾默生以40億美元將其旗下子公司艾默生網絡能源出售給白金資產管理公司及其合夥投資者。

  而華爲則依靠這筆錢渡過了難關,同時,在市場普遍蕭條的時候,大舉拓展海外市場。正是這次忍痛割愛,華爲賣掉了“心愛的大寶貝兒”,卻收穫了過冬的“小棉襖”,順利熬過了行業寒冬。

  成就了10家A股上市公司,總市值超1800億元

  華爲剝離安聖電氣的影響還遠不止於此。很多安聖電氣原來的技術骨幹,搖身一變成爲了外企艾默生的金領。幾年以後,其中一些人又選擇了離職創業,這就是電力電子和工業控制領域裏赫赫有名的“華電—艾默生創業系”。

  華爲電氣(安聖電氣前身,下同)前員工代新社是微信公衆號“電源老代”的運營者,同時也是華電-艾默生系崛起的見證者。這位華爲老兵於1997年加入華爲電氣,後又進入艾默生網絡能源。

  據代新社統計,目前已經有10家A股上市公司,創始人或核心技術團隊出自華電-艾默生系這個羣體。

  相關資料顯示,匯川技術(300124.SZ)創始人爲朱興明,創業前曾任職華爲電氣產品線總監。該公司將自己定位爲服務於中高端設備製造商的技術公司,目前已成長爲一家市值超過1300億元的工業自動化巨頭,也是華電-艾默生系走出的市值最高的A股上市公司。2019年,匯川技術變頻器產品在中國市場的份額位居前三名;伺服系統在中國市場份額處於前五名;變頻器、伺服系統產品的市場佔有率均位居內資品牌第一名。

  藍海華騰(300484.SZ)於2016年成功登陸創業板,其控股股東、實際控制人邱文淵和徐學海也是來自華電-艾默生系,該公司的產品主要包括變頻器、伺服驅動器和系統、電動汽車電機控制器等,目前總市值約37億元。

  英威騰(002334.SZ),目前市值約41億元,是由普傳系的黃申力於2002年發起創立,但其核心技術團隊是2006年從華電-艾默生引進的數位技術人才,這也是英威騰馳騁工業自動化江湖的一把利劍。英威騰專注於工業自動化和能源電力兩大領域,向用戶提供最有價值的產品和解決方案,依託於電力電子、自動控制、信息技術,業務覆蓋工業自動化、新能源汽車、網絡能源及軌道交通。

  據《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梳理,還有多家A股上市公司創始人來自華電—艾默生系,或核心技術團隊出自華電—艾默生系:包括國內最早從事高頻開關電源技術研發的企業之一中恆電氣(002364.SZ)(目前市值約54億元);專業從事軌道交通電源系統的研發、生產、銷售、安裝和維護業務的鼎漢技術(300011.SZ)(目前總市值約40億元);以電力電子及相關控制技術爲基礎,專注於電能的變換、控制和應用,產品涵蓋工業電源、工業自動化、智能家電電控、新能源汽車及軌道交通等的麥格米特(002851.SZ)(目前總市值約180億元);國內領先的精密溫控節能設備提供商,致力於爲雲計算數據中心、通信網絡、物聯網的基礎架構及各種專業環境控制領域提供解決方案的英維克(002837.SZ)(目前總市值約64億元);主要業務包括風電變流器、太陽能光伏逆變器、通用型和工程型變頻器等電力電子設備的研發、製造、銷售和服務的禾望電氣(603063.SH)(目前總市值約62億元);專注於電力電子技術、新能源及電池化成檢測技術的盛弘股份(300693.SZ)(目前總市值約37億元);專注於新能源汽車車載電源的研發、生產、銷售,主要爲新能源汽車行業提供車載電源全方位整體解決方案的欣銳科技(300745.SZ)(目前總市值約30億元)。

  僅上述10家A股公司的總市值就超過1800億元。

  此外,新三板掛牌公司中有着濃重的華電-艾默生系基因的公司還包括:吉泰科(836023)、愛科賽(832062)、華宿電氣(430259)、艾洛維(835554)、海德森(870945)、科列技術(832432)、龍電電氣(870314)等。

  正因爲如此,才有媒體評價稱,多年以前華爲的一次資產剝離,竟無意中推動了中國一整個產業的發展。

  曾經可以挑戰思科的華三,現在是紫光股份的“印鈔機”

  新華三,全稱爲新華三集團有限公司,是一家擁有計算、存儲、網絡、5G、安全等全方位的數字化基礎設施整體能力的公司,目前研發人員佔比超過50%,專利申請總量超過11000件,而且其中90%以上都是發明專利。2020年上半年,新華三營收和淨利潤分別爲167.54億元和12.79億元。

  就是這樣一家可以在多個領域與思科、浪潮、華爲等行業巨頭相抗衡的公司,名字卻略顯怪異,那是因爲新華三與華爲和3COM公司之間有着很深的淵源。自成立後該公司的控股權幾度易手,最後成爲A股上市公司紫光股份(000938.SZ)體系內的重要子公司。

