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首頁 | 新聞 | 時尚 | 大陸 | 臺灣 | 美國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圖片 | 移民 | 微博 | 健康
加密貨幣歡迎試用
Value Engine Stock Forecast
ENTER SYMBOL(S)

大數據風波再起 康旗股份旗下"秒白條"客戶疑雲調查

http://finance.sina.com   2019年12月03日 08:30   新京報

  原標題:大數據行業風波再起 康旗股份旗下“秒白條”客戶疑雲調查

  運營方旗發信息最大客戶宇才網絡與其疑似同地辦公;客戶駿宇信息前法定代表人與旗發信息董事長重名

  去年虧損7.93億的康旗股份旗下的“利潤奶牛”旗發信息正面臨變局。

  新京報記者調查發現,主營互聯網精準導流業務的旗發信息4大客戶中,有3家目前狀況要麼“決議解散”、要麼“已簡易註銷”。旗發信息3家“異動”客戶中,有的其前法定代表人與旗發信息董事長重名;也有的只存在了一年零四個月、卻爲旗發信息營收貢獻超2000萬元的;更有的一年之內爲旗發信息支付近2億元,卻疑似與旗發信息在同一辦公室。

  四家客戶還具有三個共同點。首先,注繳爲100萬元或200萬元、實繳有的則顯示爲0。從成立時間看,兩家成立時間均在2018年當年。

  旗發信息系“秒白條”貸超導流平臺運營方。目前,康旗股份通過其100%持股的子公司“上海旗計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持有旗發信息83%股份。2018年,旗發信息營收達4.25億元,淨利潤爲2.51億元。而2018年同期,康旗股份實現營收23.0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7.93億元,同比下降365.75%。

  記者就旗發信息與其客戶的關聯關係等問題,採訪其母公司康旗股份董祕等相關人士,至截稿未獲回覆。

  4大客戶中3大客戶要麼“決議解散”、要麼“已簡易註銷”

  上海康耐特旗計智能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300061,下稱“康旗股份”),更爲人所熟知的是它曾經的名稱,即上海康耐特光學股份有限公司,全球主要的眼鏡鏡片供應商品牌之一的“康耐特”仍是康旗股份工商登記官網(www.conantoptical.com.cn)的LOGO。

  但是康旗股份已經不是印象中的那家與眼鏡及鏡片相關的公司了。2018年年報披露,康旗股份宣佈剝離光學鏡片生產銷售業務,加速向大數據金融科技轉型。而這次轉型其重要抓手是旗發信息。

  據康旗股份在5月18日回覆深交所年報問詢函(下稱“年報問詢回覆函”)以及康旗股份2018年年報披露,主要業務爲“互聯網精準導流業務”(亦稱“互聯網流量增值分發”)的旗發信息是康旗股份的孫公司,它的全稱爲“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旗發信息系“秒白條”貸超導流平臺運營方。旗發信息對於康旗股份意義重大,是其“利潤奶牛”。在2019年度半年報中,記者看到,旗發信息營收爲1.25億元,淨利潤爲4286.74萬元。同期,康旗股份總營收爲5.33億元,同比增長-44.00%,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爲3979.85萬元,同比增長-60.17%。

  不過,記者通過調查及現場取證發現,旗發信息的幾大客戶疑雲重重。

  爲旗發信息2018年營收貢獻近七成的4大客戶中,有3家目前狀況要麼“決議解散”、要麼“已簡易註銷”。

  年報問詢回覆函中,按旗發信息商業模式鏈條,其主要客戶(即“第三方合作機構”)被分成兩大類。

  一是個人信貸增信服務機構。康旗股份列舉旗發信息的典型客戶爲:上海宇才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宇才網絡”)、鵬元徵信有限公司。所謂個人信貸增信服務機構,康旗股份的解釋爲,一方面向有借貸服務需求的個人提供增信服務,另一方面撮合借貸機構和借款用戶達成交易,在此環節,向用戶收取增信服務費。

  二是流量增值分發下游代理機構。被例舉的典型客戶爲:鹽城駿宇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下稱“駿宇信息”)、舟山文驍電子商務有限公司(下稱“文驍電子商務”)、上海安驕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安驕網絡”)。而所謂流量增值分發下游代理機構,康旗股份指,有個人借款需求的客戶流量,是一個相互流動的生態,流量增值分發下游代理機構在此生態鏈中向其下游分發流量。