  生於憂患,曾是思科的競爭對手

  思科(Cisco)曾經是網絡基礎設施的代名詞,在互聯網的發展史上有着特殊的地位,一度做到了誰都離不開它的交換機和路由器。在網絡泡沫的高峯期,思科是全球最有價值的公司,股票市值最高超過5000億美元。

  如此強大的思科,如果說還能有對手讓他感到不安,那麼這個對手非新華三的前身華三(H3C)莫屬。2003年才成立的華三,到2011年已經能夠在全球交換機市場佔據一定的份額,且呈現穩定增長勢頭。雖然此時思科仍佔據絕對優勢,但當時僅有8年曆史的華三,已經完成了其首席執行官鄭樹生的目標:“每個公司都有自己的一個特長,這個特長就是專注,華三希望基於IT領域,成爲全球除了思科之外的第二選擇。” 

  而到了2014年,華三已經擁有8000名員工,多項業務在中國市場牢牢佔據第一名的位置。 

  資料顯示,成立初期,華三是由華爲絕對控股,脫胎於華爲數據通信部。2003年11月,3Com公司(思科公司主要的競爭對手)通過配股方式,取得了華三49%的股權。

  此時也正是華爲與思科之間官司打得難解難分的時候。

  2002年6月份,華爲首次正式亮相美國亞特蘭大舉行的電信設備展,展示的數據產品性能與思科產品相當,但價格卻比對手低20%到50%。2002年12月中旬,思科的全球副總裁從美國來到中國深圳,正式提出了華爲侵犯思科知識產權的問題,並於2003年初提起訴訟。2003年1月23日,思科在美國得克薩斯州東區聯邦法庭提起訴訟,指控華爲及其美國子公司Future Wei盜用部分思科的IOS(互聯網操作系統)源代碼,應用在其Quidway路由器和交換機的操作系統中,對思科專利形成至少5項侵權。

  2004年7月份,雙方達成最終和解協議,終止各自提出的訴訟及反訴訟請求。據媒體報道,華三公司的成立在華爲與思科的訴訟和解中起到了不小的作用。在華爲與思科的訴訟案中,時任3Com公司的CEO 布魯斯·克拉弗林也曾出庭作證,提供了對華爲有利的證詞。

  在與思科的官司和解後,華爲於2006年年初將華三2%的股份轉讓給了3Com公司,後又於2007年3月份將其所持的華三49%的股權也賣給了3Com公司,轉讓價爲8.82億美元。

  幾經易手,終成中資控股公司

  頗據戲劇性的是,出售華三49%股權所得的8.82億美元資金,讓華爲有了更大的資本順利地渡過2008年這場始於美國並席捲全場的金融危機,但3Com公司卻在2009年被惠普以27億美元的價格收購,最終沒能挺過這場危機。收購完成後,華三也順理成章的進入惠普大家庭。

  華三在成爲惠普體系內的一員之後,仍舊保持着良好的發展勢頭,並且在惠普的銷售渠道和服務渠道下,華三的海外市場份額增長也非常快。

  但惠普入主後,與華三的原管理層相處的並不愉快,這才有了後來紫光股份收購華三51%的股權。2015年5月份,紫光股份公告稱,擬以不低於25億美元的價格向惠普公司控股子公司開曼華三(H3C Holdings Ltd)發起收購,主要標的是其持有的香港華三51%的股份。

  值得注意的是,此時的“香港華三”不同於此前的惠普子公司華三,前者相比後者多出了惠普服務器業務等多項資產,按照官方說法是“新華三”。

  根據紫光股份當時的公告,惠普將在香港華三51%股權交割前,完成對香港華三的業務整合,將其持有的與服務器及存儲器硬件產品銷售、技術服務相關的業務及資產、昆海軟件100%股權、天津惠普100%股權轉移至香港華三。

  2016年5月4日,紫光股份才公告表示完成對華三通信技術有限公司51%股權的交割手續,華三通信正式整合爲“新華三”,納入紫光股份合併報表範圍。紫光股份還表示,新華三將憑藉紫光的多元資源、資金實力與科研優勢促進自身發展,同時其在全球企業網絡、雲計算、大互聯、超融合架構、存儲等市場具備的領先優勢也能夠助力紫光股份向世界最全面和領先的IT服務平臺型企業加速邁進。

  新華三也確實沒有辜負紫光股份的期望,迅速成爲該公司最主要的利潤來源和業績增長點。

  半年報顯示,2020年上半年紫光股份實現營業收入255.5億元,實現歸屬於母公司股東的淨利潤8.81億元,同比分別增長11.66%和4.21%。新華三今年上半年實現營收和淨利潤分別爲167.54億元和12.79億元。可見,新華三目前已經成爲紫光股份最主要的收入來源,說是紫光股份的“印鈔機”也不爲過。

  脫胎於華爲的新華三經歷了多次身份轉換,終於又成爲了中資控股的公司。而最具傳奇色彩的是,雖然控股權幾經易手,但新華三的身價卻越賣越高,而且其業務似乎也沒有受到影響,反而越做越大,直到成爲可以在多個領域與思科、浪潮、華爲等國內外行業巨頭相抗衡的公司。