  雖然被分爲兩種類型,但這5家客戶均向旗發信息採購流量並支付高額費用。

  年報問詢回覆函披露,宇才網絡、駿宇信息、文驍電子商務以及安驕網絡這4家典型客戶2018年度合計爲旗發信息支付有2.89億元(28922.59萬元)。具體而言,宇才網絡支付給旗發信息的金額最高,約爲1.75億元。駿宇信息與文驍電子商務的支付金額均在千萬量級,駿宇信息約爲7985.32萬元,而文驍電子商務則約爲2549.52萬元。四者中安驕網絡的金額相對較低,但也接近千萬關口,約爲850.51萬元。

  據康旗股份2018年年報披露,僅宇才網絡、駿宇信息、文驍電子商務以及安驕網絡這4家客戶的收入,就已經佔到2018年旗發信息營收總額的68%。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顯示,在宇才網絡、駿宇信息、文驍電子商務以及安驕網絡這4家旗發信息的2018年大客戶中,目前僅安驕網絡爲在營狀態。

  4大客戶兩家去年成立,一家成立4年,3年停業或歇業

  四家客戶還具有三個共同點。首先,注繳爲100萬元或200萬元、實繳有的則顯示爲0。從成立時間看,在2018年當年支付旗發信息近8000萬元的駿宇信息與超2500萬元的文驍電子商務,成立時間均在2018年當年。其次,4家均是由兩位自然人股東持股;其中,4家實控人(法定代表人)名下只有一家公司(除去目前已註銷公司)。最後,有的網站異常:10月28日、11月24日記者分別登錄宇才網絡、駿宇信息、文驍電子商務以及安驕網絡四家的工商登記網站,宇才網絡顯示爲“403 Forbidden(即沒有權限訪問此站)”,安驕網絡與文驍電子商務均顯示爲“網頁無法訪問”。

  天眼查顯示,文驍電子商務成立於2018年4月3日,注繳爲200萬元。公司的實控人與法定代表人均爲吳龍龍,且其名下只註冊有文驍電子商務一家公司。記者注意到,今年8月28日,文驍電子商務申請簡易註銷,公告期爲2019年8月28日至2019年10月12日。

  工商登記情況看,2018年度向旗發信息(或康旗股份)支付了2549.52萬元流量分發費用的文驍電子商務從成立到簡易註銷,只存在了一年零四個月。

  在2018年度爲旗發信息支付有850.51萬元的安驕網絡則仍在營業。

  天眼查顯示,安驕網絡成立於2015年5月22日,是旗發信息4家客戶中成立時間最早者,注繳爲100萬元。同其他三家一樣,安驕網絡也是由兩位自然人持股,實控人與法定代表人爲呂士貝。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與天眼查共同顯示,在安驕網絡成立4年多,其中2015-2017三年狀態爲“歇業”或“停業”,僅2018年的企業經營狀態顯示爲“開業”。

  旗發信息最大客戶與旗發信息辦公地重合

  康旗股份曾被深交所下發年報問詢函,其中之一是:請補充說明“你公司營業收入、淨利潤和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淨額變動幅度差異較大的原因及合理性”。康旗股份回覆稱,公司營業收入、淨利潤和經活動產生的現金流量額變幅度雖存在差異,基本符合企業實際經營情況,差異合理。

  9月3日,康旗股份因業績披露不準確,被深交所給予通報批評的處分。

  康旗股份還在上述年報問詢回覆函中稱:“在整個商業模式鏈條中,旗發信息與任何第三方合作機構即旗發信息客戶、借貸機構是相互獨立的主體。經查詢,旗發信息的前5大客戶(2018年收入佔旗發信息營收的98%)股東、實控人與旗發信息股東、公司前十大股東沒有重疊,不存在關聯關係。”

  但是記者發現,四大客戶中,宇才網絡一年之內爲旗發信息支付近2億元,卻疑似在旗發信息租賃的地方辦公。

  天眼查顯示,宇才網絡成立於2017年3月7日,注繳100萬元(實繳爲30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和實控人名叫王宇斌。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顯示,在宇才網絡工商登記的2017年及2018年企業年報中,企業通信地址均爲:上海市楊浦區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樓。

  記者發現,宇才網絡與秒白條“運營方”旗發信息以及今年1月25日因違法獲取近60萬借款人個人信息而被上海楊浦區市場監管局行政處罰的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已註銷),幾家公司辦公地點“疑似”在一處。

  旗發信息方面,據康旗股份2019年度半年報中“租賃房產”披露,截至2019年6月末,旗發信息租下位於上海市安浦路645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4、205室的面積爲1124.96平方米的辦公室,租賃期限從2017年10月1日至2020年1月14日,出租方爲山鷹(上海)企業管理諮詢有限公司。

  而康旗股份2019年度半年報顯示,承租方爲旗發信息的租賃房產共有四處,除地址爲“上海市安浦路645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4、205室”外,另外三處均爲新疆伊犁州霍爾果斯(市)內。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顯示,已經於2月15日註銷的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其工商登記地址即爲:上海市楊浦區安浦路645號204、205室。在其2017年年報中的企業通信地址,天眼查顯示爲:上海楊浦區楊樹浦路1062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樓。

  宇才網絡企業通信地址“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樓”與旗發信息的“安浦路645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4、205室”、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楊樹浦路1062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樓”,是否爲一處地址?

  通過百度地圖查詢,記者看到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地址標註爲楊樹浦路1062號附近,但從地圖上顯示情況看,亦位於安浦路上。

  10月31日下午,記者來到上海市楊浦區楊樹浦路1062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滴滴定位顯示,該處地址位於楊浦區安浦路645號。

  那麼,在上海市楊浦區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4、205室辦公的又是誰?

  在6號樓大堂,記者沒有找到標示樓內公司的名單及樓層指引。在204、205室門口,記者也沒有看到具體公司名稱的Logo,204大門關閉。

  記者走進205室,前臺接待人員對記者承認,這裏是上海宇才網絡。

  記者隨即找到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7室的物業辦公室,記者同時向現場的兩位工作人員諮詢宇才網絡及旗發信息兩家公司具體位置情況。工作人員告訴記者,“204、205他們是同一家公司。具體怎麼樣,我們也不太清楚。”

  記者從一份完整的簽署於2017年9月寫字樓租賃協議中看到,作爲承租人(乙方)旗發信息曾從甲方吉安集團有限公司處租下了位於上海楊浦區安浦路645號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204、205、206-1室,建築面積爲1124.96平方米,租賃期限自2017年10月1日始,作爲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工商登記辦公室。

  其中,在租賃協議第十章“續租、轉讓和轉租”中,記者注意到,“未經甲方的事先書面同意,乙方不得與任何第三方共同佔有出租物業”等項規定。

  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與天眼查顯示的工商登中,記者看到宇才網絡註冊地址爲:上海市楊浦區國和路60號(集中登記地)。

  據百度地圖顯示,上海市楊浦區國和路60號,雖然與濱江國際廣場6號樓同在楊浦區,但兩處駕車需7.8公里,途經寧國路、黃興路。

  10月31日晚間,記者又來到上海市楊浦區國和路60號,但是沒有找到具體的寫字樓或辦公室。據位於國和路40號的上海市公安局楊浦分局五角場環島治安派出所多位警務人員介紹,“很久以前國和路60號就已經被拆掉,沒有國和路60號了。原來是政府集中註冊的一批公司,現在是一片工地,沒有什麼公司了。”

  雖然宇才網絡的企業通信地址與註冊地址不一致,但記者並沒有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及天眼查中看到,關於宇才網絡工商註冊地址的變更記錄。同時,在成立以來的兩年零八個月裏,宇才網絡也沒有出現任何關於當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在依法履職過程中,通過其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繫的“經營異常”記錄。

  11月24日,記者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中看到,宇才網絡正在進行“債權人公告”(公告期自11月13日至12月28日)。公告內容爲“11月13日宇才網絡因決議解散擬向公司登記機關申請註銷登記,請債權人自公告之日起45日內向清算組申報債權。”11月13日,亦是清算組備案日期,清算組負責人爲王宇斌,主要成員爲王宇斌,錢才。對於註銷原因,宇才網絡的解釋爲“決議解散”。

  駿宇信息前法定代表人與旗發信息董事長重名

  旗發信息大客戶中近期表示“決議解散”的並不只是宇才網絡這一家。

  天眼查顯示,駿宇信息成立於2018年1月3日,注繳爲200萬元;據2018年度企業年報顯示,駿宇信息的實繳爲0元。實控人與法定代表人均名叫沈新凱,其名下只有位於江蘇省境內的駿宇信息一家公司。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駿宇信息今年10月31日進行了註銷,註銷原因爲“決議解散”。

  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與天眼查顯示,2018年3月8日,駿宇信息在成立兩個多月後,進行了法定代表人的工商變更,而又過去四個多月後,即2018年7月31日,駿宇信息又完成了投資人變更。在這幾次變更之前,駿宇信息的實控人與法定代表人均爲沈鋼。新京報記者暫未獲悉該沈鋼人士與旗發信息的董事長沈鋼是否是同一人。