  世界第四的華爲海洋,助力亨通光電“叫板”海外三巨頭

  2020年11月初,華爲海洋網絡有限公司的海纜業務品牌切換爲華海通信技術有限公司,並且自2020年11月3日起啓用全新的企業標識形象。

  之所以有這次品牌切換,是因爲華爲海洋網絡(香港)有限公司(下稱“華爲海洋”)的控制權已經易主,亨通光電(600487.SH)成爲了這家世界排名第四的海底光纜企業新任大股東。

  而華爲在這筆交易中不僅獲得了3.01億元現金,還以4764.13萬股的持股數成爲亨通光電的第三大股東。以11月19日的收盤價計算,這部分股票的市值約7.1億元。

  華爲忍痛割愛,出售華爲海洋

  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研究報告顯示,全球40%的海纜是2000年之前建設的,已經逐步進入了海纜使用生命週期的尾期。未來幾年,隨着全球數字經濟的深入推廣,大數據時代的到來,國際互聯網流量增長還會持續提升,數據中心互聯及互聯網帶寬需求將持續增長,全球海纜將進入一個新舊更替的時期,這將引發又一個國際海纜建設高峯。

  華爲旗下從事海纜業務的主體是華爲海洋,這家成立時間並不長的公司,憑藉其先進的技術已經拿下全球超過10%的市場份額,受到客戶的好評。

  海底電纜業務市場空間廣闊,華爲海洋的前景亦被看好,本該是大有可爲的時候,華爲卻要忍痛割肉,將華爲海洋賣給亨通光電。

  華爲與亨通光電這筆交易,始於去年上半年。當時,由於國際環境變化,華爲海洋海外訂單的執行情況不容樂觀。爲應對壓力,華爲決心出售華爲海洋。

  爲獲得華爲手中華爲海洋51%的股權,亨通光電在2019年6月份啓動了通過發行股份和支付現金的交易方式收購華爲海洋股權的計劃。據亨通光電披露,本次交易價格爲10.04億元。其中,亨通光電向華爲非公開發行4764.13萬股,另向其支付現金3.01億元。

  隨着交易標的資產在今年年初過戶完成,亨通光電也通過資產收購把自己“買”成了“華爲概念股”。

  值得注意的是,亨通光電並不滿足於只持有華爲海洋51%的股權。

  2020年5月14日,亨通光電的關聯方,亨通集團旗下亨通技術(香港)有限公司取得了華爲海洋30%股權。

  亨通光電接手,挑戰海外三巨頭

  相關資料顯示,華爲海洋成立於2008年1月份,其海洋業務主要通過其100%持股的天津華海來開展。公司的定位爲海纜通信網絡建設解決方案提供商,其客戶羣體主要爲世界各國家/地區的電信運營商、需要進行大容量數據傳輸的互聯網企業或希望對海纜網絡進行投資的企業。其2017年、2018年、2019年1-6月的主營業務收入分別爲16.5億元、18.25億元、6.16億元。

  作爲本次交易的另一方,亨通光電是國內規模最大、產業鏈最爲完整的信息與能源網絡綜合服務商之一,其主營業務涵蓋光通信和智能電網傳輸兩大行業,爲客戶提供全價值鏈集成服務。

  事實上,亨通光電是從2009年開始投入海纜業務的,其在國際海洋市場上承接海底光纜訂單已突破了1萬公里,進入國際海底光纜市場體系,成爲國際知名的海纜製造企業之一。在海纜製造產業上已具有一定規模的同時,公司也積極佈局國際海纜運營業務,目前正推進PEACE跨洋海纜通信系統運營項目建設,將產業鏈從海底光纜生產製造向海底光纜系統運營延伸。

  亨通光電2019年半年報顯示,其海洋通信和能源互聯板塊核心業務快速增長,有效抵消了通信網絡板塊業務收入下滑的影響。

  正因如此,在業內人士看來,如果華爲不得不剝離華爲海洋,那麼亨通光電將是最佳的接盤方之一,通過併購華爲海洋,亨通光電可以迅速擴大其在海纜市場的份額,並獲得華爲海洋積累了10餘年的海纜建設經驗和產業鏈資源。

  目前全球從事海纜通信網絡建設的企業主要爲SubCom、Nokia/ASN、NEC和華爲海洋。Subcom、ASN和NEC進入海纜通信領域的時間較早、具有先發優勢,2008年前的海纜通信市場長期被這三大巨頭壟斷。

  在海纜通信領域,中國企業是新生力量。成立於2008年1月份的華爲海洋,目前已經是全球第四大的海底電纜工程商,全球市場份額佔比超過10%。因此,有券商研報分析,對於亨通光電來說,華爲海洋的加入讓公司的海洋業務板塊如虎添翼。通過整合華爲海洋和公司已有的海纜業務,亨通光電已經初步具備了與國際三巨頭一較高下的實力。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