  天眼查顯示,2019年7月16日,駿宇信息被鹽城市鹽都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顯示爲“工商行政管理部門在依法履職過程中通過登記的住所或經營場所無法取得聯繫”。

  秒白條APP應用市場不見蹤影,曾因違規收集個人信息被罰

  1月25日,上海市楊浦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發佈了一則行政處罰決定書。

  據行政處罰決定書披露,在2017年9月中旬至2018年4月中旬,半年多的時間裏,手機貸款超市“秒白條”共違規收集了近60萬(56.38萬)名借款人的個人信息,供合作方“上海千驕資產管理有限公司”(下稱“千驕資產”)免費違規使用近13萬(12.85萬)名借款人個人信息。上海市楊浦區市場監督管理局依據《上海市市場監督管理行政處罰程序規定》第十三條的規定,對當事人進行立案調查。

  據監管方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秒白條”APP是一家借貸信息服務平臺。在借款人向“秒白條”APP申請借款過程中,借款人需主動填寫緊急聯繫人信息或是根據借款人授權由“秒白條”APP下載借款人個人通訊錄信息存入“秒白條”APP後臺。而千驕資產則通過“秒白條”的授權,查閱逾期借款人個人信息,包括借款人自己填寫的緊急聯繫人信息及經借款人授權“秒白條”APP下載的個人通訊錄信息。

  上海市楊浦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認爲,“秒白條”APP收集借款人個人信息過程中,通過“用戶註冊協議”“平臺服務協議”的部分條款及軟件頁面彈出的“是否允許讀取聯繫人”的提示語向借款人就收集使用其個人信息作了簡要的說明。但經審查,該說明內容不符合《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中關於收集使用消費者個人信息應當明示收集使用信息的目的、方式和範圍的要求。上海市場監管方最終對“秒白條”開出10萬元的行政罰單,對千驕資產開出5萬元罰單。

  據該份行政處罰決定書顯示,“秒白條”的實際運營商名稱爲“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負責人爲沈鋼。天眼查顯示,霍爾果斯旗發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今年2月15日已被註銷,註銷原因爲“被隸屬企業撤銷”。

  而其負責人沈鋼的名下則有大數據風控服務企業——旗發信息爲“在業”狀態,沈鋼擔任旗發信息的董事長與法定代表人。

  在年報問詢回覆函中,關於旗發信息具體業務模式之獲客的描述中,記者看到“秒白條”的身影:“在2018年,秒白條互聯網應用與超過200家付費及免費上游渠道進行合作,共計獲得近500萬新註冊用戶。”

  不過,11月30日,記者登錄華爲手機應用市場,發現此前曾有的“秒白條”APP應用下載,已經不見蹤影。記者登錄旗發信息工商登記官網,顯示爲“網頁無法訪問”。

  爲千驕資產免費提供“數據”同時又從其處購買數據

  康旗股份在年報問詢回覆函中披露,旗發信息的成本主要由“流量獲客成本”(按點擊量、下載量或註冊量等計價)和“數據增信採購成本”(按固定單價計價)兩部分組成。其中,第二種“數據增信採購成本”典型供應商包括:千驕資產、上海淺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杭州博盾習言科技有限公司、上海新顏徵信服務有限公司、深圳前海徵信中心股份有限公司。

  從上海楊浦市場監管方披露的處罰信息中,可知半年多的時間裏,“秒白條”違規收集了近60萬名借款人的個人信息,其中近四分之一的借款人個人信息,無償提供給了合作方千驕資產違規使用。

  但無償提供個人信息給合作方千驕資產同時,其還在花錢從千驕資產採購數據。

  據上述年報問詢回覆函,2018年旗發信息爲上游供應商千驕資產支付的數據採購成本金額爲6631.12萬元。在5家“數據增信採購成本”典型供應商的採購成本金額中,千驕資產排名第一位。

  而旗發信息採購成本排名第三位的杭州博盾習言科技有限公司,天眼查顯示,屬於“同盾系”公司。杭州博盾習言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爲杭州同盾科技創始人及CEO蔣韜,實控方爲同盾香港科技有限公司。

  排名第四位的供應商是上海新顏徵信服務有限公司。天眼查信息,上海新顏徵信服務有限公司則與上海新顏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爲鄭炳煌,實控人均爲鄭炳敏。上海新顏徵信服務有限公司的經營範圍爲企業信用徵信等大數據服務。

  記者就旗發信息與其客戶的關聯關係等問題,採訪其母公司康旗股份董祕等相關人士,至截稿未獲回覆。

  新京報記者 黃鑫宇 陳鵬

Bookmark and Share
|
關閉
列印